亞洲各國面對中共軍事霸權何去何從?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銀河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21stcenturyasianarmsrace.com

《日經亞洲》(Nikkei Asian)2月14日刊登了壹篇名為《中共已經贏得了亞洲的軍事競賽》的文章,作者威廉·布拉頓(William Bratton)曾擔任匯豐銀行亞太股票研究主管,著有《中國崛起,亞洲衰落》壹書, 他在文中呼籲亞洲各國要增加軍事建設以應對中共威脅。

文章指出,近年來,中共軍費開支飆升引發了亞洲軍備競賽,很多亞洲國家都增加了國防預算和新裝備計劃。但亞洲地緣政治的壹個奇怪之處在於,中共的鄰國雖然害怕中共不斷增長的硬實力,但它們幾乎沒有緊迫感,中共軍隊變得越發先進精悍,許多鄰國的軍隊卻停滯不前。如果說這是壹場地區性軍備競賽,參與者很少,以至於中共國在發令槍響之前就贏得了競賽。

中共的地區軍事領導地位是其在過去30年中取得經濟巨大進步的結果。中共不斷增長的國防預算使得中共軍隊在各個方面都進行了現代化改造,中共對新技術和裝備的投入令人印象深刻。這些投資使得中共的區域軍事力量提升顯著,這壹點在中共海軍及其新航母、驅逐艦、攻擊艦和潛艇上尤其明顯。

與解放軍的進步形成對比的是,亞洲各地的許多軍隊都缺乏資金,面臨著相對落後的局面。即時各地區的國防預算正在擴大,但與其國內生產總值(GDP)相比,它們往往規模較小,而且增長速度低於基礎經濟體。事實上,在過去10年裏,中共許多鄰國的軍費開支占GDP的比例都有所下降。

這壹趨勢在東南亞最為明顯,那裏的大多數國家似乎都根深蒂固地不情願去建立可靠的防禦能力。只有新加坡在致力維持壹支先進、裝備全面的軍隊,相比之下,印尼、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的國防開支都只占GDP的1%左右,他們的軍隊長期資金不足,裝備老化且常常無法使用。

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臺灣。1999年至2019年期間,臺灣持續削減國防開支占GDP的比例,從3%以上降至2%以下,盡管來自臺灣海峽對岸的威脅越來越大。面對中共軍事威脅,臺灣在2020年和2021年增加了國防預算(部分是為了從美國購買新設備),但目前尚不清楚,相對於面臨的威脅這是否足夠,或者能否抵消此前投資不足的影響。

日本也沒有大幅增加國防開支占GDP的比重。它的國防預算可能位列亞洲第三,僅次於中共和印度,盡管自2013年以來國防預算有所增加,該國的軍事開支仍僅占GDP的1%,這壹比例遠低於新加坡、韓國和澳大利亞。因此,考慮到日本的規模、地區地位和該國面臨的風險,日本軍隊的能力不足。

對於這種軍事上的忽視,有三種可能的解釋。

首先,與其他國內優先事項相比,許多亞洲國家政府根本不認為國防支出重要。例如,隨著人口老齡化,日本、韓國和臺灣都面臨著快速增長的醫療費用。同樣,許多東南亞國家在政府預算面臨壓力時,往往會優先更緊迫的考慮。

第二,亞洲國家可能已經認定,鑒於該地區的軍事力量平衡已向中共轉移,任何回應都將是徒勞的。這個超級大國的軍事開支已經超過了亞洲其他國家的總和。中共的軍費支出分別是印度的4倍和日本的5倍,是東南亞國家總軍費的6倍多。即使加大支出,如此量級的差異可能也無法解決。

第三種可能的解釋是,該區域的大部分地區國家仍然依賴美國的軍事保護,但這是壹個有風險的策略。這裏存在壹定程度的不確定性。尋求外部支持以彌補其軍事缺陷的亞洲國家可能會發現,如果美國或任何其他亞洲以外的國家認為這種夥伴關系的成本和風險太高,這種外部支持就會變得脆弱。

如果中共的鄰國將其軍事進步視為壹個長期問題,那麽他們現在就需要采取行動。他們必須在國防上加大投入,並且建立集體的地區安全結構來支持他們各自的努力。如果不這樣做,就會發出壹個明確的信號,即他們對該地區不斷變化的地緣政治動態缺乏緊迫性。如果它們都缺少應對中共日益增長的威脅的緊迫感,那麽世界其他國家為什麽要這樣做呢?如果亞洲國家願意接受中共的軍事霸權,那麽世界上更遙遠的其他大國也可以接受。

參考鏈接:

https://asia.nikkei.com/Opinion/China-has-already-won-Asia-s-arms-race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