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的諾亞方舟 ——爆料革命心路歷程(三)

作者:澳洲墨爾本雅典娜農場 美國漂移

新中國聯邦如何成為拯救人類的諾亞方舟?

自2017年1月26日文貴先生發起的爆料革命以來,從全世界各個角落加入滅共浪潮的戰友與日俱增,壹同見證了美國之音斷播、王健被害、法治基金成立、新中國聯邦誕生……文貴先生常說的 “壹切都是剛剛開始” 甚至被中共害怕地在國內定性為 “反動標語” 。

爆料革命警醒世界的經典壹刻無疑是“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在2020年1月19日透過《路德社》,正式向全世界第壹次發出揭露邪惡中共生物超限戰的正義吶喊:“在武漢爆發的不明肺炎具有人傳人的高傳染性與高致命性,病毒來源於實驗室人工編輯,病毒具有強變異特征,中共軍方獨有的舟山蝙蝠病毒為其骨架,控制不力恐會造成世界範圍內的‘大爆發’,中共與世衛組織壹道掩蓋了病毒真相……”緊接著在十天後墨博士也同樣地通過路德先生的直播向全世界第壹次提出了墨太太的研究——羥氯喹對CCP病毒的預防和早期治療有效。

2020年4月,閆麗夢博士在爆料革命法治基金的幫助下,從香港壹路波折奔向美國,經歷了無數次秘密聽證,並在博士軍團的幫助下發表了兩篇至今全球任何科學界人士都無可爭辯的關於CCP病毒真相的論文報告,徹底將CCP病毒做實為由中共軍方背景的實驗室基因改造而成。隨後閆博士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更是首先將CCP病毒定義為“超限生化武器”,並獲得美國軍方生化武器專家首肯。緊接著閆博士也為解決這個席卷全球的CCP病毒疫情開出了解決方案:消滅中共政權,開放所有在中共國境內的生物實驗室接受世界病毒調查聯合組進駐調查,讓中共國境內的所有與病毒相關的科學人員交出所有相關的實驗數據記錄並交代他們在基因編輯上所做出的所有改變。然後再聯合全世界病毒領域和醫藥領域的科學家共同研究預防和治療的藥物與方案。

“留給世界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閆博士在壹次媒體采訪時沈重地說出了這句意味深長的話。很可惜川普總統沒聽明白閆博士這句話的真正含義,否則他也不會對閆博士的建議無動於衷,白白浪費了狙擊CCP病毒疫情的最初的、也是最好的時刻。

全世界被CCP病毒感染的人數,從當時的只有國內被確診的壹百多個病例,到如今已全球過億人被感染,超2百萬人死亡。這些數據還不包括中共國、朝鮮、伊朗等那些掩蓋真實數據的專制國家。全美境內也有超過2500萬人被感染,超過41萬人死於CCP病毒。即使我的數學是體育老師教的,我也知道壹年後全球感染的人數約是壹年前的1百萬倍,死亡人數約是壹年前的2百萬倍。

那麽猜猜我們還剩多少時間?

疫情爆發壹年後的今天與壹年前相比,全世界在CCP病毒疫情面前的確有了些許改變,好的方面有:

1.戴口罩。
2.人與人之間保持2米以上的社交距離。
3.註意洗手,消毒保持個人清潔衛生。
4.有治療用的瑞德西韋和血清療法,但價錢有點小貴(壹般人要是消費不起就只能選擇使用鐘南山推薦的那些自家生產的雙黃連,蓮花清瘟,板藍根等中藥了)。

壞的方面有:

1.有多種有效果不明的疫苗,註射後有人嚴重過敏,有人不停抽搐,有人面癱嘴斜,有人數日後被證實感染病毒,有人數日後暴斃,更神奇的是,有醫生研究過輝瑞疫苗的報告發現實際效果是全部的7086人中只有1人約占0.01%有效,其中的5960人約占84%有或多或少的嚴重反應,其中的3190人約占45%需要服用止痛劑 ,而且註射疫苗後比沒註射疫苗的人更容易感染CCP病毒(WTF)等等 。
2.CCP病毒仍在不斷變異,無癥狀感染著增多並具有傳染他人的能力。據研究後發現,變異後的病毒傳染性比原病毒增強70%,致死率也更強。而且現有疫苗對變異後的病毒基本無效,就更別說疫苗所產生的ADE問題了。

雖然文貴先生說過“我從不預測,我所給出的結果都是情報分析。” 但在這裏筆者還是想要任性壹回。按照以上的事實,大膽的預測壹年後到2022年1月,被CCP病毒感染的人數和死於該病毒的人數會是多少呢?就別說壹百萬倍了吧,這個數字也太嚇人,就只在1的後面加壹個0吧,也就是10倍。以現在的基數來算,壹年後全世界將有10億人被感染,2千萬人死於CCP病毒。全美也將有2億5千萬人被感染。4百萬人死於CCP病毒。就問妳怕不怕吧!

不怕?那好,再過壹年到了2023年1月,全世界將有100億人被感染(全世界才70多億人),2億人死亡。而全美有25億人被感染(全美才3億多人),4千萬人死亡。這回妳怕了吧!

妳如果再勇敢,那到了2024年1月又會是啥情況呢?據霍普金斯大學的統計顯示:在加州第壹個1萬人死亡花了6個月,4個月後死亡人數達到2萬人,5周後死亡人數達到3萬人,20天後死亡人數達到4萬人….慌了嗎?所以說,比起那些科學家整天說的什麽所謂全球變暖、海平面上升、隕石小行星撞擊地球之類而導致地球毀滅的假說來說,CCP病毒其實才是最真切的、正在發生的、並且即將毀滅人類的事實。妳們也不必擡杠了,幾年後壹切都將會被證實。 “想啥那?” —-文貴說。

目前擺在全世界所有人面前最客觀存在的現實就是:“我到底能不能活下來?能活多長時間?”無論拜登是親共或是滅共?我們其實都已經沒有時間了!川普的傲慢,已經徹底耗費了閆博士對世人的警告!拜登也根本不會滅共。在我看來,他或許還是這場超限生化病毒攻擊的策劃者之壹。要知道中共發起的這場超限生化病毒攻擊離不開WHO在早期為他們掩蓋人傳人的病毒真相,即使後來承認人傳人時,也同時要求全世界其它國家保持對中共國的人員流動開放,盡管當時中共國已經采取封城並禁止國內人員流動的措施了。

可以說WHO為CCP病毒傳染的範圍更廣、人數更多立下了汗馬功勞;中共同時也離不開以福奇、柳葉刀雜誌、自然雜誌、CDC、NIH為代表的邪惡科學界人士和組織,為病毒來源於自然背書,打壓正義的科學家和醫生們,阻止醫學界醫生推薦可用於預防以及對病毒感染初期治療最有效的藥物——羥氯喹的使用,相反他們極力推薦那些高價、無效,具有很強副作用甚至會註射後更容易被CCP病毒感染的疫苗,這就是在草菅人命。

福奇壹會說不需要戴口罩,壹會說戴兩層口罩效果更好。壹會說羥氯喹對SARS病毒有效,壹會又說羥氯喹對SARS加強版的CCP病毒無效。最無恥的是,他說就算是人工改造過的自然病毒,因為病毒的骨架來自於自然,所以病毒就是來源於自然。活脫脫就是壹個滿嘴噴糞的瘋子擺著壹副我是流氓我怕誰的醜態。由這些邪惡科學界人士的所作所為就可得知,他們的目的就是處心積慮地讓更多人被感染。

中共還離不開美國眾多的所謂的主流媒體們聯合起來為他們審查,刪除那些披露病毒真相的科學家們的文章,推文,視頻。CNN,紐約時報更是把為拯救世界而奔走呼號的閆麗夢博士稱為騙子。推特、Facebook、YouTube等也不顧廉恥地大舉刪貼封號,他們連川普都敢封殺,更何況那些傳播病毒真相的科學家?這些所謂的主流媒體目的也同樣是為了幫助病毒傳播得越嚴重越好。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為拜登偷竊選舉創造條件。

當壹切準備就緒後,在“多貓膩”計票機、州府官員、FBI 、DOJ、高級大法官等共同努力下,拜登終於成功竊取了總統大選。人類歷史上將永遠記住這壹無比黑暗的時刻,如果人類還能繼續存在的話。民主、法制、自由乃至人類文明都在這壹刻煙消雲散了。看明白了這些,妳就應該明白拜登根本不會去滅共,他根本就是始作俑者之壹。看看他兒子的硬盤裏都有啥?關鍵詞:“10% ”和“BIG GUY” 。再看不明白的話,就看他上任後立即重用福奇、重返WHO、任命與中共有淵源的內閣大臣、簽發總統令禁止官員在稱謂CCP病毒時使用中國和武漢,讓中國設備進入美國大型電網設施,聲稱要耐心的對待與中國的關系等等。。。這壹切不就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嗎?

文貴先生早就警告過世界“共產黨今天把毒放出來很容易,但想再收回去已經不可能了”。如今這個CCP病毒不斷地發生變異,而每次變異都只會更加地強化病毒的傳染性和致命性,完全沒有任何將要停止的跡象。沒人知道還將會發生多少次變異,更不知道要變異多少次後才可能停止並與人類共存。

拜登雖然竊取了總統的寶座,可面對不斷倍增的疫情,不斷逝去的生命,不斷萎縮的經濟,不斷滋生的次生災難,試問他可以獨善其身嗎?文貴先生總在說:“這世界的政客沒幾個好東西,疫情都這樣了,就沒人去問壹下,這個病毒咋來的?簡直太瘋狂了!”

或許當邪惡聯盟打開潘多拉盒子之時,他們也完全沒想到這個病毒會完全失控。畢竟可控才是作惡的前提啊!壹旦失控連他們自己都玩完了。本想對他人作惡卻不曾想反被自己作的惡反噬了,玩火自焚啊!首先他們要面對普通人群感染病毒的速度有增無減、呈幾何式的倍增,其次他們本想通過疫苗去控制普通人群為他們服務,但最終卻發現那些註射了疫苗的人卻更容易感染病毒和更容易死亡,適得其反。

現在據最新的醫療研究發現,感染上CCP病毒後,即使在患者肺部殺死所有的CCP病毒,但在腦部裏依然會存留有CCP病毒,隨時會爆發腦部疾病和神經疾病,比如中風,腦癱等。也就是說患者很難被完全治愈。即使當前轉陰了也仍然會有長期的後遺癥,隨時有出現其它並發癥的危險。研究人員還發現CCP病毒傳播途徑非常廣泛,除了氣溶膠、接觸、血液、母嬰、還有性行為也會傳播。這也就是說壹旦有病毒潛伏在體內的話,妳生育的後代也很可能會被遺傳,如同艾滋病壹樣而成為天然感染者,並隨時會傳染其他人或病發死亡等等。

假以時日, 可能連人類正常的繁衍都會受到威脅,不久的將來,人類可能將會進入壽命縮短,人口大面積銳減的時期。而這壹切的壹切其實並不是邪惡聯盟所希望的,他們本來只是希望通過釋放病毒而達到控制世界,從而進行“大重啟”,奪取他國、他人的財富,奴役絕大多數人,滿足他們的私欲。餓了吃妳的肉,渴了喝妳的血,困了就和妳們去“雙修”,要是哪個器官壞了就拿妳的器官去置換……對他們來說,死些人是可以的,畢竟死人可以恫嚇其它人乖乖就範。但要全死了,即使他們自己有藥物保護活下來,估計也活不久。畢竟他們需要妳來為他們洗衣做飯,雙宿雙修。他們本以為這病毒完全可控收放自如,才敢放出來肆虐人間,誰曾想反誤了卿卿性命……唉!這究竟是天意弄人,還是……

所以我認為很快在這個世界上,或許就只剩下我們新中國聯邦人方可免遭CCP病毒的侵蝕了。真正的戰友都得益於閆博士、墨博士等博士軍團們還有路德先生、文貴先生的努力傳播和警示:服用羥氯喹作為預防和早期治療,因為多屯糧從而盡量減少出門次數以避免被感染的概率。這些看似簡簡單單的舉動,或許就能夠保護自己和家人們平安的度過這壹驚世浩劫。等到浩劫過後,全世界早已滿目瘡痍。而能夠幸存下來的戰友們,無疑都將成為這個世界真正的中流砥柱。我們將參與重建這個世界的文明和秩序,就如同諾亞方舟上的幸存者如神壹般的存在。文貴先生總是不停的告誡我們“戰友們,保護好自己和家人,這個病毒太可怕了,妳活著比什麽都重要!” 忠言逆耳,良藥苦口啊!

到如今這個時間點,我甚至在想:其實共產黨滅不滅,何時滅?都已經沒那麽重要了。全世界早已經浪費掉了閆麗夢博士給出的時間警告。滅世浩劫已經開始降臨了,誰都無法阻止它的發生。要知道滅共的時間已經遠遠落後於人類滅亡的時間,就好比妳已經看到滔天洪水滾滾襲來時才想到去造艘船壹樣,根本來不及了。這也就是為什麽當初嘲笑諾亞愚蠢的人,最後都沒能活下來的緣由。而諾亞雖然花了2百多年的時間去提醒旁人洪水將至,可到頭來除了自己的家人之外也只就救了些動植物而已。“信者得永生” —約翰福音,或許沒錯吧!

壹年前,天使閆麗夢試圖努力地喚醒這個世界有良知的人壹起站出來拯救這個世界。但壹年後的今天,戰友們是該考慮拯救自己和家人的時候了,“備好藥、備好糧、少出門”,就讓“上帝的歸上帝,凱撒的歸凱撒”吧!只要我們能夠存活下來,或許就是人類文明最後的希望。

(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責任編輯: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孫行者
校對: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錦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