鎂光燈下的舞者——爆料革命心路歷程(一)

作者:澳洲雅典娜農場  美國漂移

(圖片來源于網絡)

2021年1月20日正午12點,隨著拜登左手按著聖經右手舉起,眼睛盯著碩大的提詞器說出他的最後一句誓言,一切幻想著新中國聯邦的偉大戰友——川普在最後一刻出手終結這美國曆史上最滑稽、最無恥的選舉,如同好萊塢電影橋段般的場景終究還是沒有出現。就在那一刻,無數的新中國聯邦戰友最直接的感觸莫過于如同一把削尖的匕首紮在心尖上一般的難受。就連坐在鏡頭前與大衛連線直播的七哥刹那間也似乎憔悴了許多。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爲了幫助我們偉大的朋友——川普競選成功所付出的一切努力,在這場美國史上最滑稽、最無恥的總統選舉的面前似乎沒有一點重量,顯得多麽的無力,多麽的虛無……

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戰友像我一樣感覺無助和絕望,甚至連呼吸都會痛不欲生,無數次地對自己說:面前的一切都不過是一場夢,睜開雙眼一切都不曾發生,可惜每一次我得到的都是失望。這就是現實,雖然殘酷卻又無法躲藏。而更現實的是,我們或許連躲藏的時間都沒有了。

 “輸了又如何,你沒輸過,怎麽知道什麽是贏呢?” 就是文貴先生這句話瞬間將沈浸于痛苦的我一巴掌打醒了。是啊!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與邪惡中共的戰鬥哪那麽容易就完結?路德說得對:“大選的戰鬥已經結束,這一次我們雖然輸了,但戰友們重新集結再出發,投入到與邪惡中共的新一輪戰役。雖然這次大選對于中共來說是一場終極之戰,但對于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來說,那根本不算什麽,只要我們贏一次中共就結束了。而且在接下來的無數的戰役裏,對于中共來說,每一場戰役都將會是他們的一場關乎生死存亡的終極之戰!”

好吧!既然新中國聯邦的反共號角又再一次吹響,我如果還沈浸于痛苦之中無法自拔的話,那豈不是太矯情了嗎?將一切不快的情緒留在身後,收拾好心情投入到新一輪滾滾的滅共浪潮中去吧!緊跟著文貴先生、路德以及博士軍團們的腳步,慢慢地竟悟出了一些令人激動不已、夜不能寐的東西來。于是用文字記錄下來與各位戰友們共同分享。不關對錯,無論好壞。其實也算是我多年跟隨文貴先生引領的爆料革命的一段心路曆程吧!

首先,說說我們偉大的戰友——川普。這幾年下來,川普總統在我們每個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心中的地位,早已是除了文貴先生之外最重要的那一個。尤其是2020年,隨著一個個對中共的重錘雨點般砸下來,每一天都讓我興奮不已。無論是企業脫鈎、股市摘牌、對中共官員制裁、把中國定義爲敵對國家、確認中共在新疆犯有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等等,每砸一錘都讓我欣喜不已。記得2021年1月19日路德還專門在晚上的節目中系上了從幹洗店裏緊急取回來的紅領帶(據博博士爆料),那一切看起來似乎都是無比的美好,好到讓我們幾乎忘記了一些關于川普總統的事實。

我們忘了川普總統幾乎從未聽取過我們爆料革命的天使——闫麗夢博士對CCP病毒真相的揭露。印象中川普就聽取了兩次有關CCP病毒的資訊。一次是在2020年1月底,聽從了由路德告訴給班農先生關于闫麗夢博士所提供的情報,確信中共正在掩蓋病毒的相關真相,從而果斷頒布了中止中美航班的旅行禁令;第二次就是提出了由墨博士告訴路德的關于墨太太推薦的,對CCP病毒有療效的藥物——“羟氯喹”。但隨後在美國一片“僞科學專家”的吵嚷後,也沒敢堅持太久,無疾而終。以至于到現在爲止,羟氯喹也沒能成爲美國NIH推薦使用治療和預防的藥物,甚至都沒能成爲非處方藥物。如果說,川普不是科學家,對CCP病毒不了解尚情有可原的話,但他對冒著生命危險、曆經千辛萬苦、九死一生勇敢的來到美國揭露CCP病毒真相的英雄科學家——闫麗夢博士的冷落,則似乎注定了他只能成爲一個在總統山演講、在林肯紀念堂接受采訪的“娛樂型總統”。即使川普自己和妻子以及其它家人都染上了CCP病毒,甚至自己的兄弟死于CCP病毒,也都無法喚醒他對CCP病毒的戰鬥決心。

在由闫麗夢博士牽頭並與數名博士軍團參與撰寫的兩篇無可辯駁的、揭露CCP病毒真相的論文中,展示了大量翔實的科學數據、科學證據、以及科學依據完全足以證明CCP病毒就是中共軍方用來攻擊全世界的“超限生化武器”。不僅如此,闫博士還在其接受的無數次媒體采訪中,竭盡全力地努力去喚醒各國政府的政要、有良知的媒體以及全世界善良無辜、飽受CCP病毒摧殘的人們。其心早已感天動地,日月可鑒,但卻偏偏感動不了裝睡的川普。看著每一天無辜的美國人都在因爲他的愚蠢,而在CCP病毒肆虐中被感染和死去時,闫博士的心都碎了。可川普仍然是那樣的無動于衷,雖然川普總是喜歡把“美國人優先,讓美國再次偉大”挂在嘴邊,也總是在指責中共掩蓋病毒真相,但直到他在任的最後一刻,也不敢接見冒著九死一生的危險,來到美國試圖喚醒全世界的英雄鬥士——闫麗夢博士。直到他在任的最後一刻也不敢面對CCP病毒就是中共攻擊全世界的“超限生化武器”這一事實,甚至連早前同意成立的一個CCP病毒特別調查委員會都在最後一刻取消了。川普任內被CCP病毒攻擊的美國有接近2千5百萬美國人被感染,超40萬美國人死于CCP病毒。這同時也是美國2百多年曆史中,因爲被外國攻擊所造成的傷亡人數最多的一次。更可怕的是,這攻擊每天都在持續進行中,傷亡人數每天都在增加,根本沒有任何放緩的迹象。

當然不可否認的是,川普總統也是美國兩百多年曆史中對中共政府最強硬的美國總統。作爲一個中國人,我打心底裏感激他爲新中國聯邦所做的一切,感恩他對中國人民所有的無私付出。這也是爲何即使他在對病毒的無能和對闫博士無視的情況下,我仍然認爲他是新中國聯邦最偉大的朋友,目前沒有之一的原因。

但有一說一,在捍衛美國民主、憲法、自由中,他也同樣讓我大跌眼鏡。面對如此明目張膽的選舉舞弊和欺詐,國會議員的腐敗違憲,衆多主流媒體合力壓制言論自由、掩蓋真相、洗腦人民,執法機構選擇性執法對犯罪視而不見,甚至連曾經代表著無私和公正的法官都完全墮落、徇私舞弊時,川普竟然妥協退讓了。自此,美國這個曾經讓全世界人民羨慕和敬仰的民主燈塔所擁有的自由和法制,從他妥協的那一刻便已消亡了,這絕不是危言聳聽。更爲可恨的是,川普曾有機會成爲挽救全世界和全人類的史詩級別的英雄,但不出意外的是與在和CCP病毒的戰鬥表現一樣,他又一次選擇了妥協退讓。

當以中共爲代表的全世界邪惡組織發起了滅絕人類文明的瘋狂進攻時,川普的退讓和懦弱,無疑等同于親手扼殺了人類文明最後的希望。雖然文貴先生透露過,川普說:無論如何也不會動用叛亂法,將美國帶入一種混亂不堪的局面。但遺憾的是,他不但沒有使美國避免陷入混亂,現在連全世界的人類文明也從此陷入一個無盡的黑暗。川普總是想讓自己成爲一個可以與美國曆史上其它偉大總統比肩的總統,可是想要成就偉大,你可是要做出一些偉大的事才行吧!“別看他說什麽,要看他做什麽”這句路德先生在他的直播裏常常說的話,用在這裏竟也是如此的貼切和諷刺。唉……

記得文貴先生早在一次直播中說過這樣的話,大意是可能出于職業習慣,川普總統在鏡頭前就特別來勁,特別有精神。這言下之意,就是離開鏡頭,離開鎂光燈的聚焦,也不過了了。也許,鎂光燈下的舞者,是對川普總統最好的稱謂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與GNEWS網站無關。)

責任編輯:多倫多楓葉農場   孫行者
校對:首爾喜韓農場  文迹~見證神迹
發布:巴黎七星農場 文月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