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世衛武漢調查白宮國務院答記者問之點評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仰望七星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reddit.com

2月9日白宮新聞發言人和國務院發言人分別舉行了記者新聞發布會,之後登出了新聞稿,現將有關中共國的問題翻譯整理,供戰友參考。

白宮的新聞稿有六千五百多字(英文)【1】,涉及中共國的問答如下:

記者:世界衛生組織今天說,CCP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露的可能性“非常小”。我只是好奇,特別是現在我們已經恢復了參與世衛組織,政府是否同意這個評估?

答:是的,我們很明顯看到了那些報道——我是說,公眾對它的報道。我們期待著收到世衛組織的調查報告和數據,特別是,我們自己還沒有看到數據,所以我們想這樣做,我們已經表達了對這些問題的關註,需要中共國和世衛組織全面公開所有的有關CCP病毒早期的信息。但是,我們沒有直接參與調查,再說壹次,我們只希望詳細審查調查的細節。

記者:妳談到希望中共國有透明度,妳還談到需要從世界衛生組織獲得這些數據。在CCP病毒大流行的早些時候——妳知道,4月和5月——有很多批評說,那段時間世界衛生組織贊揚中共國的透明度,而中共肯定沒有那樣做,現在美國重新加入,拜登總統希望從世界衛生組織看到什麽樣的改革?

記者:好吧,妳知道,其中壹個原因,當然,我們想看到自己的數據,是因為我們沒有參與調查的計劃和實施。我們也感到——當然,我們支持——我們重新加入了世界衛生組織——但是,迫切緊要的是,我們必須在我們駐北京的大使館裏有自己的專家團隊,必須確保我們在當地能有眼見有耳聞。但在這個時候,我沒有更多的改革(信息)或事情要向妳宣布。

評:明知WHO繼續在掩蓋欺騙,還重新加入WHO,對世衛組織的調查報告有那樣高的期待?對關鍵問題以“沒有更多的信息向妳宣布”來搪塞!

再看看同壹天國務院發言人的答記者問【2】,更是令人震驚和詫異!

記者:我有壹個關於CCP病毒的問題,實際上是兩個,但他們有點——嗯,他們顯然是相關的,但他們在不同的事情上,所以我就從第壹個開始,然後其他人可以繼續,我們會進行第二個問題,除非有人同時問。

我想,妳已經看到世衛組織今天在武漢或在中共國發表的聲明,他們不相信CCP病毒——是實驗室泄漏的結果。妳也知道,在過去的壹年裏,前任政府,包括前任國務卿,曾多次暗示病毒可能是從實驗室泄漏出來的。世衛組織的聲明或結論,不管妳怎麽稱呼它,今天說,似乎不是這樣,所以我想知道妳們對此如何看?

答:當談到妳提到的報告或妳提到的調查結果時,我認為,首先,我們期待著收到世衛組織調查的報告和數據。從廣義上講,我們已經表達了對這些問題的關註,需要中共國和世衛組織全面公開所有的有關CCP病毒早期的信息。全世界必須盡可能多地了解CCP病毒大流行的最初幾天的情況,以便我們能夠了解其起源,因此,重要的是,我們能夠防止未來的生物災難。

評:此部分回答如同白宮,但“重要的是要著眼未來”。

答:現在,妳引用了上屆政府的聲明,如果我沒弄錯的話,我相信國務院在1月15日發布了壹份“事實說明”,而在這份“事實說明”中,關於CCP病毒的起源並沒有定論。因此,我們今天所處的位置是,我們期待著收到(世衛組織)的報告和完整的數據,並親自深入研究,因為我們知道,我們確實需要充分的透明度。

評:只強調“事實說明”中CCP病毒起源(暫無)結論,為何不提醒WHO應該按照“事實說明”指出的調查要點進行?

記者:到目前為止,妳對完全透明很重視,認識到它還沒有完成,妳滿意嗎?妳對中共給予世衛組織團隊的透明度感到滿意嗎?

答:我想調查團還在進行,我認為,很明顯,至少迄今為止,中共國沒有向我們展示所需要的必要的透明度,同樣重要的是,國際社會需要這樣的透明度,以便我們能夠防止這種流行病再次發生。這可以追溯到拜登總統在與世衛組織重新接觸時采取的最早行動之壹。

聽著,我們知道,如果我們能夠阻止未來的疫情或病情在成為流行病之前蔓延,就需要國際合作。世衛組織是這次調查的負責人,我們顯然支持這項調查,我們認識到迫切需要進行調查,但我不想對世衛組織與中共國任何形式的似有似無的合作做出結論。

記者:但是,到目前為止(妳還沒有表示),妳對他們的合作感到滿意嗎?還是——妳——?
答:再說壹次,在我們看到報告之前,我不想得出結論,我認為下結論還為時過早。下壹個。

記者:同樣的話題,正如馬特提到的,布林肯國務卿的前任曾表示,有大量證據支持實驗室理論,現在的國務卿是否認為情況並非如此,沒有大量證據?

答:國務卿的觀點就是國務院的觀點,那就是我們需要看到這份報告,我們期待著看到這份報告。我們支持世衛組織的調查。我認為,更廣泛地說,我們在進行我們自己的努力,我們將與我們的夥伴合作,並利用我們自己的情報機構收集和分析的信息,在我們收到報告以及世界衛生組織評估的數據後,對報告進行評估。

所以,我認為,與其急於得出結論,而不是由科學以外的任何東西來驅動,我們希望看到數據引導我們,科學引導我們,我們的結論將以此為基礎。下壹個。

記者欲追問,被打斷。

評:狐貍尾巴終究顯露,要由“科學引導我們”,聽上去很耳熟,來自中共“歪叫部”的!重復強調期待看到世衛組織的調查報告。

記者:中共國建議,也許妳們應該擴大調查範圍,因為只有這些案件——第壹批案件發生在2019年12月,世界其他地方也有案件。妳認為應該調查其他地方的起源,還是應該把重點放在武漢?

答:我們在討論CCP病毒的起源,我不認為存在這樣理性的人,他們(還去)爭論CCP病毒起源於其它地方,所以這就是我們為什麽聚焦在世衛組織的這項調查上。我們再次期待著看到這份報告,看到基本數據,根據我們自己的情報和分析,盡我們的力所能及來證實世衛組織的調查結果,得出我們自己的結論。下壹個。

評:聚焦世衛組織的這次調查,被世衛組織牽著鼻子走,而世衛組織又是中共的提線木偶。

記者:接著前兩位同事的問題,上屆政府掌握了大量情報和其他證據,證明他們相信的CCP病毒的起源,妳們大概也獲得了同樣的情報。國務卿——前國務卿站出來說,正如約翰(前壹個記者)所說,他相信有重大證據表明是實驗室的起源。妳們這些家夥——為什麽妳們不能從他們得出結論的證據中得出結論?難道妳們不認定這種病毒有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嗎?

答:我註意到壹些事情,第壹,我肯定看到了有關世界衛生組織似乎有結論的壹些報道,這些報道表明,至少在最初階段,他們已經對病毒的起源得出了結論。不過,我們還是想親眼看看。

關於妳在1月20日之前從國務院所聽到的情況,我可以告訴妳的是1月15日的“情況說明”說得很清楚,這沒有結論的。我們不能對所有理論都信以為真,因此,我們再次期待著收到世衛組織的完整報告,對其進行審查,審查基本數據,並將我們自己掌握的信息與之相互參照。 下壹個。

評:如此依賴世衛組織的這次調查,如此看重世衛組織的這次調查,正是沿著中共預設的套路行進!

記者:部分原因是他們認為實驗室理論不應該出現在假設中,我們將為未來的研究提供建議。那麽,國務院是否同意我們應該停止這種調查,停止調查它是否來自實驗室?

答:國務院同樣希望看到這份報告。我們想看看基礎數據。我們打算將這些基礎數據與我們自己擁有的更廣泛的數據結合起來,納入我們的情報界。我們的結論只基於數據,只基於科學。在此基礎上,我們得出結論。

記者:再來壹個關於世衛組織的,上屆政府也提出了壹個論點,即世衛組織受到中共國的影響,這也是上屆政府退出世衛組織的原因之壹。妳對世衛組織如何處理此事有信心嗎?妳有信心他們所進行的工作都是獨立開展的,不會受到某國的過度影響嗎?

答:這是我之前說過的,這也可以追溯到我昨天在壹個完全不同的背景下所說的話,即美國認為,作為壹個普遍問題,當我們參與時,當我們在談判桌上時,我們可以幫助厘清世界(發生的)事件,我們可以幫助整改這些機構。當我們不在世衛組織內部,當我們不以這種身份行事時,我們就沒有任何影響力來確保世衛組織按照其預期的方式運作,按照我們希望的方式運作——它應該運作。

很明顯,通過與世衛組織重新接觸,美國將能夠推動任何必要的改革。需要明確的是,改革是必要的。正如任何機構或幾乎所有的機構壹樣,世衛組織離完美還很遠,這正是我們重新參與的原因,也是拜登總統在1月20日上任第壹天就宣布我們打算重新參與的原因。

評:真天真,真有壹套說辭!對待邪惡沒有改造、合作壹說,只有消滅,或者就是與他們同流合汙。

記者:所以妳已經多次提到1月15日國務院的報告說沒有結論,妳也曾說過,妳不想急於得出壹個結論,可能是出於科學以外的原因。我想這是壹個援引,除非我把筆記弄錯了,這是可能的,但我想這和妳說的差不多,妳是說前任政府或前任國務卿對此的評論是出於科學以外的動機嗎?

答:我在這個講臺上的定位是向前看,而不是向後看,我說的是我們的定位,我們將以科學為指導,以數據為指導,我不想描述上屆政府的行為,我是來描述我們自己的行為的。

記者追問:但是——是的,但是妳說了,因為妳這麽說——

答:不,我沒有,馬特(提問題的記者),我說過我們的行動將以數據和科學為指導。

記者:妳說過妳不會急於下結論,因為這些結論可能是由科學以外的東西引起的。

答:沒錯。

記者:向所有人暗示,但——我不知道——上屆政府是由科學以外的東西驅動的,是嗎?

答:(打斷)——馬特——

記者:妳是說妳不是在暗示?不對嗎?

答:我的話還沒有講完,馬特,但我認為那句話裏有壹個前題,那就是我們,我從未提起過上屆政府。我不打算離開這個講臺。 下壹個。

評:露出的馬腳必遭捉,為記者馬特點贊,必須緊盯他們的壹舉壹動!

記者:我能再問壹下這個問題嗎?妳認為美國在這壹過渡時期沒有加入世界衛生組織,會使它在這樣的事情上變得不那麽客觀嗎?妳認為它的客觀性是否因為沒有美國參與這些討論和決定而受到損害?

答:我認為不可否認的是,美國在關鍵時期沒有與世衛組織接觸,這正是為什麽在競選過程中,當時的候選人拜登承諾在他上任第壹天就重新加入世界衛生組織,這正是他上任第壹天兌現承諾的原因。同樣,當我們在談判桌上,當我們參與時,當美國在場時,當我們參與時,無論是與世衛組織,與聯合國,還是與其他機構,我們都可以確保我們的利益和價值觀在那裏被代表。我想當涉及到世衛組織時,這正是我們要做的。

評:連基本的前因後果都沒有搞清楚,正是看到了世衛等機構與邪共的勾兌,使得美國話語權減弱,川普政府才不想為這樣的機構出錢而退出,不相信新政府能有改造邪魔的能力,除非與之同流合汙。

兩個新聞發布會透露出壹個主題,等待世衛組織的調查報告,且強調以科學為引導,仿佛正在走進中共設定的路線,不得不警惕!

參考鏈接:

【1】 https://www.whitehouse.gov/briefing-room/press-briefings/2021/02/09/press-briefing-by-press-secretary-jen-psaki-february-9-2021/

【2】https://www.state.gov/briefings/department-press-briefing-february-9-2021/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