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雅魯藏布江的築壩計劃引爭議

新聞來源:《aljazeera半島電視台》| 作者:Oliver Lees奧利弗·里斯| 發佈時間:2021年2月8日

翻譯/簡評:clau | 校對/審核:萬人往| Page:拱卒

簡評:

中共國以降低碳排放為理由,計劃在雅魯藏布江流域的墨脫縣境內修建世界上最大的水壩。該計劃受到了流亡藏族學者、美國智庫專家以及河流下國家的質疑和反對。本文從維護西藏的傳統文化、保護河流流域的社會生態環境以及地緣政治各個方面對這個計劃進行了分析。同時通過總結湄公河流域的水利項目的教訓作為警示。

中共國對於少數民族自治區的文化侵蝕和環境掠奪一直以來都是不爭的事實,建造規摸如此大的水壩(三峽大壩規模的三倍)必然會造成對生態環境的破壞。打著綠色環保降低碳排放的旗號,明目張膽的在自己的境內做能夠打擊和限製印度的操作,可能才是中共執行這個計劃的重要原因之一。當地文化和環境的破壞在所謂的國家利益面前,就顯得非常的不重要了。至於其他國家和機構的建議和意見,都會被“這是中共國內政”等理由搪塞。相關國家如果希望暫停此計劃,那就只有受制於中共了。這是中共長期以來,屢試不爽的套路,只要中共存在一天,這樣的事情就會一直發生下去。

原文翻譯:

中共國將在西藏的聖河上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水壩

雅魯藏布江上的大壩是中共國為實現碳中和計劃的一部分,但專家們擔心對這條大江的影響。

雅魯藏布江,距離拉薩100多公里(62英里)。藏族人相信這條河代表著桑頂·多吉帕姆女活佛的身體,她是藏族文化的最高化身之一[文件:羅曼·皮利佩/EPA]

在喜馬拉雅山腳下,古老的雅魯藏布文明在這裡建立了第一個西藏帝國,中共國計劃建造世界上最大的水電站大壩。

去年11月,中共國國有媒體分享了在西藏自治區(TAR)雅魯藏布江上建造一座60千兆瓦特大型水壩的計劃。

現在,中共國政府為實現2060年碳中和的目標,在西藏的水電項目上加倍努力,儘管這些水壩招致西藏人權組織和環保人士的批評。

丹增·多美(Tenzin Dolmey)從未踏上過青藏高原,但她從小就被大江大河和大山的故事所熏陶,那裡是她祖先的家園。

“對自然的尊重是如此的深入人心。”多美說,他在印度的藏族流亡者中長大,現在在澳大利亞第二大城市墨爾本教授藏族語言和文化。“當我們在河裡游泳時,我們被告知千萬不要把它當做浴室,因為水里有河神。”

雅魯藏布江具有特殊的意義,因為它代表著藏族文化中最高化身之一的多吉帕姆女活佛的身體。

西藏政策研究所環境與發展部負責人丹巴·嘉善·扎姆拉(Tempa Gyaltsen Zamlha)說,這種對自然界的敬畏源於青藏高原獨特的地貌,可以追溯到幾百年前。

中共國在1950年控制了西藏,並投資數十億發展公路、鐵路等基礎設施。西藏人擔心這些項目會對他們獨特的自然環境和生活方式造成影響[文件:羅曼·皮利佩/EPA]

但自從1950年中共控制的中國吞併西藏後,扎姆拉說,西藏人對自己土地上發生的事情失去了所有的發言權。

“在被中共國占領之前,我們絕對沒有水壩,不是因為我們無法駕馭它,而是因為我們無比尊重河流的自然。”他告訴半島電視台。

“有一個非常嚴格的傳統,任何人都不會靠近某些河流或做任何會干擾它的事情。你甚至不需要法律——每個藏人都會遵守它。”

“中共會做任何有利於他們發展的事情,這非常令人沮喪,因為沒有徵求西藏人的意見。”

世界最高的河流

雅魯藏布江發源於西藏西部的冰川,海拔近5000米(16404英尺),是世界上最高的河流,它蜿蜒穿過喜馬拉雅山脈。

河流在被稱為雅魯藏布大峽谷的地方驟降2700米(8858英尺),形成的峽谷深度是美國大峽谷的兩倍多。

陡峭的落差使其特別有利於收集水電,但專家警告說,這個破紀錄的大壩很可能會帶來政治和環境後果。

據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公司董事長晏志勇介紹,這座巨型大壩的建設主要是為了讓中共國的用電在未來更環保。

雖然中共國的能源已經過剩,但史汀生中心東南亞項目主任、河流專家布萊恩·艾勒(Brian Eyler)表示,大壩所產生的電力將會被用來彌補從化石燃料向清潔能源過渡的過程中的能源缺失。

這座巨型水壩的發電量可能是中國目前最大的水壩——三峽大壩的三倍,三峽項目曾迫使140多萬人搬遷。

位於中國中部長江上的三峽大壩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水壩。雅魯藏布江上的大壩將更大[文件:王剛/新華社發自美聯社圖片] 。

雅魯藏布江周邊地區的人口密度不如長江。

但為了給雅魯藏布江上的水壩工程讓路,當地居民的搬遷是有先例的,當地媒體報導,2015年有近2000人因修建牙根水電站而搬遷。

據《環球時報》報導,雅魯藏布大壩將建在人口為1.4萬的墨脫縣。

半島電視台就雅魯藏布江大壩將影響多少人的問題聯繫中國電力建設集團公司,要求發表評論,但沒有得到答复。

地緣政治意義

青藏高原面積250萬平方公里(820萬平方英里),自然資源豐富,與多個國家接壤。

來自冰川融化和山泉的淡水流經喜馬拉雅山流域,為中國、印度、不丹等國約18億人提供飲用水。

扎姆拉認為,西藏的雅魯藏布江和湄公河等資源是中共70多年前決定控制西藏的關鍵因素。

去年印度和中共國在喜馬拉雅山西部發生爭端后,這些地緣政治因素成為焦點,在這次爭端中,有20名印度軍隊和數量不詳的中國人被殺。上個月再次出現了士兵在他們共同的邊界上鬥毆的情況。

雅魯藏布江離開中國後,流入孟加拉國和印度的阿魯納恰爾邦和阿薩姆邦,那裡的河流被稱為布拉馬普特拉河。

由於擬議中的巨型水壩選址距離印度邊境僅30公里(18英里),扎姆拉哈認為中共“肯定會試圖將其作為政治工具”。

印度負責管理水資源的部門發言人說,印度將在布拉馬普特拉河的另一條支流上實施一個10千兆瓦的項目作為回應。

雅魯藏布江流入印度,在那裡被稱為布拉馬普特拉河,並支撐著兩岸數千個漁業社區[文件:阿努帕姆·納特/美聯社照片] 。

美國感覺到了衝突的可能性,試圖促使雙方分享資源。

美國國會最近簽署的《西藏政策和支持法》概述了一項承諾:“鼓勵建立一個區域性的水資源安全框架…以促進青藏高原上各國家之間的合作協議。”

同樣,聯合國於1997年通過的《國際水道公約》也適用於涉及跨國界河流的國家的某些權利和義務,儘管孟加拉國、印度和中共國都沒有簽署。

中共國曾試圖消除這些擔憂。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12月的一份聲明中說:“中國將繼續通過現有渠道與印度和孟加拉國保持溝通。外界沒有必要對此進行過度解讀。”

湄公河的教訓

雖然雅魯藏布大峽谷的項目肯定是最大的,但它並不是這條江上唯一的水壩項目。

據史汀生中心的艾勒介紹,目前已經建成了幾座中小型水壩。

作為湄公河的權威人士,他擔心雅魯藏布江可能為類似項目的出現鋪平道路。

他說,對中共國大壩近期數據的分析發現,“這些項目導致曾經繁榮的湄公河下游社區越來越嚴重的割裂”。

他指出,“大壩毫無配合的運營方式”讓中共國的11座湄公河大壩擾亂了魚類的生活和河流的沉積物,直接導致了河岸的坍塌和沿岸社區被摧毀。

雖然中共國對雅魯藏布江的開發計劃的具體內容仍然模糊不清,但艾勒表示,這存在巨大的風險。

“眾所周知,河流是飢餓的。”艾勒說。

“所以如果水流中缺乏了泥沙,飢餓的河流開始尋找新的東西,會把泥沙從岸上拉下來,導致三角洲被侵蝕。這是一個由人為的東西引起的自然過程。”

通過在雅魯藏布大峽谷築壩,西藏的另一個身份來源將被永久改變。

丹增·多美抱著希望,希望有一天她能親眼看到西藏。但在遠離故土生活了34年後,作為流亡藏人的生活教會了多美限制自己的期望。

“我一直對美麗的首都拉薩有著憧憬,”她說,“但我知道它將像我的夢一樣。”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