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潮洶湧、詭譎多變的美中關系

翻譯報道:牛小妹
圖片來源:美聯社

據《政客》雜志的《中國觀察家》專欄報導,自從拜登就職以來,目前還沒有跡象顯示拜登總統和中國統治者習近平曾進行過談話,這對華盛頓而言似乎沒甚麽特別之處。在川普政府時期,2016年川普在當選之後的一個月隨即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而川普與習近平的第一次通話則是在2017年2月8日,這個現象曾經使得當時的美中關系一度陷入混亂。

在拜登政府執政之初,中國外交官就迫不及待的不斷呼籲美中兩國恢覆“常態外交”,除了要求大量的對話之外,還包括中共慣常使用的“戰狼外交”侮辱及暗藏陰謀的言論。楊潔篪在美中關系全國委員會上向虛擬聽眾发表講話,老調重彈的抱怨川普的對共政策在很大程度上是“被誤導的”,根源在於“美國某些人的戰略誤判—他們認為中共國是美國主要的戰略競爭夥伴,甚至是對手。”他要求恢覆“正常互動”。

即使兩屆美國政府的策略看起來大相徑庭,拜登的團隊表面上仍堅稱,川普政府對中共的諸多戰略判斷都是正確的。拜登政府的國家安全顧問也清楚的闡述了一項對共政策,該政策主要是關於重建美國的競爭力和同盟勢力,甚至暗示根本不需要北京的參與。傳統(非鷹派)的北京外交官對於要讓美國外交官進入視頻會議以達到某種程度的協議是有時間壓力的,然而華盛頓方面則似乎還在等一個適當的”時機”。

華盛頓眼中的中共:窒礙難行!


在與大西洋理事會的會談中,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Jake Sullivan)描述了美國對華政策的四個重點,其中只有一項跟北京有關。第一步是”重新擦亮美國民主這塊招牌”,美國必須透過改革民主制度本身,以解決國內種族不平等和經濟不平等等問題,讓美國的民主基礎更穩固。其次是與民主盟友和合作夥伴保持一致的行動,當美國面臨中共的挑戰與侵略行為時,才有對抗的籌碼,同時也獲得世界輿論的支持。第三是在美國境內進行尖端技術投資,在未來的關鍵新興技術如人工智能、量子計算、生物技術、清潔能源等方面引領世界。最後一件事則是美國在中共對新疆的種族滅絕、香港的消滅人權及對台灣的灰色戰略的威脅種種問題上必須采取清晰一致的发言,並準備采取行動以向中共索討相關費用。”

另一方面,川普與中共的“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目前正在“審查中”,拜登政府對貿易政策的看法是窒礙難行,白宮发言人詹妮•普薩基(Jen Psaki)表示,她不認為“第一階段”中美貿易協議可以繼續向前发展。分析師普遍認為這筆交易注定是失敗的,因為北京方面無法履行其購買的承諾。

多方勢力角逐的競技場-華盛頓
老亞洲之手協會插手拜登政府業務

老亞洲之手協會(Old Asia Hands Society)也被稱為亞洲之手(Asia Hands),是基於美國利益的非正式國際社會團體,由不同國籍的人組成,這些人目前在亞洲居住或已經居住在亞洲一段時間,或在該地區具有重要的商業經驗。它是一個對亞太地區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事務具有持久興趣的組織。越來越多的所謂亞洲之手(Asia Hands)的人士加入拜登政府的陣營。前德國馬歇爾基金會資深研究員埃里森•拉斯科斯基(Ellison Laskowsky)加入了國務院內部政策智囊團的政策規劃人員,拉斯考夫斯基(Laskowski)曾在台北任職擔任外交官。前任開放社會基金會的高級政策顧問法蘭西•班克斯曼Francisco Bencosme現在成為國務院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的高級顧問,此前一直擔任國防和國防部副部長直到2017年的凱利•馬格薩門(Kelly Magsamen)目前則是擔任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丁(Lloyd Austin)的參謀長。

拜登政府內部勢力左右政府政策

拜登政府對於中共的態度,明顯與川普政府的政策背道而馳,國務卿托尼•布林肯(Tony Blinken)在接受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安德里亞•米切爾(Andrea Mitchell)采訪時再次表示,中共國是所有國家中對美國最大的”挑戰”,布林肯只願意承認中共是”挑戰”,而不是”邪惡的非法組織”,這表示其中可能有更大的利益勾兌,對於拜登政府的影響或許遠大於中共國的威脅,而這些利益勾兌可能還需要與北京協調解決。

奧巴馬政府官員重掌白宮亞洲事務的兵符

根據政客 POLITICO的報導,在拜登政府中,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結構充斥著前任奧巴馬政府的影子,庫爾特•邁克爾•坎貝爾(Curt Michael Campbell)曾任奧巴馬政府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坎貝爾在拜登執政的第一天就被任命為白宮“印太地區協調長”並且由他領導三名“高級主管”,其中包括勞拉•羅森伯格(Laura Rosenberger),勞拉•羅森伯格是奧巴馬政府的中國、韓國的政策老將,是國家安全委員會(NSC)中國政策的資深主任。相比之下,前任奧巴馬政府的國家安全高級顧問,現任中東協調長布雷特•麥格克(Brett McGurk)旗下只有一位高級主管。這樣的轉變雖然不是大張旗鼓,但這樣人事變動顯然會嚴重影響白宮政策的制定。

關於台灣問題,美國民意與專家意見相左

關於中共國,美國專家的意見和大眾是一致的,除非涉及台灣問題。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在專家和大眾對中共國態度的調查发現,這兩個族群在美國防衛台灣的國防問題上背道而馳。“跨黨派界的多數輿論領袖支持美軍使用武力保衛台灣免受中共的入侵,而大多數美國公民不分黨派都反對這樣的做法。”看來,美國民眾對美國在國外的軍事沖突的厭倦不僅僅局限於中東地區,而且很可能因此使得拜登政府對台灣進行武裝防禦保持“戰略模糊性”。

中共的”種族滅絕罪”引发人權抗議

北京的2022年冬季奧運會計劃預計在一年內開幕,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觀察》對此发表了對國際奧委會的嚴厲譴責,指責該委員會未對中共國進行“人權評估”並未曾督促中共履行其“應盡的義務”。隨著布林肯部長支持共和黨聲明北京的新疆政策等同於“種族滅絕”,美國抵制北京的2022年冬季奧運的呼聲可能增高。讚助比賽的廠商轉而擔心會對自家品牌帶來傷害,參加2022年冬季奧運會的運動員也可能因此而顏面掃地。目前對於美國是否要抵制北京的2022年冬季奧運會,美國奧委會並沒有給白宮確切的答案。

透視中國
習近平打壓私人企業家

長期以來,習近平一直不信任私人企業家,認為他們對共產黨政權構成威脅。據《金融時報》的孫宇和湯姆•米切爾報導,中共國第二大的金融官員同時也是中共國銀行業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郭樹清就是鎮壓”螞蟻金服”的幕後黑手,郭雖然宣稱自己從未使用過高科技產品,卻堅信企業需要嚴格的高科技監管控制,而這也是他習大大老板的看法。經過一段時間與中共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的聽證會之後,郭與其代理機構堅持的對企業嚴格監管控制的意見勝出,這一過程聽起來像是跨部門的爭執。中共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日前還急切的希望在上海的星空股票交易市場進行耀眼的科技首次公開募股(IPO)活動。

香港已成空港,大量資產人力轉移至英國

世界越來越看空香港的发展,雖然在北京的掌控之下,香港這個金融城市仍然為中共國大陸公司集資利潤豐厚且大量超額認購的首次公開募股,但其他跡象顯示並非如此樂觀。一些商業客戶,尤其是日本客戶,正考慮從國際合同中刪除在香港進行仲裁的條款,即便他們的律師們告訴他們要保留合約上的法律條款。資產經理和銀行家們正搬遷至其他亞洲金融中心,例如新加坡。一旦香港的中共病毒疫情的限制解除,可能還會有更多的香港人選擇離開香港。大量的香港人正利用新的英國國民(海外)護照在英國建房,估計這會為倫敦帶來數十億英鎊的“凈收益”。

中國人口正迅速進入零增長

據《南華早報》的西德尼•藍(Sidney Leng)報導說,盡管尚未公布全國數據,但2020年的區域數據顯示中共國的出生率急劇下降。在所有的主要城市中,溫州的出生率比同期下降19%,台州的下降33%,合肥的下降23%。一位中共國資深研究員告訴《郵報》,出生人數可能只會再下降。這與總體預測吻合,顯示出中共國人口到本世紀末將降至10億,而這個現象會嚴重侵蝕了中共國的生產力。

來自中國觀察者的爭議話題-美國匿名”長電報”論文集

根據《政客》POLITICO出版的《中國觀察家》(China Watcher)摘錄, 一位匿名的川普政府高官发表了一篇文章“較長的電報”,該報告仿照喬治•肯南(George Kennan)1946年2月22日著名的“長電報”其中闡述了美國對中共國應有的全面政策,該文章來自同一天发布的長達80頁的大西洋理事會論文集。網路中的反應包羅萬象,其中除了對論文的共鳴提出實證,還有討論匿名作者撰寫的長達80頁的文檔提出對中共應有的廣大目標。

主要的批評者來自丹尼爾•拉里森(Daniel Larison)及Paul Heer,美國保守黨高級編輯丹尼爾•拉里森認為中共國並不是如電報所堅信的那樣是習近平領導的“修正主義強權”,拉里森說:”中共有時或許可以像馬克思修正主義強權那樣行事,然而實際上中共國在許多方面都受益於現有的制度和規章,所以並不希望推翻既有的利益。”另一方面,美國東亞國家情報官員Paul Heer在《國家利益》中為習近平脫罪:”習近平對中共國轉變為中央集權的責任並不如“較長的電報”作者想像的那麽大,習的清除異己對中共國的影響也較小。“北京對美國和世界其他地區日益自大和傾向民族主義的態度,更多的是與習近平領導之前就可以看得出來的戰略趨勢和權力算計有關,而不是受習的個性和心態的影響。”

至於”長電報”提到的關鍵”紅線”概念,”長電報”的建議是,在台灣、南中國海和許多其他問題上建立美國的主要紅線。然而,在討論中共病毒疫情救濟金時,普薩基主動對新聞媒體說:“’紅線’是一個老名詞,我們不會再使用它了。”

一位中共國的網友丹(Dan)回應“長電報”,他不以為然的貶抑“長電報”的作者喬治•肯南(George Kennan)並說:“喬治•肯南於1950年沮喪地離開了美國國務院,此後主要是在國務院外憤怒地叫囂,並且還是一個失敗的激烈反動種族主義者。”

中美技術沖突不是即將到來,而是已經发生

全球最大的醫療風險管理公司國際 SOS 公司 ( International SOS )的詹姆士•穆爾文寧(James Mulvenon)在《巖石戰爭》中的一篇文章中寫道,這比冷戰時期更為令人難以忍受。“隨著5G和量子計算等新技術的成熟,美中兩國將繼續相互爭奪廝殺,抵制對5G和量子計算領域的入侵,並在還未被佔領的處女領域競爭。同時,美中兩國的人們仍然需要相互交流並開展業務,這不是第二次冷戰,即使是“脫鉤後”的中美關系也會在歷史上被緊緊地聯系在一起,最後的結果就是持續就彼此邊界的互連問題進行難纏的談判,並為情報服務提供機會,以利用這種互連關系進行各種形式的間諜活動。”

中國最美好的是濃濃的人情味

中國最美好的地方是什麽?現在居住在費城的《華爾街日報》的陳平平曾在中國擔任通訊員多年,許多美國人問她是否對自己終於重返美國國土而感到寬慰?“我想說的是,中國這塊土地到處充滿良善與智慧的人們,他們總是不斷的想辦法將現實生活與遊戲人間的幽默結合以充實自己生活的內容,”陳寫道:“我無法說出我被邀請到街上的人們家中的次數,也無法描述我今天有多想念中國!無論是中國的美食或者熟悉的漢語,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那些善良的人民!我實在不知道該如何用速記方式記錄下所有的這些內容……。”

點評:

自從拜登上台之後,美中關系就成了焦點。由於美國內部的各種勢力互相較量、
中共侵略台灣問題挑起美中關系的敏感神經、中共自身經濟的快速崩塌、中共人口紅利的迅速消失、中共的「種族滅絕罪」引发世界的唾棄、中共病毒疫情的責任歸屬……等覆雜因素,都導致美中關系撲朔迷離,即便拜登政府與中共早已暗通款曲,可能的利益勾兌仍然要避人耳目。

如果拜登政府無法面對中共的三個硬盤威脅甚至更多的利益糾葛,無論是支持川普的八千萬美國人民,或者被中共病毒侵略的所有地球人,都無法接受拜登政府的綏靖政策,全人類都必須面臨一個選擇:是大重啟的人類滅絕或是大覺醒的人類靈性成長,任何有良知的地球人自然一定會選擇大大的覺醒!

文章鏈接:
https://www.politico.com/newsletters/politico-china-watcher/2021/02/04/beijing-washington-china-frosty-silence-491627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