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CCP治下嚴重異化的酒文化

撰稿人: 三只松鼠

審稿:文箏 編輯:五餅二魚

壹早起床,看見壹條墻內新聞:壹位23歲剛踏上社會的女孩,被其房地產公司的上司帶去吃飯、喝酒,然後帶去開房致死。非常令人痛心遺憾,23歲的大好年華就這樣被墻內的這種極其醜陋的風氣和及其混賬的人渣摧殘致死。

聯想到近年,筆者有兩位墻內同學,都是因為陪客吃飯,喝酒過度致死。嗚呼!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下,自己壹去黃泉,丟下家裏年邁的父母及尚未成年的兒女,此中家人的痛苦,又豈可為外人道哉!

筆者也曾經在中共體制內呆過,自己也曾深受其害。也有過出於無奈,壹個月有30天都在外陪客喝酒的時候,也有過極少數喝得爛醉如泥的時候。中國制酒歷史源遠流長,品種繁多。酒的文化也從史前時代開始就有,到近代,酒與人命運更為密切,酒文化更是廣泛融入人們的工作和生活中。在中共國時期,酒文化更是變異成壹種獨特的餐桌文化。從餐桌就位到斟酒、敬酒,必須要按職務高低、年齡大小、賓主身份為序,越是有大領導在場越不能錯亂。

網絡截圖

在中共國,大部分的酒場變成了名利場,利益摻雜其中,身處其中的酒徒變得醜態百出。酒成為了壹種謀取利益、獲得權勢、爭奪美女的壹種變態的社交工具。尤其是勸酒文化要說第壹,非中共國體制內的大小官員莫屬。比如這些酒場語言“酒杯壹端,政策放寬”、“月母子見到老情人,寧傷身體不傷感情”、“人民公安、舉杯就端”、“人民軍隊、千杯不醉”、“激動的心,顫抖的手,我給領導倒杯酒,領導在上我在下,妳說幾下就幾下”、“壹喝就倒、官位不保;壹半就跑、升官還早”等等。

尤其是在近幾年,如果妳請中共國官場中人喝酒,如果妳不安排幾個美女陪酒,俗稱喝“花酒”,領導會不高興的,會認為喝得沒勁。文貴先生直播中也說過,在北京壹些高層吃飯時,就有人專門安排歌舞團、文工團的壹些名角陪領導喝酒,至於酒後再去哪裏娛樂大家心知肚明。至於什麽“八項規定”過後,壹些飯局轉移戰場,從壹些公開的大酒店轉移到壹些偏僻的山莊、私人會所,甚至請廚師到家庭內部搞豪華家庭宴。不準喝高檔酒就把好酒漂亮的包裝去掉,用礦泉水瓶子裝上。“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不壹而足。

這種變異的酒文化,早就潛移默化地進入了中共國的幹部任用機制當中,成為了規則之外的潛規則。飲酒者縱然心中有百般不願,但被這種變異的潛規則裹挾,只能逢場作戲、醉生夢死。不然,要想在官場進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在生意場上,要是妳不善於安排酒局,巴結逢迎相關官員,要想把生意做大也難於上青天。文貴先生自己也說到,有段時間天天陪各路官員,每天兩斤白酒,喝完回家再抱著老母痛哭。個中艱辛,只有自己能體會。

在我看來,這種變異的酒文化根本不能叫文化了,是酒品、酒德的敗壞,更摧殘人性,這是CCP這種罪惡制度下的必然,是CCP統治人民的壹種政治道具。所以,不消滅CCP,這種變異的酒文化仍然有存在的土壤,還會出現更多人間悲劇和醜惡現象。所以,“Take down the CCP”是人類正義的必須!

本文純屬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2月 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