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唐英傑案讓國安法創香港兩項第一

蒐集,撰文:歲月如歌

 昨日(2月9日)港共特首林鄭月娥在被問及關於外媒披露的香港首列違反《港區國安法》的唐英傑案件,不設陪審團,由國安法指定3名法官審理時,林鄭回答已經進入法律程序不作回答,並強調會依法辦事,說「如果國安法沒有相關條文可以依據,我們甚麼行動都不可能做。國安成了中共統治香港的尚方寶劍和霸王法則。

圖片:『喜馬拉雅大使館-粵語組』合成

由於唐英傑案是香港首宗因國安法實施後第一個被認定犯罪的案子,人們對這件按很關注,不僅關注港府和黑警如何玩弄法律,更關注唐英傑本人情況。他「去年7月1日,唐英傑駕駛掛上“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旗幟的電單車撞向警員,被控煽動他人分裂國家罪及恐怖活動罪。」外媒披露不設陪審團後,在香港引起不小反應,人們議論紛紛。

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先生指,根據香港現有法律背叛7年以上的案件必須設陪審團,國安法來了就改變了香港原有的慣例。

圖片:『德國之聲』報導-唐英傑被拒人身保護令申請

律政司僅僅依據國安法第46條裡的“陪審團和家人的安危”就決定不設陪審團。這個理由很奇怪不合常理。第46條裡不設陪審團的根據是「基於保護國家秘密、案件具有涉外因素或者保障陪審員及其家人的人身安全等理由,」唐英傑案件根本沒有涉及到國家秘密更沒有涉外因素,就以陪審員及其家人安全唯有取消陪審團,當然讓人跟覺奇怪,這不是什麼大案。

張達明先生繼續指出中央既然說國安法實施後會令香港恢復平靜,為什麼還會有起底(人肉搜索),用這個理由撤銷陪審團除非有人施壓『如果你(陪審團)判被告無罪,我保障不了你人身安全』但目前暫沒有此情況。行政議會成員,親共律師湯嘉驊則認為起底嚴重不得不這樣做。但不設陪審團確實令人有點不舒服。

「資深大律師、公民黨主席梁家傑稱,陪審團最初的設計是為了避免政權「大石砸死蟹」、政治逼害異見者。他強調看不到為何唐英傑會令陪審員生命受威脅,並憂慮如國安法下不准保釋、不設陪審團等條文持續運用,要挽回香港法治精神在自由世界的公信力會愈來愈難。 」

還是群眾的眼睛雪亮,港人對著案件的看法很直接,港人最大的聊天平台Facebook很多港人在評論此事,例舉幾個看法:若被判無罪的話,陪審團才(被藍絲狙擊)才會危險吧?”,“現在還有多少人會相信陪審團是通過隨機抽籤的呢?”“想判多少年直接判唄,演甚麼戲?!”,“國安法下的司法程序就是恐嚇陪審團,法官解散陪審團,律政狗親自揀陪審”……

圖片:有線新聞畫面-截圖

整件事就是因為擔憂陪審員及其家人安危取消了陪審團。這個理由很牽強,根本不是理由,更大的原因是擔心陪審團判唐英傑先生無罪,使港府黑警顏面丟失,濫用法律。中共的一貫做法就是,為了樹立權威,在香港起到警示作用,畢竟是國安法下第一案,必須打響亮,達到殺雞駭猴作用。所以此案哪怕是個冤假錯案中共也一定會讓他“合法”受罪。

在中共體制下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比如有法律規定你可以言論自由,事實上根本沒有言論自由,法律允許在案人員聘請律師為其辯護,事實上也很難做到,除了一些簡單的民事案件可以自己找律師,刑事案件特別是以國家名義政府名義的案子,幾乎不可能自己找律師。中共的律師有多少是因為接受個人聘請受理了案件而遭受中共的打壓,最有名的就是“709律師大抓捕”裡面的律師,絕大部分人在接受在案人聘請受理案子過程中都遭受中共無情的誣陷打壓甚至被犯罪被入獄。原因很簡單,他們不喜歡這些律師們太出色秉公辦事,不能體現中共人治法律的威嚴,所以他們在律師辦案過程中,不是路上威脅攔截毆打,就是吊銷律師們的執照。

就說最近的香港12港人偷渡被抓回來的案子,12港人家屬聘請了盧思位律師,任全牛律師為辯護律師,結果是什麼大家都知道了,兩位律師因為“犯罪”了,被吊銷執照。就是不讓你給12港人辯護,但又不能不履行忽悠人的法律公平公正,就這麼簡單。就像中共國的上訪一樣,每個省市縣都設有上訪辦,卻依然有無數人上方到上一級甚至上訪到北京。這些部門一方面要告訴老百姓,政府是你的靠山,會幫你鳴不平,另一方面,你他媽的給我規矩點,小心我收拾你。

2020年7月1日直播畫面 截圖

唐英傑的案件撤銷陪審團打破了香港有176年的陪審團制度,其目的是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中共已經全面掌控了香港,還在假惺惺演戲,不就是為了合法耍流氓,有法可依地作惡罷了。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參考鏈接:明報香港01

審稿:卡西歐 / 上傳:文粵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