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綁架外國人質知多少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文𤦍(Manpui) 

保護衛士(Safeguard Defenders)網站於2021年2月8日報道了備受質疑的中共國人質外交。

“人質外交”不是中共的新把戲, 此前中共國和東亞政治經濟研究專家表示,在過去的幾十年裏,中共政府一直將人質外交作其為討價還價的籌碼,以期從西方國家獲得政治和經濟上的好處。中共政府正在擴大使用人質外交。

 中共的人質外交受害國家:

近年來,至少有12個國家或地區的公民-美國、臺灣、澳大利亞、加拿大、日本、土耳其、哈薩克斯坦、愛爾蘭、瑞典、英國、香港和伯利茲-在中共國被隨意拘留,許多人被指控犯有危害國家安全罪,其他人則被困在新疆龐大的集中營。

澳大利亞

成蕾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在2020年10月,該網站對中共國的最新報導《不受歡迎的國家》發布後,現在有消息稱,澳大利亞記者和中共國營媒體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主持人成蕾已被正式指控“ 在海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 去年八月,在中共和澳大利亞關系惡化後,成蕾被送進指定地點進行監視居住。

澳大利亞領事官員於今年1月27日與成蕾會晤。她從被指定地點(黑監獄)轉到正式拘留至少意味著她可能不再被單獨監禁,並且至少在法律上有權尋求律師。 澳大利亞官員表示,此案不會很快解決,成蕾可能會在拘留所煎熬數月,甚至是數年之久。

圖片來源:LINE TODAY

被指控同樣罪名的瑞典籍公民、出版商桂敏海從泰國被綁架後於2015年被帶回中共國,於2020年2月25日因“非法向海外提供情報”而被判處10年徒刑。

楊恒軍 圖片來源:RFI

2019年1月,澳大利亞作家楊恒軍在中共國失蹤。 後來發現他被安置在指定地點(黑監獄)中,隨後以間諜罪名被捕。 新的細節浮出水面,他被阻止與律師見面,手腳被銬被訊問。2020年10月,他被正式指控從事間諜活動。持有澳大利亞護照的楊恒軍是中共國前外交官,因親民主的著作激怒了中共。自被拘以來,他的妻子袁小良(有澳大利亞永久居留權的中共國公民)也被禁止離開中共國。

麥克·史密斯(左)和比爾·比特爾斯(右) 圖片來源:ABC News

去年9月初,在大使館警告他們離開後,在中共國的最後兩名澳大利亞記者逃離了中共國。中共方面以出口禁令威脅,除非他們同意接受一宗有關國家安全案件的質詢。美國廣播公司(ABC)駐中共記者比爾·比特爾斯(Bill Birtles)和在上海與澳大利亞金融評論(Austrian Financial Review)工作的麥克·史密斯(Mike Smith)在被允許回悉尼之前,躲在澳大利亞大使館及其上海領事館。他們被國家安全部官員的盤問是與被拘留記者成蕾有關,但質詢的相關問題都是單調、平常的。

這可能部分是對澳洲情報官員和警察在6月對中共國記者的澳大利亞住房突擊搜查針鋒相對的報復。該調查涉及中共國特工涉嫌陰謀影響澳大利亞政客。

馬修·卡尼和女兒 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美國廣播公司ABC前中共分社社長馬修·卡尼(Matthew Carney)隨後公開披露了中共如何在2018年威脅拘留他和他的14歲女兒,最終迫使他與家人逃離。他說,這種做法是為了報復他報導中共的新疆再教育營和中共不喜歡的其他故事,以及針對澳大利亞正在引入旨在針對中共的外國幹涉法。

在卡尼及其家人被允許離開中共國之前,他和女兒被迫在攝像機前記錄了他們犯有”簽證欺詐”的供詞。

自2017年以來,中共一直對澳大利亞擱置引渡條約感到憤怒。2018年,澳大利亞通過了反外國幹預法(普遍被視為澳大利亞對中共在本國政治事務幹預擔憂的回應); 禁止使用中共華為的5G基礎設施;並努力制止中共國向太平洋擴張。

礦業巨頭力拓(Rio Tinto)的澳大利亞雇員和中共皇冠度假村(Crown Resorts)的賭場運營商也因涉嫌至少部分出於政治動機的案件而被捕。

 愛爾蘭

理查德·奧哈羅蘭(右)昔日全家福 圖片來源:EVOKE. ie

愛爾蘭成了中共國新的人質外交目標。中共已非法阻止愛爾蘭商人理查德·奧哈羅蘭(Richard O’Halloran)離開中共國兩年之久,原因是他被指控的欺詐行為並非針對他,而是其供職的愛爾蘭一家飛機租賃公司的中共國老板。出境禁令的壓力和審訊導致奧哈羅蘭(O’Halloran)(四個孩子的父親)兩次因嚴重健康問題住院。

如今失去父親的一家人 圖片來源:PressReader

盡管理查德沒有犯罪,並與警方合作為針對中共國際航空租賃服務公司所有人閔傑東的案件提供證據。因涉嫌欺詐閔傑東在中共國被判入獄。現尚不清楚即使該案已經結案,為什麽仍不許他離開。法律學家傑羅姆·科恩(Jerome Cohen)稱處理奧哈羅蘭為“純正的文化大革命”,可能是“中央官員直接下達給當地官員的服從任務”的結果。

 臺灣

去年,四名在中共國失蹤一到兩年的臺灣公民在中共的黨媒中央電視臺節目出現,他們承認與國家安全有關的各種罪行。在三天內,四名男子李孟居(Lee Meng-chu)

图片来源:Hong Kong Free Press

鄭宇欽(Cheng Yu-chin)

蔡金樹(Thai Chin-shi)

和施正屏(Shih Cheng-ping)

被迫電視認罪,其中有人剃光頭和穿著監獄背心,向他們的“祖國”表示歉意。鄭宇欽的敘述充滿了矛盾-聲稱他曾在臺灣外交部工作,曾在捷克的查爾斯大學任教,並曾任前民進黨主席的助理,所有似乎都是假的。這是草率的新聞還是中共冷漠及厚顏無恥黨媒的一部分?

這些逼供的案子並非偶然,因為臺灣國慶日剛過的第二天就播出了第一集。

2017年,在中共國失蹤的臺灣人權捍衛者李明哲(Lee Ming-che)被宣判”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5年。

圖片來源:BBC

自2016年民進黨上臺以來,約67位臺灣人在中共國失蹤。在中共承認蔡金樹被捕之前,他巳被拘留並與外界隔絕了一年多,這使人們想起了以下問題:失蹤的67名人中有多少正在被拘留以及有多少被捕是出於政治理由。

此外,2019年西班牙將260名臺灣公民引渡到中共國大陸,之後有幾個人失蹤了,西班牙的律師和臺灣的親屬都一直無法聯系到他們,中共當局從未告知到底發生了什麽。

在這些出於政治動機的案件中,臺灣公民通常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而非臺灣的外國人則被指控從事間諜活動。

 加拿大

近年來最明目張膽的人質外交案件發生在2018年12月,當時加拿大因應美國的引渡請求拘留了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激怒了中共。 數日之內,中共進行了報復,將兩名加拿大公民,前外交官邁克爾·科夫裏格(Michael Kovrig)和商人邁克爾·斯帕沃爾(Michael Spavor)逮捕到指定地點(黑監獄),此舉被普遍視為典型的人質外交。

邁克爾·科夫裏格(左)和邁克爾·斯帕沃爾(右) 圖片來源:VOA

由於孟晚舟的案子仍被中共強力施壓,兩名邁克爾繼續受到虐待。 他們於2020年6月以危害國家安全為由被正式起訴。他們應有的領事訪問受到嚴重限制,以至於幾個月來科夫裏格甚至都不知道有中共病毒疫情。

去年年底,加拿大籍華裔政治家李燦明(Richard Lee)公開發布消息,稱他於2015年在上海機場被拘留了8個小時,他的政府公務電話被搜查,並被指控“危害國家安全”,被驅逐出境。 他說之前從未談及此事,因為不想危及加中關系,但自那時以來,中共對加拿大的幹預已經升級。

李燦明 圖片來源:Global News

中共出於對加拿大繼續拒絕釋放孟晚舟的憤怒之情而變本加厲,將原先因走私毒品而服刑15年的加拿大人羅伯特·謝倫貝格(Robert Schellenberg)判處死刑,此舉被普遍視為政治行為,據中共的律師說該程序是史無前例的。

幾個月後,中共以制造冰毒的罪名判處另一名加拿大範威(Fan Wei)死刑,這也被認為是一個異常苛刻的判決。

加拿大在中共人質外交方面比其他國家有更多的經驗。早在2014年,加拿大夫婦朱莉婭(Julia)和凱文·加拉特(Kevin Garratt)都失蹤於指定地點(黑監獄)中。像兩個邁克爾一樣,他們都沒有律師,也沒有被關押在秘密地點。 他們的拘留與加拿大對中共國民蘇斌 (Su Bin)的拘留有關:中共航空企業家蘇斌被美國指控為間諜,後來他因竊取軍事機密在2016年被判入獄四年。

朱莉婭和凱文·加拉特夫婦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已歸化為加拿大公民的陳誌恒和陳誌煜兩兄弟於2018年4月被拘留,並被迫向中共黨媒央視供認與郭文貴密謀。

陳氏兄弟 圖片來源:Twitter

郭文貴先生是爆料革命發起者、中共的掘墓人,中共長期以來一直試圖迫使他返回中共國、並以剝奪其財產、抹黑造謠等方式施加壓力。最近洩露的有關中共針對新疆維吾爾族人民的大規模監禁政策的文件顯示另一名加拿大人侯賽因·塞利爾(Huseyin Celil)於2005年在烏茲別克斯坦被拘留,並被帶回中共國 ,此後一直被監禁。 加拿大被剝奪了探視其入獄公民的權利。

侯賽因·塞利爾 圖片來源:Ottawa Citizen

 美國

2019年8月,住在亞利桑那州的按摩治療師蘇江(Sue Jiang)在飛機降落在上海後被中共警察帶走。 親朋好友仍在努力了解他為何被捕並被指控為“挑釁”。 有人推測她是美中關系惡化的結果。

美國人雅各布-哈倫(Jacob Harlan)和阿麗莎-彼得森(Alyssa Petersen)於2019年9月底在江蘇被捕,罪名是非法越境轉移人口。他們經營一家公司,將外國人帶到中共國教英語已有很多年了。就在此事發生兩周前,美國因涉嫌簽證欺詐逮捕了中共政府官員劉忠三。之後兩位美國人被保釋,但他們家人說二人於2019年12月底再次被拘留。

2018年6月,美國公民,維克多(Victor)和辛西婭·劉(Cynthia Liu)被禁止離開中共國,而他們的母親桑德拉·韓(Sandra Han)也是美國公民,則被拘留,這顯然是在迫使他們已分居的父親劉昌明回到中共國面對欺詐指控。

維克多·劉和辛西婭·劉 圖片來源:紐約時報

美國公民黃婉,是周永康的媳婦,於2013年在被指定地點(黑監獄)失蹤了10個月。 2019年6月,她被允許離開中共國,但像劉家一樣,她其實被禁止離開。

黃婉(右)

2015年,另一名美國人桑迪·潘·吉利斯(Sandy Phan-Gillis)失蹤,並在秘密地點被關押了半年。

桑迪·潘·吉利斯 圖片來源:Newsweek

曾在中共國和緬甸的學校工作過的牧師曹三強(John Cao)在幫助中共國教師越境進入緬甸舉辦知識講座後於2018年3月因“組織他人非法越境”而被判入獄7年。 他的兒子說,這是在當局幫助下進行的工作。聯合國任意拘留問題工作組認為,根據美國國會執行委員會的有關規定,他是被任意拘留。

曹三強 圖片來源:vomKorea

商人李凱(Kai Li音譯)於2016年9月被拘禁在被指定地點(黑監獄)當時他回上海紀念母親逝世周年。2018年7月,基於他一年前的危害國家安全指控被秘密審判後判處十年徒刑。美國外交官被禁止參加他的審判。 他的兒子說父親的健康在監獄中日益變差。

李凱(Kai Li音譯)圖片來源:CNN

較早的案件之一是美國地質學家薛峰(Xue Feng) 被捕。2007年起他在中共國失蹤多年,因竊取機密而遭受酷刑和監禁。他於2015年獲釋,並被允許返回美國。

圖片來源: BBC

2006年,牧師大衛·林(David Lin)因合同欺詐被判無期徒刑。 他來中共國建教堂。他的刑期最近有所減少,預計將於2030年獲釋。

圖片來源:FreePastorLin.com

 日本

日本永久居民,生於中共國的北海道教育大學教授袁克勤(Yuan Kevin)去年夏天去中共國參加親屬葬禮時失蹤。 終於在三月,中共承認它因涉嫌從事間諜活動而被拘留。

圖片來源:噴嚏網

2019年9月,國家安全部逮捕了應中共國科學院邀請前往中共國的日本歷史教授巖谷伸(Nobu Iwatani)。 兩個月後,他被迫簽署認罪書,稱他一直在收集國家機密並受到國際壓力,他因此被釋放。巖谷以前曾在日本外務省和防衛省國立防衛研究所工作。

巖谷伸 圖片來源:南華早報

日本與中共的緊張關系反映了它們持久的地緣政治競爭和領土爭端,這可以從在大陸被捕的公民人數中看出。英文媒體報導的細節很少,但一些媒體報導說,自2015年以來,有9名日本公民因間諜罪而被監禁或拘留。而真實數字要高得多,但日本政府對此事保持沈默,很少在媒體曝光日本失蹤者,使得很難獲得更全面的了解。

 伯利茲

在2019年11月底,中共表示已在廣州逮捕了一個名為李·亨利·胡翔(Lee Henley Hu Xiang音譯)的伯利茲人,理由是“資助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活動”。他被指控為美國的反華組織提供資金,並與外國部隊一起“幹預香港事務”。伯利茲與臺灣有外交關系。

圖片來源:星島日報

 其他

作為其他國家公民的維吾爾族人被困在中共國的新疆集中營網絡中。 從2017年至目前為止,似乎只有來自土耳其和哈薩克斯坦的維吾爾人的確認沒有經過適當程序就被拘押。今年3月,美國網絡新聞媒體Buzzfeed報告稱,至少有六名土耳其國民,包括兩個孩子在中共國境內失蹤。

新疆也有哈薩克族人失蹤,一些人被允許返回原地,其中一些人得以公開集中營的細節,其中包括奧米爾·貝卡利(Omir Bekali)和古爾巴哈·耶利洛娃(Gulbahar Jaliova )等。

圖片來源:新唐人電視臺
古爾巴哈·耶利洛娃 圖片來源:ABC News

2019年8月,香港公民,曾在英國駐英國領事館工作的鄭文傑(Simon Cheng)在中共國失蹤,中共承認已經拘留了他近兩個星期。後來,他因涉嫌可疑的”嫖娼”指控而被行政拘留15天後被釋放。鄭文傑失蹤後在11月公開露面,描述了他如何被束縛,蒙著頭巾,蒙著眼睛和遭受酷刑。 他還被迫錄制了幾條錄供詞,其中之一是在他與新聞界交談後幾天由中共發布的。

圖片來源:阿波羅網

2015年,香港居民(英國護照持有者)李波在香港被中共秘密警察綁架,並消失在中共國。 李與其他四人一起失蹤了,他們與一家出版社有關,後者出版了有關中共最高領導人的閒話和政治敏感性書籍。

圖片來源:DW

評:

專家表示,“中共是土匪出身,人質綁架是其政黨基因自帶的邪惡。中共的所為向外界公開展示了其流氓無賴的本性。所以,中共作為一個篡政的政權,在國際事務上以綁架作為手段並不出人意料。”中共人質外交,其流氓本性使然。

上述案件明確顯示了中共正在擴大其劫持人質的範圍,從國內異見人士到海外華人,再到來自西方國家的非中共國公民。當中共政府希望利用人質來達到邪惡目的時,主要針對的是華裔公民。

“人質外交”使外國企業暴露於更大風險中,日後任何繼續在中共國經營的外資,都要三思是否該撤走了。

最終只有各國政府聯手徹底消滅中共這個邪惡政黨,中共病毒威脅下的全人類才能得救!

原文鏈接

校對、配圖、發稿 文錦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