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對中共病毒真的有效嗎?

翻譯:WENJIE
責編:文旺

圖片來源:https://news.azpm.org/

據《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近日報導,在一項對中共病毒疫苗進行的試驗中,研究人員意外地發現,感染了中共病毒並且康復的患者並不能完全抵禦來自南非的變異中共病毒。本週展示的初始數據表明,該變異病毒正在迅速傳播。雖然離得出最後的實驗結論為時尚早,但是這個發現對如何控制中共病毒大流行具有潛在的影響,包括強調疫苗接種的核心作用,以及保護那些已經康復的患者不再被感染。要達到群體免疫的門檻,使大量的民眾受到保護,並且防止病毒再次大爆發,都依賴批量的疫苗接種活動,但是接種活動受到疫苗供應限制。

在馬里蘭州的生物科技公司諾瓦瓦克斯(Novavax)疫苗試驗中,那些一開始受到病毒感染的人與沒有受到病毒感染的人看起來一樣能夠再次患病。這表明,對目前在南非迅速蔓延的B.1.351變種病毒面前,疫苗並不能完全保護人類。這個變異病毒在美國已經有了幾個感染病例,包括週五在弗吉尼亞州發現的一例,這是美國第三個州被證實有了變種病毒。

儘管在南非進行的疫苗試驗中的初步發現是從有限的數據中獲得的,但是,當實驗結果首次在上週的新聞中被暗示出來,就引發了研究人員的爭論和擔憂,預計本週該發現會在更大範圍內被批露。

美國國家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安東尼·S·福奇(Anthony S. Fauci)表示,就保護人民大眾來說,疫苗顯然比自然免疫更好。他把疫苗稱為“強有力的免疫插頭”,也可作為一種實際檢測方法來驗證感染病毒後有了免疫力的群體是否真的獲得了免疫力。他說,“數據確實引發人們想像,人們獲得自然免疫的水平無論從免疫的深度,強度和廣度來說,都不能足夠保護人們被變異病毒感染。”儘管有些科學家說對新變種病毒的感染風險需要做更多更深入的研究,但福奇認為,即使大家在變種病毒威脅的範圍上不能取得一致意見,那也沒有證據證明二次感染會更嚴重和更致命。在他看來,儘管人類生存的世界對新變異病毒沒有十全十美的防禦機制,但這並不能說病毒大流行會在世界上永久存在。

喬治敦大學(Georgetown University)全球健康科學與安全中心的病毒學家安吉拉·拉斯穆森(Angela Rasmussen)說,“我尤其擔心那些不經過深思熟慮的言論會被利用來剝奪人們的希望。” “我擔心人們接受的信息是,我們從沒有考慮排除那些風險,而這不是(實驗)數據表達出的實際信息。”她與別人都強調,現在還沒有看到再次感染病毒對人們造成嚴重的健康後遺症,並且也缺乏證據證明再次感染是一種普遍現象。

報導稱,上週,諾瓦瓦克斯公司首次披露了兩個國際疫苗的試驗結果,該公司在新聞發布會上強調,有些早期病毒感染患者在試驗中會再次感染,大部分人會感染變種病毒B.1.351。諾瓦瓦克斯公司並沒有提供輕度、中度和重度患者細分的案例,但是重度的中共病毒患者是不會出現在試驗中的,表明重複患者也是不太可能被送到醫院的。

週二,紐約科學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s)展示出了諾瓦瓦克斯的試驗細節。在南非進行的試驗中,一開始就發現有30%的人的血液裡存在中共病毒抗體,這表明他們先前曾感染過中共病毒並康復。令人驚訝的是,給這些已有病毒抗體的人注射生理鹽水後,他們的患病率與沒有感染過病毒的人相同,因為這些帶抗體的人被認為是有某種免疫能力的。接近4%的感染過病毒的人會再次感染,這個比例幾乎和沒有任何病史的人相同。來自西雅圖弗雷德·哈金森癌症研究中心(the Fred Hutchinson Cancer Research Center)的病毒學家拉瑞·科里(Larry Corey),是聯邦政府一項全美中共病毒疫苗臨床測驗的共同主導人之一,他認為(4%)這個數據很有說服力,因為人們“基本上認為,接種疫苗肯定要好過天然免疫力,實際上疫苗接種的確比天然免疫好。”

這項研究發現,兩劑試驗的疫苗對變異病毒有著防禦作用。該試驗研究的目的本來是測定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重複感染只不過是實驗中的意外發現。這個試驗並不是被設計來測試重複感染可能性的,因此有些人爭論道,這個實驗不可能獲得堅實的結論,證明預防感染的措施其實起不到預防感染的作用,但同時也會有另一些人警慎地反對這一認知。

報導指出,這也表明斯科特·阿特拉斯(Scott Atlas)力推的群體免疫策略是有風險的。神經放射學家斯科特是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總統的顧問,據說他贊同這樣的一種策略,即在保護療養院和其他弱勢群體的同時,允許病毒不受約束地傳播。但斯科特一直反复否認他支持這個策略。

聯邦政府的這項研究,支持了南非研究者們最近分析康復者血漿所獲得的實驗室數據。在試驗中,接近一半的血漿樣本沒有檢測到抵禦變種病毒的能力。在紐約的洛克菲勒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科學家們進行著另外一項研究,他們提取了那些接種疫苗的人的血漿,發現血漿內疫苗產生的抗體大部分能夠抵禦在B.1.351 病毒中發現的變異。該校的分子免疫學實驗室主任米歇爾·努森茨韋格(Michel Nussenzweig)說,“不奇怪在康復者中發現有些個體會重複感染。在那些接種疫苗的人,特別是在那些接種疫苗後幾個月的人中發現感染也不奇怪,關鍵不是人們是否能夠重複感染,而是他們因為再次感染患病後是否需送進醫院。”

報導認為,重複感染一直是有可能的,科學家在設計病毒模型的時候,就假設自然感染將產生一定水平的免疫力,並且能持續幾個月。在怎樣使美國能夠在這個夏季或秋季開始實現群體免疫的演繹中,這個因素也被納入。即使存在疫苗供應的限制和經銷商的延遲,寄希望於早期感染的患者(產生抗體),是推動群體免疫的因素。如果證明早期的患者易於重複感染變種病毒,那也就暗示著究竟何時才能夠實現群體免疫。每個人都在嘗試理解這個道理並發問,那就是事情發生的真相嗎?因為那個潛在的暗示是巨大的,如果那個數據屬實,就意味著我們需要將公眾拉回到這個事實上來,即我們曾經離結束這個流行病的終點線有多麼的近。

有些人也不是很肯定。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的流行病學家馬克·利普西奇(Marc Lipsitch)說,他不能從那些數據中得出結論,因為那些數據有限並且還只是初步的數據。(群體免疫的)“速度已經夠令人眼花繚亂了,我今天好幾次學到新東西,那些讓我對這些數據的看法發生了根本的改變。”

數據科學家顧友陽(Youyang Gu)預測,他的防疫模型曾被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應用,大概有65%的美國人口在六月一號前能夠達到免疫能力。但是就這65%的人口來說,大約只有20%的人能夠從過去的感染中獲得免疫力。科學家也不確定重複感染這個因素會有多大程度影響他們的數學模型。他們非常急切的想知道,接下來幾周里其它疫苗的試驗數據,是否有能夠佐證來自諾瓦瓦克斯的試驗數據的趨勢。顧友陽說,“目前的樣本規模還比較小,在下結論前,我們應該需要更多的數據。”

需要更多的來自南非的數據,以幫助澄清這個重複感染是普遍的還是只發生在嚴重的病例上。研究人員也在跟踪特定的人群,比如從事衛生工作的人員,來量化重複感染者。南非國家傳染病研究所呼吸道疾病和腦膜炎中心聯席負責人安妮·萬·高特伯格(Anne von Gottberg)表示,有幾例重複感染的病例已經得到確認,“我們或許能夠從季節性的冠狀病毒了解到一個事實,那就是重複感染這個病毒不是普遍的現象,並且在前一次患病後6到12個月才會再次發生。”

好消息是強生(Johnson&Johnson)和諾瓦瓦克斯的疫苗試驗顯示疫苗有作用,甚至能夠對B.1.351變異病毒也有效,以及能夠部分地預防嚴重疾病。

來自南非約翰內斯堡國家研究所的科學家彭尼·摩爾(Penny Moore)在郵件中說,“我認為事實是,現在從那兩種疫苗獲得的數據顯示,我們能夠預防這個疾病,即使對這個變異的病毒,也存在希望。”“我們需要繼續保持對病毒序列的監測,畢竟那不是它最後的序列圖譜。”

報導認為,需要密切監測也是將來的一個擔憂,因為由中共病毒進化而導致疫苗的更新會不會驅動病毒持續變異進化。還有人擔憂免疫力降低可能會產生新的耐藥性病毒。努森茨韋格說,正因那個可能性,人們應該及時考慮兩種因素來研發疫苗。

評:

縱覽全文,都是關於疫苗對變異中共病毒是否有效的討論。譯者在這裡想問一下,對那些變種前的中共病毒有有效的疫苗嗎?就譯者目前掌握的信息,還沒有哪個公司的疫苗被國際權威機構在全球推廣。所以譯者認為這根本就是一個偽命題。何況文章中也提及到這個中共病毒會不斷根據自身環境而進化,不知道我們開發疫苗的速度能夠趕上中共病毒進化的速度。

掌握一手信息的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說過,這個病毒就是中共在實驗室合成的,沒有中共病毒真相就不會有真的有效疫苗,只有打倒了中共,獲得病毒全部基因序列,我們才可能找到有效的應對方法。

原文鏈接: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21/02/05/virus-variant-reinfection-south-africa/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2月 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