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中共數字集權貨幣體系(一)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普彤人
校對 上傳 小鷗

圖片來自 techinasia.com

關於中共鼓吹的區塊鏈數字貨幣,筆者對其公開資料做了學習與研究,逐漸形成了一些自己的理解,在此與讀者分享。

一、區塊鏈技術

中共的數字貨幣體系只是實現其數字集權的一個方法,與是否使用區塊鏈技術沒有關係。

事實上,截止目前,牆內各種金融論壇和技術交流會上關於數字貨幣的議題基本上都集中在數字錢包、快捷支付以及應用場景上,並沒有在公開渠道廣泛解釋央行數字貨幣底層的區塊鏈究竟如何實現。

另一方面,在中共數字貨幣發展的早期,雖然外界瘋狂炒作區塊鏈技術,但央行以及數字貨幣研究所等機構卻一直堅持“不預設技術路線”的方針。

筆者註意到,中共的數字貨幣是雙層結構,即央行發行貨幣給商業銀行,商業銀行再發行給貨幣使用者。從商業銀行的層面上,央行並沒有在區塊鏈技術層面提出任何要求。也就是說只需要將傳統的銀行與支付系統進行有限的修改即可支持所謂的數字貨幣。這似乎也解釋了中共的數字貨幣IT系統僅2-3年左右就宣稱建設起來的“奇蹟”。

所謂的央行與六大銀行都是黨親自領導的國家機關,不管銀根如何調整,家族勢力如何爭奪,對於黨來講都是左手倒右手,使用區塊鏈技術來確保“不可抵賴”似乎又有些多餘甚至是礙事。

綜上,中共所謂的數字貨幣在央行以及大型機構間是否真正具有區塊鏈“不可修改”、“不可抵賴”的特性我們不得而知,但如果沒有做到以上兩個特點,那麼其“一鍵修改”,“不可追溯”的便利性對掌權者就會凸顯出來。相信這個特性是中共甚至全世界嚮往至高權力的人都非常渴望擁有的。

二、數字錢包

對普通的老百姓而言,使用數字貨幣不過像是換了一個支付寶或者微信錢包APP,日常消費過程中幾乎體驗不到與傳統電子支付方式的差異。

但所謂的數字錢包,還是有一些所謂的新特性的,其核心就是數字證書技術的嵌入。

所謂的數字簽名技術就如同在每一個手機端數字錢包的APP裡面都放了一個銀行的印章。每一筆交易的憑條都會蓋上這個章,並將憑條一分為二交給交易雙方保存。交易雙方見章即可支付或結算,不需要聯網,這自然也支持了離線交易(不聯網交易)。

當然,支持離線交易不等於所有交易都會離線。當手機聯網的時候,錢包中的所有交易信息都會上傳至銀行端的服務器進行對賬。

錢包裡面放著央行的印章,就是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錢包裡面放著商業銀行的印章,就是央行委託商業銀行發行的的數字貨幣。與紙幣不同,對於倒閉的銀行其數字貨幣如果不被央行接管,其貨幣餘額將會瞬間清零。

對於普通百姓來講,仿製數字證書難於登天,因此,數字貨幣在老百姓層面確實可以做到“不可修改”、“不可抵賴”。然而對於銀行而言,他們有發行權數字證書即擁有刻章權。凡是銀行刻的章都是真的,而銀行曾經刻過的章也很容易通過,“證書吊銷”機制可使其無效化。

三、貶值遊戲

在網絡遊戲中,一個主要的成長屬性一定會配合其他屬性進行製約,儘管遊戲中通貨膨脹普遍很嚴重,但遊戲世界裡的經濟秩序從來都有條不紊。更神奇的是,玩家總是處於“剛好不滿足”的狀態,導致其不斷奉獻大量時間與金錢卻毫無怨言。

一切都數字化後,人生越來越像遊戲。當世界政府債台高築,貨幣超發已經無法挽回之際,數字貨幣的附加屬性-——或者我們直接稱之為高級糧票——就成為當權者拯救經濟,使其潰而不崩的一大法寶。

比如,大蔥已經從1元漲價到10元一根,眼看窮人買不起就要造反,怎麼破?供銷社提供一元錢一根的大蔥,但必須提前預約配額,預約到即可使用一元錢外加一根大蔥的配額買到一根大蔥。

吃著一元錢一根的大蔥,感謝黨吧,感謝政府吧!但感謝之前,想想為啥人類科技都發展到如此的高度了,卻還需要為一根大蔥感謝黨和政府?究竟哪裡不對呢?

在這樣的數字貨幣體系下,貨幣就具備了指數級貶值的先決條件。指數級貶值,就意味著百姓的財富將被洗劫。而防止百姓造反的方法,就是平價供銷與配額制度的結合。所謂的配額制度,本質就是資源被權力掌控、分配也被權力掌控的具體表現。中共數字貨幣可以完美地將二者結合起來。如此,當權者再也不用害怕經濟數據不好會導致自己下台,甚至因為有中共這樣設計的數字貨幣加持,出現百姓越貧窮,執政越容易的現像也不足為奇。

+3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