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廣國投破產到海航破產演繹共產主義是一種功能增強型病毒

作者: CPA Jim

圖片來源:
新浪看點

共產主義病毒的強變異實質

閆麗夢博士以及有良知的科學家都指出新冠病毒是一種功能增強型病毒,強變異、傳染性高、破壞性強,實際上共產主義何嘗不是一種這樣的病毒呢?

馬克思是從解釋生產、勞動、價值要素的關係開始,通過各種理論模型研討,最終製成了一種惡魔武器 – 共產主義病毒。就像武漢病毒研究所改造的蝙蝠病毒一樣,它具有強變異、高傳染性、破壞性強的特點。

共產主義病毒在德國發展為民族社會主義德國工人黨,簡稱納粹黨;在俄羅斯則發展為布爾什維克黨;在中國則用欺騙手段成立發展為中國共產黨。上述三黨都主張一種高度極權的政治經濟體制,屏蔽一切反對的聲音。雖然馬克思也曾批判書報檢查的文章,但是那隻是共產主義盜國賊上台前的欺騙伎倆,一旦上台,就會運用共產主義病毒來戕害老百姓、發展所謂的1921-1928年蘇俄新經濟[ 1]、1932-1938年的希特勒經濟奇蹟[2]。中共則利用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證券交易所、香港國際資本市場進行跨國詐騙,並豎起各種不同形式的防火牆、破壞言論自由、審查媒體。並進而將言論審查擴張到香港、美國,使國際金融市場參與者處於昏迷狀態,從而忽視中共國政府和企業發行的金融工具所蘊含的中共極權主義風險,並因購入中共的有毒資產而中毒。

廣國投和海航只是中共有毒資產的兩個案例。

廣國投破產案件

據中國清算網報導,1998年,中共國最大的窗口信用公司——廣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簡稱廣國投)因嚴重資不抵債被中共政府宣布破產倒閉。這一事件震驚了整個國際金融界。此前,廣國投及其下屬三家子公司在沒有得到政府擔保的情況下,向境內外多達一百多家金融機構大量借貸。後經國際會計師事務所普華永道審計,廣國投總資產214億元,總負債361.45億元,資不抵債147.45億元,中共決定關閉廣國投,由王岐山來處理這個案件,借給廣國投的錢,就是藉給廣東省政府的錢,應當屬於一個國家的“主權債務”,政府最後應當負責償還,但王岐山不同意,部分說話風格和2019年貿易戰的論調類似“境外債權人如果願意打官司,我們將奉陪到底”。[3] 

圖片來源:中共最高法院官網[4]

從上述清償結果來看,中國共產黨控制的法院及其他政府機構採取了不認賬、否定信託關係(否定信託關係的後果是信託財產無法按獨立財產關係處理)、否定政府擔保的有效性從而不承擔擔保責任、以預算外資金不足為由中止承擔擔保責任(做了擔保,難道不應該在擔保金額範圍內承擔全部還款責任,不足部分,不應該另外編制預算承擔擔保責任)等方式傷害債權人利益,另外非貨幣資產(廣東商品展銷中心、江灣新城、4家證券營業部等,其中4家證券營業部的交易對手方廣發證券也是中國共產黨控制的,廣發證券利用2014年開始的新三板熱潮從眾多民營企業賺了不少;江灣新城位於廣州市沿江中路,珠江旁邊,位置不差)的交易價格是否公允、有無通過串標圍標、內幕交易歪曲交易價格值得懷疑。

據資產界網站報導,廣國投身份曖昧,它們既是在法律上獨立的企業,但又以政府支持為背景。這種介乎政府與企業之間的過渡性信用,就被稱為“窗口公司信用”。這種曖昧不清方便了中共利用廣國投成功進行詐騙。2017年7月,万科在港交所公告稱,成功投得廣東國際信託若干資產,對價為人民幣551億元。所謂的若干資產,核心內容就是位於廣州市核心區域16宗可開發土地,預計超過200萬平方米,其中主要位於荔灣區、越秀區,周邊基礎設施及配套完善,地理位置優越。其中比較著名的就是,荔灣區芳村佔地10萬平米的花鳥蟲魚古玩大世界。進入2019年,万科與廣國投正式完成交割,這才有了3月22日廣國投終於清償全部債務。而經過多年來房價飆漲,廣國投當年僅以幾億元拿下的土地早已身價大增,551億元成交額已是當年廣國投待償債權的幾倍。早已喪失經營能力的殭屍企業,得以償還數百億債務,核心原因就是20年的土地增值。靠資產大幅增值還錢,就是靠通脹解決債務危機。上一代的債務,由下一代償還。上一代人在20年前欠下的200億,這一代人用200億和一點點利息償還。當年廣國投欠下的數百億債務,主要花在改善省內基礎設施建設上。但是,基礎設施建設回本週期相當漫長,動輒幾十年。大舉借入短期資金無疑是飲鴆止渴。可惜這種近似自殺行為,並不能被後人借鑒。[5]基礎設施建設正是中國共產黨官員強拆(對應土地徵收及拆遷補償)、破壞生態環境、貪污腐敗(涉及土地規劃、建築規劃、建設工程、施工許可、開工許可,土材、勞務以及機械租賃採購招標;以及對工程保險、工程造價諮詢、法律諮詢服務、工程審計服務、竣工決算審計服務的採購招標等多個方面,表現為先上車后買票,即材料採購、工程施工、機械作業開始時間早於比質比價的時間,合同簽訂時間早於供應商註冊成立時間;材質測試記錄中未能記錄如何從總體中選擇有代表性樣本,還是故意挑選確定沒問題的樣本來測試;施工用柴油從中間商採購,無油質測試記錄,並不是從中石油等企業一手供應商採購;地方政府部分關係戶找國企挂靠,代為投標;國企為了投標編造虛假會計報表、收買審計意見)的重要工具,每年都發生拖欠建築工程農民工工資的問題,更有甚者把農民工的工資卡全部由包工頭代領、實際控制(在筆者審計某國有施工企業工程項目部,農民工工資卡領卡人簽字筆記相同),可以說廣國投支出主要流入了中共盜國賊的口袋。土地增值也離不開2001年美國的錯誤決策讓中共國加入WTO、2003年錯誤捲入伊拉克戰爭、中國共產黨滲透香港利用香港、美國資本市場進行國際詐騙、知識產權盜竊、美國縱容中共盜國賊企業會計報表的審計底稿不被美國公眾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檢查等多方面因素。

破產清算到破產重組

破產清算和破產重整都涉及到無法償還的債務、破產資產通過法院、破產管理人、債權人會議等程序及相關方進行處理。

破產清算時,一般要先對破產財產處理進行變現後,普通債權人的債務得以部分償還,破產財產由若干業務、生產線、貨幣性資產等構成,如果通過破產清算程序處理,業務、生產線等最佳處理方式是按整體打包處理,但是破產情況下進行處理,同行業競爭者、本行業的潛在進入者、上下游行業打算進行縱向擴張的競爭者會按對他們自己有利的方式收購破產企業的業務,對破產企業的債權人並不有利,更差的情況是對破產企業的業務全部按廢鐵處理,但是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導致的對所有領域的完全壟斷、以假治國、以黑治國,沒有司法獨立,沒有自由媒體監督,使得無論哪種情況對破產企業的債權人都是非常差的。從上面廣國投破產清算案件中可以看出。

破產重整時,對符合破產條件但是具有挽救希望的企業不立即進行清算,在法院的主持下,指定破產管理人,依法清理企業債權債務,制定重整計劃,進行業務上的重組和債務調整,以幫助債務人擺脫財務困境、恢復營業能力。

在中國共產黨統治下,法院、破產管理人都是中國共產黨的,具體到破產管理人,通常由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擔任,廣國投案件的破產管理人是一家會計師事務所,律師協會、註冊會計師協會都是中國共產黨控制的,中共的司法、財政部門對律師業務、會計師事務所業務都有中共黨法設定的指導權力,在這些協會以及很多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所都有中國共產黨的黨支部,並且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的業務承接與承做對中國共產黨存在重大依賴,缺乏獨立性,不聽話的,再也不給業務或以違法違規等藉口直接吊銷執照,吊銷執照的處罰意味著永久禁止再取得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執照。基於這種共產主義病毒造成的不獨立的司法環境、不獨立的破產管理人,業務上的重組和債務調整意味著受中國共產黨操縱的管理層可以為所欲為,參與該業務的破產管理人、法官以後也會因為在該等業務中未能獨立、客觀、公正履行職業判斷能力、保持職業懷疑態度、審慎調查分析破產企業是否具有挽救價值墜入中國共產黨的圈套,要么繼續合作造假,要么就通過法院、司法部門、財政部門、協會的業務檢查、政府審計、紀委調查、不給業務、不給升遷機會、直接被消失等方式讓參與方吃不了兜著走。

在司法不獨立、言論不自由情況下,債權人會議能起的效果很有限,正如上面廣國投案件所顯示的那樣,債權人的債權是否能夠得到法律即中國共產黨的承認就是一個問題,更何況很多債權人如中共的銀行本身就是中國共產黨控制的,除非債務人是老百姓,這種所謂債權人根本不在乎債權能否收回。

2016年有個破產案件,該案件的主要債權人是兩家中共的銀行,他們的主要訴求不是追回債務、追究債務人企業全體董事、股東的清償責任、管理責任,而是急著要破產宣告書回去註銷該筆債權,辦理稅務報損,也是為了減少為管理該筆不良資產繼續發生的成本費用(他們給國資委、財政部門的解釋可能是“邊際成本小於邊際效益。鑑於很難再收回來,反而成本費用要繼續發生,繼續掛賬會導致邊際成本大於邊際效益”,然後敷衍補充“繼續按照賬銷案存原則在銷賬後繼續追賬”)。

在中共國不能忽略了中共宣傳機構對破產案件的影響,無論是破產清算案件,還是破產重整案件,都要通過中共宣傳機構或中共司法機構內的宣傳部門的管理下的媒體公告,例如中共的《人民法院報》、中共的各種地方小報、中共最高法院網站,讓中共的Big guys大佬或頭等犯罪分子不高興的公告肯定不能登,中共還經常出現蘿蔔章事件,當事人宣稱公告的文件上面的印章是假的,如果印章都是假的,破產程序就會一團糟。雖然最近中共媒體以各種方式宣傳加速師沒有發生腦殘問題,例如新華社報導了加速師1月4日簽署中央軍委2021年1號命令,向全軍發布開訓動員令,但是為何不親自仿照川普當著攝像頭在線視頻簽署文件並展示的方式證明相關文件為其本人簽署,簽名並非偽造,視頻中籤署文件的人為其本人,在線視頻簽署開訓動員令才能更加提高士氣,以免讓下面的人懷疑是否為偽造文件、偽造簽名以誤黨誤軍, 加速師也沒有在線視頻宣讀該命令。

金融武器共產主義病毒的變異:從廣國投破產清算進化到海航破產重整

根據新浪科技2021年1月31日報導,破產重整說明海航集團還是有優質資產的,6年前海航高槓桿收購大量海外資產。海航大規模投資,借來的錢很多。比如今年剛判無期徒刑的國開行原黨委書記胡懷邦,任內就曾經授意給海航大筆貸款。2020年海航倉促召集“13海航債”會議,無視中小投資者意見,在3位投資者贊成,29位投資者反對的情況下,由於3位贊同者占出席會議表決權的98.26%,順利通過了“13海航債”本息延期一年的決議,這就真不把中小投資者的利益放在眼裡,當時上交所市場“13海航債”存量持有最多的是包頭農商行,持有規模1.5億元,佔比80%,其債券是很多中小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產品的底層資產。這些企業出現了風險,風險就有可能傳導到很多理財產品哪裡,最終殃及對這些不了解的民眾。[6]

順著上述從破產清算到破產重組的邏輯,就更能深入理解郭文貴先生對海航破產重組實質的揭露:“在極端共產主義的國度,破產重組就是合法騙錢。沒有政府叫詐騙。有政府背景的叫破產重組。海航所參與的國內的各種所謂的參股、控股,所有投資的各種項目,都會慢慢地轉移到中共家族裡面去,…海航破產重組事件發生以後,幾個銀行聯合上書,現在這幾個銀行就被查了。事實上,海航七千億明賬,隱形債務是一萬六千億,破產重組,就是把壞的資產給人民,好的資產他拿走。接下來中共各大銀行、各大國企所謂破產重組跟下餃子似的,結果是錢進盜國賊家” 。 [7]

解決共產主義變異病毒的硫酸羥氯喹

正如有硫酸羥氯喹可以有效預防中國共產黨製造的新冠病毒,爆料革命也有解決共產主義變異病毒的硫酸羥氯喹。

和中共完全不同的是,《新中國聯邦宣言》的簽署與宣讀都是郭文貴、郝海東、班農先生在線視頻方式完成,新中國聯邦全球大遊行“CCP≠Chinese people”、“CCP virus”、“ Take down CCP”都有在線視頻,說明推翻中國共產黨、建立新中國聯邦的訴求是中國人的真實意思表示。基於中共歷史上欺詐性的多次虛假重整均以失敗告終,比如1961年廬山會議、1978年改革開放、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2020年與美國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破產重整程序對中國共產黨是絕對無效的,中國共產黨早就應該被破產清算,變現並分配其破產財產,追討中共高官分散在全球各國的非法所得金融財產,按反恐怖融資法與反洗錢法凍結中共實體在全球各國的金融賬戶,消滅共產主義這種超限戰金融武器。


參考鏈接:

[1] 蘇俄新經濟政策.

[2] 阿道夫·希特勒的經濟奇蹟

[3] 廣國投破產

[4] 廣國投破產案判決

[5] 万科土地增值提廣國投還錢

[6] 海航大事件

[7] 郭文貴揭露海航破產重整的實質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2月 0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