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2月2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第壹次)文字版

1
我是音雄!兄弟姐妹們好,2021年2月2號,我得趕快說,今天時間也長不了。兄弟姐妹們啊,大家好。2月2號,本來啊我是接著就健身去了,我這剛吃了兩個鮑魚、吃了仨海參,吃得很爽,我看啊本來啊,咱們雲南的幾個戰友,雲南的幾個戰友,給我發信息,說這個幾個老哥哥、老姐姐想聽聽這個七哥聲音,說沒聽聲音不舒服,我說我今天沒想直播,說那就算了吧,然後草根小哥又發信息七哥妳今天直播不直播呀,我說不直播呀,後來我想想,哎呀,是不是應該直播呀。等了壹會我壹看,大連的、通化的、哈爾濱的、綏芬河的、還有那個伊春的,還有蒙古的,蒙古那個叫什麽地方,我去過那個地方,很小的壹個的地方,發信息,還有廣西的然後發信息,說七哥咋不直播,我說今天這麽多人要求我直播呀,沒搞明白呀,好吧,我說我就直播壹下吧。我說草根小哥,等著,七哥去直播去,趕快開機,不知道效果怎麽樣。

那麽今天直播了,本來我想是今天晚上和明天給大家說壹下,說我想聊什麽呢,頭兩天我給大家說了壹下,就是共產黨的滅爆小組派出了300人,這都是所謂的有頭有腦的,有頭有腦的,不像那些原來像雞腿兒潘這幫孫子,就是傻貨妳知道嗎,這個有頭有腦的就是說話能說出個完整的話來、指頭是十個手指頭的不是九個手指頭的,這樣的人出來,對付咱爆料革命,然後就在我說完以後,大家妳們發現各農場潛伏的很多人出來了。什麽叫文布(不確定)啊,什麽叫什麽,假的啊不是那個真的,有個真的叫知心姐姐,有個假的叫知心姐姐,還有那個鉛筆小元也找不著了,海洋現在當龜頭洋現在躲起來躲被窩去了,是吧。還有那個PJ潘從哈爾濱什麽國防學校出來的,現在也藏在芝加哥也躲起來了。

所以說妳得看出來,就是說,包括加拿大,加拿大我們老說的麻煩大的地方,現在很多人沒有發現幾個藏的很深的特務,在加拿大的銀行。現在,妳看連那個九指妖,昨天晚上都說什麽。昨天,在回答問題,說過去匯款啊全都被屏蔽掉,啥原因知道嗎?不是共產黨幹的,這是九指妖原話啊,妳要找九指妖問去,說全是因為違規匯款。妳聽這話啊,就是原來戰友匯錢在國內也好、妳在越南也好、妳在日本也好,所有遇到的問題都是妳的錯跟共產黨沒關系,聽到了嗎?聽到了嗎?

同時在前天,在北京竟然有人代表GTV、代表G-Fashion,幾個有頭有腦的還有幾個小明星參加,說能幫助拿到G-Fashion的股票,非常便宜,就給妳拿到了,說過去多少錢壹股,現在要妳個3倍5倍就行了,在現場的是在昆侖飯店搞的,昆侖飯店妳們知道是北京國保的,當年抓劉誌華的時候七哥就在樓上看著抓劉誌華的,樓上總統套房叫指揮中心,這也在昆侖飯店。另外在網絡上散發的消息,說G-Fashion根本不可能,G-Fashion以為當時是以為是針對國外呢,

2
現在是針對國內了,那股票現在隨便買。大家妳們聽聽啊,我先給妳說得再簡單壹點,兄弟姐妹們,但凡長點腦子,請妳說壹下,妳能誰能給我拿出壹股G-Fashion股票來,我給妳壹萬美元,在未來壹周內誰能拿出壹股G-Fashion股票來,我給妳壹萬美元壹股。妳共產黨妳這個不要臉的,妳跟九指妖,妳們就瞪著眼瞪眼撒謊,瞪眼撒謊。

然後九指妖妳說的是所有的戰友的匯款遇到的麻煩全是因為自己的問題,所謂違規跟共產黨沒有關系,這是妳說的啊,妳走著瞧,法庭上還有在審判妳的時候,這都會成為很好的證據。然後妳說是到國保喝茶沒任何問題。妳必須告訴戰友,現在最起碼短短的兩周來我們收到了幾千個戰友被喝茶、被虐待,九指妖還有海洋妳這幫孫子,還有令狐、還有Jonason、還有PJ潘,這些戰友都會跟妳算賬的。還有壹個,就是有壹個叫文布的,散布出來所謂的問題20答,把路德列出來10個問題說的沒做到的,什麽戰爭沒發生啊、習沒死啊、什麽美國總統百分之壹萬大選哪。我R妳八輩祖宗文布,妳好好去回去翻壹翻爆料革命,妳只幹兩件事妳這個孫子,妳把爆料革命幹成過啥、爆料革命說啥發生過啥,然後再把說沒發生的兩邊對比壹下,對吧?妳把共產黨說過給妳啥然後沒給妳啥,妳也對比壹下。路德壹個119頂妳壹個共產黨壹百年做的好事。這幫人他就沒有壹點腦子,所以共產黨派出來所謂有頭有腦的來撒謊的這幫孫子,他就不行了、就爛到家了。

那另外咱們國內的這些老兄啊老大姐們,妳們給我發信息呀,妳們說文貴呀不要太溫柔。文貴最近已經很粗魯了,不能再粗了,再粗魯不行了,咱就掉土裏去了,咱本來就來自土裏邊咱就掉回去了。不是我太溫柔老兄老姐們,是吧?咱們還跟他們不壹樣。共產黨它不要臉,它瞪眼撒謊。人家路德訪談做了多少事情?說路德這沒發生。路德是節目,路德訪談是節目,路德訪談不是政府,路德不是神。不像Sara天天說神,那個Sara九指妖,天天打著神的名義。現在在Discord說什麽,最好的辦法現在是戰友們配合退錢,把錢退她賬上去。很多戰友就不問Sara、九指妖,妳現在住什麽地方、誰給妳付錢啊,八千美金的壹個月的房子誰給妳付錢?我看到很多戰友已經去了圖桑了,去了那個鳳凰城。圖桑她原來住的地方在中國那叫貧民窟,在中國叫做,叫什麽維穩房、平民房,住的那個地方就是垃圾遍地、不堪入目。咱是沒去過,咱現在發現原來Sara是活在美國最最底層的,跑這塊兒搞了個國際婚姻弄個護照,然後呢活在基本上是個在美國活得個豬狗不如的地方。

現在住在鳳凰城八千美金壹天啊壹個月,然後是開著豪車前後壹幫帥哥還有什麽龜頭洋壹類的,錢誰付的?頭壹段時間說她的律師,哈,有戰友窮追猛打,妳的律師錢哪兒來的?這會兒說律師錢是GTV付的。這幫妳說不要臉到啥程度?拿著GTV付的律師費,妳給戰友們來攻擊GTV,妳說這不要臉她也能幹得出來。然後頭兩天讓戰友寫遺書,我也寫呀,我寫遺書啊。妳寫遺書是妳自願的,妳寫遺書是把錢給妳自己的,那是天經地義的,誰都可以遺書給妳爹給妳媽給妳私生子女都行,妳憑啥讓別人寫遺書把錢給妳?這是個多麽簡單的邏輯。說,我也沒讓他們寫啊。妳沒讓他寫,憑啥寫成VOG,寫成妳這個九指妖?妳這不是流氓嗎,不是瞪眼撒謊嗎?是吧?

3
然後現在發動了壹堆人攻擊爆料革命。爆料革命不是政府的,說發生戰爭我們只給妳預告,我們不是戰爭的發動者,我們不負責任,路德先生的訪談很清楚,路德訪談只談觀點,談的是自己站在未來說歷史、站在今天說未來,是吧?妳把他的事當成聖書了來批評他。那共產黨說的脫貧、脫富、對香港五十年不變妳咋不找它去呀?所以說妳這是他這不要臉到了極點。另外Sara這倆天在Discord回復問題時候,很多戰友就沒問她,Sara妳兒子聽說在國內出車禍撞死人了,九指妖,那妳咋就,他撞死人的人在美國是不能參加陸戰隊的。

從第壹天,Sara給我聯系,Sara就說她兒子陸戰隊,又回陸戰隊了、又回陸戰隊了,陸戰隊的人是不可能經營私人企業的,他為什麽開了那麽多賬號都是妳兒子控制,而且這錢都是妳兒子拿到的,而且包括什麽G-Servie妳自己私人註冊的G-Club,包括妳自己註冊那些公司都是妳兒子註冊的、銀行賬號都是妳兒子控制的,包括那個Maywind,那妳兒子既然是海軍陸戰隊是不是?那為啥還經營自己企業呀,對吧?妳這不是胡扯呢嘛。然後說將大量的信息要全部放出來,妳壹定要放出來九指妖,妳不放妳就是王八蛋,妳壹定得放出來,妳把所有的妳掌握的信息WhatsAPP什麽通通放出來。

4
我再告訴戰友們,Sara她說啥都是廢話,妳只要她兩件事情,她說SEC給她所謂退款,她說她借款,她借錢退戰友原來VOG所謂VOG假冒GTV投資錢的事情。戰友們壹定問Sara,妳在哪借的錢,妳的錢來自非法嗎?Sara在幹壹件非常壞的事情,就是原來就是鳳凰農場的項目當時同意她可以拿壹部分錢還原來GTV的VOG的所謂投資的借款戰友的錢,緊急還,八百萬美元。她想把這個錢張冠李戴、偷天換日,妳看我現在要還妳們退妳們錢,她壹共賬上現在據她說壹千二百萬,事實上可能是更多,這就是她為啥不說實話呢,她兩邊騙,妳跟我說這個錢的時候,妳看我把這錢還給原來借的還給VOG的投資者了,原來的所謂投資者;妳這邊跟我要錢的時候,哎呀,我拿VOG的投資者GTV的錢我還給他們,我的錢還在這兒呢。但是所有戰友們全忘了兩邊兒,這邊兒錢她拿了妳壹塊,她給這邊可能是壹毛甚至不給,這邊兒的錢她還了妳壹塊,她給這邊兒說我還了壹百塊,這就是今天Sara她布的壹個局,沒有戰友看明白。

然後這個中間讓妳填表,所謂填表,妳看她昨天說得有多誇張,GTV是提供給共產黨所有的個人信息,用GTV給共產黨提供信息。但是戰友被抓去的時候、被打被罵的時候,直接說妳的信息就是Sara給的。然後她現在讓妳填信息是什麽?妳信息泄露的時候GTV給的。在美國GTV給妳,戰友們妳們所有的投資信息GTV有嗎?GTV沒有。被喝茶的戰友們是給VOG匯款了妳沒有給GTV匯款,為啥被喝茶了?所以這是基本的常識和邏輯,Sara完全顛倒黑白。現在她玩的是現在讓戰友們填表、退款。填壹百個表,比如說壹百個人填了表了,妳誰能知道妳的九十個人退了還是壹百個人退了還是壹個人退了,她只要退壹個人她說我退了。還有很多現在Sara玩得什麽貓膩知道嗎?這個九指妖,她那個海洋還有她兒子,她讓妳填表對賬,她要找出的很多錢對不上賬的,很多戰友被抓了甚至是失去聯系了,這錢就是她的了,這就成為她的了,這是Sara的另外壹招。

5
所以咱們的聯盟委員會呀,戰友們,妳們這個妳看大家都很單純。今天早上我看到聯盟委員會發了很多內部的觀點和信息,我看了都想笑。就是咱們很多都看上去有體有面的很體面的戰友,就是在這個九指妖面前變得不堪壹擊。有些人的、戰友的情商是真有問題的。妳想過沒有,誰來核實Sara往回退錢了?誰來核實?誰去問Sara,妳借的錢,妳在哪借的錢?妳借的誰的錢?第三個,SEC讓妳退款,那我們現在就希望不在妳那退款,我想在SEC政府監管下退款,行不行?,多簡單的道理戰友們,是不是?妳給我錢,好啊,在政府監督下給我錢。她就要利用戰友的不和,把戰友們給妳來個燈下黑。比如說去了100個戰友,回頭10個戰友要錢,她退了1個,(就說)我退了,我退了,(跟)那戰友(說),我退了,妳等著。沒有人核實,有的戰友就自私,反正我拿到了嘛,我管妳幹嘛呀,妳拿到了,那99個戰友沒有拿到。她玩的就是這個騙中騙、瞞山過海。就是最Low的玩撲克,蓋住、顛倒來顛倒去。

現在Sara是百分之百跟老共合作的,九指妖是絕對百分之百合作的。妳看她現在幾乎喊共產黨喊親爹了,所有戰友過去被共產黨設置的匯款打壓,她說跟共產黨沒關系,全是因為戰友的違規,所有戰友泄露的信息都是GTV幹的。跟共產黨的所有的國保喝茶不會被打、不會被虐待,還非常好,喝的還能是這級別的咖啡;然後壹口壹口地說律師、SEC要暴露要推出所有信息,她不說完整的數。VOG騙了戰友1個多億呀,妳借了多少錢還戰友?

6
記住,我今天給戰友要說的話啊,凡是VOG還是Sara只要是到所謂的SARACA/GTV的錢,郭文貴負責在第三方監管下、在政府監管下,壹分不少還給妳們本人,壹分不少還給妳們本人!而且我們和SEC以及政府有關部門包括檢察官,就要在他們的監督下,經過他們的手、經過他們的公司,所有戰友找它去,把在VOG和所謂打著GTV名義騙的錢,就是原來所謂投資的錢壹分不少地匯到妳本人指定賬號。我們要求現在政府說,妳不能匯到原賬號,妳要匯到這個戰友的指定賬號,我們正在做這個。戰友們妳們要記住,妳們不要再跟Sara就是九指妖簽任何所謂非法的文件,凡是原來VOG拿到的GTV那個支票,現在還都在支票上擱著呢,GTV沒有收過她任何壹分錢,那個錢,我來負責,郭文貴來負責啊,不用任何人負責。如果丟失了,我負責、我賠妳。我會在政府的監管下百分之百、記住啊,要說這個詞兒“百分之百”。妳別像九指妖似的,壹伸手,五魁首啊五魁首(郭先生伸出手但是亮出的是四個手指頭,大拇指握在手掌裏,下邊示意四和三是同樣的方法),壹伸手妳以為就是五魁首了;五魁首啊,(她伸)四個(指頭);五魁首啊,三個(指頭);六六六啊,這是六吧?這倆手指頭;大滿貫吶,這是大滿貫(十個指頭);大滿貫吶,這是幾個?這是四個(指頭),妳得查查。她壹說退款,(問她)退多少款?我要跟大家說的事情,所有VOG的錢在支票上的、現在在監管的,百分之百的錢在第三方監管下(退)給戰友;給不了戰友我負責。清楚不戰友?七哥說大滿貫吶,十個(兩個手5+5),不是這個啊(4+2),也不是這個(4+3),更不是這個(4+4),也不是這個(4+4),OK?

7
所以說這種騙局啊,戰友們壹騙壹楞壹楞的,咱們中國人就太,竟然有人賣G-Fashion股票,說G-Fashion現在敞開了賣,妳誰拿壹股過來,在未來的壹個月,妳拿壹股,我給妳壹萬美元。G-Fashion是戰友的,G-Fashion要想成長壯大沒個三五年是不可能的。G-Fashion是在美國註冊的公司,G-Fashion是在歐洲註冊的各種聯盟機構,未來是否強大全靠戰友。產品賣到哪國去?月球有人買,他都可以買。妳大爺來的,這邊說G-Fashion不行,那邊拿G-Fashion股票去騙人去。所以說,戰友們,這是起碼的常識。共產黨為啥恐懼了?最近派出那麽多蛇、燕子來攻擊,是因為咱們強大了。如果咱們不強大,它理妳嗎?如果沒有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有人、壹個共產黨理妳九指妖嗎?妳九指妖算個毛?妳在圖桑住的真的是連美國的真的連美國的野豬都住的比妳好條件。是戰友把妳變成了壹個人,妳以為妳是誰呢?還代表正義、還代表上帝了,我的天吶!

8
還有Sara說什麽Voice of Guo Media,就是郭文貴的聲音這個,戰友們過去四年直播多少次?她動不動就說,這是七哥的,這都歸七哥的,啥時候是七哥的?啥時候?誰讓她,她說我讓她註冊,我從來沒讓她註冊過,我不下幾次說的,我說妳把那東西給,這東西跟我沒任何關系,不要老說這個話,就這話也有人信!七哥很無知,七哥很無知,我再次的說,這是七哥的錯給Sara背書,由此導致的壹切嚴重後果七哥將負壹切責任。我再說壹遍,絕對是我的錯,是我給她背的書,把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郭文貴這麽大的壹個生意,我真的是,我們上天壹個神毯蓋在了壹個垃圾堆上,那戰友們覺得這垃圾堆裏面真是美酒美食的挺好的。是七哥的錯,在Sara身上,七哥這回是活到50歲又長了壹智,又長了壹智。但是七哥還是選擇我要用誰我就相信誰,我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相信誰就是相信誰。最後不是路德先生、科學家這不是幫助我們秉天意識破了Sara這個爛人嗎?是不是啊?我們科學家是最好的見證者,壞人永遠是壞人。她為現在恨路德先生、攻擊路德,攻擊路德簡直攻擊得壹塌糊塗了現在,到處竄說。是因為路德打破了她這個黃粱美夢啊!騙局啊!是吧?

9
另外壹個戰友們,我想跟大家要說的,千萬記住!妳覺得跟G系列和爆料革命,妳覺得有危險趕快退出去,有半點猶豫,戰友們,我的人生到現在,就像我相信了九指妖壹樣,我相信了就相信了,我要不相信了,立馬拉倒!妳像那個莊烈宏立馬拉倒!當時那個什麽曾宏啊那些爛人搭理都不搭理他、見都不見他。壹樣妳跟著G系列還有爆料革命,妳覺得不舒服,立馬、立馬、立馬結束,不要再跟。世界那麽大、生活如此的美好、有無數的精彩,妳幹嘛壹定要跟爆料革命啊?妳幹嘛壹定要買G系列?哪花不了錢哪?冒這險幹啥啊?真的!兄弟姐妹們,我是發自內心的說。為啥我現在就給律師、給團隊,我就要求SEC有壹件事情,壹定給GTV的1300把椅子壹個選擇——妳們可以把錢都拿走,拿到妳指定的賬號去, 退回去,然後妳可以再有壹個選擇,妳可以投、可以再不投。這就是我郭文貴我覺得我這壹輩子,我覺的做的最牛的事。中國的企業,說妳投了錢了,妳還能拿回去,那妳甭想了,那妳別想了,妳拿回去,不中!五魁首啊(伸四個指頭出來把食指窩在掌心裏)、五魁首啊、六個六啊(伸三個指頭出來,把拇指和食指窩在掌心裏),是吧?那不行啊,咱讓妳拿還讓妳拿回去。我們完全可以說已經成了事實了妳不能拿,那不可能,

GTV值不值錢不用我說、也不用任何人說,市場、任何有良知的人都知道,這最起碼的。G-Fashion值不值錢 ?G-Club值不值錢?妳叫大家去評去,是不是?如果G-Coin、G-Dollar、G-Club、G-Fashion、GTV不值錢,G-News不值錢,共產黨幹嘛那麽攻擊啊?上網絡上看看排名什麽概念了?是吧?所以說戰友們,沒有戰友們這些都起不來。但是戰友們,妳們不壹定投資。真的,這妳完全是妳自己選擇,這是我給大家要說的。另外我再提醒大家,接下來平爆小組派出來這幾百個人的動作多了去了!這才哪到哪呢,似是而非的壹個讓妳判斷性的題都搞得妳神魂顛倒了,那如果在妳面前擺著更大的誘惑的時候,這邊可以摸錢,這邊可以摸,妳想想那是啥玩意啊?不是搟面杖子啊。然後前面又給妳描繪了壹個大餅,然後就讓妳放棄掉G系列投資,那多了去了。所以說在妳現在有選擇的時候做出妳的最發自內心的選擇就是最好的選擇。對吧,最好的選擇。

10
另外說實在的,我們的戰略,下壹步會壹系列的戰略會推出,現在七哥先不能說,等我推出壹系列戰略的時候,大家會越來越明白,今天發生這些事情都是很美好的,都是我們需要的。為啥需要?兄弟姐妹們,咱是跟共產黨作戰的、咱是滅共的。共產黨它能坐以待斃嗎?不可能!那我們跟共產黨的作戰當中成長那麽大,G系列到今天,我們為什麽沒有當成馬雲呢?我們為啥沒當成葉簡明啊?我們為啥沒當成肖建華呀?我們為啥沒當成那賴小民吶?還有王健林吶?國內的那麽多企業,大家去投投試試去。讓這些人活著,現在站在紐約曼哈頓,是吧?說妳現在妳是跟郭文貴呀?妳這幾個大佬,妳是跟共產黨啊?大家想想,所有我剛才說這些人都會跟郭文貴,不會壹個跟共產黨。為啥呀?他們知道,他們最起碼懂得GTV全人類獨此壹家,G-news獨此壹家。他們會找我們無數麻煩,未來可想象的麻煩那多了去了,起伏動蕩。

11
Elon Mask,妳看看現在他的Elon Mask被司法部調查,那早我就知道了。有人就給他捎信說,他的律師和我們的律師是壹個律師千萬別忘了。我們Elon Mask我們是壹個律師啊美國最高的前十的律師,處理GTV投資這個事情的。我都說壹定會威脅他,妳看Elon Mask經歷了多少事、多少調查呀,人家照樣發展。他依然叫Elon Mask,特斯拉還在那兒,創造的文明還在那兒。沒有壹個人能把Elon Mask送進監獄裏去,也不能像葉簡明扔到河裏餵魚去、像肖建華似的被消失、像吳小暉似的連祖墳都給挖了,是吧?那不可能,這就是美國。我們在這兒會遇到無數挑戰,但是她最偉大的地方,就不會變成吳小暉、葉簡明、王健林、馬雲、賴小民等等等等等。所以說戰友們妳們要有壹個基本的判斷啊。所以說我頭兩天說的時候,妳們就覺得我壹說,現在我直播的時候我特別擔心的壹件事,就我很簡單就是我告訴大家的話我都是用心的,但戰友們妳不能當娛樂聽啊,我說的幾百個平爆小組來了妳要有準備呀。

咱們有位戰友在福建的,被叫去喝茶了。也是VOG的啊,也是VOG的,在喝茶的時候,咱戰友,這警察跟他聊天,然後他們問這些警察:“如果妳有機會投資GTV妳投不投?”這警察說:“我投。” 人家說如果妳有機會壹塊錢壹股妳投不投?警察說我都投!後來警察都在他們的幫助下下載了G-TV。然後這幾個人在,因為也得履行公務啊,還給咱戰友買的吃的、喝的,現在保持良好的關系,這是個基本常識啊。警察他也是人吶,也是壹份工作嘛,對不對?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念戰友的名字)對啦,馬上辛醜年啦,兄弟姐妹們。所以說我今天要直播呢,我要給大家要說,平爆小組派出這幾百個人、增加的人和全國各地增加的上千人、以及派出來的人、潛伏在原VOG和鳳凰農場,還有現在潛伏在各地像日本有個叫文布的,是吧?還有鉛筆小元吶現在都消失了,戰友們還有那個加拿大農場裏面的好多的特務。

12
我再告訴大家,現在戰友們我現在請大家,我請大家現在,今天直播的重點有兩個,現在進行第壹個節目,大家準備好,如果是戰友請妳記住我以下說的兩點,把這兩點記住,妳再來當戰友。把這兩點傳發給更多的戰友,妳是好戰友,好不好?咱說兩條,中不中?大家準備壹下啊,我今天直播的重點啊!(多少人啊現在,多少人在線啊。198.85K,19萬8,哎喲,我滴天啊)好,咱們準備好了啊兄弟姐妹們,這壹段請秘密翻譯組把這壹段掐下來,掐下來,放上字幕,放上字幕,放上字幕,然後呢把這壹段作為短視頻,廣泛傳發,好吧?好,兄弟姐妹們,今天是2月2號,今天的直播當中我們有兩個重點。

13
第壹個重點,請兄弟姐妹們要記住:凡是原來在VOG,所有給VOG被詐騙、被Sara詐騙的匯款的,凡是已經跟喜馬拉雅農場和農場聯盟委員會做過登記的、核實過的,而且這個錢確實VOG已經交給了就是在G-TV當時作為、這個支票在G-TV控制下的錢,郭文貴負責把妳們的錢全部壹分不少、經過官方的第三方見證下,並且會公而告之、通知每個人將原款退回到妳們賬號。退回賬號以後,妳們可以選擇繼續幹什麽,那是妳的權利。同時有些戰友,我們正在爭取這些錢不能匯回國內的或者其他地方的,我們正在跟政府協調,將這個錢匯到妳指定的賬號。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負責和妳聯系,請所有人壹定記住,妳跟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官方的通信是唯壹驗證的辦法。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大家要記住,由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真正的我們回復妳的信息作為律法依據,我郭文貴負全部責任!

那些在VOG、還有在Sara個人名下的錢沒給到G-TV所謂的在監管下的錢,這個我不能負全部責任。只有戰友們去到VOG起訴VOG、起訴Sara,她絕對是詐騙。據我現在了解,美國刑事部門已經展開全面調查,起訴她的民事正在進行中。那個錢,戰友們要記住,只有通過訴訟、積極的訴訟和配合部門對她的調查。而且大家壹定要記住,千萬不要聽Sara的讓妳怎麽做妳怎麽做,任何情況下她所謂的退款還有所謂的讓妳登記,壹定要叫Sara在第三方律師樓或者官方SEC檢察官的見證下,妳才能兌現、妳才能去相信她。而且她不能只讓妳們簽東西,所有她的行為要讓她本人簽東西。如果說在VOG那些錢沒有打出來的還在那賬上的,受到了各種損失,文貴會想辦法和妳們壹起來追繳,這是第壹個問題!希望大家非常清楚!

14
第二個問題,我請兄弟姐妹們要記住,不管哪個農場、不管哪個人,戰友們,任何跟隨爆料革命的、任何跟隨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今天文貴嚴肅、認真地告訴大家,任何妳匯款、任何妳轉錢,我希望妳千萬千萬記住,要到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進行壹個核實。也就是說,不管全部世界各地的戰友們,妳跟G系列有任何的關系都希望妳和妳的農場聯絡完以後,跟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進行壹個確認。因為我們近期發現,在全國、全世界各地,很多打著農場的名義指定匯款渠道甚至向個人賬戶匯款,這是完全違法的,這是我們絕對不能接受的。而且共產黨現在混進我們的爆料革命的隊伍想盡壹切辦法制造所謂的違規、違法現象,打亂我們滅共的步伐。所以請戰友們壹定要記住,當妳任何壹分錢,壹分錢、壹個億還是十億,就像我們加拿大的戰友還有日本的幾個戰友,要投幾千萬、上億美元的,這就直接是跟我本人聯系的;還有的是跟我們農場的其他的聯盟委員會的委員聯系的,明確告知他,等待下次投資,而且直接指定了和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的聯絡方式。

我們現在大家都知道,在過去的將近八個月裏面,最起碼超過四百六十億到六百億美元的現金等待著湧入到G系列,所以戰友們壹定要記住,這些錢要湧進來投資我們不是壹個渠道。也不可能僅在美國這壹個地方,我們接下來所有的投資會在全世界各國、各個地區、各個地時區都有。那麽戰友們在這種情況下,妳絕對不能僅僅依靠單壹的渠道妳就核實匯款。例如,妳不能只聽了說今天在韓國,妳聽了哈恩、妳聽了樸司令,妳就把錢匯過去了;然後妳在日本,妳聽了這個櫻花團、妳聽了007、妳聽了草根小哥,就把錢匯過去了;妳在俄羅斯,妳聽了瑪莎,不可以。這樣的事情以後不能再發生了。所有人在匯錢前應該得到兩個印證,壹個農場的負責人,例如俄羅斯的瑪莎、例如日本的草根小哥和櫻花團我們的二尊和馬拉多納,是吧?然後呢,比如說意大利的文戈、像英國的大衛。這些大家都已經被我們認可的農場主跟他本人確認後,妳還要第二個確認,說我要匯錢、我是什麽原因匯錢,然後跟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接下來會在蓋特上公告,官方確認的方式。

大家請看啊,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會馬上推出壹個24小時在線的壹個信息確認的方式,也就是說在妳任何匯款前,妳往這個信息上確認壹下,我要匯個什麽錢、給誰誰誰,行不行?是真是假?聯盟委員會會按照官方公布的方式會給妳準確答復,沒有答復的妳千萬不要匯;答復過的,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負全責,最終我郭文貴負責。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註冊地——新西蘭,在新西蘭,整個團隊運作在新西蘭,整個的團隊的運作的總負責是我們的老班長和長島哥,以及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的委員,還有草根小哥、還有大衛英國的大衛兄弟。整個我們會有很多戰友全面24小時做義工,未來我們必須任何經濟活動雙確認。沒有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的確認、確認過的所有付款,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文貴不負責任,中不中?這就是要馬上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就是共產黨滲透到各農場去的攪局的,假投資、假借款、假戰友,我們把他壹網打盡。更重要的事情,減少對戰友們的由於對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支持而受到的傷害,同時化解各農場被潛伏進去的特務,利用各農場之間、個人之間的各種關系或者弱點蒙騙戰友。這個辦法大家覺得中不中?

15
還有,兄弟姐妹們千萬記住,任何信息的核對請發到妳農場的負責人那裏去,由農場負責人會在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裏邊進行核實,未經我們核實的壹概不準,比如說過去四十八小時所謂的G-Fashion股票有人能買到,還有人所謂的G-Club卡什麽什麽政策,這些千萬記住未經農場妳加入的農場委員會和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雙雙確認的信息壹概是假的,這是今天兩條,我說完啦。希望秘密小組把剛才的兩條經過整理加上字幕發給咱們戰友們,也希望戰友們多轉發,唔該曬,中不中?有個叫文布的什麽天天給大家什麽教大家翻墻啊,什麽,那個家夥絕對是特務啊,絕對是特務啊,還有那個龜頭洋啊、鉛筆小元吶是吧,絕對是特務啊,我們接下來每天隨時都會有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在我們所有的媒體渠道上包括G-News上隨時公布假戰友包括是臥底的戰友,請大家隨時觀看。今天直播就到這兒,臨時直播,唔該曬啦,咱現在壹起為75億全世界人口、14億新中國聯邦人、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壹起祈福。

16
阿彌陀佛!啪啪啪(擊掌三聲)。健身去了,兄弟姐妹們我再說壹遍這個病毒啊,這個病毒的嚴重性妳們可千萬得重視啊兄弟姐妹們,妳們千萬千萬重視!我這沒法給妳們看我多少,這個人染上那個人染上了,年輕輕的咳血暈倒,昨天有個戰友說,他跟他姐姐走著走著道兒,他姐姐壹頭就栽在那兒了,然後整個嘴往外吐血把他嚇死了。還好,現在人還在,千萬千萬記住!最可怕的戰友們常識,口罩,這口罩每個人都這樣,我看到每個人都這樣往上壹捏,這個口罩所有的毒在這兒別拿手碰,手碰再摸就完了,手套比口罩還嚴重、還重要,千萬不要洗那什麽口罩,任何口罩洗完都是不管用的,得有點常識。手套、口罩不要摸,壹定最好是不要再搞好看了,盡量就用那個壹次性的衛生口罩是最好最好的。

咱們很多口罩都被九指妖給騙走了,然後壹說,她也不吱聲了,壹說壹千五百套戰服多少錢!壹千五百套戰服多少錢妳們算過嗎?原來說沒有拿過壹分錢,現在承認拿了幾十萬美元,戰友們的什麽寫作費用還有什麽的當時的制作視頻全都讓她給吞了,這是個壞蛋,妳說壞到什麽程度。那戰裝她也給拿走了,口罩也給拿走了,她也不給戰友們,那口罩是最好的,知道嗎戰友們?所以說壹定要註意,病毒非常之猛烈。我今天就不想跟妳們說美國了,我也不想說緬甸了,等我有時間我要坐下來給大家好好說說緬甸的發生了什麽事兒,緬甸真正的背景發生了什麽事兒。我想給大家說壹說,為什麽共產黨要拿下緬甸?為什麽要幹掉昂山素季?在緬甸中國人最在乎的是什麽?老雜毛們為什麽喜歡緬甸那個翠呀、玉呀、木頭啊,誰最喜歡?中南坑的人為什麽要下令說必須要徹底拿下緬甸、幹掉昂山素季?昂山素季背叛了緬甸人民,但是昂山素季跟共產黨也要勾兌,但是昂山素季確確實實阻止共產黨毀滅緬甸大自然,或者那幾個家族玩得那幾個礦,翠礦、玉礦,還有那幾個大的最好的木頭的幾個資源,她阻止這些共產黨幹了。所以楊潔篪楊娘娘壹去跟軍方的人壹勾兌,哢唧給幹掉了。

所以說這個背景很多人不知道,大家壹定要記住,任何政治的背後就那麽幾個人,就像美國壹樣總統壹樣,妳看就這幾個人。緬甸的所有的鬥爭加壹起就仨人,整個緬甸事件就仨人,仨。五魁手啊,五魁手啊(伸四個指頭,食指窩在掌心裏),五魁手,五魁手,呵呵,我這手都伸不直了。所以兄弟姐妹們,兄弟姐妹們,妳們要記住緬甸的事兒就那仨人,我給妳們講講,這仨人之間的鬥爭,最後就是因為那點木頭、因為那點翠、因為那點玉,打起來了,壹直打。最後就要打她的時候,就是這誰這個這個老雜毛們,在這個私心之外還有兩樣好東西,就是在緬甸建的軍事基地和在緬甸那幾個大水壩,誰投的呀?也是老雜毛們家人投的。就這麽點破事,妳別把它整得天大地大的。就像美國的總統選舉,弄來弄去就是幾個家族的較量,扯啥蛋呢,什麽神吶、信仰啊、佛呀、利益呀、公平啊,不存在!絕對不存在!都是扯淡的事兒,幾個政治的較量、利益的較量。OK啦,兄弟姐妹們,唔該曬啦,中不中?哎呀我的媽呀,哎呀我的媽呀,這是四萬壹千四,414.K,四十多萬了,唔該曬了,兄弟姐妹們,擇時再直播啊。

G-news編輯部
(巴比龍、笑笑、YIMING(文鳴)、月野兔、Bruce(文遠)、貝貝、杯酒漸濃、胖丁、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