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亞出口商度過中國狂風,找到新的港口

新聞來源: 路透社
原文作者:Wayne Cole
發布時間: 2021年2月4日
簡評/翻譯: 阿娜 發稿人: Ting Guo
©路透社/ David Gray文件圖片:壹艘集裝箱船從澳大利亞悉尼的Port Botany集裝箱碼頭起航

簡評:

據悉尼(路透社)報道:在澳大利亞對中國的鐵礦石出口處於兩國之間的外交混亂時,澳大利亞的貿易順差在12月升至六個月以來的高位,與此同時煤炭運輸在所謂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之外發現了新的買家。

在去年上半年時候,新聞報道壹直說,由於澳大利亞呼籲對冠狀病毒的起源進行國際調查,對中共國施加壓力後。中國和澳大利亞之間的關系壹直在呈現螺旋式下降。去年大概六月份時候,中共國北京方面暫停了對澳大利亞部分牛肉的進口,對大麥征收高額關稅,並對從葡萄酒到水果的產品采取更多提高進口限制措施,這被視為對澳大利亞追溯病毒來源立場的報復 (據CNBC報道)。正如路德時評節目中談到,中國為什麽幹脆不停止進口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呢,對於水果、牛肉進口限制對澳大利亞有什麽損失呢?不過就是裝裝樣子罷了。中共國無論如何都是無法避免從澳大利亞進口鐵礦石的。

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鐵礦石消費國,隨著中國經濟受到冠狀病毒爆發的打擊,中共正在推出大規模刺激措施以支持增長。這將包括基礎設施支出,反過來又需要大量的鋼鐵,鐵礦石和煉鋼煤來進行建築和施工。如果中共對澳大利亞鐵礦石進口實行限制,將損害國內鋼鐵生產商。

世界鋼鐵協會(World Steel Association)的數據顯示,澳大利亞是世界上最大的鐵礦石生產國和出口國,占2019年全球海運總出貨量的60%左右。巴西是第二大出口國,去年占全球海運鐵礦石的23%。該國的產量受到病毒大流行,潮濕天氣以及近幾個月來重大礦難的影響,伍德·麥肯齊(Wood Mackenzie)預測,到2019年,巴西鐵礦石出口量將下降4%,而2019年同比下降13%。這樣壹來,中國就可以從澳大利亞進口超過60%的鐵礦石,幾乎沒有其他選擇。

中共壹直在國內給百姓洗腦世界離不開中國,相反從方方面面,從糧食到工業生產,再到科技發展的芯片產業等等,哪壹樣中共國都是離不開世界其它國家的。

原文翻譯如下:

在澳大利亞對中國的鐵礦石出口處於兩國之間的外交混亂時,澳大利亞的貿易順差在12月升至六個月以來的高位,與此同時煤炭運輸在所謂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之外發現了新的買家。

中國依靠鋼鐵密集型基礎設施和建築來維持經濟增長,這意味著,除了繼續進口澳大利亞鐵礦石外,別無選擇,即使這種礦物的價格達到了多年高點。

澳大利亞統計局周四公布的數據顯示,去年12月對中國的商品出口增長了21%,達到133億澳元的六個月高位,鐵礦石的價值和數量均大幅增長。這使澳大利亞的貿易順差從上月的50億澳元增加到12月份的68億澳元(51.9億澳元),出口增長2.8%,進口下降2.4%。

十二月份季度的盈余擴大了28%,達到174億澳元,對經濟增長和稅收產生了積極影響,正幫助該國迅速擺脫了三十年來的首次衰退。鑒於全球大流行所造成的破壞,2020年全年出口大概增長了12%。

盡管中國仍然是澳大利亞最大的單壹市場,但出口商發現其他國家願意購買被北京貿易限制的商品。澳新銀行的高級商品策略師丹尼爾·海恩斯(Daniel Hynes)表示:“特別是被拒於中國的澳大利亞煤炭正在迅速尋找新的家園。”“對中國出口的徹底崩潰已經被對日本,印度,韓國和泰國的出口增長所抵消。”硬焦煤的出貨量在12月比前壹個月增長了28%,而動力煤則增長了四分之壹。

事實證明,需求如此強勁,以至於煉焦煤的價格在過去壹年中上漲了四分之壹,而從紐卡斯爾港(Newcastle)運來的動力煤上漲了近60%。

(1美元= 1.3104澳元)

【韋恩·科爾(Wayne Cole)的報道;克裏斯蒂安·斯莫林格(Christian Schmollinger)編輯】

翻譯原文鏈接:https://www.msn.com/en-xl/money/other/australia-s-exporters-weather-china-squall-find-new-harbours/ar-BB1dn4y6?MSCC=1562505569&pfr=1

參考文章鏈接:https://www.cnbc.com/2020/06/12/china-may-impose-trade-curbs-on-australia-but-cant-stop-buying-iron-ore.html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