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岐山和“紅色央行”的歷史和現狀

新聞來源:Nikkei Asia《日經亞洲新聞》| 作者:Tetsushi Takahashi 高橋哲史| 發佈時間:2021年2月1日

翻譯/簡評:helloworld |校對:X-Wing飛得更高|審核:萬人往|Page:小雨

簡評:

這篇文章寫出了對中共國持綏靖想法的人士,他們的認識、焦慮和期待。一月六日的國會山事件,幾乎已宣告美國無力阻止中共國的專制暴政。而病毒的處置,也讓中共國掙得巨大的政治資本。而在他們看來,習近平和王岐山,象徵著中共國的官方體制,“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在中共開改革倒車的今天,他們觀望著王岐山和其主導的“既得利益”派,為了保護利益,阻止習近平主導的政策轉向。而在王岐山式微、身邊親信紛紛落馬的今天,中共國的市場經濟偽裝也將徹底褪去。

中共國打著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利用著鐘擺效應,利用著紅白臉譜,也利用著各國政客的軟弱,通過釋放冠狀病毒,對各國民意施壓。各國經濟界綏靖人士,還期盼著在王岐山副主席等人的努力下,中共國能夠重新走向“韜光養晦”的道路,重新變得內斂。但在中共國“紀委”等部門權力已被習近平獨攬的今天,這只能是一種幻想。這些習近平和王岐山昔日的“好友”的面前,只有兩條路,一條是臣服於中共的淫威之下,任其宰割,無力回天。另一條是與爆料革命合作,暗中努力,“借力打力”,將鐘擺效應、紅白臉譜等戰術還施其人,從而破除其迷魂之術,讓其露出獠牙,然後用利益凝聚,內外合擊,真正將中共瓦解。

病毒已對全世界造成了慘重的傷亡和損失。中共正在經濟和意識形態上不斷地攻城略地,這也為世界敲響了最後的警鐘。相信每一個決策者都能感受到來自中共的威脅。而爆料革命凝結了黨內的正義人士,用準確迅速的情報揭開了中共的神秘,給予了美國和世界以及中共國人民一個向中共發起反擊的機會、策略和方向。而當所有的幻想,如病毒溯源、政策迴轉等全部被打破之時,處於絕境之中的世界各國終將聯合一致,在爆料革命的努力推動下,對中共發起最為猛烈的反擊。

原文翻譯:

王岐山和“紅色央行”

疫情中的政治快照。(日經新聞中國分社社長供稿)

中共國央行前身,中國人民銀行,成立於89年前(1932年)的2月1日。它已成為了一個重要的權力中心(圖片來源:蓋特圖片社、路透社)

高橋哲史,日本經濟新聞社中國分社社長

創建於(日本標準時間)20201年1月4日17時03分,更新於2021年2月1日17時38分

中共國正陷入與美國的激烈外交對抗之中。這種對抗可能不會隨著白宮新主人的到來而結束。在國內,習近平主席正繼續加強著對權力的控制。一直以來,全世界都在努力阻止起始於中共國地區的冠狀病毒大流行。日經新聞社中國分社社長高橋哲史正在位於北京的核心圈關注著這些影響世界的故事。

2月1日,星期一

2月1日是中共國“紅色央行”的生日。89年前的今天,中國人民銀行的前身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在江西瑞金成立。

1931年11月,共產中國之父毛澤東宣佈建立了一個以農民為主體的“國家”,三個月後,該銀行成立。毛澤東可能認為,他的新國家——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需要一種貨幣。

當臨時政府開始運作時,毛澤東隨即下令建立一個負責發行貨幣的中央銀行。毛澤東的弟弟毛澤民成為了該行的首任行長。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國家銀行成立之初只有5名員工,而其自己發行的貨幣,便成為了後來的人民幣。

該銀行貨幣管理專業性的日益增強,也是中國共產黨最終在內戰中戰勝國民黨的因素之一。

在1946年內戰爆發期間,國民黨印製了太多的鈔票,導致城市地區通脹失控。而在同時,據點位於農村的共產黨,通過建立自己的貨幣區域,保持了價格穩定。惡性通脹不可避免地侵蝕了公眾對民族主義者的支持,而其對手共產主義的勢力則變得愈發強大。

1948年12月時,中國共產黨已確信其將取得內戰勝利,於是在北京以南300公里的河北省石家莊市正式建立了自己的中央銀行:中國人民銀行。共產黨發行統一貨幣——人民幣後,其部隊隨即進入了北京市,這凸顯了其作為中共國執政黨的新地位。

1949年中共國成立後,中國人民銀行成為了中央計劃經濟體制下的低調實體。直到1990年代,人民銀行才再次進入人們的視線,成為國家的經濟控制中心。

1993年,當嚴重通脹威脅到老百姓的生活時,中共國時任總理朱鎔基撤換了央行行長,並親自接任了工作。隨後,他開始收緊貨幣供應。朱鎔基邀請現任中共國副主席王岐山出任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

王岐山是國家主席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長期盟友。由於其先前職位,他在金融界有著巨大的影響力。

但最近,王岐山身邊的情況似乎已發生變化。自去年以來,與他關係密切的許多人都面臨腐敗指控,其中包括據稱從初中以來一直為其好友的、著名企業家任志強。而由陳峰領導的海航集團也在上周宣布,債權人已向法院請求對公司進行破產重組。

1月29日,王岐山參加了與美國商業領袖的視頻對話,並呼籲改善美中關係。他說:“秉持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的精神,聚焦合作、管控分歧,是推動中美關係健康穩定發展的關鍵。”

王岐山還與美國金融界有著密切的個人聯繫。隨著拜登總統就職,對於美中關係改善的期望越來越高,其個人形像也在最近有所提升。

目前尚不清楚共產黨內部是否有政治勢力對王岐山的日益壯大感到不滿。但是,自毛澤東時代以來,有一點未曾改變:誰控制了“紅色央行”,誰就控制了中國。

1月29日星期五:做了新冠肺炎的檢測,並且無處可去:位於中共國首都的生活片段

我在北京住地附近的一家醫院接受了首次PCR核酸檢測(檢測病毒片段的一種技術)。在周三,也就是我前往天津進行報告的前一天,我預定的酒店告訴我,只有當我新冠肺炎檢測結果呈陰性時,我才可以入住。

我慌忙趕往醫院。在等待10分鐘後,我接受了檢測。技術員將帶有試劑的棍子塞進了我的鼻孔。雖然有點痛,但這很快就結束了。整個過程花費了120元(19美元)。

另一個意外隨之而來。北京市政當局宣布,從周四開始,前往該市的所有人都必須在出發地進行PCR檢測。

換句話說,即使我拿著在北京獲得的陰性證明去天津,如果不在那裡再做一次檢測,我就無法回來。

這還不是全部。回到北京後,我將被要求接受兩週的“健康觀察”。在此期間,我每週都需要接受檢測,並且被禁止參加晚宴或其他聚會。權衡各種風險,我取消了天津之行。

北京的這些嚴格措施將一直持續到3月15日。這實際上等於告訴居民,直到3月5日開始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結束之前,不得進出城市。

該規則還勸阻了2月12日的農曆新年期間的出行。

農曆新年是中國最重要的節日。其前後40天被稱為春運季,期間,大量的人回到家鄉與家人共度時光。往年的這時,旅客發送量將達到約30億人次。但在今年,冠狀病毒的威脅依然存在。交通部預測,出新次數將會在11.52億人次左右,少於以往的一半。

星期四,春運的第一天,我去了北京西客站。這裡,出發和到達的火車,連接著首都和其他主要城市。這裡,往常拖著沉重行李的人群已無影無踪,相反,武裝警察的身影格外醒目。

然後,我去看了一眼天安門廣場。那裡幾乎沒有什麼遊客。考慮到進入城市是多麼困難,這也並不奇怪。

在北京,每天最多僅有幾例新的感染。然而,為了在共產黨的核心人物聚集之時保護首都不受病毒侵害,北京已實施了等效於封城的保護措施。

無論何種情況,我在手機上,通過政府指定的健康管理應用小程序,收到了我的PCR測試結果:“陰性”。

我未能趕到天津,其距離北京僅30分鐘的高鐵路程。但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獲得了留在這個特殊政治城市的權利。

1月25日星期一:孔子學院總部改頭換面,標誌著時代的結束

北京正在迅速變化。週末我開車經過城北凱旋門時,產生瞭如此的想法。在十字路口,我注意到,一棟建築原先標牌——“孔子學院總部”,不見了。

我很清楚記得,在我上次於十月路過這裡的時候,這個標牌還豎立著。而我現在看到,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語”字標誌,以及“CLEC”字樣。

我下了車,問站在樓前的一個保安,什麼時候換的標牌。“最近才換的,”保安回答,“應該是不到一個月前吧。”

入口處還有一個新的標牌,上面寫著“教育部中外語言教育合作中心”。我仍然可以在玻璃上辨認出模糊的“孔子學院總部”字樣。

2004年11月,中共國政府成立了孔子學院,以便在海外推廣中國語言和文化。這些學院遍布全球160多個國家和地區。

去年十月,時任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指責孔子學院是中共的宣傳機關,並表示,將於年底前關閉其在美國的所有地點。

但為什麼其北京總部的招牌消失了?在收到唐納德•川普政府的指責之後,政府是否決定取消了該計劃?

當然不是。根據機構的網站,該項目此前由教育部監管,但從去年7月開始,轉由中共國國際教育基金會運營。據介紹,該基金會是由27所高校、企業和社會組織發起的非營利性慈善實體。

大約在同一時間,教育部成立了CLEC,幫助在海外推廣漢語學習。這種結構令人困惑,但乍看之下,現在的孔子學院似乎已成為了獨立於政府的民間組織。

這一改變似乎是為了抵禦來自美國的批評,這個標牌似乎趕在美國總統拜登就職典禮之前被人移除,以防新政府重提此事。

在“前”孔子學院總部停留之後,我攀登了城南的凱旋門。這是一座建於15世紀明朝時期的堅固城門。帝國的軍隊會從這扇門行軍出京,對付外敵。

門的名字來源於中國的古語“德勝”。在南中國海和對台灣的粗暴行為上,中共國是否做到了這一點?

當從大門口往下看時,我注意到,旁邊的公園已經變成了臨時的冠狀病毒測試場所。

當下,習近平主席政府的直接敵人是新冠肺炎。對發現新感染地區,當局將對區域內所有居民進行聚合酶鏈反應測試,以防止病毒入侵首都。臨時的測試站點現已遍布整個城市。

的確,北京正在迅速變化。

1月22日星期五:隨著東京聖火搖曳,習近平向北京奧運發起衝刺

在美國新任總統喬•拜登的就職典禮佔據全球頭條的同時,中共國媒體本周用大量篇幅報導了另一個話題:習近平主席對北京及周邊河北省的視察。

習近平周一上午的第一站是位於城市西北部海淀區的首都體育館。它是定於2022年2月4日開幕的北京冬奧會和殘奧會的場館之一。

中共國花樣滑冰運動員正在體育館內訓練。共產黨的喉舌《人民日報》報導,習近平現身溜冰場,並與運動員和教練員交談。習近平說道:“建設體育強國,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一個重要目標……”

當天下午,習近平來到京郊延慶區,視察了高山滑雪、雪橇和雪橇比賽的設施。在那裡,他還強調,發展體育事業將增強國家實力。據《人民日報》報導,他說:“我國冰雪運動成倍發展,是第二個百年目標的重要組成部分。”

今年7月,共產黨將迎來建黨100週年。其第一個百年目標是:到2021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而第二個百年目標是,到2049年,即中共國成立100週年時,“建成繁榮、富強、民主、文明、文化先進、和諧穩定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

北京冬奧會是實現第二目標道路上的第一個國家大事。習近平希望在2022年秋季召開的、五年一次的黨的全國代表大會上獲得最高領導人的第三任期,而這不容有失。

而現在,這一切都面臨一個主要威脅:新冠肺炎。

中共國目前似乎正在控制感染。但這一大流行病遠未結束。該病毒一直籠罩在計劃於今夏舉行的東京奧運會之上。儘管已推遲一年,其恐遭取消的憂慮正逐漸增加。

而北京奧運會將於半年後開幕。

週二,習近平乘坐為北京奧運會而建的高速鐵路前往河北張家口。

他在該市強調,一些設施“已經達到了世界上最先進的水平”,這表明了中共國通過黨的領導、國家統一和權力集中來完成大型項目方面的“體制優勢”。

在他看來,在冠狀病毒肆虐期間舉辦冬季奧運會將為習近平提供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向世界展示,他所認為的一黨專制社會主義相對於民主體制的優勢。

當然,在1月20日週三剛剛宣誓就職的拜登總統宣告了民主的勝利,並強調了他對中共病毒的決心。整整一年前,也就是2020年1月20日(後來官方文件指出早至1月6日),習近平首次作出重要指示,應對湖北武漢爆發的病毒。

不知何故,這兩個人似乎被命運聯繫在了一起。

今年1月20日,習近平出席了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的會議,並進行了又一場鼓舞士氣的講話。他告訴官員們,北京冬奧會是政府第十四個五年計劃(2021年至2025年)初期的一個“標誌性事件”。

現在,取消北京奧運會似乎是不可能的。

1月18日星期一:回顧鄧小平如何挽救中國共產黨

在北京的景山公園北面,有一個被稱為胡同的中國古街,它緊鄰曾為皇帝住所的紫禁城。

1992年1月17日,一輛有警察護送的汽車離開了位於紛繁巷子盡頭一座名宅。車上坐的是前最高領導人鄧小平,當時他已經87歲了。

正如中共國《南風窗》雜誌所言,車隊先向南走,然後在貫穿於天安門前的長安街上左轉。

當你進入這條大道,北京飯店很快就會映入眼簾。1984年5月,鄧小平為這一城市中首屈一指的西式酒店題詞。在他1978年發起的“改革開放”到處開展的同時,他的權力也隨之達到了頂峰。

如果1992年鄧小平從車窗往外看,當車隊駛向北京火車站時,他會看到自己親手題寫的北京飯店店名。到達火車站後,他和家人迅速登上了專列。

第二天上午,火車駛入湖北武漢的武昌火車站。下車的那一刻,鄧小平在站台上警告迎接他的地方高官,如果中國停止改革開放,就只有“死路一條”。

這就是鄧小平著名“南巡”的開始。它改變了中共的歷史進程。

當時,在1989年6月4日,天安門廣場聚集的學生民主示威者遭到了軍隊鎮壓。而在天安門鎮壓後,改革運動遭到嚴厲指責,要求恢復中央計劃經濟的保守勢力很快就重新站穩了腳跟。

鄧小平對他的招牌政策即將落空的前景感到震驚。他前往華南地區(包括廣東省的深圳和珠海,以及武漢),為向市場經濟的轉型辯護。

在考察中,鄧小平強調,不僅要繼續改革,而且要加快改革。他認為,進展緩慢,就等於停止甚至倒退。這次南巡歷時一個月,至1992年2月21日結束。

沒人可以無視來自魅力十足的鄧小平的命令。

共產黨在當年秋季舉行的全國代表大會上通過了尋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政策。這意味著向市場經濟的全面過渡。

而在六四鎮壓之後,中共國一直陷於低迷之中。但在新政策的推動下,經濟迅速恢復了活力。中共國繼續以平均每年10%以上的速度增長,並於2001年加入了世界貿易組織。

如果沒有鄧小平的南巡,中共國很可能會走上另一條道路。可以說,那時的中共國如發展到如今,則經濟可能已經崩潰,而共產黨的統治可能已經結束。

通過改革開放,鄧小平成功控制了1966-1976年文化大革命造成的混亂。然後,通過南巡,他挽救了共產黨。

此後,中共國成為了一個謀求追趕和超越美國的全球大國。

鄧小平南巡開始29年後,1月18日,國家統計局宣布,中共國國內生產總值在2020年實際增長2.3%。在世界上許多國家仍陷于冠狀病毒危機之中時,中共國迅速恢復正增長,並正朝著正常化邁進。

習近平兼任著國家主席和中共中央總書記。在習近平的領導下,共產黨的統治顯得堅如磐石。總體而言,國民的生活已經改善到了鄧小平時代無法與之相提並論的程度。

但與此同時,中共國對言論自由的鎮壓只是在加劇。今天,政治自由的空間已遠比改革開放初期更加狹窄。

這是鄧小平所設想的中國嗎?我們不得而知。

1月15日,星期五:習近平、星巴克、喬•拜登(諧音卡布奇諾)與中美關係

1月6日,在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的支持者衝進華盛頓國會大廈的同一天,中共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通在一封信中,向一位曾考慮和川普同時競選的美國知名人士伸出了援手。

據國家媒體新華社週四報導,習近平致信美國咖啡連鎖品牌星巴克名譽主席霍華德•舒爾茨(Howard Schultz)。

據報導,習近平寫道:“中國開啟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新征程,這將為包括星巴克等美國企業在內的世界各國企業在華髮展提供更加廣闊的空間。”

舒爾茨曾一度表示,他正在“認真考慮”尋求在2020年以“中間派獨立候選人”身份尋求總統職位。但他決定不參選,因為他擔心自己會分流民主黨的選票,從而幫助川普勝選。

據新華社報導,習近平是此信是在回應舒爾茨的來信。舒爾茨在信中對中國的進步表示祝賀,並表達了對中國人民和文化的尊重。

習近平強調:“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14億中國人民為全面建設小康社會、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進行了長期艱苦的努力。”

星巴克是中共國最知名的美國品牌之一。該公司於1999年1月在北京開設了第一家咖啡館,而目前,它在中共國約180個城市擁有著4700多家分店。

星巴克一路走來,並不總是一帆風順。2007年,星巴克關閉了位於北京故宮內的咖啡館,因為有人批評它玷污了這處歷史遺跡。然而,在崇拜美國文化的青年們的推動下,該公司已在中共國市場建立起壓倒性的影響力。

對於星巴克來說,中共國已經變得不可或缺。舒爾茨給習近平的信,一定與川普在與北京保持多年緊張關係後的落敗有關。同樣,習近平似乎也很想利用川普的退出來恢復美中關係。

習近平寫道,他希望這家咖啡公司能對經貿合作以及雙邊關係起到積極推動作用。

就在一年前,2020年1月15日,中美簽署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很明顯,川普總統和團隊希望,這一突破能幫助他在11月獲得連任。

但新冠肺炎改變了一切。而2021年初,在川普總統執政的最後日子裡,美國國會山大廈發生了騷亂,川普總統也迎來了第二次彈劾。

許多美國公司已向川普時代以及他對中共國的態度“說再見”。而甚至在拜登宣誓就職之前,習近平和星巴克之間的新蜜月似乎就已經開始了。

1月8日星期五:美國國會大廈突襲者給中共國送來了新年禮物

週四早上,我打開位於北京住所的電視,在CNN上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畫面。

“美國總統唐納德•川普的支持者衝進了華盛頓的國會大廈。白煙——也許是催淚彈——正在飄蕩。”(CNN旁白)

國營的中共國中央電視台也在播放類似的場景,副標題是:“美國的民主制度已被摧毀。”

美國民主象徵受其本國人民攻擊的畫面,對中共吹捧其一黨專政的霸權很有作用。

黨媒《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週四在推特上轉發了《華盛頓郵報》和《紐約時報》的頭版新聞,稱:“他們的確是暴民。但如果華盛頓是發展中國家的首都,美國媒體肯定會給國會大廈暴動起名:華盛頓之春。”

這是一種對民主運動的統稱方式。十年前,中東和北非地區的民主運動,被稱為“阿拉伯之春”。胡錫進說,美國媒體稱讚了這些抗議者,但卻給川普的支持者貼上了“暴民”的標籤。

這個具有著廣泛影響力的主編,暗示了美國媒體的雙重標準。但是,當然,嚮往自由公正選舉的阿拉伯之春,與試圖拒絕民主選舉的國會暴動,沒有比這差別更大的事情了。

週四,中共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對香港抗議者的報導進行了類似的比較。這些抗議者在2019年7月占領了香港立法會。

華春瑩說:“如果你還記得一些美國官員,立法者和媒體對香港運動的描述,你可以將其與他們描述國會山場景的詞語進行比較。現在再對比香港暴力抗議者的稱呼,如’美麗的風景線’…’民主英雄’。他們說,’美國人民和他們站在一起。’為何選詞上出現瞭如此明顯的差異?”

週三上午,在美國國會大廈被侵入前,香港警方以涉嫌違反新國家安全法為由,逮捕了53名前議員和民主人士。美國當選總統拜登預計將在人權問題上採取更強硬的立場。中共國政府一定是想在他上任前徹底瓦解香港民主派議員和活動人士。

通常情況下,作為“自由世界”的領導者,美國將成為中共國最強烈、最響亮的批評者之一。但此時,美國無力扮演這個角色,因為,中共國無疑會堅持認為,它只是在將衝擊香港立法會的“暴徒”繩之以法。

週四下午,我在中南海以北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駐京辦事處停留片刻。辦事處的辦公室位於后海湖周邊的旅遊區旁邊,但由於嚴格的新冠肺炎應對措施,以及低於零下十度的寒冷氣溫,這裡行人寥寥。

中共國國旗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旗幟在強風中飄揚,但正如我去年5月觀察到的那樣,中共國的旗幟似乎在更有活力地飄揚著。低迷的香港區旗似乎象徵著該市的民主活動人士,他們越來越被孤立,無法指望美國的支持。

1月4日,星期一:習近平辦公室內:全家福和紅色電話

每年除夕,中共國主席習近平都會在他位於北京的政治神經中樞——中南海的辦公室向全國發表講話。

習近平誇讚了其親自下達的新冠疫情應對結果。他說:“我們克服了疫情的影響,在協調防控、經濟社會發展等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績。”

事實上,在新冠病毒基本控制的情況下,中共國脫穎而出,成為2020年4月至6月季度以來,唯一實現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習近平說:“2020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有望邁上100萬億元人民幣(15.3萬億美元)的新台階。”

對於普通市民來說,國營的中央電視台每年播出的新年致辭,為他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窺視最高領導人辦公室的機會。

習近平坐在一張大辦公桌前,面對一面中共國國旗和一幅長城畫。畫的兩邊是書架,書架上擺放著許多裱好的照片。在過去幾年裡,解釋這些照片已經成為中共國媒體的傳統。

央視今年展示了21張圖片。其中許多都是習近平與妻子彭麗媛的家庭合影,以及騎自行車、背著女兒的照片。這些照片很可能是為了宣傳習近平以家庭為重。

仔細觀察畫面還能發現,他的辦公桌上有兩部紅色電話。這些電話在黨內被稱為“紅機”,是四位數號碼的專線電話。顯然,只有政治局委員和黨內部長級以上的高官才能用這些電話與主席通話。習近平一定也會用他們給出直接指示。

回顧2020年2、3月份,冠狀病毒襲擊武漢市時,我記得,中央電視台一再強調“習近平主席親自指揮,親自部署”。不知道習近平是否正是用這些紅色電話發號施令。

北京仍在進行徹底的疫情控制。一旦發現感染者,所有密切接觸者都會被立即隔離。

週六上午,我在市郊的一家酒店旁停下。這座酒店在去年年底發現了一名感染者。而現在,這片區域被一堵綠色的牆擋住了,而附近餐館也被關閉。這裡就像一個鬼城。

不到一年前,這樣的場景在北京司空見慣。中共病毒的任何重大復發都可能毀掉定於7月舉行的中共建黨100週年慶祝活動。

對於習近平來說,2021年又將是不安的一年。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倫敦英喜莊園 Himalaya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2月 0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