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六)骨折的花季

蒐集/編撰:早醒的鳥
覆核:卡西歐
上傳:天網灰灰

反送中運動四個多月後,隨著831太子站打死人事件,黑警暴力迅速升級,中共對外宣傳是“止暴治亂”,實則是“以暴制亂”,中共才是真正暴亂的製造者。港警對市民濫施暴力、狂發催淚彈、濫射布袋彈、橡皮子彈已經屢見不鮮,卻讓市民沒有想到還會有更加惡劣和無恥的警暴繼續上演,即僱凶殺人。


事件經過

2019年10月4日,香港政府宣布《禁蒙面法》,招來滿城盡是蒙面人。 10月5日香港市民發起了“全城蒙面日”大遊行隊,口號已經由當初的“反送中”到“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和“天滅中共”,繼而到“蒙面無罪、抗爭有理”“我願榮光歸香港”。 10月6日繼續有人發起港島和九龍大遊行。下午4時許,當隊伍行經香港長沙灣道與欽州街交界附近,一輛出租車突然左轉撞向遊行人群,多人被撞倒,出租車速度不減繼續碾壓行人,直至撞向商舖鐵閘出租車才停下。事件造成3名路人受傷倒地,其中2人情況嚴重,23歲女子雙腳骨折。事後得知此車司機姓鄭,司機被憤怒市民圍毆後,一名23歲青年因涉嫌參與暴動被捕,傷者和肇事司機被送醫院搶救。事件造成該女子可能會終身殘疾。

僱凶殺人 明碼標價

的士司機一直是中共收買的對象,此前中共曾以每人800港幣的價錢收買這些司機組成車隊插著血旗招搖過市。而這次性質完全不一樣了,這屬於僱凶殺人,而且傷害的是無辜群眾,這是黑幫老大的所作所為。就在社會公眾為此惡劣事件焦慮和憤恨之時,更加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

8日,全國政協委員黃英豪與港區全國人大代表吳秋北等人,去瑪嘉烈醫院看望鄭姓司機。同時“守護香港大聯盟”稱7日已發起“內部募捐”支援鄭老先生,並且承諾捐款逾52萬元。卻完全沒有提及被撞傷的3名女子。

事件後,警務處記者會上高調為肇事司機站台,對涉嫌蓄意傷害殺人的司機沒有絲毫咎責之意,淡淡地形容事件是一宗“交通事故”。卻嚴厲譴責圍毆司機的“私了”行為,“香港絕不容許使用私刑,一旦打死人,涉及的罪行可以是謀殺。”

“以暴制亂”不擇手段

中共之所以如此公開處理手法,背後的意義是向香港的黑勢力發出一個訊息:做案後會收到錢,以保障犯事者安心。縱容、獎勵並慫恿犯罪,從而搞亂香港,讓香港人因恐懼而停止上街。這次司機恐襲行為也只是中共“以暴制亂”整體佈局的一個事件。

林鄭月娥自《緊急法》之後,立即出台《禁蒙面法》為進一步大規模鎮壓使用暴力做鋪墊。具體表現:

1. 降低使用武力門檻。

“十一”前,中共港警修改了使用槍械門檻,9月30日更新了“武力與槍械的使用”的《程序手冊》。將“中級武器”歸類為“低殺傷力武器”,將槍械的使用前提由“致命武力攻擊”下降為“以毆打行動引致或相當可能引致他人死亡或身體嚴重受傷”便可以使用槍械。

2. 預告“恐怖菜單”

同時中共港警在“十一”前還釋放出信息,“預告”10月1日情況會非常危險,可能會出現“殺警、假扮警員殺人;在商場、港鐵站或油站放火,招募死士參與暴力行為”。這分明就是“連續劇”的下集預告。警暴是按照“恐怖菜單”具體實施。從此香港事態在10月之後暴力武力進一步升級。

以暴制亂世是中共的一貫手法,中共在解放初期為了搶錢殺土豪鄉紳,斗地主,就是鼓勵流氓地痞搞亂社會。發動文革也是利用人鬥人來達到各種政治目的。這次目的很明確,就是搞亂香港。要在警、民、媒體、黑社會、藍絲、黃絲等各群體間製造暴力衝突,製造無法收拾的亂局和恐怖環境。這是把中共在歷史上搞內鬥那一套招數重新來使用一遍。但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是非是無法顛倒的,任何邪門歪道都只會給中共犯下的滔天惡行中繼續增加累累血債。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一)藍絲,你還要撐警嗎?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二))6.12 我犧牲了第一隻眼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三)急救員的眼淚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四)生於斯,死於斯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五)黑暗中的黑色眼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新聞來源:大紀元(1)大紀元(2)大紀元(3)大紀元(4)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