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七)死因存疑

蒐集/編撰: 天滅中共

覆核: 卡西歐      

上傳: 風華絕代石榴姐

2019年社會運動期間,香港不少示威區內出現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這句塗鴉,意為「監管之人,誰人監管」,而這句塗鴉正正點出了當時香港非常嚴重的問題:示威者上街抗争被警方以「暴動罪」控告,​受害者變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濫暴又有誰來拘捕他們呢?

「死因存疑」

「陪審團以 4:1 裁定死者周梓樂死因存疑」,西九龍裁判法院,死因庭研訓第29天,周梓樂墮樓案終於有了裁決。 死因裁判官高偉雄感嘆道「每次做年輕人的死因庭都覺得難過,周梓樂年輕有為,我們同真相已經很接近,如果閉路電視的角度可以高 5 度、轉慢數秒,可能真相就會呈現」。 

他停頓了一會兒,對著周梓樂父母說「傷痛可能會持續一段時間,望你們互相扶持」。

周爸爸緊緊握住身旁周媽媽的手。

「孩子,責任完了,安息吧,我以你為榮!」

2019 年 11 月 4 日凌晨 ,警方與示威者在將軍澳尚德邨一帶徹夜對峙。期間,22 歲科大生周梓樂在尚德邨停車場懷疑由 3 樓墮下至 2 樓,昏迷不醒,情況危殆。留醫四天後,於 8 日早上逝世。

這是反修例運動以來,首次有人在衝突現場受傷身亡。

1997 年 8 月 13 日,香港主權移交後一個多月,李麗麗在醫院誕下一個健康可愛的男孩,取名:周梓樂。22 年後的 2019 年,香港爆發史上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22 歲的周梓樂離奇墮樓, 就這樣離開了人世。       

年輕的生命見證了中共如何一步步吞噬香港,終於在第 22 年,一國兩制徹底死亡之際,倒在了中共暴力治港的屠刀下。也正是這一天,香港人的口號從「香港人反抗」,變為「香港人報仇」。

離世當晚,各區都有悼念活動,市民前去獻花悼念,悲傷不已。在周梓樂墮樓的停車場,有市民點上蠟燭,擺滿鮮花,周梓樂生前的朋友邊折紙鶴邊流淚,最令人感觸的是一幅悼念字句,內容是「孩子,責任完了,安息吧!我以你為榮。」落款是父親泣拜。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尋找真相」

防暴警員隨後趕到悼念現場,驅散市民,拆毀現場擺設,並向人群大叫:「今晚我們開香檳慶祝!」

警員對示威者的仇恨,已經泯滅人性。市民暴怒,議員施壓,警方高層匆忙出面表示已對相關警員作出訓斥。」

如此敷衍了事,民憤更難平息,年輕的生命怎可以就這麽枉死,市民堅持要為周梓樂尋一個真相、討一個公道。一年後,死因裁判庭終於決定召開一場死因研訊。

彼時,坊間對周梓樂死因,主要有兩種猜測: 一種認為周梓樂是為躲避警暴而踩空不慎墮樓,另一種則懷疑周梓樂是遭警方毆打後被推下樓。

這場死因研訊長達兩個月,橫跨 2020 至 2021 年。

1、消失的8秒鐘

周梓樂在停車場3樓墮下之前有8秒鐘是完全空白的——沒有目擊者、亦沒有閉路電視拍到關鍵一刻。

2020年12月3日,死因裁判官高偉雄利用午飯時間翻查警方早前呈交法庭的閉路電視片段,在廣明苑的閉路電視錄像中發現了警方查看一年都沒有發現的「重要影像」,但在拼湊不同角度的鏡頭,還原周梓樂墮樓的完整影像時,卻發現鏡頭錯過了墮落前最關鍵 8 秒鐘,無人知道在這「消失的 8 秒」裡,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意味著,沒有證據證明周梓樂是不慎墮樓,亦沒有證據證實他是被人推下樓。

事發停車場(來源:眾新聞)

2、致命因

除了閉路電視之外,周梓樂的致命因,身上的傷勢也是找出案情真相的關鍵。

負責解剖遺體的衞生署法醫郭嘉琪供稱,致命因是頭部創傷。她分析指:周梓樂右腦有受直接衝擊的傷勢,「相信由撞擊位置造成」;左腦則出現「腦對沖傷」,推斷創傷是從高處墮下所致。她還指出:雖不能完全排除死者生前曾被硬物撞擊,但遺體上並無發現相關跡象。

受家屬聘請觀察解剖的資深法醫科專家馬宣立其後補充,若以磚塊或一個大面積平面施襲,就未必分到傷勢是因襲擊還是高處墮下而造成。然而,這種可能性很低,除非很有計畫地執行。

3、遲到的7分鐘

周梓樂去世當日,香港消防處便在記者會承認救護員接報後用了19分鐘才到達傷者位置,較12分鐘內到場的服務承諾遲了7分鐘。

不過死因裁判官表示自己翻看廣明苑範圍的閉路電視後,卻發現救護車其實是按時到達,當等了近8分鐘之後才下車,質疑消防員供詞。

無論如何,關鍵問題是,如果早10分鐘抵達醫院,周梓樂會否有更大機會生還?

伊利沙伯醫院神經外科顧問醫生麥凱鈞上庭,詳細解釋了周梓樂的傷勢及送院後接受治療的情況。

他指出:按送院時的情況,周梓樂在 14 日內死亡的機率超過 8 成半。即使能夠生還,也有超過 9 成機率成為植物人或永久性深度昏迷。即使早10分鐘送抵醫院,他預計死者臨床數據及電腦掃描結果也不會有很大分別。

由於始終無實質證據證明周梓樂究竟是自己不慎墮樓亦或被人推下樓,陪審團最後以大比數裁定死因存疑。

「我們盡力了」

周梓樂父親在研訊後,會見傳媒時一度哽咽,低頭沉默數秒後說:「我想對我的兒子說,我們盡力了,正如法官說的,離真相還差一步。希望我有生之年,可以找出真相」。周梓樂母親亦首度開腔,向傳媒鞠躬後說,「我只有一句話,大家辛苦了」。

在研訊的最後,裁判官高偉雄也向家屬深鞠了一躬。這29天的研訊,每一次回看案發當日的影像,每一個回憶案發當日的證詞,每一種描述死者傷勢的分析,都像是一把利刀,一次又一次扎進父母內心最痛的地方。

周梓樂父母(來源:立場新聞)

「死因存疑」是法律給周梓樂最有限的公義,「我們盡力了」是父母對周梓樂最無奈的交代。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一)藍絲,你還要撐警嗎?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二))6.12 我犧牲了第一隻眼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三)急救員的眼淚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四)生於斯,死於斯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五)黑暗中的黑色眼睛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六)骨折的花季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走進周梓樂之死-1)立場新聞(走進周梓樂之死-2)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