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五)黑暗中的黑色眼睛

蒐集\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上傳:風華絕代石榴姐

2019年社會運動期間,香港不少示威區內出現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這句塗鴉,意為「監管之人,誰人監管」,而這句塗鴉正正點出了當時香港非常嚴重的問題:示威者上街抗爭被警方以「暴動罪」控告,受害者變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濫暴又有誰來拘捕他們呢?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晴,我卻用它尋找光明。」是中國詩人顧城描寫文革時期在黑暗中尋求出路和希望的《一代人》。這何嘗不是當下我們這代人所需要面臨的境況,身處在一個時代的至暗時刻,不願被黑暗吞噬,唯有堅定尋找光明的意志。只是沒想到的是,為了尋找光明,有些人付出的代價會是眼睛本身。

(圖片來源:獨立媒體)

「黑暗中尋找光明」

維護公義、追求真相是新聞工作者的責任,身處眼前黑暗混沌的至暗時刻,市民都站到了抗爭的前線,作為記者,更是要將社會實況和不公不義展露人前。

面對全副武裝的警察,記者沒有可以還擊的武器,但有揭示真相的良知和捍衛公義的筆鋒。

反送中運動的一年,香港記者在催淚煙漫天、胡椒噴劑四射,不同種類子彈橫飛的惡劣環境下,緊守崗位。雖然和峰火連天的戰場尚有距離,但承受的風險,比戰地記者有過之無不及。

2019年9月29日是由網民發起的,旨在連結世界各地抗爭者以反抗中國共產黨向全世界滲透「意識形態」的「全球反極權大遊行」。

當日,香港示威者以「自由起義,全球抗共」為遊行口號,於下午2時半由銅鑼灣東角道開始遊行,前往政府總部。

香港警方則在早上10時就安排兩輛水砲車及兩輛「銳武」裝甲車於西環的中聯辦外戒備,同時,安排一輛水砲車及「銳武」裝甲車於政府總部內戒備。

因此,和平遊行很快演變成警民對峙。期間,至少6名警員喬裝成示威者,惡意破壞,引警方武力升級,被市民發現後,開真槍逃脫,同時,《明報》及《自由亞洲》記者亦因拍攝到喬裝示威者的警員縱火及換裝的全過程,遭到警​​方武力襲擊。

「黑色眼睛陷於黑暗」

下午5時過後,天色漸暗,警方仍不斷的從高處向示威人群發射布袋彈、橡膠彈。市民無處躲避,多人中彈受傷。其中,印尼免費報紙SUARA女記者Veby Mega Indah 在通往入境事務大樓的天橋進行直播期間,被警方以橡膠字彈擊中右眼,造成永久失明。

(圖片來源:獨立媒體)

受傷當時,Veby 身穿有清晰PRESS字樣的反光背心及頭盔,並且她並沒有站在示威人群當中。 Veby的代表律師韋智達隨後展示了CNN的一段採訪視頻顯示,當日警員臨上警車離開前,轉身向現場記者投擲催淚彈,這意味著,警方很有可能是故意針對記者而做出攻擊。

Veby 向投訴警察課(CAPO)投訴後,17次去信要求當局披露開槍警員姓名,以進行民事訴訟,都不獲受理。警方一直以「案件仍在調查中」為由,但卻從未就調查採取過任何實質行動。

在警方和政府的語言偽術中,仰賴「電光火石之間」,警方永不會違法,永遠沒有警暴,只有記者抹黑。但是,鏡頭影像不會說謊,眼睛不會忘記,黑永不會變白。

「陷於黑暗,不棄光明意志」

Veby 說:「我中槍後,很多人問我會否返印尼,經過思考和祈禱後,我從《聖經》得到答案:我應該為神派我到的地方做點有益的事。神派了我來香港,所以我是會留下的,因為香港是我的家。就好像你家裡起火了,你可以一走了之嗎?我希望,我的案件能為香港做

(圖片來源:立場新聞)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一)藍絲,你還要撐警嗎?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二))6.12 我犧牲了第一隻眼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三)急救員的眼淚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四)生於斯,死於斯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報導-印尼女記者爆眼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