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三)急救員的眼淚

蒐集:天滅中共

編撰:天滅中共

覆核:卡西歐

上傳:文粵

2019年社會運動期間,香港不少示威區內出現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這句塗鴉,意為「監管之人,誰人監管」,而這句塗鴉正正點出了當時香港非常嚴重的問題:示威者上街抗爭被警方以「暴動罪」控告,受害者變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濫暴又有誰來拘捕他們呢?

「阿sir !我拜託你,你讓我進去吧!我所有的裝備都可以放下,你讓我先進去救人,救完人你怎樣打我都可以,讓我一命換一命也行,求求你了!」

(資料來源1視頻截圖)

深夜的地鐵站,已經落閘封閉,鐵欄後,看守的警員手持武器,依然無動於衷,鐵欄外,幾名急救員雙手扶欄,還在苦苦哀號。

欄後的警員好像聽不到,急救員終於鬆手,忍不住蹲下來,號啕大哭,身後的急救員迎上去抱住他,兩人相擁而泣。周圍正用力拍打的鐵欄的市民見狀,亦不禁低頭,默默拭淚。

(圖片來源:眾新聞視頻截圖)

這一切,發生在2019年8月31日深夜,當時,反送中社會運動已經持續近三個月,這天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就香港政改提出「831框架」五週年的日子,市民自發前往港島多區聚集參與遊行集會,人潮一度佔領多條主要路段,形成警民對峙。警方向人群不斷發射催淚彈,示威者開始後退,並向警方投燃燒彈,以阻止警方進一步的攻擊,換取時間,確保市民安全撤離,隨後一路退至旺角。

夜晚約10點許,網上忽然有消息流出,有軍裝警員抓了許多人在旺角地鐵站的控制室,於是有一批示威者衝入旺角站,拆毀閉路電視,打爛控制室的玻璃準備營救「手足」。很快,防暴警員趕到,部分示威者轉乘觀塘綫往調景嶺方向的列車離去,到達太子站時,站內有多民中年漢取出鐵鎚向示威者揮舞,示威者以噴滅火筒回敬,這期間,往中環方向的荃灣綫列車也開進月台。

這時,太子站的月台上擠滿乘客,有對抗中年漢的示威者、有飯聚後正準備回家的一家大小,有剛剛下班的工人,還有準備外出Happy Hour的年青人,忽然港鐵廣播響起,「緊急廣播,由於發生嚴重事故,乘客必須立即離開…」。

話音未落,一批速龍小隊和軍裝警員已跑入月台,無任何預警之下,迅速撲倒在月台上的幾個乘客。

(資料來源2截圖)

這之後的事更是讓人始料未及

從四面八方湧至月台、車廂的防暴警察、速龍小隊,先在車門外,向車廂內的乘客揮動警棍並噴射胡椒噴霧,再而衝進車廂,用警棍毆打,一棍又一棍,手無寸鐵的市民驚叫哭喊,萬分驚恐,只能用雨傘遮擋,而沒有雨傘的,只得縮到角落,任由警察襲擊,男生護住身邊婦孺,哭著大叫「求你們了,不要打」,無果,惟絕望的抱頭痛哭。

(資料來源2截圖)
(資料來源2截圖)

市民無助的驚叫和恐懼透過傳媒和在場市民所攝的影片,迅速在社交媒體上瘋傳、發酵。

一批在前線擔任義務急救員的市民最快趕到現場,發現現場一片狼藉,到處是躺在地上需要急救的市民,滿頭是血,他們立刻向其他義務急救員發出信號,要求增援以及物資補給。

然後就發生了最開頭的一幕,趕來增援的急救員們被拒絕進入車站。一名急救員向閘內警員展示白旗:「阻礙救援違反國際人道法」,苦苦哀求,悲憤的市民亦在旁邊用力拍打鐵欄,希望喚醒警員的良知。

這一晚的傷痛,急救員的眼淚,記錄下了在無數的警暴事例中,最不可寬恕的一項暴行:阻止對傷者施救。

至今,831當晚太子站裡面究竟有多少人重傷,甚至死亡,依然是個謎。

這是一個追求自由的夏天,「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這是一個悲憤交加的夜晚,「追究警暴,刻不容緩」。

這是一個時代的至暗時刻,「極權之夢,香港之殤」。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一)藍絲,你還要撐警嗎?

【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二))6.12 我犧牲了第一隻眼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

「資料來源」:

1、太子站外視頻

2、太子站內視頻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