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草解評:【世事解評】中共實施一胎生育政策的始末

作者:紐約香草山福音部   Daxia

在中共國,因為一胎化,每個人都有自己內心的痛。而今,獨生子女政策在35年後,慢慢走向終結。

中共的一大特點就是“翻手為雲,覆手為雨”。1957年,大躍進“糧食衛星”飛上天后,中共高層有了一種看法——“人多是好事”成為主流思想:“人多力量大”,“人不但有一張嘴,還有一雙手,可以創造世界”。中共自那時起,開始鼓勵中國女性生育:生得越多越光榮。當時,中共嘉予有10個以上子女的女性“光榮媽媽”的稱號。我的爺爺時代,父輩就有10個兄妹,雖然有個姑姑從小夭折了。

圖源網路

中共那時的人口政策,導致了六、七十年代中國人口的急劇增長。隨後,由於“文革”前和“文革”中的經濟政策失敗,大量勞動力無法找到工作。中共一方面組織青年人“上山下鄉”,另一方面又開始提出控制人口——這想必是出生在這個時期的人一個時代的記憶。

1968年,中共再次提出要計劃人口,並成立“計劃生育領導小組”。他們開始有步驟地實施計生政策:宣傳少生、稀生、晚生,向育齡夫婦免費發放避孕藥具等。然而,由於缺乏具體的資料,當時的“計劃生育”工作只能停留在宣傳鼓勵階段,缺乏執行目標。

直到1980年,後來被稱為“計劃生育之父”的田雪原,對中國未來的人口計算提出了一個粗糙的模型,用來估計中國未來的人口數量。該模型估計,要把人口在2000年控制到12億,那麼每對夫婦只能生育1.7個孩子。於是,1.7個孩子,就成了政策制定者的把手。1.7這個數字意味著,有的人可以生育兩個,有的人只能生育一個。那到底誰能生兩個,誰只能生一個呢?

在中共“寧左勿右”的極端思想下,1979年3月,山東省煙臺地區榮成縣136對夫婦向全公社及全縣育齡夫婦發出倡議書——《為革命只生一個孩子》。在計劃生育典型的帶動下,各個省份都意識到當中蘊含的政治意味,紛紛推出了“寧左勿右”的政策。上海、北京、天津、江蘇、吉林、山西等紛紛要求只生一個孩子。在強大宣傳輿論的渲染下,1981年,中共強制性“一胎化”的計生政策終於出台,並被廣泛暴力實施。

圖源網路

中共的所謂“計劃生育”,與國外民眾自願的政策不同,充滿血腥與暴力。

正如自然界存在的規律一樣,人口數量自身存在著調控的機制。對於一個正常的政府來說,調節人口的方式有很多,比如社會保障制度的完善、民眾更多接受高程度教育。如此,生育率會自然下降。

“計劃生育”政策,不論是從人權或是生育權的角度,其根本上都是錯誤的。

歸根究底,中共決策的黨文化因素,才是問題的實質。共產黨頭腦一熱,想要人多,就鼓勵多生;人多得養不活了,腦門一拍,就不惜一切手段,殺得中華大地上胎魂不散。多生和少生,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但這恰恰都是中共“什麼都敢乾”、“想怎麼乾就怎麼乾”的流氓霸權習性的體現。說到底,就是把百姓當成牲口一樣對待。

現今的人口比之三十年前,又多了好幾個億。但這些年,因為中共在經濟領域上放鬆了一點,少管了一點,人們卻比之前吃得更飽,住得更寬了些。但不能忽略的是,李克強去年在大會上強調,中共國仍有6億人收入只1000元,處於溫飽問題貧困線之下。要知道,問題的關鍵不是人口,而是中共本身。

“計劃生育”所帶來的弊端遠遠大於減少的人口數量:有人把孩子奉為掌上明珠,有人則把孩子作為商品買賣。也是在當今社會中出現了啃老族,拼爹拼媽,乾爹乾媽,或者老無所依,老無所靠的現象。“計劃生育”政策造就了一代人,自私、貪婪、金錢至上的卑劣品行。中共靠無神論共產主義,綁架你的肉體和思想,賤踏文明的進程,至使現在中國人如豬狗一樣的生活著。

編輯/校對/發稿:Irene木木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