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64 – 2/2)爆料革命絕不參與任何國家和地區的政治!絕不加入任何組織!不成立任何政黨!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主要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等精選而成,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和閆麗夢博士等直播文字,即具有文獻價值的部分,由文迅等戰友按時間和主題整理而成,感謝戰友的聽寫!

標題簡述:
2017年5月17日
郭先生說:文貴永遠不加入任何組織,不會成立任何政黨,我昨天說了Twitter黨它只是個名稱,別人當主席,別人管理,我提供資金支持,我提供信息支持,我提供社會關系支持,但我絕不摻乎。
2017年6月19日
郭先生說:我再次重申,不管你什麽民運,什麽運,我都不感興趣!說實在話,我跟你啥運永遠不跟你搶飯吃,我跟你半點關系沒有,我在6-16已經說了,你誰我也不指望你們幫我,你們也幫不了我。我要幹的事業不會跟你們有任何沖突,不會爭你們任何一個所謂的這運那運的人飯吃。希望大家千萬別在這兒,大家過去一、二十年你們各有各的利益,你們各有各的地頭,各有各的山頭,各有各的地盤,什麽法輪功啊,民運啊,什麽什麽太多了,我真的不知道。我跟你們沒半點關系,我永遠不摻乎你們的地盤去,我也不感興趣。郭文貴從小就是一人打多人,我喜歡獨狼行動,我喜歡一個人往前去做事情。
2020年4月6日
郭先生說:我不想摻乎巴西的事兒!歐洲其他幾個國家的領導人,這個在這個我那21天追孝期間很多人送花送東西啊沒辦法都送上樓上來了,啊其中有一個國家的領導人把整個紐約幾乎這整個菊花全買完了大的不行,人家這個希爾頓就說從來沒見過這麽多菊花整個都滿了啊。 但是對不起我都沒我我另外我都沒見,因為我不摻乎其他國家政治;包括美國政治。啊戰友們千萬別跟我說啊我不摻乎,咱戰友別往上摻乎什麽人美國政治啊什麽…咱不摻乎!你摻乎不起!我覺的川普總統說那句話我非常接受!“我們來自一個非常失敗政權的國家”!我們跑人這兒說啥來呀!?咱要臉不要臉吶!啊咱有本事咱回自己國家去唄你你在這兒晃蕩啥呀,你在這兒說啥呀是不是咱得要臉。所以說戰友們我強烈的啊你們誰有啥本事你自己去啊你你去弄去,但別提以郭文貴的名義、別以爆料革命的名義摻乎美國政治和摻乎西方宗教。咱玩兒不起這忒大的事兒!忒大!
2020年5月21日
郭先生說:我們絕對不參與政治,更不會謀求在那裏那塊什麽利益啊,這決對不會的。
2020年11月14日
郭先生說:我們一再重申,不摻乎美國政治,我們根本不關心你是哪黨,我們關心的事情,誰和共產黨是朋友?誰是美國共產黨?誰是美國共產主義?

2020年5月15日
美國人說:Miles,加入我們吧。我說對不起,我什麽也不加入。我郭文貴連個護照都沒要你們的,對不對!我從來沒有!我也不會加入你任何組織。我愛我的中國,我愛我的中國人民。我希望中國人好,那就只有幹掉共產黨。要是能幹掉共產黨,我說把我吊在天安門我都願意。

2020年5月21日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什麽說我們現在,你把共產黨都要幹倒了,你還搞這幹什麽?幹倒了我不會回去的,我永遠不會摻和中國的政治,我永遠我希望大家記住,我不會再在中國長期居住下去,不可能的。我寧可真正我當美國的,在這塊兒我當流浪狗,我在大街上要飯吃,我也不回當中國所謂皇帝去。我對政治沒有半點興趣,我對中國的大好河山被毀,痛心至極,痛了幾十年了。

權力絕對不能私有化,私有財產絕對不能公有化和被家族化,私人財產絕對神聖不可侵犯。天賦人權,每個人都享受這個上天賦予人的尊嚴和自由和安全。這是起碼一個人類社會的現在基本有的東西。這就是我們要捍衛的,我們要追求的。但是我們絕對不參與政治,更不會謀求在那裏那塊什麽利益啊,這決對不會的。

2020年6月15日
郭文貴的政庇沒護照,說這話的人你去把你家老祖宗的墳挖出來問一問,郭文貴身份是政庇嗎?郭文貴的身份是政治事件。前天班農先生跟我說,他說Miles,你可不可以這樣這樣這樣?我說我告訴你班農先生,你記住一句話:如果需要,說幹掉共產黨,你有倆選擇,把郭文貴頭砍了,共產黨亡,你立馬揮刀把我頭砍了,你砍我一百次我都感激你;我可以自己拿刀把我頭砍下來都行,只要共產黨亡,你什麽都不要考慮我。我的身份護照是美國和中國全世界的政治事件,不存在政治庇護。

這點常識,你想當郭文貴你當的上嗎?我可以告訴你,我要現在說拿美國身份,我告訴你,我就這樣一下,一秒鐘,我做個決定就可以了。美國是有法律的國家,只要你夠了法律這個條件,你願意做啥決定,我分分鐘就拿。誰敢跟我打賭?哪個欺民賊這幫你們說這話的人你敢站出來跟我打賭,你有種你把真實身份,露個真臉,你敢站出來。因為政治庇護不是我的考慮,它也不是我的目的。

我有沒有能力讓大家獲得國際上尊重的新中國聯邦的護照咱走著看!就像新中國聯邦要成立一樣,老天都在幫我們。如果是那天的閃電、兩次閃電,開天辟地的這種天氣變化,換到世界上任何一位宗教領袖,他都成為現實的神了。如果要換了任何一個所謂的欺民賊手裏邊,我噻那成啥了那得。所有的郭文貴的身份在美國,他已經不是政治庇護,他是政治事件。

關於郭文貴有多少人你知道在24小時保護著或進入什麽程序,我再說一遍,我跟任何美國情報機關沒有任何合作。所以有人說我是雙面間諜,那天有個華盛頓記者說,我說你胡說八道,我雙面間諜,雙面,一面是共產黨、那一面是美國,你是美國人,你問問美國我跟你們有沒有間諜關系?誰那個情報機關敢這樣(舉手)我跟郭文貴有情報關系,我承擔一切後果,你把我剁了都行。

我跟任何組織沒有所謂的任何關系,郭文貴一輩子不要任何政治名義,什麽教授哇,什麽名譽主席呀,絕不參與任何組織。郭文貴絕對永遠不會往那美國出名。哪天沒有要采訪的,不要采訪。我只在講我們的平台上,講我們有利於新中國聯邦的話,我不求任何人。這就是說偷換概念,我們新中國聯邦成立的時候,你們幹啥呢?香港的運動,還有我們一系列419事件在那擺著,海航,我們就不要數了。

我們只相信一條,滅掉共產黨是我們所有爆料革命的唯一的追求!讓中國人擁有法治、民主、自由是我們追求的目標!過上體面的生活、安全的、沒有恐懼的生活,能保爹、娘、兄弟姐妹、妻子、丈夫、女兒安全,這是我們追求!為此,我們可以犧牲我們的一切所有都有可能。

2020年11月14日GTV連線香草山
我們一再重申,不摻乎美國政治,我們根本不關心你是哪黨,我們關心的事情,誰和共產黨是朋友?誰是美國共產黨?誰是美國共產主義?

川普總統他要滅中國共產黨,他就是我們的朋友;川普總統如果現在要是跟共產黨好,他就是我們的敵人。不管是我們的敵人還是我們的朋友,美國的憲法給你的權利,你可以自由發言吶,你對你的話要負責任吶。可今天連話都不讓說了,那我們每個人能安全嗎?誰能安全?一個不讓說話的背後,一定是有什麽…做了什麽鬼事兒。這就是世界人類上只有北朝鮮、中國共產黨、伊朗、和古巴有防火墻,而且是美國的科技大佬建的防火墻。現在在美國內部又建了防火墻,這是如此的滑稽和可悲。所以中國人未來一定是一人一票的政治選舉制度,獨立的法治和信仰的自由和絕對負法律責任的、真正的、媒體的獨立,第四權力。

我們在這裏學了很多。我深信強大的美國和成熟的美國,它有絕對的全人類上最大的糾錯能力、恢覆能力。我過去幾十年和中國共產黨當官的打交道,最羨慕美國的法律,和美國國家的實力,叫糾錯能力,和美國這個國家人民絕對勇敢勤勞的這種個性。我今天我絕對地自信美國人這種勇敢,和這種勤勞,和美國真正的這個糾錯的能力,和他的法律,會把這個最大的一場美國的憲政危機,和美國的自由選舉的危機,變成美國最大的機會,這就會看到萬個、千萬個David會出現在我們的視野裏,會拯救世界!謝謝!

2020年11月22日
只要是某個組織,只要這個組織有頭兒,這個頭兒他是享受你的錢、利益、尊重、控制、唯他所用的,一切都是垃圾,你都不要參與,除非你需要。什麽樣的組織、或者什麽樣的會,它都是離不開一個本質——它有目的。這個目的都可以有,但目的是服務誰?服務極少數人、或某個人、或者有神一般的人物在,這事你就甭想了。所以說七哥這一輩子很明確,不是我偉大。什麽加入組織啊、加入什麽宗教哇、各教哇,整個title哇,那就太小看你七哥了。(七哥念)“新中國聯邦成立國會”。

很多人建議,我成立什麽國會呀,不到時候吧?到時候就有人成立了吧,現在沒想。現在成立國會以後,公關、遊說,就是要錢嘛。有功勞,但是給了錢,很多麻煩,啊很多麻煩。我這人幹事,就像我,你看我的人生,我幹一件事的時候,我就幹這一件事。我把這件事幹絕它、幹到完美它,我再幹下一件事。我現在就一件事——滅共,就是滅共。真的不能說今天,你時間是有限的,能力是有限的。那在過去這幾年,那在美國那給我建議的多了去了,成啥的都有。成立國會是個好主意,是可以做一些,很多人建議。目前還不是時候,最起碼我們不會做這事。我們要把財力、人力、時間集中在滅共上。

說實在話,我對啥都有信心,就是沒有中共以後的中國,我真沒有多大信心。這是我內心裏邊,內心裏邊最不靠底兒的這麽一件事。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為什麽,我對這個事情的看法和觀點。我希望大家知道,為什麽我剛才我說,滅完共以後我真……我發自內心地說,七哥不想一直一輩子過這樣的日子,這不是我想的。我想修行,我想隱居深山。我隱居深山也不能天天跟你七嫂子種白菜去,那也不是我的個性,我生來就不是幹這個的,是吧。我真的想好好修行修行,最起碼在人間,我希望我能很快地修行到時間那個維度去。

當然了,我向往的是空間那個維度。我說實在的,人間的很多這事情,七哥看的明明白白的。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命,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們的文化大革命、還有共產黨到中國來,中國歷史上按照宗教學、按照今天的時間,和未來我所說的生命的本質,中國人過去歷史上,我們有太多孽了。我相信輪回呀,我相信我們中國人真的有太多業障了。近期的文化大革命、八九的六四、新疆、西藏、香港、台灣,和共產黨每天在幹的事,都在造孽。而這個造孽的時候中國老百姓十四億人,很多人是都不是無辜的。咱推翻了共產黨,咱能把這業障給推翻嗎?真不見得。

每個人都能走向光明之路嗎?把人間修行好,走向時間的維度,走向空間的維度嗎?真不見得。你看咱國內的有些知識界很多精英,他們很痛苦。因為周圍人的那種冷漠、那種癡、那種慢、那種無知,很可怕。每天三頓飯、然後洗澡,然後是東家長西家短,張嘴就批評美國,低頭就是罵鄰居,擡腳就踹孩子。你看咱中國的這人說話,嘴裏邊吐出好話的不多,不是罵就是埋怨。要麽就是一副,就是世界上就是看不順的樣子。就是我們現在中國人,就這個文化和道德、法律、人性、宗教信仰,都已經喪失到你沒法形容的程度了。滅共容易,真的讓中國人心祛除霧霾太難啦。

為啥我說新中國聯邦要在海外,最起碼要在海外建幾個基地,就最起碼你能在一個幹凈的環境、有法治的社會,最起碼的法治道德。都是2020年了,對法治起碼的尊重都沒有。你看那海外欺民賊瞪眼撒謊,一個個就慌撒到那種程度。你看看咱海外華人有幾個能光明磊落站在這兒,敢把自己的人生像七哥這樣抖落出來,敢像七哥這樣面對一切,真的是一切都展示出來。七哥健個身,他們說我是拿水潑的;七哥吃個飯,是假的;船是借的,飛機是騙的,船是騙的,房子是騙的。確實都不是我的,沒一樣是我的,但我也不是騙的呀,對不對呀?七哥裕達國貿,是騙的啊?盤古大觀,是騙的?

七哥昨天給大家說了,七哥所有的經歷的每件事情,那都是很難、不可能幹幹凈凈做到的。所以說你想想為啥海外有個新中國聯邦,最起碼讓一些現在我看到有很多好人、好的中國人,在人間這一個維度裏邊,能活得健康、愉悅,盡快地達到我們,解脫。能達到見性成佛,那就更好啦,直接就不到時間那個維度,直接到空間的維度去了。中國人這個“間”字,實際上英文叫timing,實際上我們形容是什麽呢?嚴格來講,什麽心系啊、間系啊什麽,實際上它就是一個標準、一個高度。

2019年11月26日
郭文貴先生:我得告訴你啊,我曾經,姬勝德還有包括馬健副部長,包括,徐永躍,包括,耿惠昌多次問我,郭文貴要不要加入我們。我問加入你們啥意思,入黨!然後加入我們系統,給你編號啊。我說編號啥意思?這個編號可不是開玩笑的啊,不是安全部長就有權利給你編號的。他這個編號是,路德我讓你加入安全部了,讓你加入八局,七局,六局,你說了不算。我作為一個副部長或者一個局長,只有局長有權利啊。推薦這個人的時候,這個人上去就像今天安全委員會一樣,國家有一個情報委員會管理,那是最絕密的,這時候給你生成一個碼。

這個生成碼只有一個人知道,就是最後跟你談話的那個人,他有這個密碼。說這就是你的密碼,這是你的檔案,這個檔案可以叫雞鴨鵝狗豬,鵝狗雞鴨豬都有可能,螞蟻幹大象,大象幹螞蟻那都是有可能的。只有你自己知道,他知道,然後這個檔案,不是你想象的7 8 9 10 什麽的,然後你記住,你只對這一個人負責,中國情報只對一個人。你至於說你在二部,在三部,在安全部你那叫工作關系,你不叫職業特務,你是國家公務人員。特務只有編碼的是不在這上班的,是隱秘型特務,你像王強先生,他屬於徹底在外面的,隱秘型特務。他今天可以說我是服務員,明天我可以開夜總會,後天我裝成詐騙犯,大後天我可以偽裝成黑客,他愛幹什麽幹什麽,但是共產黨那個安全委員會,一提溜檔案就出來了,一提溜你檔案就出來了。

2021年1月1日
三年爆料革命關鍵要開智,我認為給戰友錢都沒有開智重要和增加你的判斷能力。這才能讓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更安全、更和平,才能讓你真正的過上體面的生活。戰友們都有錢了,一出去以後,是不是啊,不明是非、趾高氣揚,見風就倒,見動靜就跑,一看到老實人你嗓門就大,那這是什麽人呢?你有了錢不是災難嗎?

昨天看唱歌那歌手,每個人的形象,歌聲唱出來的時候。我說這些人如果新中國聯邦到全世界,會受到所有全世界的尊重。但是我們所有戰友做好準備了嘛?你有沒有這個素質啊?共產黨一說病毒沒事,哎就可能真的沒事;然後美國一說總統出問題啦,哎呀總統又出問題啦;然後美國背叛,哎呀這背叛啦。現在我看到網絡上,頭兩天傳什麽希拉裏死啦、克林頓死啦。誰誰被抓啦,兄弟姐妹們,你們能不能不傳這東西啊!有點常識吧!甭說克林頓,克林頓那小秘書要是死了,美國都不會藏一分鐘的。他藏不住啊。還什麽小甘乃迪活著回來了,我的天吶!有些話我不說,你知道川普總統頭段時間最大的錯誤,就是有些他最信任的人用假的信息誤導了他。

這個在中共以假治國,在美國也有以假治國,也有以假玩政治。你別以為美國就沒有,美國只是程度大小而已,禍害人的面多廣而已。所以說我們這個唯真不破,他不是說著玩的,戰友們。你說你傳它幹啥啊?一會兒軍隊動啦,然後這小甘乃迪還活著吶,克林頓完啦、奧巴馬完啦,你可能嗎?他就是完了,你覺得這個國家還有希望嗎?我們不要摻乎美國的兩黨之爭,他不是兩黨之爭,他也不是正義邪惡之爭,這是一個實力的較量。

共和黨裏的腐敗超過了民主黨,現在共和黨裏邊對美國的威脅超過民主黨,共和黨對我們的威脅超過了民主黨,你們想啥呢?一會兒民主黨、一會兒共和黨,一會兒極左,一會兒極右呢?咱有啥本事評斷人家啊,咱在人家國家、寄人籬下,在人家這塊混個飯吃,得到這安全,好好感謝這個國家吧。咱別當,咱嘚瑟得自己大頭癥,咱在這兒評價人家美國去啦。你評價人家幹啥啊?你說你評價人家幹啥,咱有啥資格評價人家,是不是啊?不是貪嗔癡慢疑那麽簡單啦,這是咱自己往自己身上作事兒呢。

2021年1月10日
我再說回川普總統,不管川普總統如何,大家記住我們爆料革命,我們跟的是誰?我們絕不 是跟著共和黨和民主黨。我們管這個狗屁民主黨和共和黨呢!共和黨裏邊,害我們的人最多。 多年來對我最大的威脅是川普總統,民主黨沒有一個人傷害我們。我們該怎麽對待?我再次 重申,誰跟共產黨好,誰就是我們的敵人,誰支持爆料革命滅共,就是我們的朋友。

這幾天都在拉我們,mega 川普總統的組織,要給我們形成聯盟。我告訴他,不管你被定義 成所謂的犯罪組織,暴力組織,還是你川普總統重新回白宮,永遠不會跟 mega 成為戰略合 作夥伴。那民主黨的好幾個都要跟我們聯合,希望跟我們合作。我告訴他們,我們爆料革命、 新中國聯邦永遠不可能和任何黨派合作,也不會參與任何組織的運作,郭文貴也不會。

某個科技界大佬前天給發信息,miles 我們要對所有的極右媒體展開行動。只要你願意跟我 們一起,我們保證你的 GTV、G-news 和你所有的發展都是、都是像我們的朋友一樣,盟友 一樣,得到特別照顧。這個價值是無限的,希望你能給我們站在一起。我馬上秒回給他,絕 對不可能。我們既不是極右派媒體,我們也不會跟你在一起。GTV、G-news 和我們所有的 媒體發展,只會按照一條路往前走,那就是滅共,我們有各種準備。所以戰友們,我希望大 家要記住,當你 GTV 投資的後悔的或有擔心七哥被滅了,被殺了,被抓了,被捕回去了, 趕快先把錢退回去,跟喜馬拉雅聯盟,快點。好吧!馬上登記。

我想說到這裏的事情,戰友們。川普總統不欠我們的,反而給了我們太多了。它是我們的朋 友,我們應該感恩於他。我們不是支持他的政治立場和黨派,我們也不支持任何共和黨,還 是 mega 還是所有的民主黨。我們支持的是,誰滅共,我們支持誰,永遠不能忘了。任何情 況下,爆料革命包括郭文貴,我們都不會去反川普、砸川普。我們要永遠像恩人一樣對待他、 永遠的。

關於亨特拜登,還有拜登的那個兒子,那三個硬盤,還有 G-news、GTV 播出的信息非常清 楚。只要與共產黨勾兌的,不管任何人,川普總統的孩子,他也要這樣,我們照樣說。 誰有證據?川普總統的孩子伊萬卡還是本傑明?還是庫什納?只要有證據,他與共產黨勾 對,我們照登不誤。這就這幾天我告訴所有美國人,我說你有嗎?你有拿來看,我們 G-news、 GTV 就敢登。

某個美國世界級的科技大佬,miles,川普家族也很腐敗,你為啥不登哎?我說你這話,你要 記住,你要負責任。我可不可以把你這話給登出去去?是你說的。哎!你不能登。我說你有 證據,我郭文貴不登,我就是王八蛋。我說你不給我,你是王八蛋。一再給我道歉,我只是 說一說。我說川普本人跟中國共產黨勾兌,我照樣登。但是我們的感恩和他跟共產黨的勾兌, 這是兩回事。

我們登這個 G-news、GTV 關於亨特拜登的視頻是什麽?我絕不相信會帶來我們什麽危險。 美國多少人現在是罵拜登?美國多少人罵亨特拜登?哇塞!那個比我們誇張、猛烈的有多少 倍?那你說紐約時報也得滅了,默多克也得滅了,福克斯也得滅了,美國有八千萬 mega 也 得滅了。就把這都滅完,才能輪到我郭文貴吧!你把我們當軟柿子捏啊!我們就真的那麽軟 嗎?不會吧!我們就這麽無能嗎?

所以說戰友們,牢記我們的原則,我們不能參與到任何美國的政治鬥爭裏面去。所以我們 G- news、GTV 堅決不能無影的、沒有證據的攻擊任何黨派的人,不能帶傾斜性。

咱不管共和黨、民主黨,只要他親共,咱就使勁攻了。只要他反共,使勁支持啦!你像那克魯斯,那為 了 BOB FU 還說我們是恐怖分子呢!我們還支持他,因為他滅共。我們和 Bob fu 之間這個 恩怨和他的一個態度是小事,他滅共是大事。讓美國依法管理,是美國的強大。讓美國尊重 宗教信仰和信仰的自由,維護法律的嚴肅性,符合全人類的文明和正義的需要。滅共符合全 人類的正義需要,這是我們要做的。這難道不對嗎?我們會改變嗎?永遠不會改變。

郭爆料串珠(164 – 1/2)爆料革命絕不參與任何國家和地區的政治!絕不加入任何組織!不成立任何政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