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腳投票”與“槍口擡高壹寸”– 冷戰時期的溫情往事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Jeremy
編輯: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berlin

二戰後,世界的秩序被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集權陣營包括《華沙條約》成員國和以美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及其盟國,包括《北大西洋公約》成員國分割開來。今天回看過去30-40年所發生的事情,給我們很多的啟發與思考。

二戰後美蘇冷戰迅速開始,制度優劣從我們今天看自然壹目了然。但在當時,人們內心的認可和向往,不是電視報紙等這些宣傳部門說了算的,而是由人們走向哪裏決定的。這就是“用腳投票”,這比任何宣傳都明確,生活在專制集權的社會主義國家的人們開始不斷用偷越國境的行動,“用腳投票”去到他們向往的自由世界。1961年,為了阻止由社會主義控制的民主德國的民眾去往自由世界的聯邦德國,民主德國在聯邦德國的分界線上拉上了鐵絲網,這也成了未來柏林墻的雛形。那麽為什麽民主德國的人民要去聯邦德國呢?當時在聯邦德國,1馬克可以去民主德國換5個民主德國馬克,所以西柏林人可以憑借貨幣的價值差異去東柏林消費,民主德國的民眾去聯邦德國也去消費,去購買在本國落後的生產力下和專制的民主德國國內買不到的,質量上乘,並且設計美觀的衣服,還有壹些質量好,效果好的化妝品,還有就是會買壹些集權社會制度下喝不到的像可口可樂這樣的商品,盡管這些商品在民主德國人的眼睛裏價格是非常高的(1比5的貨幣價值差異),但是民主德國人民舍得花這份錢,因為這些都是在本國,當地買不到的。這情形像極了今天中國大陸出去旅遊的民眾,其實賺的並不多,出國旅遊就是買買買,原因在國內買不到正品或者價格特別高。這種消費現象可能是社會主義制度獨有的病態吧。壹座城市被壹條界限劃分開兩邊,被兩種不同的社會制度控制著,造成了人民生活水平與社會生態的巨大差異。從此民主德國與聯邦德國成了近在咫尺,卻又如遠在天涯的鄰居,在柏林墻建成後的那些年裏,聯邦德國的生活水平已經遠遠的把民主德國甩出了十條街了。

隨著時間推移,到了1960年代,後聯邦德國的工業產值已經僅次於美國了,而民主德國仍是剛建成柏林墻時的樣子,時間的推移但經濟的緩慢發展造成了民眾越來越艱難的生活狀態,再加上社會主義獨有的特色就是維穩、剝奪民眾的各種權利,民間的怨氣越來越重。為了生存,當時人口大約1700萬左右的民主德國人中有約300萬人選擇逃離,這其中很多人都是民主德國的社會精英,同樣此情景是否似曾相識?像不像今天的中共國治下的大陸與香港?民主德國為了防止民眾大量逃離,修築起了柏林墻。

渴望自由是人類的本能。專制有多殘暴,人們對自由的追求就會有多強烈。從拉起鐵絲網的那壹秒鐘開始,民主德國的民眾逃離的想法就沒有中斷過。有聰明的家庭,整個家庭都學習理工科的,在自己家的院子裏做實驗,研究出了熱氣球,借助熱氣球翻越柏林墻,還有的民眾靠自己造出潛水設備逃離。這麽樣有能力的民眾們如此巨大的聰明才智運用到了如何逃離專制制度上面,而據統計當時民主德國卻造不出壹個暖水瓶,這既說明了專制制度對人們思想與生產的力的禁錮,也表明了人心的背離。雖然也有民眾在翻越柏林墻時被射殺,但向往過上好的生活並付諸行動的人們想了很多辦法逃離,有些成功的逃往聯邦德國,有些卻永遠的被歷史所記錄,默默無聞地倒在在了通往自由之路上。所以壹個制度的好與壞,並不是宣傳的,而是人民“用腳投票”選出來的。

於此同時,不僅僅是德國有鐵絲網與柏林墻,而在歐洲被社會主義魔爪控制的國家都拉上了鐵絲網,似乎在集權獨裁者的腦子裏總有種幻覺,就是只要有壹座墻就可以阻止人們去往自由或者了解自由的含義,這座墻在今天中共國大陸依然存在—就是網絡防火墻。冷戰後期美國的裏根總統推行了星球計劃,這個計劃是把專制腐敗的社會主義蘇聯拖垮的重要因素,到了後期,蘇聯的實力就變得很弱了,蘇聯對其盟國與華約的控制力也隨之減弱,內鬥造成的裂痕開始顯現。

當時北約陣營的奧地利,和華約陣營的匈牙利,(以前的奧匈帝國),就像民主德國跟聯邦德國壹樣,壹方在自由下,壹方遭受著社會主義的殘酷壓迫。無獨有偶,匈牙利跟奧地利中間有座城市跟柏林的位置非常相近,這個地方就叫做—肖普朗。1921年,肖普郎公投,人們選擇了匈牙利,這個選擇也是肖普郎人民走向悔恨的開始。二戰後匈牙利被蘇聯社會主義影響,把肖普郎做了幾百年的生意與商業買賣都劃歸了計劃經濟,當地的商人以及普通百姓在悔恨中度日,從富足的經濟生活到了苦逼的領糧票過日子的時代。然後在肖普郎小城的對面就是奧地利,但是在通往奧地利的邊境已經拉起了專制的鐵絲網。拉上了鐵絲網,被蘇聯控制的肖普郎不僅僅是經濟困難,伴隨而來的還有思想道德的淪喪,這也和社會主義流氓控制的地方,如出壹轍。

時間推移,來到了1989年,這個讓社會主義遭受重創的年份到來。匈牙利的執政黨放棄了壹黨專政,匈牙利外長與奧地利外長的壹次握手,雙方都開放了邊境,並且做了富有實際意義的行動,兩人同時剪掉了社會主義專制的鐵網,這壹剪刀下去意義非凡。獨裁與自由之間的距離原來是如此之近,打破高墻鐵鎖,原來盡也如此簡單,只要人性尚存、良知還在,領導者宣布結束邪惡之黨壹切的專制與獨裁,禁錮的牢籠,瞬間便灰飛煙滅,煙消雲散了,人民也得到了自由,就連生活在恐懼中的獨裁者們也自由了。在鐵絲網被剪斷不久後,在民眾沖破鐵絲網時,按規定警察有權開槍射殺,但有位匈牙利的警察把槍口擡高壹寸沒有開槍,低著頭假裝無視,讓民主德國人沖向了自由。不久後柏林墻倒塌,這名警察成了民眾尊敬的對象。但是在柏林墻倒塌後的審判中,柏林墻的守護士兵受到到了法律的審判,因為他門在柏林墻倒塌的前夕射殺了嘗試翻墻的民眾。

隨著鐵絲網的切斷,民主德國的民眾借由自由的缺口大量湧向匈牙利,從匈牙利去往聯邦德國。僅僅幾星期就有大約7-8萬的民主德國人借次機會去往聯邦德國,社會主義的高墻被撕開壹道口子,柏林墻也名存實亡了,隨之1989年末柏林墻轟然倒塌,這也意味著冷戰結束,共產主義陣營開始坍塌。

歷史的進程,看似必然,往往背後都是由有良知、有正義感、有勇氣的人們所推動、創造的。幫助民主德國人逃向聯邦德國的,很多是奧地利與匈牙利的普通民眾,他們的正義、默默無聞但勇敢的舉動撼動了抓握在歐洲人民頭頂上的邪靈之爪,迫使歐洲的社會主義國家紛紛走向了民主、自由的陣營。

作為被獨裁統治者當作工具,要求把槍口對準人民的警察或軍人,不執行命令是錯,但打不準是無罪的,妳們可以智慧行事。但凡心存良知,看得清未來的趨勢的,該知道妳們和妳們槍口所指的弱勢群體其實是壹樣的,都是體制下的受害者。將“槍口擡高壹寸”遵從內心的良善行事,同樣會被人民所感念和擁抱。在這大場人類大時代的變革面前,也是為自己的將來,種下善果,也收獲無盡的希望!

2021年2月1日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