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證明COVID-19來源於實驗室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文強
編輯上傳 銀河

thehayride.com

醫學博士史蒂芬·奎伊(Steven Quay)在《澤諾多》(Zendo)發表關於COVID-19的研究論文認為,有 “99.8%的可能性SARS-CoV-2來自實驗室”。1月29日發表的這篇長達193頁的論文標題為 “貝葉斯分析得出的結論是,SARS-CoV-2不是天然的人畜共患病,而是實驗室衍生的。”

摘要指出“分析的目的是確定SARS-CoV-2的來源,即引起COVID-19的病毒。從98.2%的可能性是來自自然界的人畜共患病,只有1.2%的可能性是實驗室逃逸開始,對26個不同的、獨立的事實和證據進行了系統的研究。最後的結論是,SARS-CoV-2來自實驗室的可能性是99.8%,來自自然界的可能性只有0.2%。”

“通過只采取公開的、關於SARS-CoV-2的科學證據,並在我的分析中使用高度保守的估計,我還是得出結論,SARS-CoV-2從實驗室中逃脫是毫無疑問的。在2019年12月5名患者的標本中,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測序的額外證據似乎是腺病毒疫苗的基因序列,這需要壹個解釋。例如,妳會在疫苗挑戰試驗中看到這種數據。希望世衛組織團隊能夠得到這些問題的答案,” 奎伊博士補充道。

奎伊博士已發表了360多篇醫學研究報告,被引用超過1萬次,在全球科學家中排名前1%。更重要的是,他擁有近90項美國專利,發明了7種FDA批準的藥品。

其實早在去年9月份,來自中共國的英雄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就先後發表了震撼全世界的兩篇報告,不僅詳細論證了COVID-19病毒是中共實驗室人為改造而成,更是指出它是超限戰生物武器。

閆博士的報告指出,SARSCoV2 的起源應該考慮兩種可能性:自然進化或實驗室創造。在我們早期的報告中,我們否定了SARSCoV2 通過進化自然產生的可能性,而是證明了 SARSCoV2 壹定是實驗室改造的產物。據報道,這些病毒(RaTG13 蝙蝠冠狀病毒、壹系列穿山甲冠狀病毒和 RmYN02 蝙蝠冠狀病毒)與 SARS-CoV2 具有高度的序列同源性,並共同為SARS-CoV2 的自然進化構建了壹條看似合理的途徑。然而,我們使用現有數據和文獻的深入分析來證明這些新的動物冠狀病毒在自然界中不存在,並且它們的序列是偽造的。這些病毒捏造的揭露使得自然起源理論毫無根據。這也加強了我們先前的斷言,即 SARSCoV2 是實驗室改造的產品,可以在大約六個月內使用中共人民解放軍(PLA)實驗室擁有的模板病毒創建。

數據捏造被用來掩蓋 SARSCoV2 的真實來源,這壹事實進壹步表明,這裏的實驗室修改不僅僅是簡單的增益函數研究。重要的是,雖然 SARSCoV2 符合解放軍規定的生物武器標準,但其影響遠遠超出了典型生物武器的設想。此外,記錄表明,這種武器化病原體的釋放應該是有意的,而不是偶然的。因此,我們將SARSCoV2 定義為不受限制的生物武器,當前的大流行是不受限制的生物戰爭的結果。

閆博士還表示整個科學界、頂尖期刊、頂尖科學家和知名人士都知道COVID-19病毒(中共超限生物武器)來自中共政府的實驗室,甚至從情報口得知這不是泄漏事故,是被故意釋放出來的,但是都選擇為中共隱瞞真相。

閆麗夢博士出生在中國山東省青島市,中南大學湘雅醫學院臨床醫學七年制本碩連讀,2009年畢業,具有中國大陸醫生資格證。2014年在南方醫科大學獲得眼科博士學位, 2014加入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潘烈文H5實驗室,2016博士後研究傳染病方向,2019年12月研究Sars-Cov-2。

參考鏈接:


https://thenationalpulse.com/breaking/covid-made-in-lab/
https://www.scribd.com/document/492682888/SQuay-Bayesian-Analysis-of-SARS-CoV-2-FINAL-v-2#from_embed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96%86%E9%BA%97%E5%A4%A2
https://zenodo.org/record/4073131#.YBakOFUzapo
https://gnews.org/zh-hans/410946/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