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專題】 香港警暴實錄 – 「監管之人,誰人監管」(一)藍絲,你還要撐警嗎?

蒐集:文燕

編撰:文燕

審稿:卡西歐

上傳:文粵

2019年社會運動期間,香港不少示威區內出現了「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這句塗鴉,意為「監管之人,誰人監管」,而這句塗鴉正正點出了當時香港非常嚴重的問題:示威者上街抗爭被警方以「暴動罪」控告, 受害者變成被告被捕,但警察濫暴又有誰來拘捕他們呢?

時至2021年,香港警察暴力從來沒消停過,最近土瓜灣一名懷孕 7 個多月的藍絲孕婦遭受「警暴」,事件再次揭開香港「警暴」問題尚未痊癒的傷疤。

2019年街頭抗爭者多次留下呢句拉丁文塗鴉: “Quis custodiet ipsos custodes” ( Who watches the watchers? ) 是一句拉丁文諺語,通常被認為出自古羅馬詩人尤維納利斯的諷刺作品《 Satire VI》段落347章8節,直譯為「監管之人,誰人監管?」

孕婦的藍絲姐姐劉小姐向媒體透露,懷孕 7 個多月的事主當天在土瓜灣住所下樓散步時,被警員截查。有身孕的事主因武肺疫情嚴重,拒絕站近另外3 名被截查者,但有配合警員展示身分證,並明確表示自己已經有7 個幾月身孕,並要求「我站這讓你看(身份證)行嗎?」但警員以「死肥婆」辱罵她,又質疑事主是否懷孕。

劉小姐指,當時接獲街坊來電,立即從石硤尾住所趕到現場,只見妹妹被反手鎖上手銬,手腕瘀青,情緒激動。當劉小姐靠近時,更被警員要求離開「犯人」。救護車到場時,警員未有除下事主的手扣,直到劉小姐多番要求,警員才解開手銬,讓事主橫臥在擔架上,又一度以「阻礙救援」要求劉小姐離開。劉小姐引述當時情況指,同患糖尿病及高血壓事主不斷大叫「我肚子好痛啊」,惟警員未有理會。

劉女士的大姐與警員理論,心疼妹妹被逼坐在地上並鎖上手扣,期間警員出言辱罵事主「死肥婆」斥責事主懷孕的肚是假的,警方的執法態對令人髮指。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警 2 度拉起事主,孕婦股部落地及後數名警員合力拉起女事主不果,事主被拖行數秒,臀部更兩度落地。事主其後被送往醫院。劉小姐表示,妹妹雖然入院後打了 3 支安胎針,惟胎兒依然不穩,至1月23日「見紅」緊急產子。伊利沙伯醫院表示她情況穩定,但早產超過 2 個月的男嬰情況嚴重,須在新生兒深切治療部的保溫箱內接受監測。

警員拉起並拖行事主;事主股部落地。

涉事警員因性格火爆被投訴多次

據媒體報道,涉事黎姓警員因性格火爆,多次執行警務時被投訴。 2014年身為高級警員巡邏時曾被投訴向被截查市民爆粗,又曾於黃竹坑警校演練時向記者多次做出「開槍」手勢,後來更涉嫌推撞投訴警方旅遊巴停車未熄匙的酒店職員。前年10月,有學生在深水埗遭拘捕,並被控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罪,黎在庭上多次改口供,裁判官質疑其供詞不可信亦不可靠。儘管如此,2014年身為高級警員的他,現時卻已晉升為警長。

劉小姐是典型藍絲,她日前曾向記者明確表示自己一直都非常支持警方執法,認為警方執法維持社會秩序是天經地義的事。針沒刺到肉不知疼,經過該事件,恐怕劉小姐一家要從「撐」警變「仇」警。從警方對一名孕婦的處理手法,我們不難發現今天的「警暴」問題,不單是針對抗爭運動的示威者,即使是普通市民,甚至孕婦港警也絕不手軟,更沒有「黃絲」和「藍絲」之分。

《警察通例》規定警務人員在使用武力時必須確定合理及有根據,並且只有在較低程度的武力未能達到目的時的情況下,才可以使用手銬。今次事件令人質疑警方是否使用過度武力。

警方的形象插水,在努力宣傳其公關片《守城》。但現實是,前線人員連最需要保護的孕婦都毫不尊重,甚至粗暴對待,引起公憤。若警方繼續以此等惡劣態度對待市民,花費再多公帑拍宣傳片亦只是「倒錢進鹹水海」,只會進一步損害警隊形象。

光頭劉警長,槍指人民是英雄?

警察濫暴沒後果

由前年6月初抗爭運動開始,除了那兩名被閉路電視拍到,在醫院虐待老人的警察被捕外,請問到底有多少警察因濫暴、虐打、性侵香港市民而被捕呢?

香港的現況是儘管連無綫新聞都拍到警察知法犯法,但整個政權和警隊高層仍一味包庇前線警員,將他們一切的犯法行為合理化,甚至他們會因此而獲得加許,例如抗爭運動期間在葵芳舉槍指向在場市民的光頭劉警長,他明顯地違反【警察通例】,更在當晚威脅到市民的性命安危,卻被邀在中國國慶時親身到北京觀禮。示威者在犯法後有後果,警察在犯法後卻沒有後果,更被政權認可和加許,這是合理的情況嗎?

以上觀點僅代表筆者本人

資料來源:立場新聞信仰-示威者犯法會被捕,那警察濫暴呢?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