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奴隸枷鎖——從哈耶克視角看G生態的意義

直播成員:公民自由、彎彎、草根文人、興國| 執筆:興國|編輯:海闊天空| Page: Daoiii

說到中國經濟發展反而讓中共更加集權專制,我們不能不提及經濟學家楊小凱先生,他在中國經濟發展一片大好的情況下,堅定地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注定)會進入“後發劣勢”。

“後發劣勢”是指經濟、技術、制度都落後的國家,有極大空間追趕先進國家,如果不先學習先進國家製度,直接照抄其經濟模式和技術,雖然會獲得快速發展,但會進入抄襲技術和商業模式的路徑依賴,喪失自我創新的動力,也沒有創新所需要的自由環境,失去改革製度的能力(政府會有更大經濟實力和技術能力加強專制),直至受困於製度無法繼續發展,並產生更大問題。中共國的今天已經完全驗證楊小凱先生的判斷。

楊小凱先生從青少年起就真正憂國憂民,發現中共的專制危害性後,以原名楊曦光發表文章《中國向何處去》,引發全國震動,尤其極大地觸動了四人幫,他們無法相信這篇文章出於19歲青年之手,把楊小凱和家人及他們懷疑的所謂“背後人”都抓進監獄。

楊小凱在10年牢獄中,向知識分子獄友學習,出獄後直接考入大學,後進入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獲取了經濟學博士學位。楊小凱是中國人中尤其經濟學領域難得的有自己原創理論的學者,對現代世界經濟學有著重要貢獻,並贏得世界經濟學屆極高的聲譽和尊敬,他後來成為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首席經濟學教授,哈佛大學客座教授,澳大利亞社會科學院院士。

華人經濟學家楊小凱

茅于軾先生曾經建議中共國邀請楊小凱先生回國講授發展經濟學,但被中共政府拒絕。楊小凱先生一生未改憂國憂民本色,不畏中共強權,在89年六四遠動後,率先聯合海外學者為受害學生簽名發聲並捐款。

熱愛思考、敢於說真話的他,利用回國講座的機會,向北大等高等院校學生和學者闡述後發劣勢的擔憂,和中國應該先有“自由,共和”然後再考慮“民主和科學”的思想。令人痛惜的是楊先生因為10年牢獄之苦和出獄後夜以繼日地學習和研究,不幸患病,在2004年英年早逝,享年才55歲。

而楊小凱先生深深敬仰的人就是哈耶克。楊小凱先生認為哈耶克的著作極大地震撼了他,讓他有了深入骨髓的變化,並認為哈耶克對人類的影響,會與孔子對中國人的影響一樣,深遠而且無孔不入,只是影響的方向會截然相反。

哈耶克從以學術發展,讓世界更加美好(普通人也能生活的自由幸福)的角度出發,努力研究植物學、人類學、法學、政治學、經濟學、神經科學等多學科,進而深刻地理解人性、法律、政治與經濟的關係,不僅分別獲得法學和政治學博士學位,並因為經濟周期理論獲得1974年的諾貝爾經濟學獎,更成為20世紀最偉大的政治思想家。

20世紀古典自由主義一代宗師哈耶克(Friedrich August von Hayek,1899-1992)

撒切爾夫人和里根總統都因為遵從哈耶克的自由市場經濟和政治理念,分別使英國和美國擺脫通貨膨脹,大量失業的經濟危機狀況,並創造兩國多年不見的經濟長期高速發展奇蹟。

中國也是在文革後無以為繼,實行有限的自由市場經濟後,人民有機會通過自己的勤勞和才智獲得更好生活,從而實現了中國經濟發展奇蹟。

回到“為什麼經濟發展讓中國更加專制的問題”,可以結合這次美國大選,為什麼全世界自由民主燈塔之地的美國會發生這麼大規模舞弊,控制言論自由的亂相,面臨全面左轉的問題?也可以結合為什麼蘇聯解體後,不再由蘇聯共產黨領導的俄羅斯又進入普京的集權專政狀態,這些問題哈耶克在幾十年前就給了我們答案。

哈耶克早在1944年發表的著作《通往奴役之路》中指出:不論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法西斯主義、納粹主義(極端民族社會主義)都是不同名稱下的計劃經濟的社會主義,與其他極權政體一樣本質上都是奴隸制社會。那些打著為人民創造天堂般生活的人往往會行集權專政之實,讓人民成為地獄裡的奴隸。

馬雲和劉強東曾經說人工智能大數據可以真正實現計劃經濟,結果被該體制直接打臉並“消失”。

中國明清等不同朝代,都曾有過那時的繁華和強大,因為都是專制統治,本質上也都是奴隸制社會,比如《紅樓夢》裡富貴榮華,不可一世的的賈家,其身份是“包衣奴”,在現代中共國,就是“白手套”,名字不同,實質相同,都是今天富可敵國,榮耀加身,明天就可以因為統治者一句話,身首兩處,家破人亡。

集權專制政府必然會與對立的自由民主制度天然為敵,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的《1984》,通過小說的方式,生動深刻地描繪出集權專制社會用封閉、謊言、技術和暴力,顛覆倫理,箝制人性,不斷為民眾樹立假想敵,製造恐懼,轉移民眾視線以維持其專制統治。《1984》中所講的統治手段適用於任何專制集權社會,尤其是今天“老大哥時時監控“(人臉識別無處不在),“真理部”(宣傳部)負責不斷製造謊言,對真正自由民主國家喊打喊殺的戰狼外交的中共國。

英國作家肯福萊特在其穩居書評高分榜,精彩好看到讓人恨不能一口氣讀完的歷史小說“世紀三部曲”中,對專制極權的蘇聯當年如何滲透和盜竊美國核技術有十分寫實的描述。

普利策獎記錄片《蠶食美國》揭示了馬克思主義和國際共產主義從誕生之日起,就開始在全世界尤其美國,像邪教一樣發展。前蘇聯建立後更是成為對全世界國家進行滲透的主要力量,直到高舉哈耶克自由主義大旗的里根政府實現東歐巨變,終結蘇聯。哈耶克也有幸在其有生之年親見這一切,向全世界再次證明他的深刻洞見。

蘇聯解體,東歐巨變,中國六四運動,東西德統一,是自由民主對集權專政的一次大勝利,但自由民主力量忽略了那些以更隱秘的方式複燃的“死灰”,復燃的死灰把俄羅斯再次變為集權政府。

如郭先生,路德社,記錄片《蠶食美國》所揭示的那樣,中共偽裝成社會主義特色的“自由市場經濟”,作為共產主義代表接起前蘇聯大旗,聯合集權愛好者和隱密在美國的共產主義力量,利用美國特點發揮極權者的無底線原則,佈局美國本土戰場。

他們在美國借力打力,從文化、宣傳、宗教、經濟、金融、教育、政商學術屆等各個方面滲透(藍金黃),以各種手段、全線戰方式力圖使自由民主國家的國民失去信仰,失去基本常識觀,成為觀念混亂,破壞別人自由的主要力量。

另一方面,自由民主國家很多民眾因貪圖福利而逐漸交出自由,因害怕被左派攻擊而放棄自由,政客和工商人士因貪婪而成為扼殺自由的幫兇。

這次美國大選是自由民主力量和世界極權力量,有史以來在美國戰場上的最大戰役,自由民主力量以讓人瞠目的方式失敗,但也驚醒警示了更多人—自由民主不是免費的,更需要精心呵護、勇敢捍衛。

我們都知道很少有奴隸主會主動解放奴隸,中共國也一樣,為了保證他們的權力,他們注定會依靠更多更大的謊言和暴力加強集權。而想成為“奴隸主”的人(包括共產主義者,權力攫取者)一直存在,他們必然要通過一切手段,實現他們的目的。這是今天美國大選自由民主力量失敗,俄羅斯重回集權的一個主要原因。另外兩個主要原因,哈耶克也為我們指出如下:

哈耶克說:那些以為犧牲自由就可以獲得(生命或財產)保障的人,最後會發現,既沒有保障,也沒有自由。

今天不論集權專制國家裡悶聲發大財的白手套們,官員們,還是全世界普通民眾,都要承受專制者使用國家力量的任意碾壓,希特勒發動摧毀世界的二戰後,美國大選,香港和席捲全球的CCP病毒都是最新的明證。

2019年高評分黑馬電影《飢餓站台》中,代表社會最高層的人用佈滿食物的餐檯(代表社會資源)給處於各層級封閉不自由環境中的人分發資源。接近頂層的上層注定可以方便得到更多資源,然後把剩下的資源和肆意凌辱向下傳遞,下面階層必然因為得不到足夠資源,或者完全得不到資源而餓死。不論頂層懷著多麼美好的分配意願(共產主義原則:各盡所能,按需分配),在不自由的封閉社會,統治者永遠要做那個分配者,靠近他們的上層注定要保住自己的階層地位—固化階層,即使偶有階層流動,越往下層,越注定備受欺凌,越會發生弱肉強食,互相殘殺,屍橫滿地…….

哈耶克解釋了計劃經濟會必然導致集權專制的原因:因為沒有任何個人和團體能掌握市場運轉所需的所有知識和信息,因此“計劃體制”國家必然會照成巨大浪費,滅殺知識分工,導致真理終結的集權專制,在集權專制國家,優秀的人沒法發展或生存,只有那些沒有才能、依賴賞賜、阿諛奉承、毫無道德底線的人才可能獲得統治者信任,注定社會道德淪喪,經濟崩潰,民不聊生。

不論蘇聯,中國,北朝鮮,還是委內瑞拉,無不一一驗證哈耶克的論斷。

哈耶克對人類的另一重大貢獻就是他發現了“導致人民不斷被奴役”的重大秘密,即“貨幣發行的被壟斷”,並提出“貨幣非國家化(去中心化)”的理論。他認為金錢是人類發明的最偉大的“自由”工具,只有金錢會向窮人開放,權力永遠不會。但他知道貨幣去中心化這個理念對現代人來說過於激進,哈耶克特意從貨幣的歷史、貨幣的功能、貨幣的本質通過《貨幣非國家化》這本著作進行闡述。

貨幣因為人類社會分工進行交易而產生,貨幣的產生遠遠早於國家的建立。歷史上人類曾經以貝殼、煙草等物品作為貨幣,所以貨幣是用於標價、交易,是可用於存儲財富,可以延期支付的商品。貨幣本質上是因為信任(信仰)而被大眾接受、使用和追逐的商品。

直到金屬貨幣出現後,人們擔心金屬貨幣的含金屬量是否足值,所以國家背書的貨幣成為最受信任的貨幣,國家也在為貨幣背書的過程中,發現了發行貨幣的巨大利益,逐漸通過立法權和暴力工具,把貨幣發行權壟斷起來,也讓人們逐漸建立了國家發行貨幣天經地義的觀念。

然而正是貨幣發行被壟斷後,才周而復始地出現通貨膨脹,即國家增發貨幣,導致物價上漲,比如原來1元錢一個的包子,貨幣增發後需要10元才能買到1個,國家也通過這種手段把百姓的90%財富合法秘密地偷走。統治者的統治也離不開利益集團的支持,通過貨幣增發輸送給利益集團利益,也是其維護統治的重要方法。百姓沒有選擇的權力,無論法幣貶值得多麼厲害,也只能看著自己的財富被稀釋,被掠奪,直到通貨膨脹引發經濟蕭條,民不聊生。

哈耶克因此告訴我們:人類自由和私人財富最大的威脅是不受制約的公權力,雖然人類為此通過制度、法律對公權力進行了限制,但是對保護私有財產的一個重要的手段被長期忽略了—-即鑄幣權被壟斷。

鑄幣權被壟斷就絕不可能抑制住超發貨幣的衝動,這些貨幣就是以國家暴力為後盾,強制流通的“法幣”。

哈耶克提出:貨幣作為交換中介商品,可以像其他商品一樣由各個私人銀行(私人企業)發行,接受市場考驗和競爭,真正實現破除鑄幣權的壟斷,即貨幣的非國家化(去中心化)。

因為市場的本質是自願、開放、競爭,人們在市場的博弈是長期的,反复的,因此私人企業發行的貨幣會在市場競爭中優勝劣汰,公民可以根據該企業的信譽,幣值的穩定程度來自願選擇,像其他商品一​​樣,一家企業發行的貨幣,如果失去信用,喪失購買力,人們會毫不客氣地拋棄它,改用其他私企發行的貨幣。

漢朝文景之治時就曾經由私人鑄幣,吳王劉濞和鄧通是兩大鑄幣商,因為互相競爭,那時的貨幣是歷史上成色最足的貨幣。

Paypal,支付寶和微信錢包本質上也是與法幣和其信用體系掛鉤的私企數字貨幣,依托ebay,淘寶和微信的用戶網絡協同基礎獲得的信用。(中國政府只要是繼續集權專政,如果使用數字貨幣,會因為計算機技術實現對百姓更加便利的財富剝削,人身控制。)

比特幣的出現為哈耶克貨幣去中心化理論提供了技術可行性和民眾信心。

對人類的影響注定會深遠而無孔不入的哈耶克也為我們指出:

我們這一代人的共同信念將把我們引向何處,並不是某一黨派或國家的問題,而是我們每一個人的問題,是一個有著最重大意義的問題。

郭先生領導的新中國聯邦正是沿著哈耶克指明的“自由,法制,民主,聯邦制”方向在前進。

G幣系列也是哈耶克倡導的私人企業發行的可流通,可接受市場競爭考驗的,與黃金掛鉤的數字貨幣。

去中心化的非壟斷的可以自由競爭的貨幣發行,“追求自由,法治,民主,共和,聯邦制”的共同信念,是我們避免被奴役的重要保證。

郭先生以一己之力,用自己的生命、財富、智慧和勇敢,聯合併聚集各方傑出人士,為我們創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像《阿特拉斯聳聳肩》裡的高爾特一樣為我們構建了一個理想家園—-新中國聯邦。

一個人可以改變歷史,但歷史需要大眾一起創造。郭先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歷史改變者,新中國聯邦的歷史需要有共同信念的人一起創造。

此刻,我們有良知的普通人能做什麼?我們可以怎麼做?

正如郭先生所說,經歷過共產黨集權專政的中國人應該站上世界舞台,以我們的實際經歷和經驗與郭先生一起警醒更多世人,同時也應以實踐和努力,與香港,台灣同胞一起告訴世界,我們中國人能夠建立,並幸福地生活在自由,法制,民主共和的聯邦國家,與各先進自由民主國家人民一起維護人類自由和世界和平。

如果說我們的共同信念和終極目標是:建立自由,法治,共和,民主,聯邦制,可以貨幣非壟斷的新中國,消滅共產黨就是我們的必要階段,那麼我們也要先真正理解什麼是自由,法治,共和,民主,聯邦制?

根據哈耶克的闡述,它們分別可以理解如下:

自由:只服從法律,不由他人專斷意願強制的,自發自願的表達和行為。自由也意味著多樣性,就像大自然因萬物自由生髮,才最有生命力。相信真正有共同信念的戰友們只要有可發展的平台空間,就能自生自發出更好的生態秩序。

從蘇聯到美國的作家安蘭德以她的方式—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告訴世界:用謊言、黑暗手段和暴力妄圖控制世界的人一直存在;也告訴我們自由的可貴,對用謊言和暴力妄圖控制世界的人絕不妥協的精神的可貴。安蘭德那句“我可以為所愛的人死,但不會只為他們而活”的話,激勵了無數熱愛自由、有才華、責任感和奮鬥精神的人。這次美國大選,我們也真切看到這些人:川普總統、班農先生、朱利安尼先生、 蓬佩奧國務卿,納瓦羅先生。。。。。。當然還有我們的郭先生,Dr Yan,路德先生,博士軍團,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和其他一直在付出不言放棄的戰友們。

法律:能夠保護個人自由(言論自由,人身自由,財產自由,發展自由……),適用於所有人的事前規章。使得任何個人能十分肯定地預見當局在某種情況下會使用其強制力,並根據預見規劃自己的個人事物;對政府的一切行為有明確約束的規章制度。

是否破壞“自由”是區分好壞法律的一個重要原則,比如大公司遊說政府立法建立保護其行業壟斷地位,就破壞了其他人想要進入該行業互相競爭的發展自由,就不是好法律。比如CCP為維護專制,制定香港國安法,限制和破壞了香港人的言論自由、人身自由,就是惡法。

法治:任何個人能十分肯定地根據法律預見當局在某種情況下會使用其強制力,並根據預見規劃自己的個人事物;政府的一切行為受到法律約束的國家治理形式。

共和:是指人民除了認真負責地選舉出的政府代表,代表自己行使保障國家安全,人民自由和公共利益的權力,更要重視政治、學習、討論和積極參與政治。知道政府權力是公有物,國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業。

聯邦制:是由兩個或兩個以上的政治實體(共和國、聯邦州、省等等)結合而成的一種國家結構形式。各聯邦只是讓渡部分權力給聯邦政府,聯邦政府對外代表國家主權,但與各聯邦分享國家主權。因為每個地區都有其特定的氣候地理歷史人文,該地區的人因更了解和對自己更負責,更能因地制宜地解決問題,影響地方政策。聯邦制有利於維持一個國家多元社會的差異與多樣性。

民主:民主的基石包括集會、結社及言論自由、平等的公民權、選舉權和生命權。現代民主包括四個關鍵因素:(1)通過自由公正的選舉產生政府(2)作為公民積極參與政治和公民生活(3)尊重和保護所有公民的人權(4)法律和程序同樣適用於所有公民。民主在自由中尋求平等,但民主本質上只是一種手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讓政府對其言行負責,但民主不足以保護自由。

在腦科學,認知心理學領域也做出重要貢獻的哈耶克還曾說:科學讓我們謙卑,讓我們知道沒有人能無所不知,全知全能。所以科學應該是不斷發現、質疑(思考)、驗證、完善的動態過程和態度。對科學家們的判斷要看其是否能證偽,這也是這次新冠疫情其他所謂學者科學家都不敢真正與美麗天使Dr.Yan對質的原因。

哈耶克的思想和觀點對我們像穿破黑暗的陽光一樣重要,為我們帶來希望,方向指引和力量,但需要我們根據現實情況加以實踐和運用。

郭先生高屋建瓴,通過打造喜農場,Gtv,Gnews,Gfanshion,G幣系列和戰友們一起,消滅中共的同時,從高開始構建新中國聯邦社會文化經濟基礎,也是在打造G幣(非國家貨幣)的全方位網絡化信用基礎,是基於現實的戰略選擇。

但一個人的力量終歸有限,如果各個喜農場作為相對獨立的聯邦主體平台,發揮眾多戰友的才智特長建立類似亞馬遜,淘寶的喜莊園平台G-Life(暫命名),為有共同信念的戰友提供可以根據其興趣愛好,特長,自由發揮獲得更好生活的發展空間,自生自發地動態發展各農場(聯邦)秩序,也成為新中國聯邦人才和特色模式的發現,培養地,各農場再一起形成新中國聯邦的秩序。

這樣有文宣方面才華和興趣的戰友繼續發展完善GTV、Gnews、蓋特等宣傳平台,有其他特長,喜歡經商,投資,做產業,服務或配合的戰友,可以像哈耶克指引我們的那樣自生自發地產生需求供給,結合各國供應鏈從中國轉出的趨勢,實現非中國地區的商業、產業、服務配套集群(比如導播一直在文宣節目默默付出和配合,未來可以在G-life上購買導播服務),與已有的GTV、Gnews等文宣平台打通,與G-fanshion一起構建出從低到高的,自由多樣的供應消費生態體系,然後各農場互通有無,作為未來G-mall的一個補充或者先行試驗者,未來合併構成G-mall生態系統。

這樣可能更快速實現非壟斷的可以憑信譽和購買力參與市場競爭的G系列數字貨幣體系、信用體系、金融體系,最終從多方位多節點網絡化實現新中國聯邦的真實國家社會生活基礎。

牆內沒法聽到我們聲音的民眾和其他國家民眾也可通過G-life,Gmall,Gfanshion、G幣等等經濟生活方式參與進來,也能給曾經在我們大陸華人困難時給予我們無私幫助的香港和台灣同胞更多人身安全,實際生活,工作機會方面的切實支持和幫助。

2019年,我們已經有戰友根據哈耶克的去中心化貨幣理論,在某地農莊以遊戲幣掛鉤美元的方式,由互相信任的參與者通過該遊戲幣進行物品,勞務和服務交換的試驗。試驗是成功的。

這樣,我們華人即使在國外,也能因為G幣系列,G-mall/ G-life,Gtv, Gnews,Gfanshion的共生和廣大有共同信念的戰友(新中國聯邦公民群),可以成為居於各地、造福各地、有共同信念的,真正的“新中國聯邦”公民。

(注:香港和台灣人民,不受文革破壞傳承了中國文化,又有機會接受和實踐先進文明和製度,成為優秀的具有自由法制民主觀念,敬業精神的世界公民,成功打破CCP關於中國人不適合民主制度的謊言,是我們華人的榜樣,希望和寶貴火種。)

參考資料:

  1. 小說:喬治奧威爾《1984》,肯福萊特的“世紀三部曲”,安蘭德《阿特拉斯聳聳肩》
  2. 電影和紀錄片:《飢餓站台》(Platform)
  3. 哈耶克著作:《貨幣非國家化》《自由秩序原理》《通往奴役之路》《致命的自負》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