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1.30早間(路安墨唐談):WHO小組在武漢前往中共抗疫成就展參觀,多麼滑稽?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 、hone_modaosi(文強)、四十而立、Amber仰望星空、艾拉、蓉兒(文蓉)、葉落知秋(文秋) 、四月天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1/30/2021 路德時評(路安墨唐談):WHO小組在武漢前往中共抗疫成就展參觀,多麼滑稽?WHO組織小組最主要成員發推期待與石正麗王林髮乾白酒和唱卡拉ok;三任國家安全顧問之間對話透露眾多信息;

摘要

  1. WHO去武漢調查病毒真相變成參觀抗疫成就展,是沒有自主權的調查,更無法驗證中共展示信息的真假。現在中國很多地方疫情嚴重WHO不去現場,去華麗的場館參觀。所謂的調查是走過場。
  2. 戰友記住WHO主要成員Peter Daszak在2020年11月7日發推:期待那個時刻與正麗(石正麗)和林發(王林發)幹白酒唱卡拉OK。中國人都知道這樣的酒桌派對是酒色場,根本沒有真相。國內外很多科學家已經淪為圖功名貪財好色之徒。
  3. 美國三任國家安全委員顧問對話圍繞種族滅局香港人權問題,:剛卸任顧問奧布萊恩提中共的種族滅絕;小布什時代顧問賴斯:原本並非要以戰爭逐利,但不得不這樣,比如談到中共國……。賴斯再提維吾爾種族滅絕和香港人權問題。新任顧問沙利文:解決民主自身問題,讓中共國在新疆香港的作為和對台威脅付出代價。三任顧問實則是對中共打,現在打,緩一緩再打的幾種發聲。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唐談,今天是2021年1月30日美國東部時間現在是早上8:45。首先我們看啊,這個WHO的這個所謂的新冠溯源工作小組現在武漢據說開始媒體曝出來,他們開始了實地考察。啊,幹嘛呢?就是前往醫院,和這個最重要的就是中共抗疫成就展啊。所謂的考察如此滑稽,就是去看中共的抗疫成就去了。然後裡面還有很多細節,包括什麼實驗室啊,根本就不讓下車啊,據說啊。我們待會來深入的看看到底還有哪些信息啊,這是其一。

其二這個第二,我們再來看看,這個路透社,路透社最新的報導啊,這個就是說美國共和黨的議員對商務部要它書面保證,不能讓華為公司從這個實體清單中拿下,要書面保證,否則啊就不會給他過。除此之外我們還看到奧布萊恩,就是美國前國家安全顧問,昨天上福克斯啊,披露了一些移交交接的一些細節,其中他把這個叫什麼中共問題,中共國的問題放在第1位啊,第1個文件夾;第2個文件夾就是中共國被打成了,就中共被打成了這個種族滅絕和這個叫做反人類罪,是第2個最重要的議題,其他的都是往後放。這意味著什麼?好,我們待會深入跟大家分析。

好,首先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2:06)

大家好,我第1條新聞也是唯一一條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來自這個香港前沿。香港港共政府頒布了,就是說原英國的這個BNO護照這個入境作為這個證件無效。那麼英方表示雖然非常失望,但是很明白他們到底怎麼了。你看英方是這麼說的啊,說如果你有這個或者是可以擁有BNO身份的港人,可以以其他證件入境。那相對來說呢,英方這邊的反應呢,就稍微稍微靈活一些。那麼我們可以看到,真正的一國兩制徹底名存實亡。表現在目前中與英方的林林總總。

好,其他熱點節目裡談。謝謝路德。

路德(00:02:47)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2:48)

大家好,我這裡先分享幾條。就是說第1條,就是說中共的自產的叫做華龍1號核電機組已經在福建的福清核電5號機組已經開始運行和考核,投入商業運行。也就是說他們號稱自己的核電技術已經開始民用了。但是大家知道它的位置,就是在東南沿海台灣海峽附近,而且中共的技術一直是什麼假騙偷,所以我認為這個事情有可能負面影響大過於他們所宣傳的正面影響。

此外在疫情方面,歐盟批准了阿斯利康與牛津大學研發的一款新冠疫苗,它是有效率只有59.5%,18歲以上人群可靠注射,所以說他們緊急訂購以後在歐洲開始測試。但是歐洲的疫苗仍然出現一些問題,就是緊缺。這時候歐盟已經開始確定由歐盟境內生產疫苗,但是出口需要獲得核准,也就是說歐洲對疫苗開始實行自己的保護主義了。這個時候中共又爆出一點,就是跟世衛組織勾兌以後,世衛組織緊急對中共的國藥和科興的疫苗進行緊急評估,有可能3月初就會作出決定。可見疫苗之戰,其實已經在全世界開打了,各個利益集團已經全面的開始加入到裡面。所以說疫苗有時候真不是來治病的,而是為某些利益服務的。

好,這裡稍微分享一個小貼士,就是說實際上美國公務員裡面是從2019年的數據來說,最高的並不是美國總統,也不是參議院眾議院的議長,而是我們的福奇博士,也就是說福奇是全美國做公務員最高工資最高的聯邦僱員。可見其在美國聯邦之內,任職時間之久實力之雄厚。好的。

路德(00:04:57)

好的,唐博士分享一下啊。

唐博士(00:04:58)

好的,昨天星期五1月29號是這個1月份的最後一個交易日,道瓊斯還有標普500和那個納斯達克呢,就又都全面走低,基本降了都是2%。所以呢,在1月份呢,標普500和道瓊斯,基本就是把所有的這個嗯,就是收益基本都全都給吐了回去。只有納斯達克最終呢1月份漲了1.4%。因為呢,這個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就是從10月底到一直到那個1月底這三個月呢,應該是,就是整個市場都已經是持續走高;雖然說有一些波動,但是呢,基本上整個市場上漲了16%。現在在上漲了這麼長時間之後呢,整個的機構投資和個人投資呢,都已經在等待,就是真正下一個的公司的這麼一個真正的走向,報表出來。所以呢,市場現在有一些這種波動。很多人呢,就是有落袋為安的感覺。同時芝加哥CBOE這種叫volatility index,它是一種對市場恐慌性的這麼一個標誌吧,他叫VIX指數,VIX上漲了6.9%,昨天一天。所以呢,在1月份整個上漲了37%,就是說整個市場的恐慌性有大幅的上升。

好,謝謝路德。

路德(00:06:31)

好。這個看啊這個世衛專家啊,世衛所謂的這種溯源小組啊,然後呢,不被安排去真正去做實事,居然被安排去參觀中共的所謂的抗疫成就展啊。這點你看,多家媒體現在都報出來,包括BBC啊,是不是?包括這個叫做德國之聲。然後他們怎麼說?這些媒體都這樣說呢,本來溯源工作,中共自己說的是一個科學議題,不應被政治化。但是被安排了,居然被安排參觀了旨在突出中國共產黨領導作用的武漢抗疫成就展。然後呢,此前說探訪了武漢的兩間醫院,與疫情最早期的一線醫護人員展開交談。這個抗議成就,咱們是中國人,很了解太熟悉了,這種所謂的這個成就那個成就展,是不是?估計做夢隨便拉一個人上來,都知道這個成就展,會有哪些東西?安紅你覺得,你說這種成就展會有哪些東西啊?你肯定沒去過,我估計你都猜的八九不離十。你先跟觀眾們分享一下。

安紅(00:07:45)

沒錯,對,它一定是給你放一些這個照片啊,這個當時疫情什麼什麼情況啊,醫院門口啊,或者是急救門口。但是呢,也可能是把它也可能是有固定的群眾演員,然後告訴你這個如何抗疫,他們當時比如說做隔離啊,有方艙醫院啊,有這個這個市場清理啊,包括這個孩子那個什麼那個什麼海鮮市場如何如何,然後可能保不齊還有什麼黨領導組織啊,什麼先進黨支部小組啊,什麼先進抗疫這個什麼群體啊,或者是醫護人員什麼先進。因為我們從那個地方出來,我們哎呀真的,可以猜個是八九不離十。很滑稽,我就是覺得很滑稽,好像就是說,大家是為了這個,打個比方啊,這個想去這個告訴大家,太監這種制度對男性來說身體健康是極大的一種摧殘和羞辱,但是最後竟然變成太監很光榮的這麼一個展覽,就讓我們這麼感覺,噁心的要吐了。可見這個西方媒體能給它報出來,同時也點出來不要跟政治相掛勾,那麼他們其實呢也已經在反映,真正的這個所謂的小組是去幹什麼的,不就是說想去這個追溯病情那個病毒的真相嘛?那你去病毒真相,搞科研的從醫療角度去挖掘,那怎麼會去,被帶到這個所謂的什麼抗疫成就展去了呢?我想華人尤其咱們這個中國同胞,大陸同胞,或者咱們自己,都可以說看了這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但是西方世界還真的是要我們繼續曝光一下,需要去解釋宣傳一下,說這個到底是一種什麼情況。這是中共典型的一貫式的操縱,用這個試圖混淆視聽,用這個迷惑些所謂的WHO的專家門。他們並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那同時呢也是對全世界的一種忽悠。好謝謝路德。

路德(00:09:36)

首先這個就是什麼參觀抗議成就展,這個WHO啊之前有沒有說過?根本沒有提過啊。是不是?這個中共的抗疫成就展,這是第一。

第二,就是居然這個負責這整個安排的是叫做Peter DASZAK。這個人啊,這就是之前這個我們做節目,說曝光了他們400多封郵件,其中就有PETER DASZAK給中共,被中共要求下任務說,在去年幾月份時候三四月份時候他就說,組織很多專家,當時組織全球的一些科學家,什麼26號啊,1月份1月份就開始了。26就是26名專家,包括閆博士所在的這個港大的LEO POON,發郵件給他們說,要一起共同呼籲說這個病毒就來自自然。郵件曝光就是他,他就是跟這個石正麗跟中共是一伙的。這種啊去參觀這種什麼抗疫成就展,大家知道肯定裡面很慘,然後就是就是剛開始什麼照片體現的很慘,到最後中共如何啊如何把這個叫做什麼這個轉危為機啊,等等啊,這個體現中共的偉大成就。

這個洗腦,我告訴大家,你別說真的很有作用啊,特別是老外。我跟你說,老外他們不像中共這麼邪惡,他對這種很慘的東西啊,他很容易就像電影一樣馬上洗腦。

咱們這個墨博士你覺得,這種洗腦對這種WHO小組的這種人員會有產生一個什麼樣的影響啊?

墨博士(00:11:19)

嗯,這個影響其實很大。我大致看了一下就是他居然在門口最大的兩個四個字8個字,人民至上,生命至上。實際上就是最諷刺的一個東西,而且這個中共做這種叫做參觀這種展覽,實際上一般是中共對外宣傳的,叫做參觀學習的步驟,就是一定是什麼,讓外面人把所有的信息匯總。大家注意了沒有?就是我大致看了一下,最近這種,這13位14位專家基本上全部是好像不懂中文的,大家明白嗎?而且他們的隨行世衛組織是沒有帶翻譯的,全程的工作人員,陪同人員,翻譯,司機全部是中共安排的。也就是說,這個BBC的記者都說了,所有的行程是對外全部不是公開的。他們能拍到這個視頻,是因為很多記著天天跟在大巴後面。

而且其中好像除了這個PETER DASZAK以外,很多的專家實際上也並不是很清楚他下一站去哪裡。大家知道嗎?所以他們開展工作,完全是跟著中共的節奏走。也就是說,他們首先去的兩所醫院,這兩所醫院所有跟他們交談的人,他們從來沒有聽說過,接收的信息是全部是翻譯的。但是說句不好聽的話,找個中共的中紀委的那些探子坐在那裡冒充醫生,他們也分辨不出來。

還有一點就是如路德先生說的,很多老外看這個東西,他就是看到圖像聽到視頻,但是沒有辦法驗證。這裡面最關鍵的一點是,世衛組織的東西在中國看到所有的東西,全部是演好編排好的,它沒有辦法驗證。就像大家在電影院裡看一個大劇,看完了以後,你只知道這個大劇,因為你沒有任何辦法去驗證。他說是外星人就是外星人,他說是從哪裡來就是從哪來。

這種調查有什麼用?沒有自主權的訪問的調查,能叫調查嗎?我覺得這個非常非常奇怪。

不過也是看出來了,這個人這幫人就是幫中共去洗地的。好的路德。

路德(00:13:37)

對。這個唐博士你怎麼看?

唐博士(00:13:40)

嗯,我是覺得呀,哦,大家好。

我是覺得這個整個世衛組織這個實在是這個太荒唐,而且太囂張了。大家知道這個世衛組織拿著全世界這個各個國家的錢,尤其拿美國這個一年幾億塊錢,幾億幾萬美元,幾億美元的錢,去這種所謂打著要保護整個這個全世界的人,說就是醫療安全的這種事情,但卻幹這種跟這完全相反的事情。他去中國呢是要去調查取證,到底你這個病毒是什麼原因的?他不是去那演戲,旅遊,也更不是去幫CCP去演戲的,不是幫著當群眾演員的;他就好像是一個警察去調查一個這個犯罪案,再去取證,到現場去去找線索。那你警察去到那兒了,怎麼可能讓這犯罪嫌疑人帶著去領著你去查這查那呢?這簡直太滑稽了,一點理由都沒有。而且這幫人居然還敢,全世界眾目睽睽之下這麼做,可見他被這種勾兌要挾有多麼的深。

而且话又说回来,现在到处都在报,中国这么多地方都在,现在就在发病灾。象通化,整个城市都关了,大连,东北,吉林,四平还有这个石家庄邢台都严重的不行,那这些人真应该去那第一线去调查才是啊?你现在跑到武汉那个地方,海鲜市场也没了,这个也拆了,那个也拆了。都过了一年多了,你们去取证,然后还说这个没有任何的病毒这个东西,还要帮他去演戏,这不是很滑稽吗?可见世界卫生组织没有任何存在的意义,完全已经被勾兑掉了。谢谢路德。

路德(00:15:37)

你看這個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他後面跟著這些記者,你看他們拍的這個視頻啊,這就是所謂的抗疫成就展,一個這麼大面積的這種,好像體育場館一樣,這樣的地方花多少錢?專門做的這玩意,是吧?死了多少人,他們沒有做;然後美國在這啊為了老百姓,是不是?第1次每人1200和現在每人2000美金啊,這可是美金,胡錫進居然發文說這些國家發錢,人人發就等於沒發。意思說,這些政府對人民不好,知道嗎?不是真好,只有像中共這樣不發錢才是真好。不發錢,你看把錢全部都搞這種所謂的抗疫成就去了。它這種做法啊,中共領導的抗疫成就,就像警察看到有個殺人犯很慘無人道,然後去調查他罪行的時候,然後殺人犯把調查人員帶到他自己家裡說,你看我家徒四壁,很窮很窮,是不是?我天天沒飯吃,然後呢,最後就說我不得不殺人來吃啊,大概就這個概念,然後取得一定的這種同情。而這種同情,讓他的罪上,因為美國它這個司法定罪,他有考慮這一點。最終因為中共就善於玩這些,就是打這種人情這張牌。意思就是說,回頭這個世界衛生組織(給說好話)。當然了,世界衛生組織肯定百分之幾十有他們的人,但是有一些肯定也不一定是他們的人,屬於中間派的,就用這種方式感動他們。那這個你說參觀這個抗疫成就展,這個是有媒體給它爆出來的,就是有媒體跟著,但是他在酒店裡頭那14天在酒店裡隔離,那酒店爆不了,媒體報導不了的,那他啥事都乾了。是不是?所以純粹就是走過場。我們在美國啊,看那個任何的這種調查,各種調查,從來沒見過這樣的。比如說這次對川普總統進行彈劾,從來沒人說過參觀一下川普總統這4年的成就,從來沒有,都是直接了當的就事論事。中共這種做法,安紅你覺得這種做法會不會影響這個最終美國方面對這些世衛組織的調查,就是拜登政府對世界衛生組織調查最終結論的這種評定?

安紅(00:18:32)

我個人認為應該是不會的,畢竟拜登總統再如何他也要正視一個現實,這個現實就說美國有確鑿的證據,已經證明這個病毒到底是什麼,他就是那個實驗室產品,軍方試驗產品。所以真正這種一個走過場,所謂的驢糞蛋兒表面光這種鼓吹,或者說是試圖洗腦世界衛生組織人員的話。那可能這十幾個專家,畢竟14天隔離的時間,那可能中共能做的都做了,對不對啊?送點禮呀,用這種甜言蜜語啊,或者有一種接待方式周到服務,你也保不齊給你送上一兩個美女,很多我們可以去想像。那麼真正這些專家被忽悠到如此之境地的時候,但是美國內部其實已經達成共識,我們知道包括納瓦羅先生啊,包括包括蓬佩奧先生,包括我們在節目中曾經談到的軍方的專家,那麼閆麗夢博士的這些確鑿的證據是足以或者說早就已經說服了美國真正的這些正義力量。那麼這個拜登政府到底能不能在這上面繼續打馬虎眼,來默認中共這種方式的荼毒,或者說這種試圖洗清中共在這上面的罪責,我個人認為不會。為什麼呢?有這個共和黨這邊勢力分分鐘在監督著它,有它自身本身,他也認定他也沒有改過對這個,他可能把這個名字改了,暫時不叫這個中共病毒,但是他不可以忽略這個確鑿的證據,既成的事實。謝謝路德。

路德(00:20:09)

所以我覺得他們去參觀這個什麼抗疫成就展啊,對於未來回到美國以後,象Peter Daszak這種啊,是不是?實際上就是很明顯的就是替中共站台。未來剛才安紅說的很對啊,這個共和黨,別忘了還有共和黨,還有川普總統七千萬支持者,班農先生的幾千萬支持者,這些對他們所有的東西都不會放過的,是不是?所以說啊這些他們想糊弄過去那絕對不可能的,所以這個媒體曝出來啊,就是安排參觀抗疫成就,就徹底從今天開始就把他們所謂的世衛專家的考察啊,所謂的這種溯源考查其實就已經政治化了,就是已經滑稽化了,搞笑是不是?基本上沒人再會認他們的這個任何的考察結論啊,毫無疑問他的結論不用說了,他一定說這是來自於自然,中共怎麼在這個過程中起到有多大作用,中共沒有隱瞞疫情,他一定是這個結論,第一中國沒有隱瞞,是吧?中共負責任,中共政府是個負責任的政府;第三啊,然後這個這個病毒果真是什麼12月底才第1次發現,因為這裡面寫的,他說接觸了第1個,這裡頭寫第1個案例,12月26號發現的一位夫婦啊,老頭老太啊,說接觸了,然後再接著說這個病毒的來源根本跟實驗室沒有關係。他肯定是這個結論,但在我們之前啊專門為什麼說這個控方證人這個電影,就你跟被告方,你要給他作證,你要給他說好話,或者你要給他說不好的話啊你要指認他,前提條件有一個最重要的是,你跟這個被告人之間的關係怎麼樣?如果你跟控方證人是夫妻關係,基本上你說他多好,你或者說他當天晚上不在,這都基本上可以不作數。為什麼?因為你是有這個關係。所以這些人去考察這個所謂的政治化的抗疫成就展,未來我相信,因為不是他們考察完就是做結論的,他們會出一個報告,但這個報告不是結論,最終因為這一點,一定會讓他們這個考察的報告基本上可信度會很低很低很低。這個墨博士你怎麼看?

墨博士(00:23:00)

嗯。实际上这个这个团队出来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当时说过,从他的选人还有世界卫生组织在日内瓦的简报上当时说过,就是他们那个简报说他们这个检查组只会接触到被组织与研究有关的各种人,而且跟中共其他的人或当事人是不可以产生任何的接触。这就跟现在的去北韩参观和旅游是一样的,你只能接触中共安排的和特许的人。那我想问这种情况下你得出来证据是什么证据,那只可能是中共交给你的证据。而且这种旅游就非常象中国的特色旅游,看完医院看完展览,然后就是吃吃喝喝,晚上就各回酒店安排各种服务,这就是中国的一条龙服务。我相信这些专家们等到吃好喝好,最后写报告的时候,只剩下想着这一个月在中共享受的东西,拿到的东西,这种报告出来怎么可能是公正的。你有利益冲突,而且有巨大的利益冲突和苟合的时候,这种证据还能叫做证据吗?你只能叫做什么?只能叫做勾兑的证据。这个上面美国人不会相信,我估计的欧洲各个地方都不会相信。好的路德。

路德(00:24:32)

這裡有一個啊,這裡有個叫張海的啊。這個是雅虎報導的,說一個中國悲傷的家庭向來訪的世衛組織科學家發出嚴厲的警告,不要上當。這是一個叫張海啊,在中國武漢的一個警告,他說世衛組織主導的科學家研究冠狀病毒武漢起源不要上當,如果你只和政府部門在一起,一起門下工作,並閱讀他們安排的文件,那你很容易上當。他的父親於2020年2月去醫院進行例行的骨折手術後去世並感染病毒,然後他指出,這個張他說由於公眾投訴,包括他家中警察的定期探視,他已經受到中國當局的監視和騷擾。在世衛組織科學家訪問之前,他說他的一個有100多人的微信社交消息群已被關閉,這裡是什麼意思呢?說實話,有大量的中國想給真相的人,完全被擋在外面,這就是所謂的世衛專家所謂的組織考察,所接觸的每一個人都是中共安排好的。你像之前被抓進去的很多人,現在都不讓見,是不是?也見不了,安排的人都是假的,所以你說這種考察有任何意義嗎?是不是?當然了,世界的媒體也很清楚,但是我相信這個Peter Daszak他一定會回到美國以後像中共的一條狗一樣會到處咬人,他會說你去過沒有?你去過現場沒有?就跟當時王毅在加拿大說啊,你去過中國沒有?你沒去過,你沒發言權,咱們在中共呆過的知道,包括那些所有的武漢一線都不讓說,給你噤聲,是不是?回頭這個Peter Daszak就會很驕傲的說我去過,我去過武漢市,你去過沒有?去過的人全部被他們噤聲,咱們閆博士,是u不是?所有之前接觸的那些人全部被噤聲,是不是啊?所以這就是中共的一貫的邏輯。這個唐博士,你覺得這種方式在未來象Peter Daszak在美國這種,他是不是會更加有權威性啊?你覺得。

唐博士(00:26:59)

這次由中共病毒帶來的整個這種最大的危機啊,是讓全世界的這種真正有腦子的這種百姓或者國民啊,都能看到這整個聯合國下面所屬的這些個所謂的世貿也好啊這種機構,他們已經完全成了一個腐敗的機構,已經沒有任何的信用而言了。實際上最大的危機還不是病毒帶來的危機,而是他次生的災難,就是這個信用危機,包括政府的信用危機,執法的司法的信用危機,包括美國前一段的各種大選帶來的各種,這種產生的次生危機是最大的。那我們要說小一點,像世界衛生組織這種聯合國下面的這種腐敗機構呢,就讓大家徹底看到,這種機構所謂的國際機構已經撤底腐敗透頂,沒有任何信用可言。而且我們知道美國政府作為他自己的話,甭管誰當總統,他最終相信的是自己的情報部門和自己的情報部門和他的下面的來源,這種整個線人得到的這種報告;他不會相信你這麼一個所謂的什麼世界衛生組織這種組織的。他心裡面清楚的很,它是什麼樣的一個腐敗機構,即便現在新的政府說我們要重新回去給它錢,這也是一種政治的姿態,只是一種姿態而已,但作為他真正決斷情報的來源,他是不會相信它的。所以這完全是再一次拿全世界人民的錢去跟中共勾兌的一個無恥下作的表演,也讓整個美國的人民和世界的人看到啊,所謂的這種科學界,所謂的醫療界,所謂的這種原來認為比較清高,相對道德高一點水準的東西呢,實際上已經淪落到跟中共一樣的地步了。所以也看到人性在這種邪惡魔鬼的誘惑前面是多麼的不堪一擊。謝謝路德。

路德(00:29:11)

你看啊,Peter Daszak,大家要記住這個名字,咱們的戰友一定要記住這個名字啊,文宣要開始啊。你看看這是咱們的戰友1月8號發出來的,還沒有去考察,找出來在2020年11月7號Peter Daszak發的推說,我非常期望在那個特殊的時刻我們去hit幹白酒。白酒啊看見沒有?和卡拉OK,和誰卡拉OK?和石正麗和王林發,看見沒有啊?正麗和林發,他說我非常期望啊,期待這個特殊的時刻,就之前和石正麗和王林髮用白酒碰杯,以及和他唱歌卡拉OK的美好時刻,美好時光,這就是Peter Daszak。這裡頭你看他和他回的都是哪些人,就是安吉拉,這個人呢,現在去哪啊?去那個叫做利普京那去了。安吉拉,這個人就是華爾街日報的,Can I come我能去嗎?她就是華爾街日報專門把她頂出來,砸閆博士那個論文的這個人,知道吧?然後呢,現在去利普京那裡去了。是不是?他說現在啊RIGHT now having a party in bat cave好像在這個蝙蝠洞裡,是不是?有一個,有一個party,這是咱們康教授的推,康教授的推說,Peter Daszak,安吉拉,石正麗,王林發,計劃聚集在一起,以白酒和卡拉OK一起去慶祝。這個不就說的這一次WHO考察嗎?所以大家看到沒有,這個推,這個照片,你知道吧,這個然後閆博士把這個發出來,閆博士,然後把這個的Peter Daszak在2021年1月13日,就跟他們一起發文章。你看,Peter Daszak你看到沒有,然後幫中共來說,是來自自然,就跟他老早就跟那個誰在一起,就跟那個石正麗;然後做了個推,然後在這之後,然後Peter Daszak就把他拉黑了。看到沒有,白酒啊,唱歌,葡萄酒,讓我們想起我們之前提到隱藏的聯繫,當你看到世衛組織再次前往中國時,顯然這不是你所期待的,對冠狀病毒的調查,而是一場盛大的派對,裡面充斥著昂貴的食物,葡萄酒,與女孩唱歌跳舞,金錢和交易,這在中國是常識。果真就驗證了,你說是不是啊?所以別人你看,就是非常光榮地說,hit the(幹)白酒和卡拉OK。這個安紅你看到這,是啥概念?這就是所謂的Peter Daszak這個人。

安紅(00:32:10)

這個我們的戰友從現在開始就把它傳播出去,無論用什麼語言,這本身也是一種較量,這本身也是一種澄清,這本身也是向這種所謂的虛假新聞和中共所做的一切醜行宣戰,越快越好,這第1條。

第2條呢,他們已經,他們早就沆瀣一氣,一丘之壑了,他們早就無論是出於這個人的這個攻心,這個利欲熏心,還是說他願意把自己的這個身家性命,這個個人生命尊嚴綁在中共這輛破車上,繼續朝這個萬丈深淵就跌下去,他都已經在所不惜的,可見中共使了多大的這個心血。那麼他能在推上這麼說,期待已久哈,有這個可以乾杯,喝白酒,可以去唱卡啦OK。那大家我們如果是什麼樣的情形下,你才可能發這樣一個推,他們是什麼樣的關係,才可能讓大家從字裡行間,洋溢出來的這種氣氛,我們就看到了背後中共的邪惡。那他本身能替真實說話嗎?能替真正的像張海先生和他那個100多個喪失親人的那個家庭說話嗎?不可能。所以但是我們能做的是我們可以把這些事情真相,通過節目,通過各種文宣,向全世界說明,向全世界去解釋,像就像射出的箭一樣。那麼他能夠回來,最終能夠回到美國,肯定也是繼續要完成中共給他交給的任務。但是這個本身就證明他跟中共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那在這樣一個滅族那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犯下,尤其是最終我們知道這個病毒真相的時候,那他們還能這種邪行或者以中共的沆瀣為伍,還能走多遠?他們真正這種在中共的這種操控下。我都個人懷疑,甚至有可能他們自己都寫不出這個報告了,因為這個報告裡面,他能寫去這個武漢參加這個抗疫展嗎?沒準中共已經有一份這個草本,告訴這個報告到底是麼寫,說你連寫報告的功夫都沒有了,你可以拿著我們給你擬好的這麼一個版本,稍微改動一下,然後就完成報告,完全都有可能。好,謝謝路德。

路德(00:34:22)

墨博士你看到這種這麼無恥啊,你也是科學家,居然直接在推上說期待啊,在武漢,馬上跟他乾杯,幹白酒和唱卡拉OK。這種無恥的科學家你見過沒有,真見過沒有?還是美國人啊。

墨博士(00:34:41)

我真的見過不少,我告訴你很多是歐美的科學家。我告訴你白酒實際上在很多頂級的科學家,特別是跟中共勾兌的科學家,實際是很流行的,他們很喜歡中共的白酒,一般是以五糧液跟茅台為主,就是說這兩份酒,還有一些各地的各大地區不同的白酒,真的是他們交往的利器。就說大家不要小看很多科學家,歐美的很多科學家,教授和博士,很喜歡中國的白酒,比那個伏特加,那個白蘭地,還要喜歡。就說這個屬於是中共這個科學家勾兌裡面一個比較叫什麼特定的節目。也就是說我們這個世衛組織的14天之前的這個隔離,實際上我想都可以想像得到,藍金黃,各種卡拉OK,白酒,好東西,都已經到位了,他們才能出來做這些事情。就像安紅女士說的,報告都寫好了,人都安排好了,你們吃喝也這個叫什麼討論好了,該拿的拿,該弄的弄,這剩下的事情其實就是走過場。這裡面還有一點就是說,這個Peter Daszak找的這十幾個人,其實是這個名單是經過深思熟慮,他一定是不會找什麼像我們閆博士,康教授,這些真正懂行的人,一定是他能控制和全世界各地可以勾兌的人。帶著這幫人就是什麼他像老大一樣。看到嗎?我讓你們進我的圈子,讓你們這次有利益,在中共吃好拿好,你們該干什麼,這其實是拿著這些東西綁架了一大批的科學工作者,給他以後站台的。也就是這個小組經過這個事件以後,就基本上成了的Peter Daszak的叫什麼內部人士和自己人了,他們可以在全世界以後推行各種事情。實際上科學界小圈子,就常常是這樣形成的。好的路德。

路德(00:36:41

這個說實話這個你看,這種這明目張膽的發推就說,和石正麗,王林發,幹白酒,還唱卡拉OK。就可見這之前幹過多少次白酒,唱過多少次卡拉OK,是不是?安紅。所以現在這麼激動。就中共的這些套路,說白了,咱們太了解了,文貴先生太了解了,是不是?什麼套路都會有,說白了這裡頭這個幾杯酒下肚,白酒老外喝不慣,那兩下就暈了,這人你這人性還有嗎?本身這些人就是,說白了不是什麼好貨色,是不是啊?然後在那裡各種各樣的錄像,全部準備好了,你想幫美國說話,都不可能。因為你這就是藍金黃,看到沒有,藍金黃,不過石正麗出面藍金黃,這個有點很那個,是不是啊?是不是啊?所以,但是石正麗前段時間說,開會說,明確提到組織人對閆麗夢,這個我是100%告訴大家的,她說閆麗夢啊,明確說了閆麗夢;就是對閆麗夢的報告,組織海外的科學家開會,華人科學家,就是他國內已經找不到人寫了,很多人五毛批我說,國內找不到,為什麼不可能找不到,他就是找不到,知道吧?找不到人寫出這樣級別的報告啊,就是批駁的報告,她說那些記者,什麼華爾街日報,可見華爾街日報記者跟他們都一夥,那些記者寫的不專業,是不是?寫的太空泛,都是什麼政治化的東西,所以呢,這個你就知道,這個石正麗和Peter Daszak他都是一個什麼樣的層次的接觸。這個唐博士。

唐博士(00:38:31)

是的,我這個就像Peter Daszak這種自稱是個科學家的,我們大家這個傳統,當時這個從小啊,尤其在中共國長起來,當時小的時候都說將來幹什麼呀,學習好一點都說當科學家,洗的跟香腸似的。這個實際上大家總以為科學家這個好像是個什麼好像比別的人,這個叫什麼干其他工作的要高級;實際上不是的,他們跟其他人是一樣的,他們很多人也都是這種貪圖功名,貪圖名利,也是要貪圖職稱,在美國這地方一樣,要是想想要tenue, 想當教授,想當大咖,想當這個主編,對吧?想當哪個委員會的主席,想當哪個什麼這個組織的頭,他們一樣的,他們同樣是貪財好色。那我給大家舉個例子,我當年在20多年前在讀博士的時候,當時我們這個我在的那個學校,他有就是在任的,就是說還是比較,就是這麼說吧,還在活著的時候,當時有4個諾貝爾獎,他們歲數都不大。所以當時他們功名成就已經很早。當時有一個就是當時是90年代初,得了諾貝爾獎之後,那整個這個全校轟動,當時的州長都是開了幾百公里,跑過來給他祝賀。那當時他這個人就是因為他是系主任,那見了這個當時這個學校的這個就是研究院的院長,他都不在話下;因為研究院的院長是他們這個委員會的人決定招過來的,所以你院長是外面來的,你能把他怎麼樣?而且他這種人師德就很差,從來不干活不說,大家都知道,在實驗室幹過的就知道,你不要以為這些成果是他出的,他過去多少年就已經不在做實驗室,具體怎麼做他也不知道,他只是出個點子,下面人寫好了,他點頭,通過關係交出去,發表在什麼NATURE,SCIENCE或者CELL這種最好的上面,因為他的徒弟出來的原來的這種實驗室出來的,都已經在NATURE CELL上這種審稿委員會了,所以他權力很大。他經常跟他的那些女祕書,下面的人,就是在這公開的在這地方來進行鬼混,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個不字。比如說像我們原來的那種學校裡面,大家都知道,不要說學校了,任何的這種公共場所你都不能吸煙的。但是呢,在我們的那個,就說學校裡,你在他那一層,你還沒有到那一層,你剛出電梯,你就聞到一股特別強大的煙味兒。因為這個人呢,還是個特別煙癮特別重,煙鬼,每天就在他的實驗室辦公室來抽煙,實驗室也在抽,就這麼明擺著違規的情況下,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個不字。所以當時我當時在讀博士的時候,我就感覺美國一個所謂的這麼有名的科學家,能夠就這樣不顧這麼這種公開的基本的這種道德,也真是讓我跌破眼鏡。所以大家一定要認識到,這個所謂科學家也好怎麼樣,他們也是常人,他們的這些慾望跟其他人一樣,有的時候可能會更加惡劣,尤其當他們有了權力,有了知識,反倒會產生更大的誤導,帶來更大的損害。謝謝路德。

路德(00:42:07)

咱们的战友啊,一定要赶紧组织起来,发动起来,就Peter Daszak去年11月7号,咱们幸亏给他截图了,看到没有?和石正丽,喝白酒,唱卡拉OK这个事,所有的无论是漂流瓶,还是文宣图啊,全部做起来,要发到这些所有的这个共和党,民主党或者是美国老百姓的这些媒体啊,记者啊,这都要把他这个截图到处转发。让他们知道Peter Daszak,你看在11月7号就期待这个和石正丽他们,就喝白酒,卡拉OK。虽然说啊,这个不能给他定罪,这个没罪,但是这里头,是不是?让他知道,让美国人知道,这个现在这个世卫小组的领头的,就是Peter Daszak小组的,这多假,多么假,一定要让他发酵出来,发酵出来。这咱们爆料革命最伟大的实力就是咱们的战友,这么多战友,每个人你想想,加一根稻草,加一根稻草,就差你那一个稻草。好的,接下来我们看这个,这个话题我们就到这里,有没有要补充的,安红,(安红:我这没有了。)

好的,我们接下来看,奥布莱恩昨天接受这个访问的时候,这个福克斯的访问,他说交给下一位安全顾问,当时交接的一个最重要的排名,第一就是中共国的问题。第二就是蓬佩奥国务卿对中共国的种族灭绝的定义。这两大作为第一最重要的。我们来看看啊,他这个卸任之后,第一次出来,这个接受采访是怎么说的。

我们完全交给下一任国家安全顾问最大事件是排名第一的就是中共国问题,我们面对着一个对自己发展过度自信的中共国,它已经成为美国地缘政治的头号挑战,并且这样的状态会持续一代人的时间。看到没有?当这种自信越来越过度的时候,我们看到中共国对台湾,印度,南中国海,香港做出的事,这些都是在不断增长的国家主义,是非常危险的。我们也看到维吾尔人所遭受的迫害,就正如蓬佩奥国务卿定义的种族灭绝,我们也看到了,就是说奥布莱恩是交给下任政府是事实证据,是不是?照片,视频等等这些啊,我们还看他们施展了战狼外交时,透着不屈不挠的对全球野心的大量政策,他真的将手伸向了全球,我们看到中国的极度自信,甚至到了南极和北极,以及之前他没有触及到的地方,比如大西洋的南端。

所以这成了主要议题,我们已将此发展成为两党的共识。啊两党共识,看见没有?这是一个好事啊!接下来同时参与直播节目的是布什时代的安全顾问、国务卿赖斯。看看赖斯说对美国而言,外交政策上最难办的就是数十年来,我们原本并非要以战争形式来处理,她是布什时代的小布什的国家安全顾问,但一个国家或者多国不得不成为这样的关系,比如当我们谈到中共国的时候。你看她这一出手就是战争,这就是小布什政府他们那个建制派所要的,她这句话就已经透露出来了,我们不是想要战争,但是你中共国在逼我们战争。就是这个意思,看见没有?在一个国家不得不成为这样的关系,比如当我们谈到中共国的时候,他把赖斯叫出来。安红你看这意味深远啊。

這就是奧布萊恩代表的是這個川普的這個共和黨,賴斯代表的是建制派的共和黨,是不是?這邊板磚準備好了,賴斯就說你中共逼我們不得不戰爭,因為小布什任上發動兩場戰爭,是吧?最牛的,所以他敢打,所以這就是我們之前說的,川普總統畢竟是商人,他不敢打,不敢按那玩意,知道吧,所以必須得有建制派上,建制派就是敢打。所以賴斯沒有否認說中共的這種野心,但是更強往前更前進一步,現在你是中共國逼得美國和你開戰,說白了就這意思,看到沒有?正如奧布萊恩提到維吾爾種族滅絕,賴斯在這里站台,我跟你說啊,是絕對代表就是建制派的,建制派共和黨以及小布什家族。你看她也承認了中共對維吾爾滅絕以及香港地區的人權,還有台灣態度,還比如利用互聯網AI技術來進行社會管控,這已經不能成為單一的互聯網了。當這些跟我們價值觀和利益取向不同的東西匯聚起來形成一個巨大實力的時候,這樣的競爭其實根本就不符合我們價值觀,甚至在事實上是挑戰我們的利益。我經常說蘇聯是軍事方面的巨人,技術方面的矮子。但是中共國不是這樣的,那麼請安全顧問談一下價值觀、利益取向,你可以接著用中共國舉例或者用其他國家都行。好像賴斯是做主持人,是共同主持人。看到沒有?

奧布萊恩說:好的,當我們談中共國的時候,就會談到具體事例。但就如你說的它妖魔化了美國的外交政策,就貫徹了它長達數10年的文字、表演、表述,我想通過你框定的中共國這個對象來解釋會更具有說服力,我認為美國需要做到主要的四點,才能應對您所提到的這些挑戰。第一點,要認識到,

哦這個是新任的,不是那個,不是奧布萊恩,是新任的安全顧問沙利文。第1件事,就是老的安全顧問,共和黨的兩個,一個建制派,一個民主黨的,兩個共和黨的,共和黨裡頭一個是建制派的,一個是川普政府的,是吧?這個這邊準備了板磚,這邊說白了就要開幹,然後現在民主黨看看他們,第1點,著重強調中共國的社會模式優於美國的社會模式。因為你看這個賴斯直接問他,在價值觀和利益取向上和我們美國完全不一樣,你們怎麼那個?賴斯她是直接就是當時的小布什時代的,她幫小布什等於搞定了一切,她幫小布什把這個做了幾個選擇題,選擇題1打,選擇題2還是打,選擇題3還是打!那小布什總統他就沒有責任了,這就是國家安全顧問,我告訴大家,要做的事情。國家安全顧問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不是?所以他當時可以說是賴斯這個一系列的體系,最終幫小布什最後打完仗以後沒有責任了。這個責任,當時拜登在參議院當時是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幫他做了一系列的文件,說這個仗該打,因為違反我們美國國家的利益和價值觀。所以在這裡頭,他把價值觀和利益放在第1位。哎,這是關鍵的,這是最關鍵的啊,而不是把貿易放在第1位,不是和中共賺錢。我們看現任的國家安全顧問怎麼說?他說第一點要認識到中國,著重強調中國的社會模式優於美國的社會模式,他們指著我們國內的不協調和分裂,說看看美國一團糟,我們就不這樣。最近幾年這種論調的頻率越來越高,甚至他們的政府高層都這樣公開表態,這已經不再是什麼隱諱的比較,而是一種很明顯的宣言,有一種能夠代替這幾十年存在於美國的民主市場經濟模式。所以第1點也是重整國內,也就是翻新我們的民主基礎,這就需要解決從我們的民主制度自身問題,到例如種族不平等、經濟不平等的問題,將這些隨時間驗證我們社會模式光輝的東西消除。

啊,這個民主黨人回答那個,回答有點問題,有點避重就輕。看見沒有?

第2點是,認識到我們將成為具有最有效最先進自由繁榮平等社會試點的國家,我們就必須集結我們的民主制度盟友和夥伴。我們單打獨鬥只能有世界1/4的經濟實力,但加上我們在歐洲和亞洲的盟友,我們的經濟實力就將佔據世界的一半多。這並不只是我們獲得結果的槓桿,更是為我們獲得我們提供一個合身來宣告我們將一起組建一套原則,來對抗中國的侵略以及激進腳步。

第3點,就如你所說,究其源頭都需要技術,誰掌握未來的關鍵技術,誰才能引領世界。農業情報、量子計算機、生物科技、清潔能源以及諸多類似的科技,所以這就需要我們跟盟友們的密切合作,並在美國做出幾乎算得上是激進的投資,讓我們處於科技的最尖端。以前民主黨和共和黨曾經多次為此爭論,昨天我跟一位共和黨領頭的參議員。

安紅,你這個話筒有些噪音啊。

昨天我跟一位共和黨領頭的參議員交接交談,他想要在這方面投入更多資金,以確保我們在競爭中處於上風,最後一點是需要在這件事情上作出清晰明了,並且有一致的表述,並且付諸於行動,要中共國付出應有的代價,無論是他們在新疆的、香港的所作所為,還是對台灣的戰爭威脅和脅迫,並且現在這一屆政府從各個層面上都很緊張,無論是總統還是國務院、國防部各個駐外領館,都需要清晰明了,且有一致性的表態,這對我們的策略而言也非常重要。所以雖然這還不是一個對於這個高高度複雜的挑戰的完整的佈局,但他能告訴大家,我們將怎麼做,尤其是針對中共國這個例子而言。

好的,這個安紅。

安紅(00:53:13)

第一條啊,至少從那些表述中我們可以清晰的看到,美國已經有多麼充分的正確認識,對中共尤其是這個邪魔惡黨已經再清晰不過了,我這裡不贅述了,大家可以重新再看一遍,第二呢,我想強調一點,就是關於剛才路德提到這個避重就輕,有的時候在言辭上,在這個公開場合,他的言辭和措辭,或者這種行徑般的避重就輕,應該並不影響最終他在行動上的雷厲風行。我個人這麼認為啊,就是有可能他在這上面一帶而過,但是真正要打起來的時候,他該怎麼做怎麼做。

第3條呢,我們看到,就是說他也在尋求盟友,從這個1/4的力量,但畢竟認識到,可能美國祇是佔這麼多力量,但是當它集結到正義聯盟的時候,起碼能占到1/2強。還有大家注意他用了一個詞叫和聲,這個意思非常的明確不過了,就說一個人畢竟是這個身單力薄形單影只,那聲音恐怕也未必有那麼大,但是真正我能做到讓大家所有的和聲是什麼?高音部、低音部、男生部、女生部裡你都要和諧,你都要唱什麼,都要一切要板上釘釘的要去做、要去推行、要去實施、要去行動,所以真正這一點非常重要。

所以我個人認為整個這個節目看來,就是說當一個權威的、這個資深的、證據充分的政府部門交接的時候,把所有的真實情況資料、資訊、情報全部是給你,下一任政府沒有任何理由說我要避重就輕,我要把其中一些根本就忽略不計,沒有!更何況值得一提的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第二呢新任政府就算曾經跟中共私下有過千絲萬縷的聯繫,但是在事實面前他敢嗎?亮亮他的膽子,畢竟他有監督,有影子政府,有反對黨,有很多依舊支持川普總統這些人民,所以真正他不敢。就說可能小局部他稍微有坑蒙拐騙,油姦損滑他改改,但是大節大義上定性的事情他不改。所以從這點來說呢,個人認為非常好的一個開始,而同時也在進行中,那我們看到了,兩個黨有共識,最終都是統一要對共產黨,對付這個邪魔黨的,我們真的是覺得這個世界應該還是有救的。好,謝謝路德。

路德(00:55:28)

這個新任的國家安全部長蘇力文剛剛上任,這個他所說的和這個賴斯區別就很大,賴斯就是要打,戰爭啊,說你逼我們的!你看賴斯,現在媒體都是這樣說。但是對蘇力文來說,那就沒有這樣啊,他的意思是說我們要準備好這個、準備好那個,意思是說還要往後推。是吧?這個,墨博士你覺得能不能這樣理解啊?

墨博士(00:56:04)

我覺得實際上就是說,從他第1點上看出,實際上他已經開始承認中共的意識對美國是有巨大的威脅,這個意思就是說特別是中共對少數民族和其他族裔的這種反人類的罪行,基本上是同意的。只是大家要知道,如果是民主黨現在上台,他一定不能完全按照以前川普總統和共和黨的路線,因為不管是對不對,他一定要做出自己的特色和自己的這個方式來,才能贏得民意和贏得政績;他如果照搬的話,實際上是承認他這個執政方案是輸的,他一定要打擊前任,然後突出自己,這才是他是一個政客應該叫新政府做的事情。那這個上面他就要對原政府的政策表面上實施上有親有疏,完全要體現出的不一樣。這個不一樣,其實就在經濟上,還有一點就是在科技脫鉤上面,其實有一點點提到,就是生物科技的領先科技,很簡單就是病毒就是這個中國的生物技術,跟中國的生物技術勾結出來的一個產物,所以說這裡面要讓這個技術包括生物科技脫鉤,實際上就是說白了,他就沒有明說,如果這個病情和病毒疫情來源於中國的,那這個追究應該怎麼追究?所以說他們還是有自己的策略,我相信拜登政府包括這些安全部門,已經看到疫情真相,也在研究我們給出的疫情真相。但是他們的策略一定是跟前一屆政府不一樣。所以我們希望看到的這個不一樣,是更強烈的不一樣,而是跟中共來說是更大的一個災難。好的,路德。

路德(00:58:08)

我贊成墨博士說的,這個新任的這個國家安全顧問,你看他們很明顯啊,這裡是用這種攝像頭,他這裡,你看還故意坐在這裡,是吧?要體現不一樣。新任的國家安全顧問在任的,你們倆是離任的,想對我進行指點,指指點點,沒門!這是一個方面,更重要的我要體現,我要比你們倆做的更好,水平更高。所以呢意思說你們倆考慮的我都考慮到了,但是我考慮的比你們水平更高,層次更高啊,你們說中共國,你奧布萊恩說的這些啊,要準備板磚,然後板磚已經準備好了;但是賴斯發言明顯就是直接扔出去打!是吧?但是這個蘇利文兩邊既贊同,但是又說我們要緩一點,我們先要把我們的經濟啊,內部的什麼平等問題處理好,盟友關係解決好,我們的科技水平再要提升,在這個之上,然後才會慮什麼。

這個唐博士你怎麼看?

唐博士(00:59:15)

好的。大家知道賴斯她不僅僅是原來的國家安全顧問,小布什的第一任她當了4年國安顧問,小布什第二任,她又當了這個國務卿,所以她是在兩個重要的位置當,一共當足了8年,而且現在賴斯是現在美國有名的著名的胡佛研究所,是一個保守派研究所的所長,去年9月份剛剛上任。所以她現在是管美國一個特別重要的一個保守黨保守派的一個智庫。裡面有很多前政府的高官,兩黨都有,所以這次她公開出來講話,實際上是代表各方勢力,不僅僅是兩黨,是兩黨之內的各方勢力,就是公開一個聲明,就是說他們達成了一個共識。共識是什麼?就是中共已經對美國造成了威脅,中共的對新疆這個西藏這些種族滅絕,這也是一個共識,大家現在都已經不再討論了,說起來就是說種族滅絕。已經是定識了,所以這已經是確認了,所以呢,那在這一點上,我們發現三方都已經達成共識,所以即便新上任的這個國安顧問他也不能否認,他的第一點說是中共高層在鼓吹,他們的政策比我們好,那我們能中共歷來的說法就是我們集中力量辦大事。美國這次的大選等等它確實暴露出來了,美國很多事情因為它是個民主憲政體制,所以他不可能這麼快做很多事情,所以他說的這些事情呢,也沒有錯,要達成共識,要跟所有的盟友都結合在一塊。

而且他現在是所謂新上任的,你在位置上的人,說話都要保守一些,也能說明他整個這個團隊在過去的10天剛剛上任,還沒有達成一個最後的結局,但是呢,我們已經看到它的這個口風已經跟在他們在台下的時候完全不一樣了,所以我相信由於各方勢力統一口徑統一認識之後,讓現任的這個就是政府,現任的整個這個美國的團隊也會認識到,對中共開戰,把中共滅掉,這是一個最終的結果,是不能質疑的,你不能往後再拖,往後拖結果,就是會產生更大的代價,更大的這種損失。謝謝路德

路徳(01:01:49)

所以你看這個現任的國安顧問接手啊,這個奧不萊恩所做的這些版磚等以後啊,他就清楚的知道這個啊,這很多事情他翻不了盤,翻不了盤,這些都板磚都已經實實在在做出來了,是不是?就是各種各樣的事實和證據視頻啊,音頻啊,包括啊各種啊各種案件,是吧?這種都是有捲宗的,你不可能翻得了盤的,只能在這個基礎上是走賴斯所說的立馬干,還是說他現在在考慮的加強,再穩固個幾年以後再慢慢幹啊,無非就這個選項,所以他沒有選擇賴斯所說的這一點。但是中間這個準備板磚的,就是川普總統這4年,這是關鍵!

之前我們做節目說過,其實美國啊,其實無論是情報部門還是各個情報系統,中共作惡的可以說是十幾年他們早就都有各種情報,但是核心的就是缺的高層把它做成板磚,說白了,就這個人天天貪,貪的太多了,但是呢,都知道他貪,但你要把它拿出來做成證據的時候沒人去做;川普總統這四年就是把這板磚做出來就已經到了,至少到了國家安全顧問這個級別,以前就是純粹只是一個原始情報,都沒有往上做文件,沒有做卷宗,是不是?現在都已經做了,你要把它毀掉是不可能,因為十幾年的東西是毀不掉的,所以變成了板磚啊,現在就差怎麼扔啊,所以說啊,從這個但是這裡可以看到這個現在現任的這個蘇利文啊,感覺啊還是要往後拖啊。

蘇利文的背景大家看和中共絕對關係很鐵,但是他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改變不了中共這十幾年這個事實。安紅。

安紅(01:03:49)

這個蘇利文就是,我那兩個例子。舉個例子啊高空走鋼絲,這個人拿他要拿一個很長很長的鐵線來做平衡棒,你任何一方的偏頗稍微向左或向右偏斜,他就直接從上面掉下去。那麼蘇利文本身他曾經跟中國有比較深刻的關係,或者比較密切的關係,並不能夠最終改變,因為你在那個位置,這個要謀其政,他也必須要考慮到民生,反對黨的這個鬥志和這個逼近,還有就是說他要做個衡權。剛才我也非常同意唐博士說的他們當時在台下競選的時候,可能跟現在上了台之後已經發現不一樣了,再想勾兌已經沒有門路了。第2個呢,咱們百姓能夠耳熟能詳的例子來解釋這個關係,就是說叫做這個和珅跌倒,嘉慶吃飽。乾隆寵和珅其實是寵了很長時間了,他為什麼在位沒有動他,真的是考量再三,那最後是由誰動的,是由他的兒子,對吧?他自己最後走了不管了,以後他的兒子去收拾他,所以真的要嘉慶活,直接從和坤手上收的贓款就夠他這個是整個這個國家吃個10年20年的很多年了。所以這個例子說明那為什麼乾隆在位不動呢,他知道他把所有的證據都已經準備好了,但他不出面收拾,由他的兒子來收拾,這個本身也在展示,有點像像這種狀況,就說川普總統準備好的一些東西他們沒有動,但是由下任總統接上來動。你從美國利益出發,你也不可能罔顧事實存在,所以真正可以說毋庸置疑的說這個,目前就是說即便他在這個言辭上有緩和,有可能讓我們感覺他會有往後拖,但是在事實面前他不能耽擱太多時間,他拖不了多久。為什麼?美國兩黨一致共識認定中共就是那個頭號敵人,就是那個世界威脅,就是那個試圖阻止美國繼續在這個世界上強大的這麼一種邪惡的力量,所以已經他想拖,有可能到最後老天爺都不讓他拖了,或者說緊急的事實,已經不讓他再繼續拖下去了。好謝謝路德。

路德(01:05:59)

所以很多媒體現在是這樣解讀啊,都這樣解讀的,就是說啊對應對中共,這個蘇利文的表態就是說啊,大家看啊,中共估計又開心了啊,說美國應當先掃自家屋。那剛才那兩個講話就這個意思嗎?中共估計就很激動了,你看美國之音又又開始激動了,是不是?說美國最面臨最重要的國家安全挑戰,是如何整理我們的屋子,是如何重整的問題啊,國家安全顧問在這裡,在這個事情上這個表態。這一點的話這個墨博士你覺得有沒有機會啊?這個,你覺得他這​​個表態,因為他剛畢竟才幾天時間,對吧?他不可能說就是有,說不定只是他個人的一個表態,未來會不會有所改啊?墨博士。

墨博士(01:06:59)

我覺得肯定會改變,因為他是安全顧問,安全顧問直接是提出自己對安全的分析和顧問,他是有這個諮詢權,但是沒有執行權和這個行使權的,也就是最終的取決權仍然在拜登政府和這個國防部其他的官員裡面。安全顧問是根據現有的情況給出提議,就是說他可以給出打或者晚點打,但最終決定什麼時候打,實際上是由拜登政府。而且這裡面我們覺得就是說我們不需要擔心的一件事情,就說我們這邊加速師,因為習總加速師經常會出其不意讓美國人會不得不加速,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所以我們一直希望習總加速師經常出來遛一遛,給我們提供點資訊。

還有一點就是說,美國安全顧問他不可能逾越這個情報,大家知道嗎?現在美國的軍情和那個其他情報已經大量的信息出來了,安全顧問只能叫做什麼綜合給出自己的意見,但是情報到最終的參議院到總統那裡,實際上是分量不低於顧問的。我覺得他可以叫做提出建議,但是影響力要看隨後的這個事情的發展。好的路徳。

路德(01:08:23)

好的,所以這次是首次帶出這個傑克·蘇利文,我們來看蘇利文是什麼?1976年出生很年輕啊,比我大一歲啊,是美國政府高級官員,擔任國家安全顧問啊,在喬拜登的這個政府裡,他曾是希拉里·克林頓2016年總統競選活動的高級政策顧問啊,他在外交政策方面具有專長,並且是美國國務院副參謀長,還是美國政府進行伊朗核談判的高級顧問和耶魯法學院的客座教授。所以你看他其實是克林頓的人啊,就是克林頓家族的任,沙利文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副總統助理,是喬拜登的副總統助理和國家安全顧問,副總統的國家安全。然後他擔任過政策規劃主任啊,美國國務院政策規劃主任為副參謀長,作為這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的副參謀長,所以呢他的整個的這個職業生涯啊,基本上就是這個克林頓家族,是吧?奧巴馬時代和喬拜登現在這是一個這樣的一個經歷啊,這樣一個重要的經歷,而這個重要的經歷,可見就是在那個時代跟中共關係肯定不淺,絕對很深啊,這是毫無疑問的,這種深層次的那種關係,你說上任才幾天時間,你就讓他表態啊對中共動手那是不可能,不可能不現實。

但是這樣的這個安全顧問啊,他今天的這種表態,實際上你看賴斯的表態已經很明確了,賴斯她就是共和黨建制派,就是說白了就是要打仗,你知道共和黨在裡頭這個民主黨的一個重要的區別就在這裡啊,咱們不是說他一定會打仗,但是呢,這是他的他的支持的背後的力量,一股重要的力量;這也就是川普總統,說實話為什麼被這個建制派最終啊背叛的一個重要原因,到最後他還不敢對中共啊宣布一些東西,那沒辦法了,明白吧啊,別人等不及了。知道不?

所以這個沙利文的表態未來可能會有問題,我感覺今天他的這個表態,就是因為你去看這個共和黨建制派跟民主黨他們就是跟這個克林頓時代啊,還有這個包括他們關係都很好的啊,奧巴馬,是吧?關係都很好,一直都關係好,小布什都很好。但現在沙利文表態實際上是其實就是給賴斯的一個不給面子,我告訴大家,就明確的就是一個打臉啊,意思就說,是不是?就說我們現在要先處理內部問題,對不對?應當先掃自家屋,你看這都是美國之音所有的媒體的解讀都是這樣。這其實就是說啊,中共我們先不要去管了,先別去搞它了,咱們先把自己內部搞定啊。意思說啊川普總統的四年讓美國的內部分裂啊,但是面對新冠疫情這種,你不去解決中共,你指望能解決得了新冠疫情?我覺得是那是做夢啊。就是啊,我相信啊,這個中共’120’之後就習近平肯定100%啊,他一定覺得你看,這個這就是國家安全顧問的表態,說其實就不會對中共下手,美國先掃自家屋,打造實力,對吧?要打造實力的過程中,我們又可以繼續跟他偷啊,這種實力你越打造,你美國的實力是越弱,因為你的貿易逆差會越來越大,是不是別人把你的技術他說搞這個技術那個技術你看,什麼5G技術AI技術人工智能你這東西對別人用國層面直接來給你偷,網絡黑客,你怎麼能搞得起來;清潔能源科技啊,所以說這就是他的這種想法完全是矛盾的,絕對矛盾。你要搞先進技術,但是中共用國家之力給你偷,然後再用千人計劃把你人給搞走,再過個幾年,你這技術絕對不可能領先,一定會被偷走。

然後你要搞經濟,說實話,今天啊這個這個疫情這個你覺得能解決得了?不可能,是吧?然後你要跟盟友聯手,中共’藍金黃’直接攔截你所有的盟友,全部照樣不跟你在一起,所以這些啊這個我相信啊,這個他這一番講話,以後一定會掀起整個共和黨全面的重新考量,我告訴大家啊。這個絕對會的,全面的啊,共和黨無論是建制派,還有就是川普總統的共和黨這邊,一定會重新那個,知道原來他們是要這樣的玩的,就是拜登政府如果想走這條路,那基本上是走不通的,還想回到這個老路去走。他可以試,我相信用不了多久啊,它這個路一定會扳回來的,因為這個民主黨他們知道,他如果沒有共和黨的建制派給他,這一次他贏你知道他就是贏在共和黨建制派,就是麥康納爾。麥康奈爾站哪一邊哪一邊就贏,而麥康奈爾所代表的共和黨建制派實際上就是賴斯剛才說話所說的,重要的信息就是你打不打,知道吧?但是必須得那個的,是不是?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你看看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居然是吧,川普政府也不願意那個,你看,對美國而言,外交政策最難辦的形式就是數10年來我們原本並非要以戰爭形式來阻力,對吧?但一個國家或者多國不得不承認這樣的關係,這個已經說的很明白了,知道吧?你逼我出手,現在就該出手的時候,但川普總統也不願意,所以那個,但是現在拜登的內閣你如果也是沒有那個的話,那共和黨這邊一聯合,我講未來很多事就又會不一樣。除非拜登政府進行轉向,否則我告訴大家明年這個中期選舉可能就結束了,拜登政府可能這個參眾兩院全部都會丟掉去。

很多人說還會不會有什麼這個選票問題啊?明年這個時候,我相信共和黨人不可能同一個事情上翻兩道船,跌兩次跤,知道嗎?耍流氓都會耍,只是這個事情,共和黨在歷史上就像1877年,民主黨為什麼要有那個事情?就是因為共和黨在這裡頭,啊,這個選票造假,民主黨對他們有意見,明白吧?所以說很多事情啊,這裡頭,這裡面告訴大家啊,這裡面核心的就是你的這幾個利益集團的站隊很關鍵,站隊!1877年那利益集團站隊就站在共和黨這邊,當時因為這個林肯剛打完南北戰爭結束,是不是?國家需要黑人作為勞動力啊,解放黑人。這個南方,那非得要把黑人奴隸化,這個時候你的利益只有你幾個農場主,南方的這些人,北方的大量的資產階級沒利益可圖,所以就不可能當總統了,就不可能把政權交給這個民主黨。現在,核心的問題就是川普總統不滅共,你板磚準備好了不扔出去,並且到最後時刻表態,還不那個,還被中共習近平給忽悠。文貴先生不是說了,到現在,到了馬阿拉格還在這覺得習近平跟他是好朋友,那沒辦法,知道吧,共和黨建制派他肯定不跟你站在一起了啊。好,這個墨博士。

墨博士(01:17:10)

我覺得現在實際上整個中共也沒有放棄,特別是最近,我覺得是中共的這個策略,特別是聽了我們路德社,跟隨路德社以後,它的策略變了。就是說他們以為這個拜登政府剛上任會給他很大的好處和轉變,沒有想到拜登政府現在並沒有明確的給中共任何的許諾跟好處,所以說中共大家可以看到中共外宣,然後中共的內宣,還有中共的這個滅爆小組的策略都在大轉向。也說明一個問題,中共現在非常非常害怕,所以他在美國的勢力絕對現在是馬力全開地在運作。這個有可能會看到各個政客的這種發言和情況,都會有所這種起伏和變化。這很正常,因為中共從來沒有放棄過,所以說大家這個時候就是要看清楚形勢,有些哪些人是這個幫助中共,哪些人是真正滅共和這個有利益的,這個時候,其實仍然是一個戰鬥和鬥爭的過程。我相信未來政府可以特別是拜登政府這種人,有里有外的會很多,我們的目的就是什麼要讓這些人也真正看到滅共和跟中共脫鉤永遠是利益大過和中共的那個勾兌的利益,這個時候是中共真正走向死亡的開始。好的路德。

路德(01:18:39)

好,唐博士分享一下

唐博士(01:18:42)

嗯,好的。這個剛才沙利文說的這個什麼,先打掃自家的屋子啊,這就有點像是你的這個對手敵人都已經在上游的水源都放下毒了,你還說我們下游要先搞加強這個淨化水源的問題,你這樣子是永遠不可能贏的,所以整個策略是錯誤的。而且這個人的經歷大家看到了,他也在從這個克林頓、奧巴馬時期一直也參與到了這個對伊朗的簽訂這些所謂核擴散條約,當時的奧巴馬就是用這個現金收買伊朗,讓伊朗等於說給他150億啊等等用這種方式,這顯然是他參與了這些,這些很錯誤的這種這種外交的這種操作。

所以呢,我是覺得呀,就好像那個當時在中共的時候,鄧小平說90年代初,誰不改革誰下台;現在美國現在基本就是,誰不滅共誰下台,現在就是這麼個共識,誰不滅共你下台。你川普總統有了板磚,最後那一刻你不把板磚砸出去,對不起,你下台。你現在,拜登你拿到了這板磚,你用不用?不用,兩年之後,你也被廢了。所以就肯定是這樣子。而且他想等,現在是等不及了。就跟剛才說的上游已經下了毒了它不停放病毒出來,你還說我要等病毒出來,搞什麼5G,還搞AI,你哪等得及啊?現在軍機都要模擬來攻擊美國的航母,台海戰役海戰已經一觸即發,已經到了最後了,如果中共看見你是軟的,他如果說是要進行挑釁,如果真正對台灣展開攻擊,對美國的航母展開攻擊,你難道還在自掃門前雪,自己打掃家裡嗎?你當然要用你所有現在有的這種能力要把它滅掉再說。所以啊,這種話都是絕對的是不合時宜的。而且這個我們看到這個前兩任的這個賴斯啊、奧布萊恩說的這個已經到了這種共識了,實際上是給現任的政府沙利文施壓,就是說我們已經認識到這兒了啊,我告訴你我們不願意打,但現在我們都說出來公開了。因為這些人雖然不在台上,但我們說到了他們以前的經歷和現在的這種職位,都是很重要的,所以呢,就是告訴他,我們已經給你明確表態了,那你們不干,那你們又是不滅共,不滅共你們自己那就後果自負了。所以現在這個問題就是這樣,而且我們也知道你看川普總統4年換了多少任的國安顧問,像那個博爾頓,他就是非得要讓川普去打北朝鮮,打那個伊朗。方向不對,他打仗應該打到一個真正的方向,那後來又換了幾任,對不對?所以呢,如果沙利文他要是總是在這用於勾兌啊,或者各種原因他不能勝任的話,那各方勢力肯定也會讓他出局。因為我們知道他拜登選這個人上來當國安顧問,肯定也是因為他過去的背景,對吧?跟克林頓也好,跟原來拜登當過這種工作背景有關,各方勢力的推薦出來。那你當這些人要是不能達到你的這種期望值,或者你的這種言語不能夠代表公眾,有太多人去來攻擊他或者批評他的話,那他只能只有一條路,那就出局唄。好,謝謝路德。

路徳(01:22:00)

是的啊,這個這裡面啊,所以他的首次這個發聲啊,記著基本上把他的這個行為,未來他的這個底色已經透出來了。這是好事啊,因為剛才幾天時間嘛,才幾天時間,他的這種想法非常非常啊…..,這個一定會讓這個共和黨建制派啊,像這個剛才這個賴斯所代表的這些看清楚了。這是好事,大家要知道啊,很快,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就會對於這個到底怎麼樣,會有一個大討論啊。因為這些你要知道,這些比咱們著急的人多的去了,知道吧?哪些人比咱們著急?就美國的各方利益,這個雷神比如說國防部長之前是雷神的董事,這些人比咱們著急得多得多了。咱們也只是看看節目而已,但對他們來說,利益相關方,記住啊,利益相關方。川普總統最核心的就是不敢扔這個板磚啊,告訴大家啊,我們說了這個,最終最後其實就是1月6日,1月6日就是麥康奈爾來決策,這個彭斯也代表著共和黨建制派,是不是?這個最終決定最終就那…..。如果彭斯願意,然後麥康奈爾代表的然後贊同,這就是成了。但是為什麼辦不了?因為川普總統到最後他不願意扔板磚,那你有啥辦法,是不是啊?你所有的利益幫你都不考慮,你只考慮自己的話,那別人就不會跟你站在一起。那現在,那沙利文是一樣的,啊,他這表面上是考慮什麼牆內的,但是很多人就會對他這段話,我告訴大家啊,這兩天絕對會發酵,會有一系列的這個事情…..。就他說的這個東西,第一啊,很多人會說太幼稚;第二,這不明顯和你之前拜登上台的時候承諾的東西有偏差了。如果啊是他個人的想法的話,那可能就把他fire掉。如果不是他個人的想法,是不是?那可能這個拜登就有人會去找他,肯定是這樣走的這個結局啊。

好,安紅,你的那邊打成靜音了,你把靜音打開,最後總結一下啊。我幫你打到靜音了,你把靜音解開,因為你那個很多噪音。好,現在可以了,總結一下啊。

安紅(01:24:32)

總結一下啊,就說我們看到把這個生靈塗炭,就被中共病毒的這個武漢,最終在WHO前往經過了14天這個隔離之後,呈現給我們面前的,其實已經跟中共沆瀣一氣了。他們妄想,他們也希望是跟石正麗他們碰杯、唱卡啦OK,那麼真正這個所謂的WHO的這個調查組,他們到底想幹什麼,我們其實已經心知肚明。

第二呢就是說在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這個對話節目之間,我們能看到的很多信息,就是說即便站在拜登總統,想用另外一種方式來處理這個美中之間的關係,但是建制派也好,共和黨也好,都應該時時刻刻在分秒中監督著,不會讓他有更多猶豫期限。那真正川普總統這個換界選舉之後,下去之後的最終的原因是他準備好了足夠的實力板磚,但是沒有用,那麼他一定會被用,而且分分鐘這個壓力也給了現在的拜登總統。那麼何去何從,到底會否像他們所說的這個各人自掃門前雪,我們還要稍微再看一看,那麼真正的世界格局和中共的這個一意孤行的垂死掙扎的態度,會給美國這些機會嗎?我個人認為不會,我希望大家也知道應該是不會。好,謝謝路德。

路德(01:25:55)好,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唐博士,今天節目就到此結束。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