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睛要聞】奎伊博士用貝葉斯統計分析表明中共病毒來源於實驗室

作者:卡拉馬佐夫姐姐【㊙️翻Gnews原創組】
校對:心聲

圖片來源:GTV

1月29日,奎伊博士發表長達193頁的重要報告《中共病毒來源之貝葉斯分析》(Bayesian Analysis of SARS-CoV-2 Origin),該報告綜合了目前關於CCP病毒來源的所有可信證據,用貝葉斯條件概率估算出病毒來自實驗室的概率為99.8%。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Picture1-72.jpg

在文章的最開始,作者就直截了當的表示這篇報告是獻給深受CCP病毒折磨的人們,並表示希望人們通過這份報告認識到“功能性增強”病原體實驗對全球健康的影響。

到目前為止,科學界絕大多數學者支持CCP病毒自然學說,而且中共傾一國之力努力要找到CCP病毒的自然來源,所以由此能想像得出,任何支持自然起源學說的聲音都會被無限放大,而實驗室起源學說的卻被殘酷打壓,這就造成了目前學界兩方的巨大偏差。

而該報告運用貝葉斯統計方法,以假定病毒基本來源於自然(概率98.8%)開始,一步一步在模型中融合在過去一年內收集到的各種證據,然後發現隨著證據一點一點地加進模型,病毒來源於自然的概率逐步降低,當把26項證據都加進模型以後,病毒來源於自然的概率僅剩0.2%,來源於實驗室的概率則高達99.8%。換句話說,就是通過數學模型把所有證據糅合起來,哪怕最先假定來源於自然,得到的結果也是來源於實驗室。

貝葉斯方法大白話簡介

貝葉斯方法是統計學上非常普及的工具,近些年來尤其受歡迎,尤其是在大數據分析、人工智能方面都有廣泛的應用,而其原理實則非常樸實簡單,從哲學上來說,就是把主觀的先驗看法與客觀證據通過數學方法結合,而得到最終看法。

本文僅以奎伊博士報告中的一個例子來說明,貝葉斯概率是如何算出的:

我們先主觀假定:有1%的可能病毒來源於武毒所;99%的概率來源於自然。

(注:文章假定病毒來源只有兩種可能:自然和實驗室(人造),沒有可能第三種,而且病毒不可能同時來源於自然和實驗室,換句話說,CCP病毒來源於自然和實驗室的總概率加起來為100%。)

我們又已知如下概率:

如果武毒所病毒“逃逸”出來了,在已知病毒來自於實驗室的先決條件下,那麼有51%的概率在武漢爆發,49%的概率不爆發。

如果病毒來源於雲南礦洞自然源頭,那麼有超過10%的概率在武漢最先爆發(請參考論文第65頁數據說明)。

那麼,不論病毒來源如何,在武漢爆發的概率為:

綜合上述條件和假設,在已知病毒在武漢爆發的先決條件下,病毒來源於武毒所的最終概率可計算如下:

由此可見,綜合上述條件,通過條件概率的計算,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概率從1%增加到了4.9%。報告中的各種概率即通過上述方式算得。

綜合各種證據逐步得出CCP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概率為99.8%

在報告中,奎伊博士把初始概率/先驗概率定為98.8%的可能為自然來源,這已經是保守至極的估計了。而估算98.8%自然來源概率的過程中也採用了Peter Daszak的數據(Daszak是與石正麗經常一起寫文章的),更加令對方無法反駁。

隨著26項證據逐步加進模型中,自然來源概率逐漸降低至接近0(0.2%),實驗室概率逐漸升高為接近100% (99.8%),下圖展示了後驗概率隨著每項證據加入的逐漸變化過程:

This image has an empty alt attribute; its file name is Picture1-73.jpg

注:

*血清轉換:如果病毒來源於自然,由於病毒變異並不是很穩定,需要一段時間適應人體細胞,所以在爆發前人群中應該能檢測到少部分的抗體,如SARS和MERS,0.6%的人群在病毒爆發前已有抗體,而CCP病毒則不然。

*超過294,000個病毒樣本的祖先都來源於同一個病人:如果CCP病毒來源於自然,祖先不可能只來源於一個病人,而且這個病人是一名位於離武毒所僅一公里的解放軍中部戰區總醫院的39歲男性)

用大白話講,奎伊博士在報告中做的就是基本從無罪推定(自然來源)出發,綜合了各種客觀證據,得出了有罪的結論(來源於實驗室)。

中共可能的狡辯

單純從貝葉斯分析過程中來講,中共可能從以下角度狡辯(包括但不限於):

  • 報告中運用的模型——貝葉斯公式

筆者認為,中共不可能從理論方面對貝葉斯公式挑戰,因為這是純粹數學、邏輯的範疇。如果說中共從其唯物主義哲學方面攻擊主觀(唯心)與客觀(唯物)結合的貝葉斯思想,筆者認為也行不通,因為在該報告中已經把主觀先驗假定(唯心)定的幾乎來源於自然,如果純粹運用報告中列舉的客觀(唯物)證據,結論會更加偏向於實驗室起源。

  • 初始/先驗概率

報告中初始/先驗概率設定為98.8%自然起源,已經是盡可能的“無罪推定”了,而且估算98.8%自然來源概率的過程中採用了中共方面(Peter Daszak)的數據,而奎伊博士通過Peter Daszak自己發布的數據算出來源於實驗室的概率是9%,遠高於報告中的初始實驗室概率(1.2%)。所以筆者認為中共通過初始/先驗概率狡辯的空間也是有限的。

  • 客觀證據

-中共可能要求摻入一些假證據:由於概率隨著證據的變化而變化,如果中共摻入一些偏向自然來源的假證據來混淆視聽,來源於實驗室的最終概率有可能被降低。

-中共可能狡辯報告中的證據假定的參數太多、不合理:的確,貝葉斯概率的參數有很多是主觀假定的,可以改變的空間很大。目前筆者認為在壓倒性大量的客觀證據下,哪怕改變一些參數,基本不會改變最終概率(99.8%來源於實驗室)太多

-中共可能要求改變報告中列出證據的順序:奎伊博士已指出這些證據順序可隨便打亂,最後仍會得出相同的概率。

  • 最終/後驗概率

目前奎伊博士得出病毒來源於實驗室的概率是99.8%,對此中共可以狡辯:還有0.2%的可能來源於自然呢!而奎伊博士已在論文開頭指出,99.8%的概率已在法律上超過在刑事案件中認罪的概率,所以這種狡辯在法律上是行不通的。

如果中共狡辯的話,從過去的套路來看,與其說是在邏輯、科學範圍內的開誠佈公的交流,不如說是攪混水,本著能騙幾個是幾個的原則,把盡可能多的人腦子攪得亂七八糟,他們的目的就達到了,大家千萬不要上當。

另一種角度的驗證,殊途同歸

與閆麗夢博士的兩篇重磅報告不同的是,奎伊博士這篇文章通過旁觀者的角度,綜​​合了收集到的所有證據,用數學方法證明了CCP病毒幾乎不可能來源於自然。而閆麗夢博士是從當事人的角度,用生物學方法和情報論證的。兩者的論文相得益彰,殊途同歸,更加強有力地證明了CCP病毒來源於實驗室,中共難擇其咎。感謝所有為了真相勇敢奮鬥的科研工作者。

報告鏈接:https://zenodo.org/record/4477081#

(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