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時代需要民衆認識“蜚言媒體”

作者:陽之戰

中國有個成語叫流言蜚語,意思是散佈虛假信息以及污衊中傷他人,而在信息時代的今天,虛假信息也正在將民衆包圍起來,製造出了太多的假象,會使我們看不到真相,所以時代迫切需要民衆認識“蜚言媒體”。

得益於基礎科學和科技的發展,人類近代發展的很快。伴隨着互聯網的快速發展,人類正式進入多媒體信息的時代也僅只有20年左右的時間,但它給我們的日常經濟生活帶來了很大的改變和便利的同時人類也正在面臨着從未有過的新挑戰。

在多媒體信息時代人類面臨的最大威脅是什麼?它不是戰爭,甚至新型冠狀病毒都不是,因爲它的影響不會那麼持久,而在當代每時每刻都隨處可見的媒體信息,正在顯現出它的強大的力量,這在歷史上是從未有過的,這是人類社會最新擁有的一把雙刃劍,我們已經浸入到了多媒體信息時代之中。在信息時代雖然我們得益於可以便捷的獲取信息,但同樣千萬不要忽視信息壟斷和漫天的擾亂視聽欺騙公衆的假信息所帶來的後果,因爲我們已經浸入到了信息時代之中,我們已經被多媒體信息給包圍起來了,而我們所能夠看到的信息會因爲受制於對金錢利益以及政治的需要,它往往會欺騙公衆,甚至於中國人民解放軍所推崇的軍事理論書籍《超限戰》都將信息戰 媒體戰放在了首要位置。

在此可以舉一個顯明的例子來驗證信息這把雙刃劍的力量,以及我們應該如何避免被媒體的虛假信息所欺騙。2019年最後一個月的月末,中國武漢的一位眼科醫生,開始在網絡上對自己的親朋好友發出了預警,武漢出現了SARS 讓大家小心,引起了民衆的關注,隨後很快國家媒體,互聯網媒體接連闢謠,包括李文亮醫生等8人被警方訓誡,中國共產黨動用控制的全國媒體對8名造謠者進行公示,這在中國引起了一波打擊謠言的熱潮,而19天后,閆麗夢博士又通過路德社自媒體平臺爆出武漢疫情很危險,人傳人 中共政府隱瞞疫情 將會大爆發 來自軍方實驗室,經閆麗夢博士的再次驗證本是應該引起世界媒體的警覺的,而這則信息爆出時官方公開的確診病例僅62例。隨着疫情的發展以及民衆的關注,WHO最早做出的行動不是採取緊急措施以及緊急呼籲,而是插足媒體界,聯合媒體科技巨頭打擊疫情謠言,並且說對中國採取的入境限制措施不利於防控疫情,而在2020年3月中旬美國主流媒體信息還在說“對美國來說美國流感比新冠病毒更重要”,而閆麗夢博士則一直在通過路德社自媒體平臺每天在呼籲疫情危急性,這是可以驗證的信息,而WHO及中共官方引領着主流媒體的聲音,從人不傳人到有限人傳人在到人傳人,直到疫情已經大流行了仍然是推遲了宣佈疫情大流行,這和2009年WHO 應對 H1N1 流感病毒的態度是完全相反的,而H1N1 的致死率及潛伏期說明它的危險性完全無法和新型冠狀病毒相比,這點完全是不符合邏輯的,以上這些也是可以驗證的信息,時至今日新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已經破億,也有越來越多的證據證明,病毒來自於實驗室,而閆麗夢博士所提供的信息則一直以來則被WHO 主流媒體以及科技巨頭認定爲虛假信息,甚至被污衊爲陰謀論,閆麗夢博士提供的信息雖然伴隨着各種謠言和詆譭,以及禁聲,但已經被事實越來越多的驗證,但閆博士的信息以及發表的幾篇科學論文至今仍不給以驗證,仍還會被科技巨頭所禁聲,得不到應該得到的重視,爆料革命的相關媒體最早爆出的大量的視頻語音圖片的證據本應得到足夠的重視,最早疫情全球大流行本是不應該發生,所以判斷信息的真僞最重要的是去驗證,而恰恰的是不可去禁聲,也只有經過對信息的驗證纔會出現真僞的判斷,這是基本的邏輯常識。

經過時間的驗證在當代民衆已經逐漸發現有太多的“蜚言媒體”他們傳播着虛假信息,這個時代迫切需要民衆去辯別“蜚言媒體”,最危險的是信息的壟斷,這樣就可以製造假相和埋藏真相以及可以剝奪人們的話語權,如何杜絕信息壟斷這點目前還不取決於民衆,民衆也應該對這些已經造成巨大危害後果的媒體以及科技巨頭髮出抗議之聲了。但目前公衆還需要做的是提高我們的辯別能力,這是這個時代的公衆正面臨一個重要的課題,所以就此提出以下的建議,1.信息是否有邏輯根據,邏輯是否可以驗證,2.進行對比,例如,公衆人物小明和小強做了同樣的事情,媒體的反應是否也相同?3.沒有事實根據,以及誇大事實根據的信息和沒有事實根據的空談,沒有足夠證據的邏輯,不要輕信,4.科學依據是否科學?是否有科學邏輯?5.自己去驗證信息的真實性 6.爲可以進行驗證並被掩蓋了的重要信息發聲。7.通過辯別和驗證信息的真僞,我們就更可能看到信息的目的性。

辯別“蜚言媒體”是當代公民所面臨的一個重要的課題。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