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提倡印太結盟對抗中共海軍威脅

俄羅斯莫斯科喀秋莎農場 銀河

編輯 水星 上傳 銀河

popularresistance.org

美國海軍研究協會新聞(USNI News)發布了1月27日美國會研究服務報告《中(共)國海軍現代化:對美國海軍能力的影響-國會的背景和問題》。

報告指出,在壹個新的大國競爭時代,中共國的軍事現代化努力,包括其海軍現代化努力已經成為美國國防規劃和預算的重點。中共國海軍, 自1990年代持續25年壹直在穩步發展,已成為中國近海地區的強大軍事力量, 並在更廣泛的西太平洋海域、印度洋、歐洲水域進行越來越多的演習。

中共國海軍已具備對抗美國海軍的能力,成為挑戰冷戰結束以來美國海軍維持戰時控制西太平洋深海海域現狀的軍事力量。壹些美國觀察人士對中共國海軍造船的步伐,尤其是建造大型水面艦艇的速度,以及由此產生的中美海軍相等規模的趨勢線表示擔憂或警告。

中共國海軍現代化努力包括廣泛的艦艇、飛機和武器采購計劃,以及維修和後勤、理論、人員素質、教育和訓練演習的改進。中共國海軍目前有壹定的局限性和弱點,並正在努力克服它們。

中共國軍事現代化的努力,包括海軍現代化的努力,被評估為在必要的情況下發展應對臺灣軍事局勢的能力;對中共國近海地區,特別是南中國海取得更大程度的控制或支配;執行中共國的主張,即中共國有權在其200海裏專屬經濟區(EEZ)內規範外國軍事活動;保衛中共國的商業海上交通線路(SLOCs),特別是那些連接中共國和波斯灣的線路;取代美國在西太平洋的影響力;維護中共國作為主要地區大國和世界大國的地位。

與這些目標相壹致,觀察人士認為,中共國希望其海軍能夠作為中共國反介入/成為區域封鎖的強制力量,可以阻止美國介入臺海沖突及對抗解決在中共國近海地區的其他問題。中共國海軍的新增任務包括執行海上安全(包括反海盜)任務,必要時從國外撤離中共國公民,以及執行人道主義救援/災難響應(HA/DR)任務。

美國海軍近年來采取了壹系列行動來對抗中共國的海軍現代化努力。此外,美國海軍已將更大比例的艦隊轉移到太平洋;派遣最強大的新艦船和飛機以及最優秀的人員前往太平洋;維持或增加總體存在行動、訓練和發展演習,以及與印度-太平洋地區的盟國和其他海軍的接觸和合作;增加了海軍未來計劃的規模,啟動、增加或加速開發新軍事技術和獲取新船只、飛機、無人駕駛車輛和武器的眾多項目;開始發展對抗中共國海上A2/AD部隊的新作戰概念(即使用海軍和海軍陸戰隊力量的新方法);並預示著海軍在未來幾年將轉向更分布式的艦隊架構,將以更小部分的大艦艇,更大部分的小艦艇為特色,並大幅增加無人駕駛車輛的使用。美國國會面臨的問題是,美國海軍是否對中共國的海軍現代化努力做出了適當的回應。

美國海軍研究協會新聞1月29日跟進了拜登政府試圖將美國在太平洋地區松散的盟友關系轉變為四個印太民主國家之間的非正式安全關系的目標。

拜登政府新任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1月29日在美國和平研究所的壹個在線論壇上承諾,未來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四個國家將舉行更多的聯合軍事演習。

美國、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亞的外交部長們就“四方會談”舉行了會晤,討論共同面臨的挑戰,以及他們在經濟、外交和軍事上共同合作以抗衡中共的方式。目前為止,這壹安排仍遠未成為壹個安全聯盟。

川普政府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 ‘Brien)稱四方會談“很可能是二戰以來我們發展的最重要的關系”,他說美國面臨的最大地緣政治挑戰是中共國。他稱北京“越來越民族主義”,鎮壓香港支持民主的異見人士和新疆穆斯林維吾爾人。中共國還有從南海到北極的“不懈的全球野心”。

沙利文認可川普政府的這壹理解,對比川普政府“讓美國再次偉大”政策,沙利文認為美國需要“與盟友和夥伴保持步調壹致”,讓同盟國團結壹致 “捍衛原則”,讓中共為公然侵犯人權和其他國家主權的行為付出代價。

參考鏈接:

https://news.usni.org/2021/01/29/biden-administration-wants-to-expand-pacific-quad-relationship-national-security-advisor-sullivan-says

https://news.usni.org/2021/01/28/report-to-congress-on-chinese-naval-modernization-7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