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智庫:中共國可能在2021年迫使台灣陷入危機

新聞來源:《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 作者:Brendan Nicholson | 發佈時間:2021年1月29日

翻譯/簡評:MikeHua | 校對:SilverSpurs7 | 審核:萬人往| Page:Daoiii

簡評:

2020年,澳大利亞在疫情和香港問題上都選擇直面和中共對抗,是受到中共打壓最多的國家之一。中共從禁止貿易到網絡造謠誣陷,對澳大利亞百般侮辱。報導中倡導美國聯合太平洋諸國共同對抗中共、支持台灣,這就是美國接下來要做的,或者說必須做的。否則美國將會失去在亞洲的盟友,對美國全世界盟友的信心都是嚴重打擊。

美國對香港、台灣都有法案支持。但在香港問題上,美國缺少行動,最終讓法案形如一紙空文。如果接下來讓中共成功製造台海危機,美國會陷入更加被動的境地。中共內部的政治、經濟壓力劇增,迫使中共鋌而走險,對外尋求一個突破口,這個突破口很可能就是台灣。中共從來都是內鬥內行,口口聲聲說中國人不打中國人,卻對台灣頻頻施加小動作。習日思夜想統一台灣,青史留名。台海危機一觸即發,最終習是名垂青史還是遺臭萬年,我們拭目以待。

原文翻譯:

美國國會委員會獲悉中共國可能在2021年製造台灣危機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執行主席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 警告美國國會的一項調查稱,在未來幾年中共國可能會在台灣附近主動挑起一次大規模軍事危機,因為中共的百年誕辰將近,而且美國正面臨可怕的國內冠狀病毒帶來的公共健康危機。

在今天對“美中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提出的一系列問題的書面回答中,詹寧斯稱他認為中國共產黨會繼續測試國際社會耐心的極限,特別是在對台灣和第一島鏈的行動上,直到美國及其盟友感到必須要限制北京的行為為止。

如果美國沒有反應,美國作為國家安全合作夥伴的國際信用將會受到挑戰。

在任何時候,中共國領導人習近平都可以減少措辭,限制解放軍的軍事演習和空中入侵,詹寧斯稱,但如果習繼續試探這些限制,他不會有任何損失。

“在我的眼裡,這使得2021年在台灣或者中國東海可能出現一次大危機。”詹寧斯稱北京早就已經制定好了一系列的選項,迫使台北在政治自主權上進行妥協。“這不一定會包含中共國解放軍對台灣北部海灘發動兩棲打擊,但是可能會包含海上封鎖、空中封鎖、網絡攻擊、在台灣附近發射導彈(或越過台灣)、使用第五縱隊力量在台灣發動叛亂、利用解放軍發動一系列可以否認的黑色活動進而佔領台灣外島——金門、媽祖、東沙群島等。北京會繼續利用軍事行動進行試探,測試國際反應,然後繼續試探。”

詹寧斯稱,必須看到這種威脅,尤其是中共國通過自己的外語媒體、孔子學院、與統戰部門有聯繫的地方組織,以及最重要的金融關係嘗試在全球範圍建立軟實力的大背景下。

詹寧斯指出,對於世界上許多的國家而言,中共國的國際野心和美國的國際吸引力與影響力針鋒相對。“重要的東南亞國家會評估他們和北京保持距離的需要,基於他們對美國在該地區活動和(基於美國自身的利益)保證亞洲安全承諾的信心。一個懷疑美國長遠利益的東南亞會和中共國走得更近,不管中共想不想這麼幹。”

針對委員會要求對處理這個情況的建議的回應,詹寧斯稱中共對全世界各地的民主系統和國際法治秩序造成嚴重威脅。為了對抗中共的活動,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必須聯合起來並承諾達成共同的目標。

“正如澳洲在2020所經歷的,北京非常努力地把民主國家撕裂,讓他們在雙邊壓力下變得虛弱。我的觀點是委員會可以在國際上有很大作為,通過更加緊密地聯合志同道合的民主立法機構,當然包括澳洲國會;分享信息並且強調我們必須共同協作以對抗國際威脅。委員會應該考慮建立一項針對中共國的常態對話機制,讓五眼聯盟國家的立法機構參與。”

委員會可以和通過澳洲眾議院主席和參議員主席在共同研究日程上進行合作。這可以利用澳洲國會的高質量和相對資源豐富的委員會系統,這些系統大部分是跨黨派方式運作的,主要考慮國家安全問題,詹寧斯繼續說。

詹寧斯稱,東南亞正在成為介於美國和中共全球影響力競爭中的一個關鍵區域。“北京把該區域視為他們安全的關鍵,這是為什麼中共如此大膽地吞併南中國海大部分區域。對於日本和澳洲,南中國海的自由航行是他們戰略利益生死攸關的問題。”

印度、日本、美國和澳大利亞外長在東京舉行的’四國’會議

如果美國被拒絕進入該區域(同時包括美國盟友泰國和菲律賓被拒),美國在西太平洋建立一個積極的國際安全結果將會被嚴重侵蝕。北京知道這一點,他們在積極地嘗試將該區域利益向美國外傾斜,詹寧斯稱。

接下來的兩年會決定美國在亞洲的成功或失敗,詹寧斯說,委員會應該聚焦於更深層次的北京在該區域行動的認識,以及10個東南亞國家更深的戰略認識。

“美國的挑戰是,要讓東南亞國家認識到他們除了接受北京的統治之外還有另外一個選擇,民主國家會持續支持…他們的主權和安全。”

詹寧斯提議委員會和澳大利亞合作共同發展一項計劃,以幫助脆弱的太平洋島國對抗中共的壓力。

就像在二戰時期,這些國家在戰略上對美軍能夠進入並且在西太平洋展開行動極其重要。北京對此也非常了解,這解釋了為什麼北京在很短時間內大量投資建設與太平洋島國政治精英的關係,詹寧斯稱。

通過太平洋提升政策,澳大利亞正在重新恢復本國的太平洋島國合作戰略,但是所有志同道合的民主國家都能參與。美國印太司令部和其他美國部門已經把他們的興趣和活動脫離了太平洋島國,這些合作可以得到澳洲國會的幫助和支持。

詹寧斯繼續說,太平洋島國是很脆弱的社會,通常他們的基礎設施不完善,經濟和社會機會都倍受限制。“積極的一面是,該地區絕大多數國家的價值觀都和民主國家相同。”

對付中共的經濟實力是這個地區最大的挑戰之一。“考慮與澳洲國會聯合研究,找到如何更好地支持太平洋島國強化他們的系統,減少他們對壓迫和滲透的脆弱性,這將是很重要的。”

有必要向所有公民解釋他們所面臨的更加咄咄逼人挑戰的本質,那就是民粹主義的中共國。“一方面,在當政政府和安全與政策專家的理解方面有很大區別(這通常是因為加密材料),冷板凳政客和他們的選民很多什麼都不知道。”詹寧斯稱。

“委員會可以在這裡扮演重要角色,通過將他們很深的戰略理解提純成’工具箱’,以幫助被選上的國會代表向選民們解釋我們面臨的戰略挑戰。”

看起來很明確,詹寧斯稱,台灣會在2021年面臨更多來自中共國的挑戰,之後會越來越多,如果北京製造一次台海危機我們並不應該感到奇怪。

“可能習主席計算得出的結果是,現在有一個短窗口期讓中共國施壓台灣,迫使他們讓出未來的政治地位,但這一窗口正在關閉。”

委員會應幫助提供更加明確的表態,美國會在台灣被攻擊時做什麼,詹寧斯稱。“我的觀點是,明確表態是現在中共國可能誤判美國的政策信號時最需要的東西。”

中共的“一個中國”政策導致了澳大利亞和台灣的合作受限制,堪培拉的政策思維和對台安全的公開聲明都發育不良。委員會和澳大利亞的同行就與台灣接觸的選擇進行對話將是有價值的,詹寧斯稱。

詹寧斯說:“我預計美國將堅持其長期以來支持台灣的政策立場。美國在太平洋地區聯盟網絡的可信度取決於這種預期。坦率地說,如果美國在面對中共國的脅迫時不選擇大力支持台灣,這將對東京、首爾和堪培拉所認為的美國參與的信譽造成巨大損害。這可能會削弱這些國家抵制中共國脅迫的決心。”

🔗原文鏈接

編輯:【英國倫敦喜莊園編輯部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英國倫敦喜莊園 Himalaya London Club UK

欢迎战友加入【英国伦敦喜庄园Himalaya London Club UK】 👉GTV频道: https://gtv.org/web/#/UserInfo/5ee680a45bd6f123dd104807; 👉Telegram文宣电台:https://t.me/HimalayaUK;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