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奎博士貝葉斯分析得出結論:SARS_CoV-2不是來自於自然,而是實驗室衍生物

作者:康州盤古農場-煙波浩渺
審核:康州盤古農場-Antsee-GTV

博士,醫學博士史蒂芬·奎博士在zenodo 上發表了他的193頁的研究論文指出,根據貝葉斯分析,SARS_CoV-2不是壹種自然的人畜共患病,而是來源於實驗室。

史蒂芬·奎博士被公認為是全球前1%的醫學科學家之壹,發表論文超過300篇,被引用超過壹萬次,h-index為53, h10-index為164。奎博士也是壹家臨床階段的生物制藥公司Atossa Therapeutics, Inc. 的董事長和CEO, 該公司致力於發現和開發重大醫療需求領域的創新藥物,目前主要關註乳腺癌和COVID-19。 在他25年的職業生涯中,創辦了六家公司,完成了兩次成功的IPO,並重塑了第七家公司的品牌,是壹位積極進取、經驗豐富的醫生科學家、發明家、作家和系列生物技術企業家。

奎博士在他的研究中驚訝地發現,從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對2019年12月武漢金銀潭醫院ICU患者支氣管灌洗標本的分析的情況看,含有SARS-CoV-2和腺病毒疫苗序列, 這與疫苗攻毒試驗壹致。奎博士指出,如果2019年12月武漢的患者接種了含有SARS-CoV-2刺突蛋白的疫苗,那麽實驗室來源的問題就成了定局。但是奎博士的分析是在沒有腺病毒疫苗證據的情況下進行的,並使用了貝葉斯分析法,貝葉斯定理是壹個著名的統計方程,被廣泛用於科學和醫學領域,該分析把SARS-CoV-2起源的起始概率設定為人畜共患或自然來源的可能性為98.8%,實驗室起源假設的可能性為1.2%。初始狀態 盡可能地偏向於人畜共患的起源設想。通過輸入證據和概率的變化,奎博士報告的結論是,CoV-2來源於實驗室的概率為99.8%,相應的來自於自然的概率為0.2%。這超過了大多數法學院關於如何量化 “排除合理懷疑 “的討論,這是刑事案件中認定有罪的門檻。報告中包含了統計和結論的詳細分析和量化依據,包括大量閆博士的論文證據。

奎博士的論文提供的最重要的證據是,從RNA-Seq中的發現,通過武漢病毒學研究所12月30日采集的灌洗病人樣本。這些ICU患者是在論文題為《壹種肺炎與壹種可能源自蝙蝠的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疫情》來自石正麗博士的文章 本作者已證實,在SARS-CoV-2的首次定性過程中。所有5名患者的RNA-Seq都含有SARS-CoV-2序列。令人驚訝的是,這些標本中還含有腺病毒的 “pShuttle “載體,該載體是由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開發的。中共國科學家在2005年為SARS-CoV-1確定了兩種免疫原,即SARS-CoV-2的刺蛋突蛋白基因和合成構建的H7N9 HA的基因完全同源(150/150),原始讀數表明這不是壹個假象。

奎博士的論文還提出了實驗室制造生物武器的假設:SARS-CoV-2是否不僅僅是壹個逃出實驗室的功能增強實驗?會不會是新型病毒疫苗,生物武器計劃兩部分中的壹部分?陳薇將軍大學畢業後加入中共國解放軍(PLA)後壹直在從事疫苗研究。她在2017年AMMS(Academy of Military Medical,軍事醫學科學學院)的內部演講中說:“只要有矛,才能研究盾。”奎博士在論文說:”我相信,這次的大流行,世界因為病毒已經跨越了壹個盧比洞(Rubicon)河,我們是如何來到這裏的,正確的回答將是下壹步的關鍵步驟。早期患者中腺病毒序列的證據將表明SARS-CoV2是在實驗室中創建的,而且這個項目有足夠的優先權,以創建壹個 嵌合體冠狀病毒的特異性疫苗。“

中共病毒大流行已經壹年,全世界超過壹億人感染,200多萬人死亡。毫無疑問閆博士以及爆料革命對揭露病毒真相作出了巨大貢獻。 回看歷史,跨越盧比洞河就是隱喻奔向壹個不歸之地。中共已經向全世界發起了生物戰,正如郭先生所說全世界壹定會向中共追責,中共必將為此付出慘重代價,全世界必滅中共!

參考資料:https://zenodo.org/record/4470233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4
1 Comment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xiguawang
28 天 前

科學家不都全是讓CCP收買了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