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司馬南公開叫囂上海師範大學黨委書記審查畫家張晨初說開去

撰稿:巴黎七星農場;審核:喜馬拉雅的饃夾肉;校對:Maarago

司馬南 2021年1月30日11:56  來自 HUAWEI Mate 30 Pro

朋友發來幾張照片,問我有啥感想。 上海師範大學這個教授我沒興趣瞭解他,他怎麼畫我都無所謂,我想老胡也不會介意。有意思的是,在他的心目當中,方方長得這麼端莊細嫩,皮膚吹彈可破。建黨100周年的時候,大學教授對中國革命史做這樣的審美解讀,這個事兒合適不合適?怎麼判定?有必要聽聽上海師範大學黨委書記林在勇同志的意見。 收起全文d

司馬南是誰?它是黨豢養的一條狗,胡錫進是誰?它也是黨豢養的一條狗。這兩條狗被上海師範大學的美術家張晨初做了寫意描繪,於是乎司馬南一面聲稱無意瞭解張晨初教授,一面酸溜溜地報怨張晨初教授把方方畫得“端莊細嫩,皮膚吹彈可破。”,一面聲稱對於怎麼畫它都無所謂,同時也拉上另一條狗胡錫進做伴,以壯狗膽。

但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在佯裝大肚之下,嘯天犬司馬南還是對張晨初教授上綱上線——“大學教授對中國革命史做這樣的審美解讀,這個事兒合適不合適?怎麼判定?”司馬南的路子到底是什麼路子呢?它對張晨初教授的上綱上線無非是給張晨初教授扣上一頂反革命的帽子。

在扣上這頂反革命帽子之後呢?司馬南這條狗接下來就是要聽聽“上海師範大學黨委書記林在勇同志的意見”了,這個事就很有意思了,林在勇同志接下來該如何出招呢?既然林在勇同志是共產黨員,那麼我們要看一下林在勇同志在被透露出來的上海近二百萬黨員名單裡的資訊(注:為避免個人資訊被洩露,對林在勇的身份證號碼和電話號碼最末一位以*代替)——

林在勇,男,漢族,所屬黨支部——機關黨總支第一黨支部,身份證號碼:31010719650915127*,電話——1381696585*,學歷:碩士研究生。

再說說嘯天犬司馬南,從常理上來說,首先張晨初教授對司馬南和胡錫進兩條狗的寫意描繪如果侵犯了這兩條狗的肖像權,那麼二犬之一的司馬南應該採取司法手段提告,以求正名,但司馬南採取了文革手法以圖對張晨初教授進行構陷,這樣的構陷有兩層代表意義,其一說明瞭狗嘴裡是吐不出象牙的——司馬南們容不下說真話的作家方方,也容不下對他們進行寫意描繪的畫家張晨初;其二說明瞭狗是改不了吃屎的,中共國有今天是因為有無數個改不了吃屎的司馬南,為了能夠永遠吃屎,當司馬南們因為吃屎被攻擊時,司馬南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豢養他們的體制取暖。

那麼接下來,張晨初教授會遭遇什麼呢?林在勇同志,司馬南在看著你,我們也在看著你!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NewFOC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