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播報】美前政府高官提美對華關系新戰略,呼籲將“習近平”作爲首要敵人

作者:紐約香草山  人間世 校對/發稿:飛虹

美國某前政府高官近日以匿名形式發表文章指出,美國需要一個對華政策新戰略。他主張利用中共內部對習近平的不滿,把習近平而不是整個中國共産黨作爲首要敵人,最終迫使中共回到前習近平時代的老路上去。

圖片來源:法廣中文網

1946年,美國外交官喬治·凱南給華盛頓發了一封長電報(8000字),奠定了此後幾十年美國對蘇政策的基礎。近日,一名美前政府高官,在大西洋理事會發布了一份探討美國對華新戰略的報告,正文長達70多頁,標題類比凱南當年的長電報,名爲《更長的電報:走向美國對華新戰略》。當年,凱南用筆名“X”將他的想法以文章形式發表。如今,這位美前政府高官也采用了匿名形式。

2021年1月28日,《政客》雜志刊發了作者報告的一份概要,全文3萬多字。作者認爲,“美國在21世紀面臨的最重要的挑戰是在習近平主席總書記領導下日益專制的中(共)國的崛起”。美國人不該認爲,喬·拜登就任總統之後,中共國問題會隨川普而去。恰恰相反,“美國需要更加關注中(共)國,比此前任何美國政府投入的關注都要更多”。

作者注意到,“習近平讓中(共)國回歸經典的馬列主義,並大搞准毛澤東式的個人崇拜,追求有計劃地消滅政治對手”。“習近平的中(共)國越來越像一種新形式的專制警察國家”。與毛澤東之後其他領導人根本不同,“習近平已經表明,他打算將中(共)國的專制制度、脅迫性外交政策和軍事存在投射到整個世界”。在習近平領導下,中(共)國已不再是一個安于現狀的大國,而是變成國際關系界所說的“修正主義(revisionist)大國”。對于美國主導的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來說,“這代表著根本性的轉變”。

因此,美國需要一個跨黨派的國家戰略,來指導美國未來30年對習式中(共)國政策。雖然川普政府十分明智地在中(共)國問題上敲響了警鍾,“但其在實施過程中的努力卻很混亂,有時甚至是自相矛盾”。到目前爲止,“美國沒有任何與中(共)國有關的戰略。這是一種國家責任層面上的失職”。原因在于,美國政府“缺乏一個明確的戰略目標”。 美國究竟是追求“通過有限的貿易戰誘導中(共)國進行經濟改革”,還是直接“推翻共産黨”?不同的官員,表述不一。

作者認爲當前的中共在生存策略上比當年的蘇聯要狡猾得多,“如果美國戰略家認爲,美國未來有效的對華戰略應該建立在中(共)國體制注定會不可避免地從內部崩潰這樣的假設上”,或者“把推翻共産黨作爲國家的公開目標”,那將是極其危險的。把目標只瞄准習近平而不是整個中共,反而更務實,也更“有助于削弱而不是加強習近平的獨裁”。

因爲,中共內部圍繞習近平的領導力和他的巨大野心存在重大分歧。“高層黨員對習近平的政策方向感到極大困擾,對他無休止地要求絕對忠誠感到憤怒”。“存在對習近平的這種深刻而持久的懷疑”。“任何把重點放在黨而不是習近平本人身上的戰略,也忽略了一個事實,即在習近平之前的五位毛後領導人的領導下,中(共)國都能與美國合作”。“美國的對華戰略的使命應該是看到中(共)國回到2013年之前的道路——即習近平之前的戰略現狀。”

美國領導人不僅要區分共産黨政府和中國人民,還要更進一步,“區分政府和黨的精英,以及黨的精英和習近平個人。”

“鑒于今天的中(共)國是習近平將幾乎所有決策權集中在自己手中,並利用這一權力大幅改變中(共)國的政治、經濟和外交政策軌迹,美國的戰略必須繼續以習近平、他的核心圈子和他們統治的中(共)國政治語境爲焦點。”促使中共精英認識到,“重新以維持現狀的大國身份運作是符合國家利益的”,即認識到“留在美國主導的現有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內,而不是建立一個對立的秩序”,對中共國更爲有利。

一個成功的美國戰略必須建立在其現有優勢的基礎上,這意味著美國力量的四大基本支柱:“國家軍事力量;美元作爲全球儲備貨幣和國際金融體系支柱的地位;全球技術領導力,因爲技術已經成爲未來國家力量的主要決定因素;個人自由、公平和法治的價值觀”。

拜登政府永遠不能忘記它所要擊敗的中(共)國戰略的內在現實主義性質。中(共)國領導人尊重實力,蔑視軟弱。他們尊重一致性,蔑視搖擺不定。中(共)國不相信戰略真空。”

作者認爲,一個詳細的、可操作的戰略應該包括以下七個部分。

1、重建美國長期國力的經濟、軍事、技術和人力資本基礎。

2、商定一組有限的可執行的政策 “紅線”,在任何情況下都應阻止中(共)國跨越。

3、就更多的“重大國家安全利益”達成一致,這些利益無關生存,但需要采取一系列報複行動,爲中(共)國未來的戰略行爲提供參考。     

4、確定重要但不太關鍵的領域,在這些領域中,美國既不需要劃定紅線,也不需要劃定重大國家利益,但應該對中(共)國部署全部的戰略競爭力量。

5、界定那些繼續與中(共)國進行戰略合作仍符合美國利益的領域,特別是氣候破壞、全球流行病和核安全等“特大威脅”。

6、發動一場全面的、全球性的意識形態鬥爭,以捍衛政治、經濟和社會自由,反對中(共)國的專制國家資本主義模式

7、與美國的主要亞歐條約盟友就上述戰略達成足夠細化的共識,使他們的關鍵資源(經濟、軍事和技術)都用來共同捍衛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

作者最後強調,觀念的較量,在政治和國際關系中仍然至關重要。“習近平已經用他的專制資本主義模式向美國和西方國家抛出了意識形態上的挑戰”自由民主國家必須展現出對“開放經濟、公正社會和競爭性政治制度”的堅強信念

“歸根結底,美國在對抗習近平的中(共)國時面臨的主要問題不是軍事、經濟或技術能力的問題。而是一個自信心的問題”。現在很多美國人認爲,“美國最好的日子現在可能已經過去了”,美國在衰落。作者認爲,“這種絕望是沒有任何根據的”。美國作爲一個年輕國家,創新能力無與倫比,美國所代表的價值觀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美國現在的國家領導人不僅需要爲國家提供願景、使命和目標,更需要“讓美國人民再次相信美國,相信她在未來一個世紀有能力領導全球”。同時,“美國還必須引導其朋友和盟友再次相信美國”

綜合來看,該美國前政府高官看到了中共內部對習近平的不滿,並主張利用這種不滿,和郭文貴先生主張的“以共滅共”有相通之處。但作者寄希望于中共改弦易轍,回到2013年以前的老路上去,似乎有些異想天開了。而且,作者對于中共政權的外強中幹(“假擀面杖子”本質)認識不足,不敢想象中共瞬間崩潰這種可能性。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