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美國解密的情報揭示病毒來自於武漢實驗室

翻譯:風之傷

校對: Janyvo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https://www.axios.com/

譯文:

本月的情報公開揭示了冠狀病毒來自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充足的間接證據。像《華盛頓郵報》那樣將其斥為“一個不入流的陰謀論”是錯誤的。

美國國務院最近解密的情報調查結果為以下理論提供了新的證據:COVID-19疫情可能開始於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中國這個安全級別最高的獨一無二的實驗室與中共軍方有關聯。

正在離任的川普政府本月公佈的一份報告中首次披露,研究致命病毒的武漢研究所裡的幾名員工早在2019年秋天就已染上了類似COVID-19的症狀。

根據該報告公佈的美國情報,人民解放軍在該研究所秘密研製生物戰。但中共領導人卻一直否認該實驗室與COVID-19的爆發有任何的聯繫,甚至還鼓吹是美國或其他外國將病毒帶到中國的猜測。

在2019年12月初武漢首次公佈COVID-19號病例之前,實驗室的病患就已經被發現了,但中共卻拒絕透露相關員工遭遇的情形。

報告稱:“之前實驗室的意外感染曾經導致中國和其它地方多次的病毒爆發,這包括2004年發生在北京的SARS,感染了9人,造成1人死亡。”

“這讓人們對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史正麗公開宣稱SARS-CoV-2或SARS相關病毒在員工和學生中“零感染”的可信度產生了懷疑。”

曾任馬里蘭德特里克堡陸軍傳染病醫學研究所的醫師和生物武器專家羅伯特·達林(Robert G. Darling)說:“根據我對科學的經驗和理解,很難相信這是自然發生的現象。”

現任守護神醫療護理公司(Patronus Medical)首席醫務官的達林博士說:“我想有人(在武漢)發現了他們做的實驗。”

國土安全部前副首席醫務官威廉·朗(William Lang), 現就職於名為“世界診所”(WorldClinic)健康服務機構,他指出國務院的報告並不是在指責中共領導人故意釋放病毒。郎博士說:“但是各種證據,而且不僅僅是間接的證據,都充分顯示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病毒之間有著非常密切的關係。”

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科學家石女士研究的蝙蝠冠狀病毒,接近於導致COVID-19的冠狀病毒,故她被稱為“中國蝙蝠女”。她在2015年與他人合作發表的一份科學報告提到了在實驗室操縱蝙蝠病毒,作為研究它們如何感染人類的一部分。

美國情報稱,中共當局一年多以來有計劃地阻止了人們對疫情起源進行徹底的調查,相反還用了“大量資源來欺騙和散佈假信息”。

早在2020年春季世界衛生組織訪華代表團就被禁止進入中國,本月又再次被阻撓。隨後,北京方面作出讓步,允許一個小組進行訪問。相關調查人員目前已在中國境內。

病毒來源的可能性

國務院的報告承認,美國政府無法確定“COVID-19病毒(即SARS-CoV-2)最初是在具體什麼地方、什麼時候或如何傳播給人類的。”

最有可能的兩個來源是接觸到受感染的動物,或由於“中國武漢實驗室發生的事故”。

中共最初聲稱病毒來自於武漢的一個野生動物“海鮮市場”,但北京當局又一直未能找出將病原體傳播給人類的動物宿主。由於未能找到宿主,許多病毒專家和情報分析師對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洩漏的這個觀點進行了更仔細的研究。對中共官方說法持懷疑態度的人士說,北京當局一直積極試圖不讓世界了解真正的發生了什麼。

一位知情的美國官員表示:“中共已經銷毀了病毒爆發的所有證據,因為他們希望避免這起事件是實驗室洩漏造成的這種說法。”中共試圖告訴世界的故事情節是:這樁自然的突發事件就是來源於武漢海鮮市場。

中共當局曾試圖讓世衛組織調查人員在調查期間找到可信度高的動物宿主來源。

這位官員表示:“世衛組織小組不應該專注於不可能存在的動物宿主,而應該專注於實驗室和生物安全。”

這位官員說:“這很可能是解放軍的秘密工作出了問題。”

美國情報分析師指出,中共軍方正在秘密研製生物武器,對此類武器的初步研究將包括研製疫苗。該報告還稱至少有2016名武漢實驗室研究人員試驗了RaTG13病毒,一種類似SARS-CoV-2的蝙蝠冠狀病毒。

該報告說“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已公佈的進行’功能增強’研究以製造嵌合病毒的記錄”,還使用了合成病毒這一術語。


“但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對其研究與COVID-19病毒最相似的病毒記錄並不透明,也不一致,其中包括RaTG13病毒,和在數名礦工2013年死於類似SARS疾病後從雲南省一個山洞裡抽樣採集到的病毒。”

根據該報告,如果最初病毒接觸的病例僅限於少數人,而且更容易地由這些缺乏初期症狀的人傳播,那麼實驗室事故可能會以自然爆發的形式出現。

該報告稱:“中國科學家研究了動物衍生的冠狀病毒,這些條件增加了意外和潛在的意外接觸風險。”

報告還揭示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中共軍方的人民解放軍是有關聯的,並自2017年以來一直在研究所進行秘密研究。

但在該所參與過研究的美國病毒專家否認了這些說法,認為這是一種陰謀論。許多私人病毒專家最初駁斥了關於該研究所與中共秘密生物武器計劃有關的報導。

該報告表示:“儘管武漢病毒學研究所是一間民間機構,但美國仍認定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中共軍方在出版及秘密項目上有合作”。並且“至少從2017年開始,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就代表中共軍方從事機密研究,包括實驗室動物實驗。”

報導稱,美國政府“多年來”一直公開表達對中共生物武器工作方面的擔憂,北京方面未能根據《生物武器公約》的要求對生物武器做充分記錄,也沒有表示其生物武器已被銷毀。

該報告還說,目前那些披露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情報“對於深藏在中共國的COVID-19病毒的起源也不過是蜻蜓點水而已”。

報告說:“若要對COVID-19的來源進行可信性的調查,那就必需進入武漢的研究實驗室內部進行全方位,透明的調查,包括針對其設施、樣本、人員和各種記錄。 ”以及與武漢研究人員進行面談,並獲得員工的醫療記錄。

一直以來中共都阻止外界採訪當地研究員的要求,包括2019年秋天生病的那些員工。

國務院詳細報告得出的結論是中共過度的保密導致國際調查人員無法及時確認疫情的起源。

懷疑論越來越

批評中共國的專家表示,川普政府的調查結果只會讓人們對北京否認病毒是通過實驗室員工感染或通過非法出售用於研究的動物給野生動物市場而洩露的,引發更大的懷疑。

世衛組織顧問兼參議院前總統拜登助手傑米.梅茨爾(Jamie Metzl)表示“這是謊言, 而中共政府很早就知道這是謊言”。

他上週對《多倫多太陽報》表示:“面對去年5月呈現的壓倒性證據,中共政府改變了說法。”

為此,中共變相的試圖推廣陰謀理論。北京官員甚至提出病毒首先是由美國軍方傳播到中國的觀點。美國政府強烈否認這一指控。

之後,中共又提出病毒2019年底出現在武漢前已經先在南歐爆發。

而最新的來自中共官方的理論是,這種病毒應該是跟隨著冷凍食品包裝被帶入中國境內的。病毒專家認為這種理論極不可能。

世衛組織顧問梅茨先生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說,美國情報稱“中國人民解放軍正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進行高度傳染性病毒的秘密動物研究,即使在病毒大流行開始後也沒有通知世界衛生組織。”

他提到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人員必須有權限進入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員工全面接觸,及獲得完整的資料包括過去和現在研究過的所有病毒的清單以及記錄。

他還說:“如果中共政府還不立即改變立場,那拜登政府應該召集世界各地的盟友和夥伴,要求對COVID-19的起源進行公正和無限制的國際法醫式的調查,並充分查閱所有必要的記錄、數據庫、生物樣本和關鍵人員,”

認為冠狀病毒是一種工程生物武器的流亡中國病毒學專家閆麗夢博士說,國務院的報告顯示,武漢病毒學研究所在病毒來源問題上“從一開始就在撒謊”。

閆博士表示該報告支持了她的論點,即SARS-CoV-2病毒後面的“病毒骨架”是中共軍方在2015至2017年期間發現的,而且“其功能增益過程涉及動物人類實驗”。

“情報顯示今年秋天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研究人員患病,但該研究所卻公開否認”。為此閆博士提到“調查病人最初是否從該實驗室感染了同樣的SARS-CoV-2病毒或類似的菌株事關重要。”

“世界診所”的朗博士表示,包括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的目標“應該是找到疫情的根源。”

“如果事實證明,疫情的根源的確指向武漢病毒學研究所,那就意味著國際社會和(中國)需要了解事實,然後共同努力以確保類似的情況不再發生,該事件在非戰爭時期造成的死亡率和經濟影響的規模是從未曾有過的。”

作者:比爾·格茨-《華盛頓時報》 2021年1月26日, 星期二

版權© 2021《華盛頓時報》

原文鏈接: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21/jan/26/wuhan-lab-theory-coronavirus-outbreak-bolstered-de/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