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在新聞發布會上的講話

翻譯:ForFreedom
校對:白夜

圖片來源:美國務院網站

華盛頓特區
2021年1月27日

普萊斯(Ned Price):下午好,歡迎回到發布廳。我們很快就會開始,非常期待。首先,非常榮幸向大家首次介紹第71任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先生。有請國務卿發言。

布林肯(Antony Blinken):謝謝。下午好。首先我想說,我最初的願望是推薦奈德•普萊斯成為國務院新聞發言人。妳看,我成功了。

感謝大家來參加今天的會議。今天是我正式成為國務卿的第壹天,能夠擔任這壹職務是壹種無上榮譽,很高興總統能委以重任。我對今後的工作感到非常興奮,特別是與國務院的工作人員們合作,努力服務美國人民,並代表美國出訪世界。

我想花幾分鐘時間告訴大家,每個人所做的工作是多麽重要。很多人知道我的職業生涯是從記者開始的。顯然,我做得不成功,但是這樣的經歷也讓我深感自豪。讓美國人民和世界了解我們為何而戰是我們工作的重點。妳們盡忠職守,解決難題,這確實讓美國變得更好。我再次重申,新聞自由是我們民主的基石,這壹點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重要。現在是捍衛民主的關鍵時刻。所以妳們可以完全相信我以及我身後的美國政府。從下周開始,我們將恢復每日新聞發布會。

普萊斯:下周二。

布林肯:對,下周二開始。新聞發布會是每天必不可少的工作,總統希望白宮新聞發布會是讓大家了解真相並保持透明度的地方,包括這個房間。妳們也會經常看到我,即使我們壹同出訪,就像妳們有機會在這棟樓裏聽到許多政策專家的意見壹樣。

我知道我們不可能永遠意見壹致,妳們也會感到沮喪或失望。這是意料之中的事。重點是,恰恰這時候,妳可以信賴我,信賴美國政府, 妳們的付出,值我們尊重,這對於我們的國家和民主,非常重要。我將直言不諱,不管是在這裏,在飛機上,還是在世界上某個遙遠的地方。真高興旅途中我們在壹起。所以,歡迎回到新聞大廳。正如內德所說,這是妳們的大廳。讓我們開始提問。

普萊斯: 從美聯社開始,馬特•李。

提問方:上屆政府在最後幾個月頒布了幾項政策,引起很多爭議,或者說遭到很多人批評。我發現,幾乎所有的政策都在審查中,妳上任雖不足24小時,過去幾個月頒布的政策,妳會優先考慮哪些事項以決定這些政策是通過審查,還是改變政策,或者撤銷?

同樣,除了政策,在這個大樓內,人事方面會有什麽變化,是否打算改變上屆政府的外交政策?

布林肯:謝謝。是的,妳說得對,我們正在審查上屆政府後期發布的壹系列政策。我們希望確保了解每壹項決定的依據。

我特別關註對胡塞武裝的制裁問題。我想妳們都很清楚,胡塞武裝幾年前占領薩那,在全國各地活動,對我們的夥伴沙特阿拉伯采取了重大侵略行動,侵犯人權和犯下了其他暴行,壹些地區極端組織死灰復燃。但與此同時,我們看到沙特阿拉伯領導和資助的壹場戰爭也導致當今世界最嚴重的人道主義危機。

這場危機中,我們竭盡所能向急需幫助的也門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至關重要。我們要確保采取的任何行動都不會妨礙援助。

我認為胡塞武裝所控制領土上的人口約占也門總人口的80%,因此我們要確保任何行動,包括指認,都不會使本已非常困難的援助任務變得雪上加霜。因此,我們壹直密切關註這壹問題。確保美國及來自世界各地的團隊都能夠盡其所能地提供援助,並確保我們所有行動都不會幹擾援助,特別是政策和目標改變與否,以不影響援助為前提。因此,這是我認為的優先事項。

普萊斯:安德烈•米歇爾。

提問方:拜登總統與普京總統昨天在電話中首次談到壹些協議框架,如軍備控制協議,延長削減戰略武器新條約等,同時還有許多令人關註的領域,其中很多涉及俄羅斯,如太陽風黑客事件和烏克蘭,當然還有對幹擾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調查和評估,以及阿列克謝•納瓦爾尼(Alexey Navalny,俄羅斯反對派領袖)的安全等問題。

布林肯:是的。

提問方:我想問,如果納瓦爾尼或抗議者在被捕時受到傷害,美國制裁俄羅斯的紅線是什麽?俄羅斯鎮壓反對派和侵犯人權的這個問題上和妳美國有多大關系?

布林肯:嗯,謝謝,安德烈,如妳所知,我們深切關註納瓦爾尼的遭遇和俄羅斯的人權狀況,我很震驚,俄羅斯政府似乎非常在意納瓦爾尼,甚至是害怕。

我們正在全面調查所有令我們深切關註的行為,無論是納瓦爾尼的遭遇,還是使用明顯的化學武器企圖暗殺他的行為。我們還關註太陽風公司及其各種影響,關註俄羅斯對阿富汗美軍的懸賞報道。當然,我們還關註幹涉美國大舉的事情。所有這些,正如總統和白宮所表示的,都在調查當中。我不想提前透露這些調查的進展情況。

正如我所說,我們對納瓦尼的安全和保障深感關切。更重要的是,他的聲音是許許多多俄羅斯人的聲音,應該被聽到,而不是被壓制。

提問方:如果對他有傷害,妳也不排除任何可能?

布林肯:不排除任何可能性 但我們想完成整個調查後再開始行動。

普萊斯:肖恩-坦登

提問方:謝謝。作為在座的記者協會的負責人,感謝妳上任第壹天就來了。這是壹個強有力的信號,我們確實註意到了。

妳在任職聽證會上發言支持上屆政府的所謂亞伯拉罕協議,那麽請問本屆政府可能做出哪些決定。我知道現在有壹個關於軍售的調查正在進行,F-35對阿聯酋的銷售和對沙特阿拉伯的銷售。妳如何看待未來的發展?妳是否計劃F-35最終去向阿聯酋?至於摩洛哥,是否和上屆政府壹樣,美國仍然承認摩洛哥在西撒哈拉的主權?謝謝。

布林肯:謝謝。首先,正如我們所說,我們非常支持《亞伯拉罕協議》。我們認為,以色列與其鄰國和該地區其他國家實現關系正常化是壹個非常積極的進展,因此,我們對此表示贊賞,我們希望今後數月和數年可能有機會在此基礎上繼續努力。

我們也在努力確保我們充分了解為達成這些協議而可能作出的任何承諾,這是我們正在關註的問題。壹般來說,但凡涉及軍售,政府通常會在做出決定前展開調查,以確保軍售符合我們的戰略目標和外交政策。所以,這就是我們此刻正在做的事情。

主持人:下面是約翰,哈德遜研究所

提問方:謝謝,在對阿富汗的調查中,妳的關註點是什麽?是否計劃保留哈利勒紮德(Khalilzad)大使作為美國特使?

布林肯:關於阿富汗,我們需要了解的事情之壹是,美國與塔利班達成的協議中究竟有哪些內容,以確保我們充分理解塔利班作出的承諾以及我們作出的任何承諾。因此,我們正在處理這個問題。關於哈利勒紮德大使,是的,我們已經要求他繼續正在進行的重要工作。

主持人:耐克•秦(Nike Ching),美國之音(記者)

提問方: 關於中國,妳說妳認同(前國務卿對中共在)中國實施了種族滅絕(的定性),妳如何在氣候變化方面與中(共)國合作?另外,庫爾特•坎貝爾還提到了壹些建立信任的措施,比如放寬記者簽證限制,以及撤銷關閉領事館。是否正在進行?謝謝。

布林肯:非常感謝。在最近幾周和最近幾個月內,我們都有機會談論這個話題。我認為,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系可以說是世界發展中最重要的關系,這不是壹個秘密。它將塑造很多未來,我們都身在其中,而且這種關系越來越具有對抗性。有競爭也有合作。合作的領域符合我們共同利益,顯而易見,包括,在氣候方面,應對全球變暖方面取得具體進展,這符合中國、美國和世界各國的利益。所以,我認為並希望我們能夠實現這壹目標。

但(合作)需要符合我們外交政策的大背景以及我們關切的需要中國解決的許多問題(這個前提),因此,我想妳們會看到(我們)要求中國解決,盡管氣候問題對我們國家和地球的未來非常重要。即使在我們解決氣候問題的同時,我們也會(要求中共)去做(他們應該做的事)。

主持人:最後壹個問題,胡梅拉(Humeyra),路透社。

提問:妳好,國務卿先生。我想問妳關於伊朗的問題。他們說他們希望美國先解除所有的制裁,而妳說他們需要重新全面遵守協議。那麽,妳打算如何解決,我們應該在什麽時候開始談判,誰將代表美國領導談判?

在任職聽證會上,妳認可了(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的認定,但今天托馬斯•格林菲爾德(Thomas-Greenfield)說,國務院正在對這個認定進行調查。這僅僅是程序的問題,還是對這個認定有不同的看法?我們是否應該期待在整個事件中,有更多的懲罰行動。謝謝。

布林肯:我還沒有看到托馬斯•格林菲爾德大使的實際發言,對此我不能發表評論。但我的判斷仍然是(中共)對維吾爾人實施了種族滅絕,這壹點不会改變。

關於伊朗,拜登總統非常明確地表示,如果伊朗重新全面遵守《聯合全面行動計劃》規定的義務,美國將采取同樣的行動。我們將以此為平臺,與盟友和夥伴壹道,建立壹個稱之為更長期和更強有力的協議,以解決對伊朗關系中壹系列錯綜復雜的問題。

要做到這壹點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伊朗在許多方面都沒有遵守規定,如果它決定履行義務,我們需要時間評估它是否達到協議要求的標準。因此,目前可以說,事情還沒到發展到那壹步。

關於伊朗如果決定履約,我們將如何處理這個問題,我可以告訴妳,我們將建立壹個強大的專家團隊,從不同的角度對這個問題進行探討。

我想說,這是全局性的。在我們著手解決的所有問題中,在我們正在處理的所有問題中,在我們不得不面對的外交政策上,我感覺最強烈的壹件事是:我們在不斷地質疑自己的假設和前提,我們沒有隨大流,準確地說,無論是來自妳們,還是來自不同意我們正在推行的政策的人,我們從外界得到的自我批評和自我反省壹樣多。

因此,我認為,隨著我們在對伊朗潛移默化的影響及對其他問題的推動,妳會期待看到我們的進展。謝謝。

主持人:《紐約時報》的拉拉•傑克斯

提問方:妳說了很多關於恢復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但盟友們註意到,妳所做的壹切都可能在四年內再次被推翻,這是壹個循環,不能讓人對美國的信譽產生長期的信心。所以,如果能做到的話,任何壹屆政府如何向世界保證美國可以信賴,可以履行承諾?

布林肯:過去24小時我壹直在做壹件事,花了很多時間與世界各地部分最親密的盟友和夥伴通電話,這種情況還在繼續。從這些談話中我了解到,人們強烈希望美國回到房間裏,回到談判桌前,與他們壹起努力應對我們面臨的諸多共同挑戰。我期望在今後的日子裏聽到更多這方面的信息。

不過,對於妳的觀點,其中壹點是,總統已經多次說過,當涉及到我們正在做的幾乎所有事情,包括涉及到外交的政策時,如果沒有美國人民在知情的基礎上認同,很難有壹個可持續的外交政策。而這種認同的產生,我認為有幾種來源。某種意義上說,它來自妳們,因為許多美國人通過閱讀、傳聞、傾聽我們正在做的事,感謝妳們,這至關重要,確保人們在充分知情,認真思考並最終對我們正在做的事產生認同感。

但在我們的制度中,國會的認同感至關重要。國會成員是美國人民的代表。他們對我們的政策提供建議和授權。我認為妳將看到壹件事就是,政府的工作由始至終盡可能密切聯系國會。歸根結底,是為了這些政策能夠持續下去,我認為,政策需要盡可能地運行在陽光下,而不是暗箱操作。

分歧會有的,不同的位置產生不同的看法。但我認為,如果與國會緊密合作,我們更有可能制定出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政策。長路漫漫,我堅信我們能做到。

謝謝!

原文鏈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