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瘟疫惡化中國經濟與民生

圖片來源:https://www.apocalipseurgente.com.br

據牛津大學中國中心(China Centre, Oxford University)、東方與非洲研究學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助理研究員、中國前沿論壇(China Foresight Forum)成員、UBS投資銀行前首席經濟學家、高級經濟顧問喬治·馬格努斯(George Magnus)2021年1月25日在倫敦政治經濟學院(The London School of Economics and Political Science)網站發表文章《從中共病毒疫情中復甦的中共國經濟喜樂參半》。該作者也是華寶銀行(SG Warburg)、勞里米爾銀行&大通證券公司(Laurie Milbank/Chase Securities)、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和勞埃德銀行(Lloyds Bank)前首席經濟學家。

中共病毒疫情未變成中國共產黨的“切爾諾貝利”危機

在抑制疫情關鍵的3個月,中共國政府壓制中共病毒疫情信息及相關的討論。在2020年1月末承認中共病毒爆發並緊隨嚴厲的限制措施後,有幾個專家認為中共國將會發生“切爾諾貝利” 時刻。經濟滑入了官方承認的1976年文化大革命以來的倒退。認為是習總加速師自從2012年上台以來對其權力以及中共國在全球領導地位最嚴峻的挑戰。

儘管如此,將其與切爾諾貝利類比還是不准確的。在前川普總統時期的貿易戰背景下,經歷了糟糕的1季度後,中共國取得了3個季度的經濟增長,2020年全年經濟增長2.3%,成為唯一一個經濟正增長的主要大國。中國共產黨四處出擊,例如敲打澳大利亞和印度,攻擊在新疆和香港的中共國公民。它試圖通過提供健康防護等全球公共衛生產品和應對全球範圍的治理挑戰來成為全球領導者。中國共產黨更加不要臉的說由於中國共產黨的作用,不僅克服了疫情,還戰勝了貧困、促進中共國技術進步。

到2020年底的時候,中共國與其他國家共同創建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已由15個亞洲大洋洲區域的國家簽署。然後,歷經7年的中歐談判也最終簽署了全面投資協定(Comprehensive Agreement on Investment),雖然該協議未得到最終批准,但做出了政策性聲明。整體來看,在病毒肆虐的全世界,號稱民主自由燈塔的美國從海外收縮轉而關注自身的同時,中共國正在全球展露拳腳。

但是中共本身對其自己的公民和全世界不透明,上述的表相也不能說明中共已擺脫了自身的經濟危機。

中國共產黨用基建和債務美化經濟指標

在2020年,關鍵領域的經濟改革發生了倒退,包括消費、社會支出、收入不公平和債務問題。生產率的增長對中共國經濟未來特別重要,雖然在該領域採取了一些步驟,但長期的可持續經濟增長需要更深層次的經濟改革,這方面改革看起來在中共國並不會到來。

一季度萎縮6.8%的GDP已經很糟糕,但和其他領域比起來簡直是小巫見大巫,用其他措施衡量的經濟活動急劇下降,失業率陡然升高可能已經超過20%,數千萬計的工人回家且不能返回崗位。根據最近基於商業運輸量指標的模型所做的一項學術研究結果,中共國年度GDP下降了多達19%。

不管真相是什麼,隨著感染率、死亡率下降,放鬆活動限制,人們不再懼怕公共聚集,生產上來,接待、娛樂、零售和出行領域逐漸恢復緊隨其後,目前看來中共國經濟已經反轉。

政策救濟措施也起了幫助作用。貨幣當局注入了大量流動性支持,特別准許向地方政府和國企提供信用支持,實現了2017年以來的最快擴張。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中共國政府提供的可以動用的支持佔了GDP的4.7%,但比發達國家還是少很多。與發達國家一樣,中共國增加了在疫情預防與控制領域的支出,引入了一些減稅和稅務優惠措施,鼓勵零售與食品服務、教育和醫療保健等領域的技術和服務數字化。儘管如此,還是和發達國家不同,中共國對收入和勞動者的支出微乎其微,而是致力於支持商業領域的大規模過橋融資,和往常一樣,專注於公共投資和住房領域。

不平衡的經濟恢復、惡化的債務問題

中共國的經濟是K字型,就是一些領域比其他領域反彈速度更快。政府試圖不再優先支持的行業,例如製造業、房屋和基建,大力擴張,但那些想升級的領域,例如消費支出和服務,就被落下。2020年數據所提供的初步證據顯示,GDP中消費佔比從10年前溫和增長到2018年的38%以後,又跌回2011年的位置。同時政府想穩定或減少的GDP中的非金融行業債務佔比,增加了27個百分點到280%。按正在升溫的公司債違約事件及中共國的很多中小銀行的一系列問題來判斷,疫情期間,壞賬和不良貸款問題應該已經惡化了,不可能很快解決。例如,對消費領域、社會支出、收入不平等和債務的不滿還不能歸罪到疫情上來。需要進一步深挖才能找到根源。

隨著周期的繼續,在2021年前幾個月中可能會有部分回撤,但重要的是要對其進行詳細分析。消費佔GDP的比重意味著工資和薪金在GDP中的比重低,遞減型稅收制度,隱性失業,收入不平等加劇,對農民工的歧視,高家庭儲蓄以及缺乏強有力的政策議程來解決這些問題。一項明顯的政策遺漏是社會福利制度未能改善。GDP中用於健康和福利的佔比3.5%與其他新興經濟體的6%平均數比起來還差,而發達市場經濟體的健康福利支出水平通常應該更高。

而且,2020年中共國錄得了5.35千億美元的貿易順差,比2019年增長了27%,佔了GDP的幾乎4%。然而,這與政府的戰略相去甚遠,因為這種“勝利”是由出口增長和進口萎縮導致的,後者證實了工人收入和消費的疲軟。到2020年底,進口確實再次增加,如果進口繼續增長,中共國最終可以為全球增長做出貢獻。

儘管不是唯一的問題,但未來幾年中國仍需注意的最重要的缺陷之一是生產率增長的停滯。自從過去15年來每年將近3%的增長之後,全要素生產率作為衡量效率和技術進步的關鍵指標,自2010年以來幾乎沒有增長。自2012年以來,應將注意力集中在國內因素和較差的政策選擇上,這些因素與朝著更加專制和極權統治的重大轉變密切相關。

雙循環本質還是共產主義瘟疫的外衣

中共當前的經濟挑戰是確保經濟在7月份的百年慶典中保持良好的狀態,否則,將是一個不祥的意外事件。儘管有報導稱在河北省,北京周邊以及東北兩個省份爆發了新的中共病毒疫情,但經濟似乎將保持2020年底的勢頭,並利用2021年初的年度同比比較數據,取得約7 %的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貨幣和財政當局可能會傾向於抑制去年的一些貨幣和財政刺激措施。

不過,隨著1年的發展,隨著熟悉的經濟逆風重新確立自己的位置,季度增長勢頭可能會再次恢復到較慢的趨勢。由於脫鉤趨勢增加了營商成本並限制了從國外採購的關鍵零部件,外貿行業不利情況的發展可能會加劇這種情況。

中共政府已決心嘗試解決外部環境中的洋人國家的變化,著重強調“雙循環戰略(circulation strategy ,DCS)”,預計將在春季公佈的第十四個五年計劃(2021-25),以及其他政策措施中扮演重要角色。為了應對在影響貿易,技術和金融方面中共國對外關係的急劇惡化,雙循環戰略試圖將國內與國際流通區分開來,掩蓋更加內向的經濟重心,強調了國內生產和創新,領域涵蓋製造,食品和服務供應鏈, 消費以及更大的科學技術自給自足。實際上,這是中共國脫鉤(包括進口替代)的另一個名稱。

雙循環在很大程度上仍是誇誇其談,當局如何計劃實施尚待觀察。不過,這是“重新平衡”的現代迭代,用於一個新的,更具敵意的外部時代。然而,問題是相同的,即,它需要進行經濟,社會和政治變革,以及對資源的重新分配,其規模要大於中共願意接受或承認的範圍。中共對控制和維穩的重視排除了許多重新分配和改革議程,改革通常涉及國企,戶籍,財政和地方政府機構,收入和財富不平等,社會保障,勞動力市場以及國退民進的激勵措施。

中國共產黨不可能開發出解決共產主義瘟疫的解藥

底線是中共病毒大流行後,生產力仍處於中心地位,關鍵是改革。中共國已採取行動降低金融體系風險,改善當地銀行業和資本市場的運作方式,吸引外資,縮短負面行業清單,並鼓勵創新。但是,在實現中共國目標的許多重要領域中,改革的動力不僅失去了,而且倒退了。

值得強調的一個重要現像是,指定的國家和國有企業起主導作用的角色與有活力且效率更高的私營部門之間的緊張關係。儘管2020年出台的指導方針承認“私營部門的存在和發展是長期且不可避免的”,但它們還呼籲將中國企業家招募入黨的“統一戰線”,並在政治上支持和認同黨的經濟和政治優先事項。馬雲(Jack Ma)的最新經歷生動地暗示了這一點,那就是那些政治上站對位置的人會蓬勃發展。

馬雲在引發習近平取消螞蟻金服IPO的講話中說,“在不冒險的情況下進行創新就是扼殺創新”。他當時談論的是金融科技平台,但同樣可以提及跨領域創新,尤其是基礎技術,而這並不是中共國最大的實力。

這是未來幾年中共國面臨挑戰的核心。如果說中共病毒給我們帶來了什麼啟示,那就是儘管一個獨裁和控制的政黨國家已經顯示出其在處理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的能力,但它並不十分適合於長期和復雜的可持續經濟發展任務。為此,為了實現自給自足的目標,需要對管理經濟和金融行為的正式和非正式機構(政治,法律,學術,媒體,財政,金融和社會)進行深入改革。這些應該但似乎不太可能成為中共的重點。

譯評:中國共產黨本質是共產主義瘟疫在中國變異的病毒(mutated virus),共產主義瘟疫和新冠病毒一樣屬於功能增強型病毒,共產主義瘟疫在中國變異後,傳染力和致死率大幅加強,所以新冠病毒疫情暫時尚未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切爾諾貝利時刻。變異後的共產主義瘟疫利用全球化使共產主義瘟疫進一步變異增強,要為全球治理,提供全球公共產品。共產主義瘟疫也是瘟疫,是不可能開發出對付自己的疫苗和解藥的,是要傳染和殺人的。與其指望中國共產黨做其能力範圍之外的改革,不如滅掉中國共產黨,從中國剷除共產主義瘟疫。

原文鏈接:https://blogs.lse.ac.uk/cff/2021/01/25/chinas-bittersweet-recovery-from-covid-19/

譯者:CPA Jim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秘密翻译组G-Translators

秘密翻译组需要各类人才期待战友们的参与: https://reurl.cc/g8m6y4 🌹 欢迎大家订阅 - GTV频道1: https://gtv.org/user/5ed199be2ba3ce32911df7ac; GTV频道2: https://gtv.org/user/5ff41674f579a75e0bc4f1cd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