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格茨揭示了中共國邪惡的生物戰活動:「他們已經發現了2000種新病毒」

翻譯:Jony(8Mile)

審稿:Yumi

編輯:MG3

週四,中國問題專家兼國家安全記者比爾-格茨(Bill Gertz)與薩拉-卡特一起參加了「薩拉-卡特秀」播客。格茨討論了COVID-19的起源,並向卡特透露了中共國發現其他數千種病毒的驚人信息。

一年多前,格茨在《華盛頓時報》上發表了一篇題為 “病毒與武漢實驗室有關,武漢實驗室的軍事工作 “的報道。這篇文章基於對一位曾研究過中共國生物戰項目的前以色列軍情醫生的採訪。

這位前以色列軍情醫生在採訪中告訴格茨,武漢病毒學研究所與中共軍方(中國人民解放軍)有關,並認為冠狀病毒可能是從該實驗室「洩露」的。

格茨稱,在此期間,中共國將病毒的原因歸咎於武漢的一個動物市場,該市場距離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約5英里。

格茨的文章,以及這位前以色列軍情博士的採訪,被《今日美國》貼上了 “被揭穿的陰謀論 “標籤,並被Facebook貼上了 “虛假信息 “的標籤。這篇文章隨後從《華盛頓時報》網站上刪除。

本月初,國務院披露的信息證實了格茨文章中的說法是屬實的。

“好吧,快到本月1月15日,國務院在一份非常詳細的情況說明中透露,是的,確實如我一年前報道的那樣,武漢病毒學研究所不僅與中國人民解放軍、中共軍方有關,而且他們至少從2017年開始就在該實驗室進行秘密生物戰實驗。”格茨告訴卡特。

更多的信息還在繼續發佈,以驗證格茨文章中的信息,但Facebook並沒有從他的作品中刪除 “虛假 “的標籤。

“這是一場戰爭,但真相會出來的。”格茨說。”我相信,當塵埃落定後,我的故事會被認可,因為我是第一批報道這是這場大流行病開始的兩條可能路徑之一的記者,也是我個人認為病毒開始的最可能的路徑之一。

格茨說,中共控制了媒體,但我們需要讓他們對自己的行為負責。

“如果你看看我們今天的主流媒體,幾乎沒有提到這個病毒來自中共國的事實。而事實上,中共國的說法是,它並不是來自中共國。”

“中共每年花費數十億美元來影響美國,”格茨說。”那他們是怎麼做的呢?在媒體方面,通過准許媒體進入中共國市場,控制了(美國)很多媒體。任何一家大型新聞機構想要在中共國設立機構,就必須遵循中共國的說法……我們現在正在承受這樣的後果,因為他們還利用了商界,他們說,如果你想在中共國做生意,不僅要跟我們走,而且要實際遊說美國政府和美國公眾支持我們的政策。”

“我們如何將這些信息傳遞出去,並進入人們的意識里?” 格茨質疑道。”我們如何讓我們的領導層、立法者以及我們的其他政府人員對此有所行動?”

格茨對新政府的參與感到擔憂。

“新政府,我非常擔心他們會掩蓋中共國已經和正在做的事情。”

“拜登競選總統的理由是,他批評了特朗普政府對疫情的反應。然後他做了什麼?他雇傭了領導疫情工作的安東尼-福奇。所以,這只是表明現政府的虛偽程度達到了非常高的水平,”格茨說。

“特朗普政府正在與國家和其他機構的官僚主義作鬥爭,包括情報和政治官僚主義。他們想公佈所有這些信息,”格茨說。

格茨告訴卡特,他與特朗普政府內部的情報官員交談過,這些官員向他透露,中國的生物戰計劃正專注於開發針對種族的武器,可以殺死或使特定的種族群體喪失能力。

根據格茨的報告,中共國曾公開吹噓,他們已經發現了2000種新病毒。

“不是所有的病毒都是糟糕的冠狀病毒。還有其他動物病毒,但他們已經發現了2000種新病毒,”格茨說。”所以中共國對病毒很痴迷。而這清楚地表明,他們過去有過實驗室洩漏。”

格茨感到震驚的是,他所發現的信息沒有得到媒體更多的關注。

“事實上,我們的媒體和政府並沒有要求對武漢病毒研究所里所有的研究、筆記、研究人員進行全面的核查,這是犯罪。”格茨說。

中共政府是一個有核武器的共產主義獨裁政權,是一個種族滅絕政權,他們要對我們在世界各地看到的經濟和人類的破壞負責,他們需要承擔責任。”格茨補充道。

“我們在為我們的國家而戰,我們在為我們的自由而戰。中共國在背後,他們正在助長它——他們希望看到美國衰落,並最終被摧毀。”

(本文純屬原文翻譯無個人觀點添加)

Source: https://saraacarter.com/bill-gertz-reveals-chinas-nefarious-xbiowarfare-campaign-theyve-discovered-2000-new-viruses/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Himalaya Australia

One Team One Family 共同的梦想把我们团结 在一起,澳喜一家人。 1月 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