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主義者實現霸權的“唯一”辦法:讓異議者噤聲

加拿大多倫多楓葉農場  小溪

編輯、發稿 文錦

圖片來源:YouTube

據美保守網絡媒體DJHJ(DJHJ MEDIA)裏奇·威爾士(Rich Welsh)1月25日報道,美國進步主義者和美國激進左派披著“喚醒至上主義者”( Woke Supremacist)的外衣正強迫異議者噤聲。

在整個社會主義歷史中,社會主義者自己始終像是至高命令的一部分一樣行事。他們相信自己制度的信念是正確的,政府或其他機構,只要有最聰明的人來運作,都將運行良好。他們相信,如果做到“唯一”(One),就能實現一個理想的烏托邦社會。在社會主義歷史上,每種類型的霸權,他們都有一個宣稱為制度而戰的“唯一”,合法擁有霸權。

對於蘇聯斯大林主義者來說,它是“工人”,“唯一”是他們專註於促進實現霸權。還記得蘇聯是“工人天堂”的宣傳嗎?記得馬克思主義者高呼:“全世界的工人,團結起來!”工會的想法是什麽時候冒出來的?您在歷史書籍中讀到有關它的內容。

對於納粹分子(是的,納粹分子是社會主義者,在他們看來,他們總是擁有霸權),他們認為的“唯一”是“雅利安人”(Aaryan)。他們將霸權集中於雅利安兄弟情誼和雅利安種族。他們認為這是至高無上超越他們社會裏其他所有的人的。

如今,現代進步的馬克思主義者也有霸權運動,這和過去的社會主義團體沒有什麽不同,他們的“唯一”是“醒來”(Woke)。

今天,美國“喚醒至上主義者”相信整個過去歷史上的政權沒有不同。所有社會主義者至上都是由全球化主義者組成的,他們相信世界可以像約翰·列儂那樣靠唱歌生活。他們認為,如果他們能夠讓最聰明的人掌管世界機構,那麽世界將最終獲得和平。

與全球主義完全對立的是民族主義。“喚醒至上主義”努力擺脫所有障礙去創建他們的烏托邦。考慮一下完全靠買入的國家,這世界會和平且睦鄰友好,那會是什麽樣?但民族主義者是一個永無止境的障礙,必須移除。

成為“喚醒至上主義”的成員,必須對霸權完全絕對效忠。稍有怠慢,就會發現被剛剛以為還和您團結在一起的人所仇恨。

我們以某種方式活在現代,是幸運的。歷史上每個社會主義者至上運動的實現,擺脫民族主義者唯一的辦法就是讓他們沈默,不要讓他們的知識和方法傳播給對此一無所知的人。他們征服所有人,只想要自己的觀點、自己的意識形態和霸權。

在斯大林統治下,他們擺脫民族主義者的辦法是逮捕他們,把他們扔進古拉格(Gulags)勞改營,讓其沈默。大多數人提前死在古拉格。可怕的生活和受到的懲罰,是因為那裏的人對霸權不忠。

希特勒主義利用集中營,然後是毒氣室使反對派沈默。數百萬不忠於霸權的人被殺害。

盡管所有社會主義者至上政權,所使用的辦法在程度上有所不同,但它們都集中圍繞於同一最終目的:使反對派保持沈默。 20世紀的社會主義專制主義者使用了當時的原始技術。他們必須讓反對者保持沈默,這就是他們處理的方式:殺掉他們。

今天,喚醒至上主義者通過使用抹殺文化,對不忠於他們的民族主義者實施懲罰。科技巨頭通過技術控制來讓川普的支持者噤聲。這些科技巨頭屏蔽用戶並把他們踢出平臺,通過把不符合“喚醒”理念的真相標記為“誤導性”或“不實信息”來懲罰言論自由。“喚醒”的假媒體產業,報道每天發生的騷亂燒毀了商業企業,並殺死了全國各地的人,實際是“大部分的和平抗議者”。 同時推出了假新聞故事:1月6日國會大廈的騷亂中,所有7400萬川普選民都在,這是不可能的,但是如果您指出這一點,您就會違反“喚醒至上”原則,然後被刪除。因此左派沒有人指出這一點。

這不是什麽新鮮事。左派一旦獲得權力就總是壓制言論自由。自俄國布爾什維克革命以來,歷史上任何時候都沒有過:左派不試圖抹殺與霸權不同的觀點。

今天,我們面臨著左派在美國歷史上對自由最大的威脅。我不是在談論自由主義者,因為自由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有很多共同點。兩者都希望有一個強大的經濟體,都想要清潔的空氣和水,還有許多其他誌同道合的目標,不同的只是,他們如何相信我們能實現它們。

左派與自由主義者或民族主義者沒有共同之處。完全沒有。自由主義者和保守派相信言論自由,而“喚醒至上”不這樣。自由主義者和保守派相信只有兩種性別,“喚醒”則不。自由主義者和保守主義者認為美國是一個有缺陷的偉大國家,但“喚醒”則不。他們認為,世界上所有問題都可以歸咎於美國的系統性種族主義。

如果您沒註意,“左派”現在控制著我們大多數大學,而“喚醒至上”在校園內幾乎沒有異議。

左派控制著今天這個國家近乎所有新聞媒體,它們在假新聞媒體中幾乎沒有異議,甚至在這些網絡所謂“新聞”部分和談論的“觀點”方面都沒有異議。實際上,我認為在CNN和MSNBC上被標記為“新聞”的大多數節目,實際上都是激進左派“喚醒至上”的觀點秀。

好萊塢也由“喚醒”主導。只需在推特上關註羅伯•雷納(Rob Reiner),貝蒂•米勒(Bette Midler)和馬克•漢米爾(Mark Hamill)等人,這些小醜是“喚醒至上”的一部分,他們在推特上發布了一些我所讀過的有關川普總統,他的支持者以及所有反全球化主義者的,最卑鄙的信息。

“黑命貴”是一個馬克思主義組織。不是我這麽說,它的創始人說他們是訓練有素的馬克思主義者。該組織通過把美國社會中所有的問題,無論真實的,還僅僅是感覺到的,歸咎於白人種族主義,借用種族問題來抹殺文化。實際上,他們用了相當多的時間來推動這個觀念:白人是系統性種族主義,而美國本身也是系統性種族主義。如果您不同意“喚醒至上”的教條,您可能會發現自己的工作被解雇,業務被取消或您自己身體受到傷害。

右派沒有抹殺文化這類事情。右派相信上帝賦予的權力,言論自由是其中之一。那麽,為什麽左派總是不得不壓制言論呢?因為“喚醒”害怕異議,永遠別忘這一點。左派會告訴您,他們什麽都不怕,但是他們做得總是和觀點相反。他們害怕異議,因為“喚醒至上”是基於一堆知識分子的胡言亂語。他們的論點沒有實質,他們的思想也沒有實質。從他們的嘴裏出來的都是“牛肝菌”,他們知道那個。他們知道那些極度邊緣的事物,並且不希望任何人能叫得出它們的名字。如果您對那些會喊叫您的人保持沈默,您就不會被那些連篇的廢話呼來喝去。

左派每件事都依據他們信仰的霸權和情感教條。

不想受到不同觀點的挑戰,這就是為什麽今天的大多數大學都永遠不允許保守派被邀請到校園裏發表演講。不久之前,他們做到了。在一個小時的演講中,一個保守的演講者與年輕的聽眾交談,然後再進行問答環節,可能會破壞多年的左派灌輸。

在 “喚醒”暴力不被允許的一場辯論中,“黑命貴”活動者或羅賓•狄安格羅(Robin DiAngelo)等人寫了“ 易碎的白色”等字樣,它被坎蒂絲·歐文斯(Candice Owens)10分鐘內給毀了。大衛·J·哈裏斯(David Harris Jr).,拉裏·埃爾德(Larry Elder)、威爾·約翰遜(Will Johnson)研究過這些問題,以便可以讓“喚醒”看起來蠢。

左派正在分裂國家,我認為保守派和民族主義者過上體面生活的唯一途徑是建立自己的制度。我說的是他們自己的社交媒體公司、他們的書店、他們的服務器場、他們的PayPal以及其他眾籌資源。如果合作方告訴保守派不能加入他們的服務,而司法系統現在如此腐敗,以致您找不到一個可以在法律上勝過“喚醒至上”的法官,那麽內戰保守派就必須從頭開始,建立自己的基礎設施、自己的大學、自己的好萊塢以及除Newsmax和OANN之外的新聞源。這是一項艱巨的工作,但這是必要的,因為社會主義霸權的另一個特點是:您無法與他們辯理,它們使您失去了人性,並且所有理性和邏輯都沒有了。

評:

記者裏奇·威爾士,借古喻今,引用曾經發生在人類歷史上的社會主義政權,為了實現“唯一”的霸權,能采取的“唯一”辦法就是讓異議者噤聲,來嘲諷當下美國社會進步主義者和激進左派為了稱霸美國社會,通過網絡和社交媒體平臺等基礎設施,激進的大學教育,好萊塢的文化產業以及左派新聞媒體,對民眾進行瘋狂的洗腦灌輸,壓制言論,害怕異議,只允許他們左派的觀點、言論和意識形態在美國社會大行其道。

如果您對此有不滿或不同意見,那輕則被戴上“白人種族主義”帽子,工作被解雇,業務被取消,重則您自己身體都會受到傷害。而左派的言論往往都是用空洞的說教,加上故弄玄虛、晦澀難懂的邊界概念,以及胡言亂語、缺乏邏輯的編造,來掩蓋他們妄圖通過“唯一”獨占話語權,消滅不同聲音、不同文化,來實現霸權的野心。

而讓異議者“噤聲”是他們實現霸權的“唯一”途徑和手段,是他們實現社會主義革命的開端。縱觀歷史上無論是納粹時期,還是斯大林統治時期,以及共產中國的中共統治下,“噤聲”是無能的社會主義者掩蓋內心恐懼,維持謊言統治,加強對民眾洗腦的最必要的統治工具,因為謊言被揭穿的那一刻,就是他們政權滅亡之時。

作者對美國當今社會出現的“黑命貴”、“喚醒至上主義”等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組織,以及大科技公司、社交媒體平臺對川普總統支持者的打壓、抹黑和噤聲等社會主義霸權手段,呼籲美國全社會要廣泛關註和制止這些危險的馬克思主義苗頭。同時強烈呼籲保守派要建立自己的基礎設施、大學、好萊塢及廣泛的新聞源,因為這是抵禦社會主義者在美國社會興風作浪的關鍵和必要條件。否則,整個社會都將被毫無邏輯、毫無人性、毫無理智、蠻不講理的社會主義思潮所吞噬。

讀罷此文,每一個來自中共國,曾經深受中共毒害和壓迫的人,都能深刻理解裏奇·威爾士先生的擔憂,更知道此刻他能勇敢的大聲疾呼,是多麽的寶貴和重要。中共治下的人都已喪失了自由發聲的權力, 很多人也已經喪失了自主思考的能力,喪失了良知和勇氣,喪失了反抗的精神,世代遭受中共盜國賊非人的奴役和壓榨。

這是何其悲哀和痛苦,特別是當自己被爆料革命喚醒後,每個新中國聯邦人都已別無選擇,只有像文貴先生一樣放下“小我”,才能成就消滅中共——這個“大我”。為了自己故去的親人,為了自己,更為了自己的子孫後代,一定要和中共戰鬥到底,不鏟除中共絕不罷休!

原文鏈接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