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共有我】曾經的落後,今日的榮光

作者:文柳

編輯:翼族

圖片來源:墨爾本雅典娜農場設計組

中共一向重視梯隊建設,所以我們中國人從小到大都離不開黨媽的“關懷”。記得在少年時代,我戴上紅領巾成為了一名少先隊員;到了青年時代,我因為不喜歡拍馬屁,所以始終沒有入團;進了單位後,又因為一直看不慣虛偽和做假不會曲意奉承,最後沒能入黨。

我原來事業單位裡一些要好的姐妹們,現在很多都在重要的領導職務上,有黨委副書記、主任、副主任、辦公室主任等等,而我則是唯一一個沒有任何職務的人。以前我們都在一個單位工作,我比她們年齡大一點,平時也會照顧她們,講點做人的道理,講一些她們不知道的以前曾經發生的事情,局裡每次文藝演出時我會組織各種舞蹈、採購服裝和搭配設計。在她們的眼裡,我既是組織者又是大姐,她們把我當成碰到問題時的諮詢者,每次遇到困難時我會幫助解決,到了談婚論嫁時我幫她們分析和判斷,總之我曾經是她們的熱心大姐。

然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她們一個個走上了領導崗位,由於體制的問題我們的社會地位發生了轉變,於是互相之間的距離就越拉越大了。有的人見我時開始帶著官腔說話,約她們時總是說忙沒時間,還有的做了我的直接領導,工作上刁難,不讓我做管理。其實我心裡明白,我不是黨員,所以我肯定做不了官,即使我有再大的工作能力,也不可以比她們強。慢慢的,電話也少了,聚會的次數越來越少,我和她們之間的關係也漸漸變得疏遠。

記得出國前她們為我踐行,送我禮物一起吃飯,談她們年輕時我們一起參加演出活動和一起旅遊的開心歲月,回憶過去我對她們的照顧和鼓勵,以及對我的感謝……還說在中國好好的干嘛要去國外,我們要聚會就差你一個了,去了國外還得一切都從頭開始,多辛苦!我回答她們,國內我混不下去,才想到去國外。只是她們都不信我說的是真話。

如今我已經遠離了那個魔窟,我很慶幸我來到了有民主有法治有自由的國家,每天呼吸著新鮮的空氣。而在中國,中共的獨裁體制限制了人的思想意識,控制了人的行為能力,並違背正常的人生哲理。如果一個人不是中共黨員,他(她)就失去了上升的職業通道;如果不和官員勾兌,就得不到升遷;要么和他們同流合污,要么就做不成好人。

現在美國把中共定義為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這個級別和當年對納粹希特勒的定罪是一樣的。那些曾經歌頌納粹、幫希特勒助紂為虐的人後來都遭到追責,當今的共產黨員也一樣遭到美國的禁止入境,以後還很有可能會被追責。我曾經因為自己沒有入團入黨而感到過羞愧,如今卻為自己不是共產黨員而感到無比的驕傲和慶幸!現在的我參加了爆料革命,每天都在積極地參與滅共行動,這是一件幸福而偉大的事業。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

墨尔本雅典娜农场是新中国联邦在澳洲的驻地之一, 期待战友们的加入, 来共同建设我们的雅典娜家园: https://discord.gg/aaqJrdY 🌹欢迎大家订阅GTV频道: https://gtv.org/user/5f72f8f60cd82c6bb6a248a6 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