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鴻茅藥酒跨省抓捕後中共國再現跨市拘留 貴州女子罵書記「草包」遭跨市拘留

作者:小妍說

因社區不開業主大會就擅自讓新物業公司通過試用期,貴州壹女子在微信群罵社區支書“草包支書”,被畢節警方從貴陽跨市銬走並行拘3日。26日,畢節市公安局決定依法撤銷相關行政處罰決定,涉案派出所所長及辦案民警已停職接受調查。目前,對於是否存在辦關系案、人情案等違法違紀問題,當地紀委監委已經成立調查組介入調查。據了解,貴州省貴陽市的任女士,她是畢節市蘭苑花園小區的業主。2020年9月5日,她在小區業主群質疑業委會不召開業主大會便擅自讓新物業公司通過試用期的行為時,當時也在群裏的洪山街道蘭苑社區支書劉某對其質疑回應說:“開不開業主大會,怎麽開是業委會的事。”任女士對劉某的這個回應十分不滿,將劉某的回應截屏發到了業主們的壹個維權群裏,並在下面跟了壹句“看這個草包支書怎麽說的”。就因為這句話,劉某向畢節市公安局七星關分局洪山派出所報了警。任女士說,說過“草包支書”之後,她就回到了貴陽的家中。到了2020年9月中旬,畢節市洪山派出所民警打電話傳喚她到畢節去,但她認為洪山派出所使用電話傳喚不符合公安機關異地傳喚的規定。因而她要求對方先跟其所在的轄區派出所聯系。過了壹個多月後的2020年11月3日,洪山派出所再次跟任女士聯系,任女士則要求對方聯系她所在轄區的派出所處理。

當天下午5時左右,她回到家中後,發現門口有人鬼鬼祟祟的,就打電話報了警。等出警民警來到她家向她詢問情況時,洪山派出所的民警跟著走了進來,在其未做任何反抗的情況下直接給其戴上了手銬。任女士被從貴陽帶到畢節。途中行車4個小時左右,她口渴要水喝,但遭到了拒絕。並且任女士她還質疑,劉某丈夫是壹位畢節警察,在此案中是否按要求進行了回避。對此,涉事支書劉某回應,她只是想讓任女士道個歉。劉某說,丈夫雖然在公安局工作,但她回家從不說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丈夫也並不清楚自己報警的事情。關於草包這個詞語,我還專門上網查詢了壹下,草包,俗語,形容詞,用草織的包包的不結實不耐用來形容某個人不經用、沒有能力。草包有時也指稻草人,從容引申為形容人的詞,指那些徒有其表、外強中幹卻非要裝作自己有多大能耐的虛偽人士。這個詞語就是對於某些虛偽,不做實事人的壹種喻指稱謂,表現對於當事人的壹種無奈!根本就不能上升為人身攻擊或者侮辱!也就不能宣稱為“罵”,只能是壹種諷刺!

有人說無論什麽原因,在群裏罵人就是不對,可是有誰考慮過任女士在群裏罵人的原因呢?而且罵的這個人還是社區支書,這件事情的根本原因是非常重要的。任女士作為壹個弱勢個體,無力反駁對抗支書等【高官】的決策,只能任由自己的利益受到侵害時,從心底發出無奈的吶喊!整個過程中她只說了壹句【草包支書】這有什麽錯呢?這樣就要刑拘嗎?好厲害的壹個社區書記。居然有這麽大的權利。只因為壹句草包,就可以公然拿手銬把人行拘3天。這完全就是選擇性的執法。畢節市公安局的民警那麽閑嗎?就因為“草包”兩個字就可以做到奔襲200公裏去傳喚壹個只是在微信裏正常吐槽的人嗎?原來中共所謂的“雖遠必誅”是這麽用的,要是中共國的警察做事效率都這麽高,早就天下無賊了。想壹想那個書記是普通人,另壹個人罵她草包,被罵的人報警,警察還能不能跨市拘捕嗎?無論怎麽洗地,這不就是公權私用嗎?往往這種事件壹旦曝光出來壹件,就意味著有很多件。每次看見小孩被抓進戒網癮學校,或者校園暴力得不到遏制,總是有人解釋說:“我國人均警力非常的不足”,可是看到這個事情,警力明明很充足,哪裏不足了呢?中共壹直宣稱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是在這件事上平等在哪裏?老百姓有不滿,提意見。這代表是出了問題。不去解決問題,反而是想方設法針對老百姓,甚至去懲處老百姓。中共國外交部的那句:在中國,任何人不可能因言獲罪。完全就是欺騙百姓的屁話。

(文章內容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

GNEWS之前文章:

宁波一禽兽教师性侵13岁未成年少女https://gnews.org/zh-hans/816313/

前有吴花燕 后有墨茶 死于贫病交加 https://gnews.org/zh-hans/803820/

【中共式防疫】新文革再现 https://gnews.org/zh-hans/792880/

新聞鏈接:https://www.sohu.com/a/446877826_99988005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shang

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