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爆料串珠(161 – 2/2)哪怕在國外當豬狗、大街上要飯,也不回中國當富豪,更不去當皇帝,中國人太可憐了!

整理:德國感恩農場/文迅等

郭爆料串珠系列文章,主要是從800多篇郭文貴先生直播聽寫文字版、蓋特等精選而成,也包含部分班農先生、路德社和閆麗夢博士等直播文字,即具有文獻價值的部分,由文迅等戰友按時間和主題整理而成,感謝戰友的聽寫!

標題簡述:
2017年7月3日郭先生就說:所有的外國人都來問我,為什麽中國老百姓都知道還每天被騙呢?我說這也是悲哀,我當年十幾歲到國外的時候,看到這外面的世界,我真的說我在國外當豬狗也不回國內去當富豪,更不去當皇帝,太可憐了!
2020年5月21日他說:我說現在整個就共產黨下一分鐘這些壞蛋全消失、全死幹凈,然後啥都沒有了,你讓我回中國,我絕對不回的。為啥不回啊?就像一個船一樣,這麽漂亮的船、幾個億的船——全世界獲得冠軍的船,如果這個船被人上船了拉了一堆屎,而且在這個船上拉了七十年屎,這個船被汙染了七十年,你把這個船收拾幹凈了,把船上拉了七十年屎的人也處理了,我讓我再回到這船上住,我是不會回來的,我一定不會的。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什麽說我們現在,你把共產黨都要幹倒了,你還搞這幹什麽?幹倒了我不會回去的,我永遠不會摻和中國的政治,我永遠我希望大家記住,我不會再在中國長期居住下去,不可能的。我寧可真正我當美國的,在這塊兒我當流浪狗,我在大街上要飯吃,我也不回當中國所謂皇帝去。我對政治沒有半點興趣,我對中國的大好河山被毀,痛心至極,痛了幾十年了。

2020年5月4日
但是我告訴大家,就是這個每一天支撐我最關鍵的打坐、信仰,和我想象的6月4號以後的中國,和沒有共產黨以後的中國,和我們現在的整個萬億帝國的幾個平台。你看我跟戰友聊天,很多戰友過去,例如某個政治局委員的一個兒子,是我們三年爆料的核心支持者,跑出來了。爸爸在秦城,每次爸爸給他打電話,都用暗號告訴他,“沒事了,去奧運村去看看你那些叔叔、嬸嬸們。”他在外國,他去什麽奧運村看叔叔嬸嬸啊。他明白,就是看我。秦城監獄不管是警察還是監管、檢察長,都是咱的爆料革命戰友,這是肯定的。任何一個政治監獄最想看的、最想了解的就爆料革命。他給我聯絡的時候,“郭叔你能想象到嘛,當年我爸參與了所有的就想弄死你的,現在我是你的戰友,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那時候我可看多了,那些明星男的女的見他爹的時候,不論男的女的,都是弓著腰,“哎喲,首長,首長,看您很健康啊,首長,哎呦您看您的氣色,啊!首長,看著你年輕啊。”那女明星在寶麗酒店,真惡心到我了,那幾個相當形象好的女明星,在外面還有這樣呢,胸在那挺著,一開門,這哥們兒出來了,管中宣的,馬上,哎呦首長,首長首長” ,哎呀我的媽呀。戰友們,極權下的精英、知識分子、體育界、演藝界那個卑躬屈膝那個感受,我看的太多了!
哎喲我的媽呀,那些人見著粉絲,那個臉仰的、那個傲慢,比神都神吶,一見了這個管政治局的,後來是常委了,那家夥各個爭先的,都含著淚,首長啊,你上次的講話,我們給你做了一首詩,譜了一首詞,讓我念念,你看看那個郁鈞劍,還說我寫的不好。“誰說的,我說你寫的好”,然後李長江,什麽什麽事。哎喲我的媽呀,這是老一派。新一派的女孩過來都這樣,跟談戀愛似的,哎呀,首長,都是這。
你想想那個屋裏面,人性一下就出來了。人性在權力面前、 在錢面前、在榮譽面前、在性面前,人的本性暴露的——好的那一面無影無蹤,剩著的全是本質。悲哀的事情,你能看到,在70年被洗腦以後的中國,這些精英、中國的這些分子,真是被毀的很慘。這是為啥說現在海外這些孩子們和到了海外的人,看到了真正的太陽的熱度和太陽的色彩之後,真正的大自然之後,而不是噴的那個綠色,真正的綠色自然以後,和人與人之間來往的關系之後,他不一樣。
我這幾天的感觸就是一定要保護好海外的華人和海外的孩子,那麽我們這些平台保護好這些人,還得保護好海外這些人的錢。我們這些天收到的錢90%以上都是在海外付的錢,國內的錢幾乎連1%、2%都沒有。但是讓我驚訝的事情,爆料革命的姻緣輪回,爆料革命救了這麽多人,結果錢出來了,現在很多人拿著錢到這來。這是為什麽G幣它未來必須成為一個絕對的安全、隱秘、穩定、再升值的貨幣。(斷了)
也就是回國,所以人到海外,錢在國內,錢在墻內。心裏恨共,沒辦法,這邊單腿還得跪下來,家人在國內,錢在國內。就是像你把共產黨滅了,像伊朗革命以後一樣。我們有多少人真的敢挺直腰板兒,不見了首長,小姑娘手還這樣。我們很多支持爆料革命的人,大多數人都在海外,這些孩子已經不用回國內了,他不會跟父母一樣。但是他沒有意識到,那是在現在這個情況下,爸爸媽媽承擔了絕對的痛苦,讓孩子到海外來留下來,結婚甚至工作。
可是共產黨接下來不可能讓你這種關系持續下去。這就為什麽過去幾年,共產黨首先要拉仇恨,把海外的華人和孩子,甚至定居的華人,知道這些人又有錢、又有腦子還有未來,我得讓你知道,你跟共產黨是一條船的。全世界恨共產黨的時候,你第一個遭殃,你都得回來。全世界都要弄共產黨錢的時候,你第一個被害,你也得回來。
這就是當年改革開放前,大家看到趙紫陽、鄧小平、還有那薄一波、陳雲,所有人討論中國改革開放的時候,說咱們要把魚餌釣到世界去,把魚竿甩到世界去這句話。啥意思啊,就把中國聰明的、能折騰、能跑的中國人弄出去。
這就是當年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幹的個一生的大事,上台你感恩他、回報他,給了他一個皇位,叫習近平。為什麽?大家都在遊泳往香港跑的時候,每天殺幾百人,到殺幾千人,到殺幾萬人,有狙擊手打到自己的手軟,槍管發熱,就是點擊,一排一排的,比中越戰爭都殘酷。頂著西瓜皮你想遊過去呢,人家頂著呢,叭一槍,腦袋開瓢,叭一槍,就不讓你遊到香港去。
最後習仲勳給中央諫言,別這麽幹了,把他們放出去吧,殺不完。這也是後來成為深圳特區的一個,原來深圳是一個豬圈,一個小魚鎮。後來大家知道,我們去搞走私手表、走私錄音帶的地方,就是小沙灘,還有羅湖關口。這就是當時共產黨已經說“我們不如把他放出去,弄點錢回來,弄點藥、培養點人。”後來是到叫南洋,新加坡、馬來西亞,放出一批華僑。然後印尼華僑,大家後來知道印尼就是釣魚釣失敗了,結果華人在那塊被燒死、被強奸、被烤成肉串兒。然後是把一大批知識分子送到美國、歐洲去,潛伏出去。怎麽辦呢,這時候就是所謂的中美學生交流,就派出了一批人。
共產黨他從來沒把你——離開中國的中國人,認為是獨立的,不管你跟誰結婚生孩子。他認為你是我的資產,我想用的時候,我一定能用的了。如果不讓我用,我就把你毀了。我先毀你的家人,我再毀你的資產。
共產黨過去這幾年幹了什麽事,戰友們?大家去想想,你去想想2018年到2019年一直到現在,幾撥的針對海外華人,在西方世界幾乎已經形成所有華人不可信,都是偷的、小偷、都是間諜,特別是學生。多恐怖?這個標簽貼腦門上了,那家夥那可比恐怖分子可怕呀,每個人看你都是小偷啊。

2020年5月21日
最近有戰友跟我聊天,說郭先生為什麽?為什麽?這個話題很重要——共產黨要滅了,咱為什麽還要搞什麽這個外國的國中之國呀?還有喜馬拉雅農場啊?還有咱們這個平台啊?海外的這些基地啊?我先給大家說一下,請大家聽著點,我今天在這兒亂聊。
我剛才跟一位日本的我的女朋友,就是我們的魔女Peace,我跟她講,剛剛跟她聊天說幾句,我說現在整個就共產黨下一分鐘這些壞蛋全消失、全死幹凈,然後啥都沒有了,你讓我回中國,我絕對不回的。為啥不回啊?就像一個船一樣,這麽漂亮的船、幾個億的船——全世界獲得冠軍的船,如果這個船被人上船了拉了一堆屎,而且在這個船上拉了七十年屎,這個船被汙染了七十年,你把這個船收拾幹凈了,把船上拉了七十年屎的人也處理了,我讓我再回到這船上住,我是不會回來的,我一定不會的。
我從小到大我買的汽車,我從來沒有一個賣的,我都留著。凡是車出去了再回來,我再也不坐,我再也不坐了。我的房子沒有賣,我自己住的房沒有一個賣的,有幾套房子給我家人了,我從來不賣,但是房子給過去我從來沒有一次回去的,我再也不回去了,因為那不是我的東西了。整個中國神州大地已經被共產黨強奸、蹂躪了七十年,整個中國的人心、空氣、土地,還有到處挖的坑裏的所謂的豪華基礎設施、到處陷人的陷井,以及餐廳裏到處的地溝油,還有大街上無處不在的所謂的特警牌。到每個省、每個縣都有縣長的牌、交管局局長的牌、公安局局長的牌、派出所所長的牌,你從中國你都往下走了,沒有一道路沒有一個環境…
你說整個中國,你像到西藏,你走到西藏這麽美的地方,進了各個廟,全部都是所謂的以穿著消防武警的身份攔著你,到處吃、拿、卡、要。你要老老實實排隊弄個門票吧,你得排幾個小時,還不一定能排得上,所以你必須走後門,你走後門你要跟那些人吃飯、喝酒。跟他們吃飯簡直是天下最遭罪的事情,一幫神經病。憑啥呀?對不對啊?整個中國沒關系,上哪兒不找個關系好像你就不夠上層次似的。那種優越性實際是人類上最醜陋的東西!
……
所以說親愛的兄弟姐妹們,為什麽說我們現在,你把共產黨都要幹倒了,你還搞這幹什麽?幹倒了我不會回去的,我永遠不會摻和中國的政治,我永遠我希望大家記住,我不會再在中國長期居住下去,不可能的。我寧可真正我當美國的,在這塊兒我當流浪狗,我在大街上要飯吃,我也不回當中國所謂皇帝去。我對政治沒有半點興趣,我對中國的大好河山被毀,痛心至極,痛了幾十年了。
中國人心裏的心霾,還有中國的霧霾、水霾,還有中國現在整個一切的汙染,我是我接受不了。包括到了宗教場合,這個宗教場合裏邊那種眼神、那種貪錢,無論是道家什麽出家人,盯著女人的這個胸部,那種齷齪、那種低級下三濫的模樣,我看不慣。到處搞的什麽豪華的廟、豪華的道場,到處捐款,太可怕了!
整個到所有的地方,就是權力的崇拜、生殖器的崇拜、錢的崇拜、暴力的崇拜、謊言的崇拜。一說馬雲,哎我跟馬雲認識啊。跟馬雲認識,礙你個屁的事啊,怎麽著啊認識啊!我跟我們的縣長誰誰誰認識,哎呀那誰當年那個那個習當年我還見過吶,王岐山當年。老是當年,活在意淫,一個極不正常的社會。看著那些要飯的,好像就理所當然大街上,我看著每個老人在要飯,我心都難受。
整個社會沒有什麽善良、沒有什麽公平、沒有任何真正的慈悲呀!都是欺負軟的怕硬的。楊改蘭女士,楊改蘭死了以後,中國有幾個人覺得楊改蘭能把幾個孩子——四、五個孩子一個當媽的給砍了,砍完以後自己再把自己砍死,然後老公回來守墳,守七天自己再死,就為了300塊錢!
當地的政府官員竟然說什麽“她腦子不正常,然後她就把她孩子殺了。”你說這是什麽王八蛋政府?什麽樣王八蛋文化才能這個樣子?怎麽活呀?
我們加拿大有幾位朋友,這是兩三年前聽我爆料出來的,全家出來的。在某省當地也算是一霸了,家人在什麽工商的、稅務的,也在政府裏做的官,也不是多大的官,絕對是家族是一霸了。這個修路、弄錢、市政設施、天然氣賺了不少錢,聽了爆料革命毅然全家都到加拿大來了,全都出來了。
頭兩天跟我說,他說文貴,我幾個月以前回去轉了一圈以後,我這一輩子不再回去,沒有共產黨我也不會回去。他說我走到各處,就是早上醒來,大家你看著吧,就開始竄騰午飯,午飯睡個午覺,就是竄騰晚飯,晚飯還沒吃呢就想著晚飯後去哪夜總會。他說除了吃就是那個、還是那個,除了吃就是那個。他說這惡心死了,回不了了。再個他說所有人都顯擺,我弄了個新車,然後當官的就顯擺自己要升級了,就是那種虛誇、浮躁。什麽天地呀、信仰啊,明天發生什麽、旁邊人誰死了、誰被吃了、誰家孩子被鍋燉了,跟他沒關系。
共產黨這個王八蛋的流氓黨,就把整個14億人民、正常的人,變成了人間的人不人、鬼不鬼的一群人類。這就是流氓共產黨幹的,沒有共產黨了,你覺得明天就好了?不可能的!
你看看香港大街上,一萬人孩子丟失了、一萬人死了,都死了、被自殺了,無一例不正常,都該死、都是自殺。大陸人有幾個說“這正常嗎?這會不會發生在我們身上?”沒有。你沒有想到,就是香港人當年,在幾十年前,大陸在搞文化大革命的時候,是人家容納了你。人家掙著錢,人家遊過去,冒著生命危險,人家出去以後,又把省下的錢,從嘴裏掏出來,又給你反哺到大陸去。
你的當年唯一的精神音樂——鄧麗君、海外國際聲音,你像在糞坑裏一樣,人家給你弄點新新空氣過來。還沒感恩呢,還沒說完呢,現在就開始殺人家了。不但殺人家,殺人家幾代,還讓人家閉嘴。要點臉不要點臉吶!香港人現在發生的事情,如果但凡有一個人有一點點人性,你們要知道,就是天地一定會報應你們的。
當時咱們大陸牛仔褲、港衫、搖滾樂、台灣的靡靡之音、日本的三洋錄音機,後來是招商引資最多就是港商。這些年你大陸的所有招商、對外開放,百分之七、八十是用的是人家香港。現在是殺人家爹、殺人家娘、殺人家孩子,強奸、輪奸人家的孩子,輪奸後再殺!
共產黨這些年,從來沒打敗過日本。日本是美國打敗的,你大爺的你啥時打過日本吶,共產黨?你不要臉!大陸人要相信共產黨打過日本,那你真的是豬狗不如。它什麽時候打過日本吶?共產黨是跟日本勾結最多的,它是利用日本和國民黨的鬥爭把國民黨給滅了,他才搶了這個政權——這個流氓政權。
結果現在中國大陸拍了幾十年,最多的殺日本人的電視劇,這是天下之荒唐。結果你殺日本電視劇唄,你現在日本人怎麽著怎麽著你了,你把日本人怎麽怎麽滅了,你編這謊言。大家現在有一個事實,你發現了沒有?最親日的就是共產黨。現在共產黨最多家人去的,美國不敢來的全去日本了。最親日的就是中共,而且對日本、日本文化、日本制造,最迷戀的都是共產黨員。骨子裏佩服日本人的,也是你共產黨。你吹啥呀?就這都騙老百姓。
結果香港,當年香港、還有日本、台灣、海外華僑,幫過共產黨多少啊,幫過中國人多少啊?這幾年這個土豪勁還沒上來呢,就把全世界人都踩在腳底下。所以你說這樣的國家,你讓我回去。我在外邊我當狗、我要飯吃,我也不回去呀,絕對不回去。你甭說盤古大觀你給弄走了,你不弄走我也不回去。
所以呀有沒有你共產黨,郭文貴的事業、郭文貴的追求,永遠不會改變的,滅你共產黨,然後郭文貴自己過郭文貴的日子。沒有共產黨了,我立馬消失,就到我的農場和戰友們相聚去啊。
所以我們會建設一個國中之國呀,梵蒂岡似的也可能啊。是吧,弄塊地、弄個島,咱肯定不叫桃花島是吧,完全叫戰友之島是吧,喜馬拉雅之島都可以的。郭文貴的智商、郭文貴的勤勞,我的涵養多大、我能做多大,我就做多大。反正就把我的快樂、把我的智慧,把我的任何的勤勞的結果分享給戰友,這是我終生的、永遠不會改變的。
然後我覺得共產黨中國這些年最可怕的,就是沒有監督,外界不知道真相。喜馬拉雅海外農場,喜馬拉雅我們未來的所有的,包括法治基金、法治社會,和戰友們海外所有戰友們咱們的這些平台們,就是最大起到一個監督作用。絕不能讓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再來一個比共產黨還壞的流氓。不管它有多好,它都應該接受世界的監督。最後一個底線就是,我們喜馬拉雅革命的戰友們決不能再讓第二個共產黨再混個70年,造妖怪。
前35年,全西方社會89之前全希望中國共產黨富裕起來搞民主之路,89之後覺得給它共產黨個機會,WTO,它就會改?在兩個所謂的35年——70年,把中國蹂躪了70年,把整個14億同胞、全中國人幾代人、幾十億、五六十億人變成了奴隸,變成了讓我們過的豬狗不如的一幫奴隸,沒有監督,沒有真相。
中國只有未來就是一人一票選出的政府,和中國一人一票投出的憲法,然後獨立的媒體、獨立的法治和信仰的自由。信仰是救人心,獨立的法治是讓你有道德,這個獨立的媒體要接受監督。你這還得要世界相信你,你才能跟世界上合作,這是個起碼的必然。這還用說嗎?
權力絕對不能私有化,私有財產絕對不能公有化和被家族化,私人財產絕對神聖不可侵犯。天賦人權,每個人都享受這個上天賦予人的尊嚴和自由和安全。這是起碼一個人類社會的現在基本有的東西。這就是我們要捍衛的,我們要追求的。但是我們絕對不參與政治,更不會謀求在那裏那塊什麽利益啊,這決對不會的。
我們在這裏用事實證明想掙多少錢掙多少錢,想掙多少錢掙多少錢。再過個兩三年,你看我們一萬億的企業,那都是謙虛的說、謙虛的說。
……
中國人這個人類歷史上我覺得最可悲的是什麽?就是共產黨在中國統治了70年,賣掉你家土地、賣掉你家子宮、賣掉你家未來、賣掉了你的空氣啊。它叫改革開放,本來就你的,是不是?14億人每人放個屁,這天上都會變成霧。14億人每個人去抓一把土,就可以壘成一座山。多大的生產力呀,就這中國現在是6000萬生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它還天天叫脫貧。
王岐山:“,我相信我們2020年脫貧,是不爭的事實吧。”我真R你八輩祖宗。 你在這塊70年了,你現在才讓人家脫貧。你要是個管理公司的話、管理物業的話,你管理了70年,說“這個樓終於可以打掃打掃衛生了。”你說你這物業公司在幹嘛呀?你早該弄死你,把你送監獄去了,不要臉吶!
就這,被管理的人也很享受。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萬歲。把黃色的歌、山西性愛的歌,唱成了“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來個毛澤東。”哦天吶,我們中國人有這麽賤嗎?有這麽可憐嗎?動不動郭文貴一說話就下三路,我真R你八十輩祖宗。
你共產黨、你啥時候知道有上三路啊?說下三路,你共產黨就是便宜你了,你這個王八蛋的流氓政黨啊!你啥不是下三路啊?你見到主席台有幾個把拉鎖拉上的?主席台上的。都忘了拉拉鎖了吧?男的女的,剛在電梯裏搞過吧?剛在後面沒有攝像頭地方搞過吧?
所以說這共產黨這個流氓簡直天下少有,瞪眼兒說瞎話,一個七十年的謊言能延續到現在,中國人的悲哀,中國人的悲劇呀!所以說我們啊,把我們的戰友,把我們的海外的革命,永遠要記住,中國人這個被共產黨的七十年的病毒,那可不是說沒有共產黨了你就,你就,你就能過上幸福美好的生活,真不是。

2020年8月9日
你再查查華人,矽谷的戰友你們都有電腦,都是高人,你們不要聽我說,你們自己去查去。從矽谷那天開始起,有多少華人是非正常死亡的?還有華人在矽谷有了技術創新以後,回到國內後,多少人限制出境?你自己去查,不要聽我的。
共產黨對美國人是偷和交易,對待中國人直接就搶,搶不來就殺。這不是我說的,你們自己去查去。所以說我們的首晟先生,他太天真了!Neil Shen是把他的所有,首晟每次講完那些東西,他都不知道給他惹來殺身之禍。他給Neil Shen的東西,包括那些教授、專家交流得來的東西,他都不知道兩邊的槍都對著他。美國的情報部門。他這個東西給了中共交易,你想想這個最後,兩邊不知道誰啊?美國可能把他抓了,依法幹掉;共產黨是非法幹掉。他不知道啊!導致他死亡就是Neil Shen把他弄的太重要了!然後他完全無底線的跟他們合作,而且馬雲在裏面也想分一杯羹。華為就更不用提了,自從Neil Shen把華為介紹給他以後,華為就把張首晟推向了死亡的邊緣,只是哪一天什麽方式而已。華為裏面一個、其中一個被安全部派去的人也被抓了,就是跟他聯系的人也已經被抓了,在山西給抓了,現在找不著了。這個哥們是跟我最關鍵的,今天我可以說一說了,小羊,爆料!因為他告訴我的料,是我知道的真正的!他說我可能要消失。我說為什麽?他說:“張首晟被做掉以後,我是重要的聯絡人,我也可能被消失。”我說那你不行……他說怕什麽,我已經早就準備好死了。他說反正我不會進裏面待著去,他不把我做掉,我就把我自己做掉,我不會進去待著的。他說張首晟這件事情,就是華為和沈南鵬這幫孫子徹底把他給毀了。他說,用他沒有任何保護機制,就是把你用盡拉倒。而且甚至希望他死,你把技術拿完以後。再就是技術上,小羊咱們在矽谷那都懂得,你今天把你的核心東西拿完以後,你再往下延申,你沒多大的空間了,剩下到應用這個範圍的時候,你已經沒什麽價值了。當知道美國調查他的時候,他知道調查你,那你就牽扯到我了,這些人直接就把你做掉了、滅口了。這就叫做共產黨的超限戰,超限還戰,沒有限制。而且最巧妙的辦法,不可查不可尋,然後就把你做掉,戰就是生死嘛,是不是?沒有限制、沒有紅線,而且共產黨對待自己的民族的人,那是沒有任何考慮的。
所以說今天我第一次說出來,如果說矽谷的兄弟姐妹們你們還不清醒,你呆在美國你和任何老共,我不管你什麽立場,你和老共的企業家和白手套,還有像中國的馬明哲,馬化騰,馬雲,百度李彥宏等等,還像熊曉鴿這樣的人,你再合作,你等著,你要麽就是張首晟,你要麽就是2號張首晟,你一定不會有好下場的。你完全可以不理爆料革命,不理無所謂,但我希望你為了你的家人,為了你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要做好兩道防線。第一個,我絕不碰美國防禦,美國人不讓幹的事我絕不幹,這是起碼的常識,這跟我爆料革命沒關系。第二個,任何情況下不要和中國來的、在中國市場發展的科技公司,和所謂的民族愛國人士有任何的接觸。因為那就等於開始了你的死亡,進入了超限戰,只是什麽時間、什麽方式消滅你。這就是我的建議,謝謝小羊。

2020年11月7日
如果拜登當選美國總統,他一定不敢阻止中共攻打台灣;會讓華爾街繼續奴役中國民工;不會讓中共拆掉防火墻;會在西方開展“獵狐行動”,但是自從我們GTV、Gnews報道硬盤門後,他就是當上總統也不敢這麽做,何況他也當不上。美國選舉最大的贏家是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G系列投資股東!

2020年11月22日
說實在話,我對啥都有信心,就是沒有中共以後的中國,我真沒有多大信心。這是我內心裏邊,內心裏邊最不靠底兒的這麽一件事。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為什麽,我對這個事情的看法和觀點。我希望大家知道,為什麽我剛才我說,滅完共以後我真……我發自內心地說,七哥不想一直一輩子過這樣的日子,這不是我想的。我想修行,我想隱居深山。我隱居深山也不能天天跟你七嫂子種白菜去,那也不是我的個性,我生來就不是幹這個的,是吧。我真的想好好修行修行,最起碼在人間,我希望我能很快地修行到時間那個維度去。當然了,我向往的是空間那個維度。我說實在的,人間的很多這事情,七哥看的明明白白的。中國人有中國人的命,就像我剛才說的,我們的文化大革命、還有共產黨到中國來,中國歷史上按照宗教學、按照今天的時間,和未來我所說的生命的本質,中國人過去歷史上,我們有太多孽了。我相信輪回呀,我相信我們中國人真的有太多業障了。近期的文化大革命、八九的六四、新疆、西藏、香港、台灣,和共產黨每天在幹的事,都在造孽。而這個造孽的時候中國老百姓十四億人,很多人是都不是無辜的。咱推翻了共產黨,咱能把這業障給推翻嗎?真不見得。每個人都能走向光明之路嗎?把人間修行好,走向時間的維度,走向空間的維度嗎?真不見得。你看咱國內的有些知識界很多精英,他們很痛苦。因為周圍人的那種冷漠、那種癡、那種慢、那種無知,很可怕。每天三頓飯、然後洗澡,然後是東家長西家短,張嘴就批評美國,低頭就是罵鄰居,擡腳就踹孩子。你看咱中國的這人說話,嘴裏邊吐出好話的不多,不是罵就是埋怨。要麽就是一副,就是世界上就是看不順的樣子。就是我們現在中國人,就這個文化和道德、法律、人性、宗教信仰,都已經喪失到你沒法形容的程度了。滅共容易,真的讓中國人心祛除霧霾太難啦。
為啥我說新中國聯邦要在海外,最起碼要在海外建幾個基地,就最起碼你能在一個幹凈的環境、有法治的社會,最起碼的法治道德。都是2020年了,對法治起碼的尊重都沒有。你看那海外欺民賊瞪眼撒謊,一個個就慌撒到那種程度。你看看咱海外華人有幾個能光明磊落站在這兒,敢把自己的人生像七哥這樣抖落出來,敢像七哥這樣面對一切,真的是一切都展示出來。七哥健個身,他們說我是拿水潑的;七哥吃個飯,是假的;船是借的,飛機是騙的,船是騙的,房子是騙的。確實都不是我的,沒一樣是我的,但我也不是騙的呀,對不對呀?七哥裕達國貿,是騙的啊?盤古大觀,是騙的?七哥昨天給大家說了,七哥所有的經歷的每件事情,那都是很難、不可能幹幹凈凈做到的。所以說你想想為啥海外有個新中國聯邦,最起碼讓一些現在我看到有很多好人、好的中國人,在人間這一個維度裏邊,能活得健康、愉悅,盡快地達到我們,解脫。能達到見性成佛,那就更好啦,直接就不到時間那個維度,直接到空間的維度去了。中國人這個“間”字,實際上英文叫timing,實際上我們形容是什麽呢?嚴格來講,什麽心系啊、間系啊什麽,實際上它就是一個標準、一個高度。

郭爆料串珠(161 – 1/2)哪怕在國外當豬狗、大街上要飯,也不回中國當富豪,更不去當皇帝,中國人太可憐了!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