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滿謊言的紅歌(系列)—— 《翻身農奴把歌唱》之“農奴”存在之迷

作者: Vera 校對/發稿人: Ting Guo

圖片攝影: Tashi Namgyal

1958年12月,21歲的藏族姑娘才旦卓瑪完成了在陜西鹹陽“西藏公學”的學習,同年底考入上海音樂學院民族班學習聲樂。與此同時,中共政府正在西藏地區開始壹系列的土地改革運動。隔年北京當局推翻“延緩共產化的民主改革”承諾,轉而開始批評西藏農奴制度:“舊西藏是慘無人道的封建主義社會,封建領主對農奴有生殺大權,而中國以共產革命解放西藏具有道德的正當性”。

同年北京新聞電影制片廠,為了宣傳西藏的過去和現有民主改革的成就,拍攝了紀錄片《今日西藏》,並找來當時已在音樂學院學習的才旦卓瑪來演唱主題曲《翻身農奴把歌唱》。歌中唱道“太陽啊霞光萬丈,雄鷹啊展翅飛翔。雪山啊閃銀光,雅魯藏布江翻波浪。高原春光無限好,叫我怎能不歌唱……驅散烏雲見太陽,翻身農奴把歌唱。”描繪了農奴們在中國共產黨解放後獲得新生活的歡樂心情。

實際上,西藏做為壹個擁有自己民族語言文字和文化信仰的特殊地區,1959年之前,是否存在農奴制度壹直存有爭議,除中共政府的主流宣傳和部分學者的觀點,國際上的藏學家和藏族宗教領袖,都部分或全部否認西藏地區存在農奴制度。那麽農奴制又是如何定義的?在1959年中共武力入侵之前的藏區,是否存在這樣的制度呢?

“農奴制”的出現源自歐洲,自中世紀起,止於19世紀中期,以財務束縛或部分人身占有為條件對農民實行奴役,同時農民在土地和財產上有壹定權利,在後期少數的富裕農奴還可以為自己贖買自由。並且農奴不同於奴隸,領主只部分占有農奴的人身權利,不能處死農奴,可以連同土地買賣、抵押和轉讓農奴。例如俄羅斯的農奴制,農奴就受困於莊園土地上,不得領主批準不得離開,如果逃亡還會受到懲罰。

那麽1959年之前的藏地,是否大量存在這種依附於莊園的農奴呢?在西藏社會中除僧侶以外分為三個階層:貴族、平民、賤民(賤民源自印度種姓制度,但結合藏地實際文化風俗,並不完全等同於印度的賤民階層)。在中共的宣傳中,把占人口95%的平民階層都歸屬於農奴。實際當時的西藏平民階層又為分為“差巴khral pa”和“堆窮巴dud chung ba”兩個群體,差巴地位較高,對領主盡徭役納稅責任,所屬土地不可分割,但也不可放棄,同時可以世代繼承,並可轉租其他人,這些賦稅和勞役也是按戶分配,不是按人頭分配。由於當時的西藏傳統,每壹戶都有很多人,按戶分配的原則,意味著只要家中有幾個人去承擔賦稅和徭役,其他人就可以離家從事農牧或經商等行為,所以事實負稅並不重。至於堆窮巴,既可依附莊園,也可以選擇當仆工,並可自選雇主。如果繳納稅金獲得許可後,可自由離開。也就是說平民階層的家庭,只要能完成對領主的義務,其它成員是可以自由遷移的,遠走他鄉或去朝聖或經商。

簡單來說,從負稅單位到土地的依附性,以及人身自由程度,西藏平民階層中的“差巴”和“堆窮巴”都較傳統定義上的農奴有著更大的寬泛生、自由度。十三世達賴喇嘛在1913年已經立法廢除酷刑和死刑,像鐵匠,妓女,屠夫等賤民階層,也可以自由遷移。

藏學家湯姆·戈倫夫在《現代西藏的誕生》中寫到:1950年有關西藏“農奴”的數量根本沒有可靠的文件記載,少數資料也遭到為人破壞。戈倫夫估計西藏當時約有六成的“農奴”人口,並非中共宣稱的95%的人口都是農奴。而且細看這六成人口裏,約有壹半都屬於擁有土地的“自耕農”,只是經勞力向政府、寺院、貴族付稅。再加上康省和安多等省份的農民根本沒有主人,藏東農民也不肯讓藏中貴族在藏東施行同樣的制度。因此這種主題缺乏可靠資料,其經濟復雜程度也無法籠統探討,而中共官方的數據和資料都受到了刻意歪曲。他認為1950年前的西藏社會與歐洲中世紀非常相似,用“封建”壹詞描述最準確。

2011年,臺灣前衛出版社出版了壹本堪稱了解西藏問題的百科全書《遮蔽的圖伯特》,學者威廉·柯爾曼在書中認為,“農奴”壹詞的政治色彩與道德譴責太過濃厚,以他們所擁有的自主權來講,用“壹群擁有特別債務與稅務責任的普通農民”來形容更合適。

藏學家達瓦諾布教授在自傳《紅星照耀西藏》表示,“農奴”等觀念對中老年藏人來說是完全陌生的。在薩迦縣進行“三反雙減運動”(三反:反叛亂、反烏拉、反封建制度,雙減:減租、減息)時,壹位漢人問壹位藏族老婦人:“三大農奴主是誰?”,因為她從來沒有聽過“農奴主”這個詞,她回答:“黨”。達瓦諾布認為西藏有自己獨特的社會制度,與歐洲的“封建制度”不同,也沒有“農奴”階層。

那麽宗教領袖又是如何權衡並改革的呢?1896年十三世達賴喇嘛廢除了死刑,在同期的大清帝國淩遲、砍頭等方式仍然經常被執行,1913年達賴喇嘛又宣布廢除砍掉肢體的酷刑,在1959年當時西藏已基本不存在對平民階層的人身虐待和酷刑,“解放西藏免於封建主義壓迫”的說法是到了1959年之後才開始出現在中共的文宣中。此後,被迫流亡海外的十四世達賴喇嘛曾表示:“沒有壹個藏人認為舊西藏是完美完缺的,我個人認為舊西藏是不符合潮流、需要改革的壹種落後的制度……但絕不像中共所說的最黑暗、最殘酷、最野蠻的。在舊西藏社會中生長的人,妳去看他們的臉,絕對是充滿快樂的,笑咪咪的……中國的農奴制度,印度的農奴制度和西藏的農奴制度並不壹樣……雖然有錢有勢的人欺負自己的農奴,這樣的現象是有,不是沒有,各個地方總能找得到,但從總的來說,舊西藏的制度是比較好的,其中也有壹些仁慈、以善待人的觀念,這與當時的中國和印度及其它國家,特別是與歐洲中世紀的農奴制度相比,是沒有辦法可比較的,好多了……”

在探究《翻身農奴把歌唱》的真實性時,會涉及到西藏土改運動和解放軍入侵西藏即“和平解放西藏”等歷史事件,然而簡單梳理中共官方與學術界和宗教領袖的說法,把藏區平民階層定義為“農奴”過於牽強。那麽1959年中共武力入侵西藏的“解放”理由,無疑是顛倒是非、徹徹底底的謊上加謊,所謂“和平解放西藏”是毫不遮飾的軍事侵略行為。

1961年聯合國召開第十六次大會,期間由泰國、薩爾瓦多、馬來西亞、愛爾蘭四國提出有關西藏問題的議會,12月全體通過決議表示:對於在西藏侵犯西藏人民的基本人權,持續壓迫他們傳統的獨特文化和宗教行為表示強烈的遺憾。然而六十二年過去了,這壹段歷史越來越模糊,十四世達賴喇嘛也考量了西藏政權獨立的可行性,為和平讓步,提出西藏不獨立的政治主張,八十六歲的尊者,流亡海外半個多世紀,遙望家鄉,何時回歸?

文章僅代表戰友個人觀點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