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人”流行背後,當代“駱駝祥子”的自我認同與“新奴隸貿易”

內新聞:壹碗蘭州(文遠) 校對:光之子(沙加)

老舍的《駱駝祥子》描述了清末、民國初期時壹位底層人民的悲慘故事,主人公出身寒門,勤勞淳樸,是壹個再普通不過的年輕人。“北漂”在大城市,渴望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城市中有立足之地,過上平凡幸福生活,卻在經曆了種種磨難與不公後,最終墮落,與黑暗的社會融爲壹體。

壹百年過去了,如今的中國社會中,像駱駝祥子壹樣善良勤奮懷抱美好希望,爲了基本的生存奔波勞碌,最後卻落得悲慘的人還有多少?“翻身做主人”的中國人民怎麽又都成了人窮志短的“打工人”?

2020年火起來的“打工人”壹詞成爲了各行各業中承受巨大工作壓力人的自嘲用語,伴隨著諸多“毒雞湯”段子在社交網絡傳播,而其實質則是宣揚把“被動剝削的苦”轉化成“我是在主動奮鬥”的甜,“發泄過後繼續加班”的新阿Q精神,給人們遭受的不公披上黑色幽默的外衣,讓人們不去思考改變不公的體制,而是接受現實學會給自己療傷。

打工人語錄壹:
今天去看牙醫,牙醫問我:年紀輕輕的牙齒怎麽磨損這麽嚴重?我說這些年,我都是咬著牙過來的。早安!打工人!人可以壹天不吃飯,但不能壹天不打工。打工讓我們身心愉悅,節假日是掏空我們身體。早!打工人!

打工人語錄二:
明明已經深秋,我旁邊的路人壹個勁的說好熱好熱。我說都怪我,我是壹名打工仔。他說難怪我感受到炙熱的情懷!早安!打工人!

打工人語錄三:
打工賺不了幾個錢,但多打幾份工可以讓妳沒時間花錢。早安打工人!二十三歲妳做不到對身邊的人說,沒人比我更成功。但妳五十歲可以驕傲的對他們說,沒人比我更懂打工。早安,打工人!

打工人語錄四:
工作的時候遇到難題了,不要怕。慢慢去解決研究,這些東西不是誰生來都會的,時間久了就被開除了。早安,打工人!淩晨四點鍾,發現海棠花未眠,我逢著壹個姑娘,我下班,她上班,我向左,她向右,但我們同時,凝視對方,齊口說:早上好,打工人。

這樣的價值觀十分符合統治者的需要,在輿論控制獨步天下、壓榨民脂民膏的中共國,很難想象這樣的輿論導向背後沒有共産黨的操縱。“做個快樂的奴隸”——或許是共産黨宣傳部門給這類愚民行動定下的slogan。

作爲制造業和基建大國,工人和農民工的待遇有目共睹。不論媒體用怎樣廉價的漂亮話贊揚,春晚上令人尴尬的小品如何吹捧,從醫療社會保障到子女就學,社會資源從來沒有惠及大多數普通的勞動人民,他們被當作廉價勞動力,在全球化時代遭受著共産黨統治者與西方資本家的聯合剝削與奴役。

快遞、網約車、外賣騎手等,互聯網時代催生的幾大服務行業,如同機油壹樣潤滑著整部社會機器的運行。據行業報告顯示,截止2020年底,中國注冊外賣騎手人數達600萬。

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等的信息表明,包括快遞、家政、網約車、維修、外賣等職業在內的所謂“靈活就業”群體數量高達2億人左右。新冠肺炎疫情(CCP病毒)大流行以來,在餓了麽外賣平台,有1.2萬名00後大學生開始兼職送外賣,滴滴出行平台在8個月裏增加了150余萬名網約車司機。

他們同農民工壹樣,絕大多數沒有社保或保險,爲了養家糊口超負荷工作,生存環境十分艱難。去年5月6日,武漢餓了麽騎手在送餐途中猝死,最後僅獲得保險理賠3萬元。12月,北京騎手韓某送餐途中猝死,獲賠3.2萬元,後在公衆質疑聲中獲餓了麽公司60萬撫恤金。今年1月11日,江蘇泰州發生外賣員自焚討薪事件,更反映出其生存狀態之絕望。

2021年1月11日,江蘇泰州外賣員在自己的摩托旁自焚

頻頻爆出的工作猝死俨然成爲“新常態”,人們如此拼命工作,別說是得到可觀的財富,連維持家庭基本的體面生活都困難。辛勤勞動創造的財富養肥了共産黨統治者,他們有錢有槍,勾結外國統治精英,購買國外高科技進壹步控制國內人民,國家機器更加強大。

另壹方面,國外市場面臨中國制造的“傾銷”,制造業被摧毀,工人下崗,被迫依賴政府救濟,政府權力變大,民衆自由受到威脅…… 又壹連串的惡性循環。

就像是南北戰爭前的美國,南方奴隸主們的生産力十分強大,因爲他們有大量零工資、絕對服從的勞動力。

在國際精英們倡導的全球化的今天,中國扮演著全球統治者們的“奴隸工廠”,壹個擁有十四億聰明、勤勞、低工資、低人權的集權國家,不再需要把奴隸運送到全球,“新奴隸貿易”時代下,奴隸在哪裏不重要,重點是將奴隸制造的有競爭力的産品輸送至全球。

“打工人”的拼搏不會給自己帶來真正的美好生活,就像奴隸再怎麽努力工作也住不進Master bedroom,只能讓“主人”們更加富有和強大。

唯有滅掉共産黨,“打工人”才能變成國家的主人,自己的主人,才能富裕而有尊嚴的活著。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国内新闻组

坚定信念,坚守信仰,誓死灭共! 知非即捨,信此信彼,信仰自由! 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