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23日文貴先生直播視頻文字版

尊敬的戰友們好,2021年1月23號,文貴亂聊直播。今天是星期六,啊呀大家妳們看我眼睛有啥變化,兄弟姐妹們,嗯?我估計妳們也猜不出來啊。

兄弟姐妹們,我相信從昨天到現在,很多戰友們都是非常激動,非常激動。就像在國內啊,很多城市,包括在廣東、上海、東北、哈爾濱,很多街道突然間有人哇哇哇壹直鳴笛。後來警察鬧不清哈情況,這怎麽這麽多人鳴笛啊?有的警察是戰友他是知道的。所以說這就是爆料革命的力量,爆料革命的力量。妳們能看到啊,整個爆料革命在中國的,從山裏到農村,從農村到二線城市,到縣城,在這個西藏的,在新疆的咱們戰友發來信息啊——因為我怕把這個放出視頻影響戰友的安全——都說,哎呀七哥,了不得了,到處都是鳴聲。有的戰友到街上壹拉兩聲喇叭,嘩嘩嘩都跟著拉,嘀嘀嘀,嘀嘀嘀,嗒嗒嗒的,大家全傻了啊。

所以說戰友們大家要記住,爆料革命的力量和新中國聯邦,中國十四億人,就不要說十四億,就壹百四十萬,那什麽概念,也可以把共產黨給滅了,壹千四百萬那是百分之壹萬滅了,那壹億四千萬那是百分之壹億把它滅了,是吧。如何統壹調動力量,如何能把戰友的力量在同壹時間、同壹地點、同壹形式,合法安全地爆發,將是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未來最重要的。但是呢,就從昨天到今天我們就看到了,爆料革命在中國,在被共產黨綁架的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十四億中國同胞的中華神州大土地上,它已經不是萌芽,它已經不是說像小草,它已經形成了巨大的可聯合作戰的樹林,壹旦風吹草動必將凝聚在壹起。

我相信這次大家能感受到,壹次壹次路德訪談講到敏感的事情,在國內的社交媒體,包括共產黨中南坑,還有軍隊的反應,都能說明爆料革命已經深入整個十四億同胞的任何生活領域,任何地點,任何地方。這是過去三年四年來爆料革命,我們每個戰友用手指頭,大家不經意間聯合起來做到的,這個絕對不是壹人之功,也不是哪幾個人之功,這就是真正的結果。大家任何有佛教,有宗教信仰有常識的人都應該明白。這是什麽?這是真的是匯聚起來的力量,時間凝聚起來的力量。呀乖乖啊,這咖啡咋這好咧。

然後大家都在激動的心情,甚至我看到很多戰友發信息啊,這個無數戰友發信息可以說是,我相信很多戰友正在那看著呢,到外面十字路口去燒香,燒紙,很多人在家裏面念叨啊,這個念經,這種念念的力量巨大啊,巨大。說到這兒的時候,大家知道,動物世界,人類世界,還有我們地球之外的世界,它都是有規矩的。但凡妳找到這規矩的密碼,撬動這自然力量,那都是無法想象的。就像咱們大家都知道,那太陽距離地球改變壹百公裏的差距,地球就給燒了;要遠壹百公裏,地球就成了冰,就結冰咱就凍死了。月亮跟地球之間相差距離改變壹百公裏,地球就完了,山呼海嘯就沒了,結束了。誰在控制這個距離啊?我相信念力,人類的力量,絕對可以改變這壹切的。壹旦這個東西沒了,啥都沒了。

就像我給大家壹再說過,我最喜歡的動物世界,我最愛到非洲大草原去看動物大遷移,妳到那兒以後,人類到那兒,飛機落下去。我們把飛機飛到達裏斯薩拉姆,坦桑尼亞的首都,然後用專門當地的,就那種帶著螺旋槳的軍用的飛機,或者是專門搞旅遊的飛機,直接可以飛到那個大草原上去,直接落在大草原上。然後到那兒以後,給妳搭好的帳篷,然後呢有廚師,跟五星級飯店壹點差別沒有。然後對面全部是各種的鹿啊、馬啊、豹子啊、獅子啊、鬣狗啊,各種的,長頸鹿啊,多了,望不到邊。皚皚的白骨啊,到處是被吃的白骨落在那。然後所有的動物,安靜地生活著,按照規矩往下南下遷移。晚上睡覺的時候,獅子就在妳帳篷門口,嗷嗷嗷的叫,然後出去的時候跟豹子,旁邊壹窩壹窩的撩。然後看豹子爬樹,在那塊兒看豹子做愛,看獅子壹家躺在那兒做愛。哇塞,那感覺是大自然它有規矩。

所以說大家多去,動物萬物之王是獅子啊。剛才我們看了壹段視頻,當獅子老的時候,或者獅子病的時候,很多人都忽視這個問題——怎麽解決的?獅子是壹定,非常,當獅子,當這個老獅子,不管妳是公還是母,當妳在這個家族裏面,因為獅子所帶的地方,五百公裏之內沒有第二個獅子家庭,如果有第二個家庭就會把妳修理掉。這五百個範圍之內這是我的地盤,所有的食物都是我的食物,所有的地盤都是我的。唯壹對它挑戰最厲害就是鬣狗,以群而攻之。所以它壹生當中,獅子它成長鍛煉是跟鬣狗的鬥爭,然後它吃鬣狗的孩子,咬死鬣狗,鬣狗來集體圍獵它,它的威脅,其它對它沒什麽威脅。然後就是老了有疾病,那有病了都不認吶,那獅子它也不死啊,它也不想死啊,它有病了它老了它想死嗎,它不想死,咋辦?獅子是不願意看到妳老了妳病了妳還在領導我,我知道妳哪壹會兒決定,或哪壹會兒妳帶著我們壹幫獅子去狩獵的時候,把我們帶坑裏咋辦呢。獅子當發現妳老了,沒有狩獵能力,沒有保護能力的時候,直接壹家人把妳幹掉,吃掉。這是獅子王的故事,哈,獅子王的故事。

今天大家都看到了,另外壹個,人間的,獅子王的,兩個故事。美國有壹個叫Larry King,Larry King啊,Larry King這是當時我從小的時候,就看美國這個節目的時候,就有壹個穿著背帶褲,吊著背帶褲,老在那兒直播。哇,這個人,這個美國人好厲害啊,Larry King,Larry King的家人都成了傳奇啊。世界,這個電視播音界的真的是教父級的人物。後來妳們知道嗎,我們爆料革命開始,他被七千美金還是三千美金給收買,壹個以色列的人——壹個間諜,被共產黨給收買,給吳征,吳征這個孫子收買的,估計楊瀾也到他家找過幾次鑰匙啊,然後就靠近了Larry King 。 Larry King就跟俄羅斯的壹個女主持,被人家編輯出來——當時最關鍵的時候黑文貴的——這麽壹個節目。哎妳們不要看啊,兄弟姐妹們,這都是過去的事了。

當時Larry King的影響力有多大,我就給妳們說吧。幾乎當時Larry King這個事情出來以後,我們好些——現在大家有些妳們知道,有些妳們不知道的西方的各界朋友,特別就是英文界的朋友,哇,都相信了:啊Miles,妳有大麻煩了,哇!這個大麻煩。說Larry King出來說這個話,他絕不是代表他自己的,Larry King代表著美國政府的壹種聲音,這是提前做鋪墊呢,然後如何如何。在中文世界裏邊,在中國人世界裏邊影響沒那麽大,但是在英文世界裏邊當時影響非常大,對爆料革命,這壹下子,影響非常大。後來起訴他不起訴他研究了半天。最後大家知道,Larry King說過,特別是病毒發生後,病毒發生後他說過壹句有名的話,我要染上這個武漢冠狀病毒,我去中國治去,中國壹定給我治好。他就喜歡共產黨,崇拜共產黨到這個程度。就在這個被俄羅斯還有Bruno Wu找鑰匙的間諜黑郭以後,他的孩子,兩個孩子莫名其妙都得病死了,結果昨天晚上他老人家也走了。他被他自己的獅子王國獅子給圍獵了,他也老了,他也沒用了,就這麽走了。

所以說妳看這個人間吶,戰友們要記住,真是說實在話,我在很早都說過,我老的時候,還是說……我不想活超過65歲,我希望65歲,我沒病啥,也想把自己結束了,不超過65歲,我不想給家人給親人給任何人帶來負擔。所以說我最起碼的,我在遺書中要寫得很清楚,不論任何情況下,我失去生存能力的時候,必須要給我安樂死啊。堅決不能像那獅子壹樣,和Larry King壹樣,到這個程度啊,不行。

我每次到這個非洲大草原看到動物世界這種自然輪回的時候,我對動物世界這種生物鏈,我無限佩服。它有優勝劣汰的機制,妳老了,妳有病了,妳就撤唄,對吧?妳說妳虐待別人幹什麽呀?還美其名曰地說,還得讓人家孝敬啊,還什麽善良啊,這不可以,不能用所謂別人的善良,讓人家壹生為妳付出代價,這是不好的啊。我本人我認為這是現代化思想,我也認為是尊重大自然規律的最好思想。這是為什麽我到了大草原以後我更加相信,所有的生物都是有規矩的,所有的生物鏈它都是上天設定的;而且我相信生命絕對是有生有滅,但是沒有死。沒有死,它只是壹個不同形式的延續。因為妳看到大草原這個是上億年來,整個大草原的規矩沒變過。那裏沒有選舉啊,那裏也沒有共產黨啊,那裏也沒有空調啊,那裏也沒有管理啊。誰在管理啊?那裏的生命繁衍那麽多年了,兩個世界並行著,植物世界、動物世界,水、河流、雲、樹,都是在這種有性繁殖和無性繁殖的兩個世界相互並存著,是誰在管理著?

所以我覺得人類的貪嗔癡慢疑是人類存在的最大的問題,它是個靈性的世界。人類最大的問題,和動物不壹樣的(是)我們有靈性,我們有語言,我們有更高的智慧。雖然到地球才壹萬年就成了地球之王,但是人類壹旦把靈異這倆字給忘了。我覺得人類就要毀滅,所以人類必須要有信仰。信仰就是我們的父母通過了性生活,精子卵子的結合,將我們萬年的祖宗給人類輸入最高級的密碼,通過精子和卵子進行結合,誕生了不確定性、可控制的人類的這種壹代又壹代的傳播——人類的繁衍。誰想活到老,再活五百年、再活壹千年,找死呢,是吧。關鍵的要認識到,通過信仰,人類是不生不滅,所謂生滅只是壹個物體而已,我堅信不疑。

昨天到今天發生啥事?北京、蘇州、八寶山、上海發生什麽事?昨天我看了路德訪談,路德訪談講得好,真是爆料革命開啟了以共滅共的新時代,我認為這個定義非常好。妳們可能很多戰友都,自己壹輩子,或者有些人沒被重視過,自己不重要,當真的妳到了重要的時候,妳就不相信自己重要了。為什麽?妳們可能真的很難想象,我們爆料革命像路德訪談節目,時時刻刻在左右著中國的政治和政局。在我們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誕生前,幾乎共產黨的“以外打內”,也就是兩黨或者三黨,或者三派、五派,所謂的保皇派,過去保江的,就是現在的執政黨,當時的執政黨就是胡錦濤派,還有什麽知青團,還有什麽軍隊和地方鬥爭,都叫以外打內。是什麽?編造個信息,然後國內有權勢的人,拿著海外所謂的海外消息,在黨內作為證據鬥爭。那個時候是誰啊?就是當時的韋石這個王八蛋,就是博訊,還有屎諾,還有那孫子黃河邊,就這幫孫子,就這些所謂的欺民賊。就給個幾百塊錢幾千塊錢,有時候給個百八十萬,就弄這個事。就是當人家的尿桶,讓人尿壹下,回來之後說我尿完了,然後拿這個尿潑人家臉上去,就是黨內鬥爭的工具,他也沒有什麽大活,也沒什麽大事業。但是現在因為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他們的說話沒任何人相信了。所有內部的人,所謂“以外打內”、“以外鬥內”的這種時代幾乎都采用的我們爆料革命和戰友們的信息和路德訪談,當然GTV、G-News是最重要的。

那麽昨天到今天,昨天路德先生跟大家講了四派相鬥。江派是不可能在短期內消除的,胡派,習派,王派。據說,據說昨天跟習見面,見面時習說,大家都說妳身體不好啊,我們來看看妳啊。那麽多派突然間要看他。而且是美國、俄羅斯還有其他國家,也有人迅速地飛往了中國,因為這些國家的情報部門都掌握了各種信息,都知道了習的這個腦袋出了問題,通過路德訪談得知啊。腦袋出了問題,那妳腦袋出了問題這關系著人類的安危啊,是吧?我們大家都來看看妳啊,同時也介入了,需要我們做什麽,協調協調。就像那個獅子壹樣,當發現這個獅子身上發出臭味,走道“劈嘰劈嘰”響,不是“咚咚咚”響,它已經沒有戰鬥力了,那些年輕的獅子都來了:哎,不行了是吧?過來看妳身體好不好啊?。

聽說習非常熱情,頭上戴著包紮布的,跟大家見面:謝謝妳們的關心,正要找妳們呢。妳看美國大選,我們現在雖然經歷了最艱難的2020,1999,但是我們過來了,上天、運氣、國際形勢都站在了咱這壹邊;雖然很危險,現在可控。2025、2035、2045、2049完全有望提前達成。2025之前要達成,第壹個打臺灣。說:現在收回臺灣迫在眉睫,我們要緊緊抓個形勢。所以請妳們幾個現在跟大家好好地在各方都多做工作,我們要聯合壹起,團結在壹起,實現我們的中國夢,那第壹個得打臺灣。說:在妳們到來之前,我剛剛已經派出了四個部分行動,對臺灣空中偵察,水中、水上,地面的,整個對臺灣實行軟封鎖,以及向相關國家說現在臺灣形勢緊張,我們可能要采取保衛臺灣行動,包括黨內、軍內已經做出了各種計劃。

大家明白吧,習對著仨人說啥?所有的人要記住,我現在要打臺灣,我身體沒病。聽說習向大家展示了自己的身體狀態,走幾步,走幾圈,放幾聲嗓子,甚至要求和大家喝點茅臺。更重要的事情,習說,啊,習知道軍隊有恙,軍隊有動作,調整軍隊到前線作戰指揮部的人員。原來王岐山是絕對不摻乎軍事的,那是敏感區域,絕不可以的。據說這次發現王岐山在軍方還是有人的,很厲害。本來以為胡錦濤在軍隊已經沒人了,發現軍方在胡派還是有人。那江派絕對是軍中老大,絕對不是習。所謂的調整,那就是通過許其亮,把和江派、胡派和王派有關聯的人都送到前線去。這就是習再壹次象毛壹樣,把當年國民黨和北京城傅作義等投降共產黨的國民黨軍人,讓他睡不好覺。他們擁有美式武器,直接都送到北朝鮮去,凍死壹批,戰死壹批,不給他武器,讓美國人殺掉壹批。百萬大軍就給他滅了。這回好了,妳們不是現在來關心我的身體嗎?老子把妳們全送到臺灣前線去。

聽說在蘇州,江老爺子和王岐山這個密謀被習掌握了,習這壹招挺厲害的。妳們江、王從海南移到蘇州,從蘇州妳們現在跑到這來逼我,檢查我的身體,連胡錦濤這小懦夫都站出來想提條件。現在習派就是栗戰書、許其亮、丁薛祥、習遠平,還有那幾個年輕的副總參謀長。同時,如果習有問題,哪幾個人厲害?汪洋、胡春華、韓正,是吧,厲害吧?當然還有丁薛祥,對不對?還有上海那幾個,把這幾個人通通被弄為國家大戰略中心指揮部,也就是國安委下面的所謂對臺國家大政策制定中心,甚至派到對臺作戰去。哎喲,習這壹招厲害了,弄不好這幾個人未來都要死在臺灣戰場上啊,就象孫力軍和孟建柱當時去執行香港任務是吧,執行完以後,駐港辦那個姓王的那個叫王什麽來著全完蛋了。香港搞定了,回來全進監獄了。對臺作戰要把汪洋、胡春華、韓正這幾個人給弄進去,有意思了,兄弟姐妹們。

最讓我感動的就是剛才直播前,大概今天早上6點多戰友們跟我通電話,他們的表示和他們面臨的風險,真讓七哥感動得掉眼淚了,真受不了。我們今天坐在這裏對著鏡頭聊天,我們的每分每秒每句話,都是戰友們用自己和家人的生命換來的,我們不是搞娛樂的。在美國這個國家,妳對著攝像頭直播的每句話、每個字都要承擔法律責任,特別像我們已經被無限放大。我們國內有億萬個戰友跟隨,我們講的每句話,戰友們都知道妳講的是真是假。我再次重申,爆料革命是唯真不破,爆料革命每句話都是用戰友的生命和鮮血換來的。從昨天到今天,聽著像是電視節目,很難想象每分每秒我們戰友們經歷了什麽,背後又經歷了什麽。多少個佟保國這種事件會發生,只是妳不知道而已。多少個淒慘的、偉大的、悲涼的故事發生。

今天早上有戰友跟我說,七哥,我們畢竟往前走了壹步,這四派之間的分裂從昨天已成定局。而且這位戰友講得非常清晰,這四派中的其中兩派壹定會被消滅,或者四派之間的鬥爭愈演愈烈,對臺攻擊也好,內部其他所謂的政治決定也好,共產黨的分化、分裂、互相殘殺,這已成定局。八寶山的爐子絕對會使用上,但是不是昨天、今天還是明天,誰也不知道。但是因為這些,有些戰友會付出代價,戰友們都是願意的,也做好了準備。爆料革命也不可能說就坐在攝像機前就把共產黨給滅了,我們從來沒有這麽幻想過,從來沒這麽想過。但是我們的戰友實在太偉大,如果我要有習近平那樣有三個替身的話,我壹定回國跟戰友們並肩作戰去。我沒有這仨替身吶,是吧。(看留言)“我咋這麽安靜?”這樣就對了戰友,說明妳經歷了大事了。我們在從事著全人類都沒人敢做的壹件事情。妳的安靜就通過壹件壹件事情的成長,流血、失敗、失望、背叛、危機,甚至是接近滅亡。就象共產黨的二萬五千裏長征,8萬人剩下6千人,然後才能從井岡山到延安,然後進香山,最後才進了北京城。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爆料革命走到今天是多麽的不容易!每時每刻每秒是多麽的不容易!滅共事業是前所未有的,在人類歷史上沒有過,連二次大戰、壹次大戰涉及的規模和被綁架、被威脅的奴隸們,也沒有象今天中國人這麽多。特別是我們現在面臨著共產黨手裏擁有的國家的權力。大家持續關註蘇州,在蘇州這些人都沒有離開,去北京的外國的協調者也沒有離開,八寶山的爐子也沒拆了。上海的較量絕不會停止。自從路德訪談爆出習腦袋做手術那天起,就象剛才看到的短片獅子的獵殺,它已經全面地開始。沒有人可以停止這場內部的殘殺。每個人現在都在看著習的臉,這是真的還是假的?第二,這個是什麽狀態下的?這個腦袋是真的還是假的?

然後每個人睡覺前都不知道下壹分鐘會發生什麽事情,黨內每壹個人都在猜測到底是習勝了還是王勝了,還是胡又回來了,還是江卷土重來了?每個部委收到決定都想,哇塞,這啥意思?這個想弄誰?這是哪派的意思啊?金融界想這是王的意思還是習的意思?軍方:呦,這是習的意思還是江的意思?地方上壹看:呦,這有沒有胡的影子?壹說對臺,哎呦,這要把誰要送到臺灣去啊?然後接下來楊娘娘要到美國來,昨天定下來說,據說習告訴這幾派說,楊娘娘已經和美方溝通好,馬上到美國。中方楊來,要麽是拜登總統去訪問中國,或者Harris副總統,或者是中國。哎,習說了,不行王岐山同誌也可以去訪問壹下美國嘛,王岐山拒絕呀,王岐山不來,王岐山擔心來了以後給做掉啊。

這種較量妳看看,任何中南坑的決定,都被視為是內部鬥爭的壹部分,都想將對方置於死地。雙方之間和四方之間的信任土崩瓦解。從過去的猜忌,到現在大家基本上是打明拳了。接下來我覺得很大的可能大家會看到,鹿死誰手,定在臺灣。我估計八寶山的爐子等來的,可能就是在臺灣戰場上掉轉槍口……福建這個地方,可能真的是爆料革命要看到共產黨滅亡的,第壹個多米若骨牌倒下的地方。臺灣現在真的是復雜嘍,真復雜了。香港的日子不會好過,香港的日子好過不了,會更慘,直到(共產黨)滅亡。

我們現在的眼睛啊,真是壹個眼睛看著美國和國際形勢上,以美滅共絕對是它是個戰略戰術,但咱不能依靠它,從來沒依靠它。另外壹只眼睛盯著臺灣吧。盯著八寶山、蘇州、上海。現在大家等著那個青煙裊裊,我真不知道,也可能是下壹分鐘,也可能下壹個月,也可能下幾個月。但是我們爆料革命戰友啊這次付出了代價,付出了代價。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任何人,當妳看到我們爆料革命所發生的事情的時候,想想,當戰友們妳們投資G-TV的時候,加起來的那些錢,還不夠壹年的律師費呢,是吧,能有多少錢?那過去幾年妳想想,妳們能看到的,七哥被共產黨槍走的錢,最起碼幾百億美元吧,幾百億美元就是戰友們投G-TV的幾百倍吧。那個直接的損失,那不止幾百億美元吧。妳看那個所謂的微信大V啊,財經真相是好人,他是沒問題的,我說的是微信大V的房地產大V號,那是胡扯的。妳比如說,他還說到我跟托尼布萊爾去中東2013年,放他姥姥的羅圈屁。我跟他們認識是什麽時候?奧運會的時候我們都認識,奧運會前都認識,扯王八犢子呢瞪眼胡說八道。還什麽溫家寶訪問中阿,完全是共產黨專案組語言啊,所有用的信息都是共產黨專案組的語言。我去那的時候輪得著溫家寶嗎?胡扯八道的。我們的壹個基金就是120億美元,原始基金,120億現金,管理資產,涉及資產那是上千億美元。這幫孫子這種很爛、很low妳知道嘛。非常爛、非常low,所以說妳看在中國的媒體上,任何老百姓,99的老百姓可憐吶,就是看所謂的大V呀,微信吶,還有微博呀,都是假的。那是胡扯,妳看看咱們的損失。妳看看我們的戰友們在背後的損失。

我們昨天壹位戰友,大概將近70多億的資產被查封,煤礦被查了,在礦上的現金被查了,其它在其它省市投資全被查了。妳想想,現在咱們有戰友要做壹個G-TV 的股權轉讓——因為現在咱得批去妳知道嘛,轉讓價格是很高的,到現在因為我們去申請還沒有給回復,我們會繼續,有很多戰友想轉讓股權,我們正在跟政府部門溝通沒有回復,回復以後由喜馬拉雅聯盟委員會,咱們由老班長、長島哥他們會給大家公布——其中壹個戰友就拿著自己擁有的G-TV股票做了壹個完美的壹個資本運作。這個戰友的運作之後,讓我看到為啥共產黨這麽怕G-TV的強大?昨天下午4點鐘我和原SEC和原南區的法官開會,現在他都是我們的這個法務團隊的。其中就講到,他們真的就這個圈就搞不明白,為啥共產黨這樣地威脅戰友?拿著槍逼著戰友,給這個紐約檢察官辦公室報假案,打假電話。這在美國妳自己給檢察官打電話說的是假話,妳要負刑責的。除非妳能證明我有正當的理由被人威脅,被共產黨警察威脅讓我報這個假案。妳像那個沒毛的痘痘,她早晚她得進監獄去,那是毋庸置疑的。千萬記住戰友們,我文貴對這負法律責任的,任何在美國妳撒的謊、妳沒有證據的承諾和妳虛假的向政府承諾的東西,妳是要負法律責任的。

那麽他們就問為什麽這麽做?我給他們開始解釋共產黨多害怕G-TV強大,它不想讓G-TV強大,也不想讓G-News、G-Coin、G-Club、G-Fashion強大,它就要開始把所有的投資者用槍,用各種家人的威脅,讓妳所謂的給檢察官打電話,然後報假案說被騙了,然後把錢拿回去。最後在國內再讓這些人上電視,妳看看我被騙了,但我錢我拿回來了,妳們要向我學習呀,然後在哭壹通啊,然後勸說大家——實際上這個人是被威脅的。然後共產黨再把匯回去的錢再給他沒收了,沒收這個錢,再把這個人給抓了,然後讓妳徹底消失。因為妳不能去有機會到海外去向美國檢察官說,我當初所有的個電視認罪和要求退還款,是警察威脅的,我還有證據。所以我說任何壹個人被威脅的時候,他就面臨著未來已經可以定義的結局,報假案、家人不準出境、配合共產黨的警察繼續作假、直到傷害G-TV和把錢拿回,他的錢被共產黨給沒收,然後他徹底消失。我說妳們這叫謀殺,他們聽明白了。

我說我們要做的是什麽?我們說實話,就戰友投資的那個錢,任何情況下隨時,我說我希望妳只要在投資者安全、自願情況下,把錢都退回去,那太少的錢了。但是戰友們的損失妳咋辦?美國SEC這個政府部門他怕什麽?怕這1300個戰友聯合起來壹旦起訴SEC,這是個天大的事,它可不想這麽幹。因為這個G-TV投資多少,現在有美國最權威的耶魯評估機構,還有壹個金融評估機構華爾街的,已經評估完,它絕對是升值的。這些人拿不到G-TV的股權,那麽G-TV的損失和這些人受到的威脅和綁架和財產損失誰負責?這是天大的事情。那麽同樣的道理,在G系列,被人家騙,被人家上當的這些戰友,我們現在希望直接跟政府溝通,未來我們可以合法的要給這些戰友壹個獎勵,我們要讓這些受到威脅和損失的人得到合法的獎勵,甚至叫補償。我們在探討這個方案。妳比如說昨天、前天我們收到兩個戰友被警察叫去:妳必須給紐約檢察官打電話,妳必須錄這樣的視頻,妳必須這麽說。然後把其中的壹位戰友的老爸老媽也給逮到警察局去了,當著他的面羞辱、虐待父母。這是什麽概念戰友們?這本身已經不是投資的問題了。這些戰友受到傷害,他應該受到美國政府和各國政府的保護。GTV作為被投資者,有責任、有義務應該給人家進行壹個協調甚至是幫助,甚至給予適當的損失補償。這有道理吧,兄弟姐妹們。

但是整個GTV投資的那點錢,它所誕生的財富實在是太大了,妳看看現在GTV值多少錢吶戰友們?價值多少錢?所以未來G-Club、G-Ddollar、G-Coin未來啥樣,大家都心知肚明。那麽共產黨最怕的是這個。所以有戰友告訴我說平爆小組為什麽換了壹批又壹批?平爆小組平著平著爆就不平了,就變成了愛爆小組了,最後平爆小組到愛爆小組的心態,最後從愛爆小組都成了保爆小組了。都要保護爆料革命的小組了,很多人都成這樣了,因為他們是人,不是畜生。

就像我們剛才其中壹位戰友,他說:我跟妳嫂子在離開家以前說,我把遺書寫好了放哪放哪了。其中告訴她壹句話,妳愛我如何如何,但首先我告訴妳,我是壹個中國的男人。我不想等到我肚子大了、老了,我還在共產黨的這個流氓統治下,我沒法向後代交代……。 這往下我就不說了,不然妳們都要哭聲壹片。這位戰友就說:G系列為什麽讓共產黨那麽害怕?G-TV好好讓任何人看看,G-TV做過任何壹個違法、瞪眼胡說八道的視頻嗎?沒有。那為什麽共產黨那麽恐懼? G-TV有什麽可怕的,那完全可以說是由世界上權威人士或者說根據戰友翻譯過來的國際上的文章,有這麽可怕嗎?這位戰友又告訴家人說: 共產黨連G-TV、G-NEWS、郭文貴、爆料革命、路德訪談都那麽害怕,那共產黨還有執政能力嗎?就是因為我們的懦弱、我們的無知、我們的貪婪,才讓共產黨在中南坑裏面擺弄我們14億人民,擺弄我們家人,幾代人,我們不會再讓他們擺弄下去了。

其中有戰友曾經告訴他身邊人說:如果妳想認認真真地面對妳的人生,還有妳每天講的大道理,妳去G-TV、G-NEWS看上兩個小時回來,妳覺得妳說的話妳還願不願意繼續說。這就是現在(情況),聽說昨天某些人在見習之前在旁邊聊天,說過壹句話:共產黨這麽厲害,習這麽厲害,那就放開唄,讓大家去看看海外的媒體、社交媒體,包括那什麽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啊。 聽說王岐山跟胡說: 啊呀,爆料革命不就是個現代的小梁山嘛,能怎麽著?最後還不是那麽回事! 王岐山吹狼蛋呢。那意思就是啥,那最後還不得招安嘛,招安以後不就是宋江全都給毒死了嘛。可能,啊,那是別人,那是過去,那叫水滸。水滸那叫,我們這是鉆石滸、鋼滸,我們是信仰之滸。

王岐山他說啥我都明白,王岐山只是輕描淡寫,事實他想說啥?他想說的我太了解了,王岐山跟胡說這話的目的就是很清楚,現在事實上,新中國聯邦、爆料革命就是壹個反皇派,妳想招安是不可能的。妳拿啥招安吶?我不在妳地盤上,是不是啊?我也不需要妳的錢,我也不需要妳的軍隊,對不對啊?老子沒有任何所求於妳,妳給我啥?妳給我國家主席?立馬我自殺也不當妳的國家主席去。待在中南坑那地方比監獄都難受,大家覺得中南坑很神秘,但凡去過中南坑的人都知道那就是壹個鮮花招展,極low、極品質差、極為壓抑的在墻內,壹圈墻,就是壹個豪華監獄。說瞎話、搟面杖子,然後喝著人血的那種管理體制,互相提防,緊張得要死,每個人都不健康,精神不健康、身體不健康,那不是找死去了嗎?所以王歧山講這話是啥呀?王歧山心知肚明。但王岐山也給胡說啊:這幫小子折騰對咱們的傷害,在國際上的影響不可估量,小看他們了;對經濟上的負面影響,他說小看他們了。他說那壹次私募那小子搞幾百億錢要去,這確實超出想象了。他說當時我還覺得這是胡扯的,沒想到這是真的。 所以說王岐山這小子知道咱的厲害了。

海航這個事情,大家另外壹個層次沒有看到海航上面是渤海,我從爆料那天起就說記住渤海,是渤海金控。渤海金控是中國藍金黃的大平臺,然後是中金,賴小民。賴小民已經結束了,然後肖建華、吳小暉、葉簡明,然後王健林、許家印。聽說許家印最近完了,許家印最近不行了啊,聽說最近要把許家印給拿下。所以說大家要記住,在中共執政下,大家都是砧板上的肉,最後無非是怎麽燉了妳,吃了妳而已。

剛才講到這的時候我讓大家要知道,為什麽說路德先生說得特別好,以共滅共的大時代,以美滅共兩手抓的時代,我們壹定要盯住,這是關鍵,隨時它就崩塌。我再提醒爆料革命戰友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不向任何戰友承諾滅共的時間,即使我們說了,妳當我們放屁。我們絕對不能承諾時間,誰也不能承諾時間。妳問什麽時候滅共,不知道;什麽時候有結果,真的不知道。妳們覺得這個時候沒有時間,也不承諾的時候,不願意跟著,完全尊重,千萬不要去關註。還有壹個,凡是投資G系列感覺到不安全的,趕快申請把錢退回去,反正是壹毛錢也沒有花,妳現在有機會,快把錢拿回去,任何跟G系列有關系的錢妳能拿回去都拿回去。千萬記住,爆料革命不承諾時間,不承諾時間,大家記住。

另外壹個,我們戰友要記住,我們現在壯大和發展G系列,是跟隨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的戰友們,是我們現在的重中之重。開展以共滅共,發展G系列,強大新中國聯邦和世界上各種真正的滅共勢力和滅共力量的聯合,讓戰友們真正地有強大的經濟實力,能跟沼澤地裏的哥們有更大的話語權和交易的資源,這是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我們繼續等待著好消息,繼續等待著八寶山、蘇州、上海傳來的好消息。現在文貴再次在這裏向國內的戰友們說,妳們所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新中國聯邦人永遠不會忘記。我現在在這裏和戰友們壹起為14億新中國聯邦人和中國同胞、香港同胞、臺灣同胞、西藏同胞和全世界人民祈福。

阿彌陀佛!戰友們看壹看未來兩三周內中共軍方和軍紀委的壹些決定,再看看黨內所謂的壹些人士變動,再看看臺海行動,妳們就知道過去的24小時發生了什麽事。兄弟姐妹們,滅共沒妳不行!但是壹定要記住兄弟姐妹們,滅共的事業上,壹定是妳自己能承擔得了、承受得了——安全上、經濟上、時間上。這是壹個人類上前所未有的、最偉大的行動,它也是最危險的。所有的戰友們都要選擇自己可以承受的方式,就象昨天到今天發生的這些事情,等過壹段時間妳們就會知道發生了什麽事。另外壹個,兄弟姐妹們,我剛才再說壹遍的是,爆料革命時間表沒有任何承諾,沒有任何承諾。爆料革命沒妳不行,但是爆料革命誰也不能承諾,承諾就是瞎忽悠。好吧,謝謝兄弟姐妹們,壹切都已經開始!


G-news編輯部
(笑笑、月野兔、胖丁、Winner為自由而戰(文祥)、阿娜意大利、文顧、shangshang、SCELF (文正))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