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版】路德時評2021.1.27早間(路安墨談):蓬佩澳接受福克斯採訪透露為什麼美中共關係不可能被逆轉原因

文字整理:(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G-Talent技術社區)茅屎坑、hone_modaosi(文強)、艾拉、Amber 仰望星空、愛麗絲Alice、 freecat、蓉兒(文蓉)、一葉落知秋(文秋)


編輯:喜馬拉雅華盛頓DC農場

 

原標題

  •  1/27/2021 路德時評(路安墨談):蓬佩澳接受福克斯採訪透露為什麼美中共關係不可能被逆轉原因

摘要

1.香港在疫情面前有人有家不能回,進入中共集權管制模式。

2. 蓬佩奧卸任國務卿後首次接受Fox專​​訪,話題涉及對華政策和亨特拜登與中共的關係。

3. 亨特拜登硬槃門在美國盡人皆知,作為美國總統,拜登更要極力和中共撇清關係。拜登對國務院定性的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沒有否認。

4.蓬佩奧加入哈德遜研究所,是保守派智庫。

5.蓬佩奧說病毒起源武漢,中共掩蓋事實,早在19年9月就有人感染了這個病毒。

6. 拜登成為總統有權看到病毒相關情報,在事實報告面前,他會如何抉擇?

7. 關於中國犯下種族滅絕罪和反人類罪,蓬佩奧說這是事實發生的事,已經得到了現任國務卿布林肯的同意。

 

視頻

音頻

 

文字

 

路德(00:00:20)

諸位觀眾大家好,歡迎收看路德時評之路安墨談,今天是2021年1月27日美國東部時間早上8:45。我們今天來看看這個蓬佩奧,前國務卿蓬佩奧這個離任後,第1次正式在媒體上亮相,接受福克斯採訪,他透露出大量的信息啊,說為什麼說啊與中共,美中的這個關係啊與中共的關係不可能被逆轉,無論拜登政府誰上台都不可能,會延續下去的眾多原因啊。我們看看他怎麼說的,今天就絕對重磅啊,我們一點點給大家分析啊,他每一句話裡面暗藏的這些信息啊。好首先安紅給大家分享其他相關資訊。

安紅(00:01:10)

大家好。第一條消息來自香港,就是說這個路透社透露呢,6名因初選涉嫌違法這個所謂顛覆國家政權罪被捕的人士表示,警方在沒有徵得他們本人的同意的前提下,竟然取得了他們的銀行記錄,把他們的每筆資金的來源啊,包括匯豐啊、恆生銀行啊、花旗、渣打等全部都查了個夠。也就是說真正你在香港這個地方,再也沒有任何什麼所謂的個人隱私以及個人的資金安全。

第2條呢,還是來自香港,金融時報呢基金經理這銀行家紛紛撤出香港,港府財經部門致電查問原因,就說問,唉呀,你為什麼離開?那很多是往新加坡或者東京的基金經理在打電話,就說要求了解徹底決策過程和時機,指出他們這些做法極不尋常。那也就是說大量資金離開香港。

第3個呢,這個特別逗啊特別有意思啊,這個天線寶寶你在哪裡?這個林鄭妖蛾子林鄭妖娥跑到北京述職,李克強接見,那麼在座的還有什麼某某某,我們就不直接點名了,反正這個CCTV新聞有。但是呢習這個天線寶寶竟然不在現場。也可以看出各種原因,他到底在哪裡呢?我們節目裡沒準可以曝光。好,謝謝路德。

路德(00:02:24)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02:26)

好的,路德先生、安紅女士、大家好!

這裡也分享一份這個來自香港的消息,就是說港府在第1次在佐敦完成了分區以後,並沒有結束其疫情分區的政策,這次又輪到了油麻地,也就是說今天下午突然宣布油麻地的十二棟的房子設置分區。由於政府刻意保持那個隱秘,受影響的市區和市民大感無措,甚至有人有家不得歸,有人不能出。也就說是不能出不能進,很多人無法照顧。看到嗎,香港現在的人在疫情的這個極高的推動下已經進入了中共國的這種集權管制,也就是我們當時說的,特別是文貴先生提到的,疫情和這個病毒當時就是給香港量身定做的,現在可以看到,中共開始徹底的實行這一套了。

還有一條就是說中共國內的中藥實際上不能治療新冠,其實大家已經心知肚明,你看看國外的狀態,但是由於中共在新冠過程中賺了非常多的這個錢,特別是在中藥藥劑上。現在中國的中藥集團現在用用它的私有化,而且要在滬深上市,繼續搜刮錢,可見中共在老百姓身上、在疫情上,這次要什麼,要把一次錢要刮夠和賺夠。

好的,還有這裡面正好有一條消息,就是說來自於這個國內的,就是說我查了很多地方,就是沒有查到相關,為什麼中共國需要核酸檢測採用肛拭子,就是說這個東西我查了好像沒有任何的科學文章和科學論斷認為肛試子是一種準確和有效的這種病毒測試方法,但是中共的專家卻說是最準確的。我在世界各地和論文上都沒有看到,我很奇怪,希望這個中共國的專家是否能提供一點依據,不然的話讓所有的這些回國測試的脫了褲子趴在那,真是非常的不雅觀。好的路德。

路德(00:04:44)

好,我們看這個瑪麗亞昨天專訪前國務卿蓬佩奧,這個她裡面這個透露出的一些信息,我們可以好好的深入解讀和分析一下啊。雖然這個蓬佩奧國務卿現在可能還有很多解密的啊,有些信息不能解密的,因為作為公務員在美國是至少多少年之內,都不能,有些內部的信息是不能說的,但是他可以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他可以應該是他的結論性的東西,就是信息源他不能說,但是結論性的東西他會說的啊。

我們看啊,瑪利亞說:“歡迎回到瑪麗亞節目,參議院剛剛確認布林肯將作為新的國務卿,但很多人都在猜測拜登政府是否準備好並願意去著手應對中共國帶來的壓力。我的下一位嘉賓是川普政府中第1位受到共產中國政權制裁的人士,現在來到這個專訪節目的是前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國務卿先生,非常高興能邀請到您,感謝您今晚參加節目”。

彭培奧說:“瑪麗亞,太感謝您的邀請了,非常高興能參與節目”。

她沒說前國務卿,直接說國務卿啊。

“我知道您跟新的國務院團隊花了時間交流,您認為拜登政府的國務卿布林肯是否已經足夠明白美國正面臨的威脅?”——瑪利亞

這個問題直截了當,我們看蓬佩奧怎麼回答。

“是的,我認為他們了解了,我希望他們一切順利。如您所知道的,這是一個下定決心,運用各種傷害美國人的方式,要成為全球霸主,支配亞洲的敵對國家啊。” ——彭培奧

他明確說了中共國就是敵對國家,這是不是蓬佩奧國務卿第一次親口說敵對國家啊。

“我認為也希望他們在理解對中國共產黨的綏靖、退讓、放棄,都不可能使其改變方向以及路線;他們(就是布林肯)在理解對中國共產黨的任何的綏靖、退讓、放棄,都不可能使共產黨改變他們的路線與方向,就是要成為亞洲的霸主啊。CCP必須看到有強大的抵抗力量,迫使他們付出代價才會改變路線。如果這一屆國務院能做到這樣,我很自信地認為,美國人民不會經歷中國共產黨妄想的…..;實際上我們不會做的那種美國和中國的關係。”——彭培奧

就是妄想啊,中共國現在在妄想這種關係恢復到以前啊,這個任意肆虐、任意從美國偷騙搶的啊境地,說,如果這一屆政府啊能夠做到,如果能夠做到,實際上,就是說必須看到強大的抵抗力。大家先從字面上理解一下。

然後瑪利亞說:“我一直在想亨特拜登跟中共國的關係以及背後CCP的關係,會不會造成目前的投資禁令被放寬放鬆?”

你看還是亨特拜登啊,所以咱們的亨特拜登的硬槃門照樣依然存在啊,沒有刪掉,這就是告訴大家這就是事實。很多很多網友心裡無法接受,那這就是美國,這就是美國,當你沒有能力,你拿著硬盤拿著這些事實,你在法庭上沒法給他定罪的時候,他就是無罪之身。無罪之身,國會認定了,那就是他贏了,你不能再亂搞,你不能亂來。那別人蓬佩奧也開始之前也說了,正準備總統的第二任,川普總統第二任期呢。但你既然沒有…..,你進攻,這就是戰場,戰場就這樣,一攻一防,你攻不上去,你不能說我是正義的,你得主動讓我進去啊,那就是胡扯。在這個戰場上,那川普政府他就沒有攻進去,那隻能說技不如人。明白不安紅?這就是技不如人。

安紅(00;09:42)

怀揣絕技,但是技不如人。

路德(00:09:43)

對,雖然那你別人的流氓技術那也是技啊,那你在這點上你抵不過別人,你只能讓位,你只能讓,這就是法律,這就是美國的那個。很多人想不通,因為我們看很多人退訂啊,覺得這個東西想不通。想不通,你只能是祥林嫂。永遠記住啊,你真正的是直面面對,面對,迎風而上,在這個時候,更加你不能主動把這個戰場就是讓給中共,說拜登這個政府這個戰場讓給中共;我們在拜登政府這裡,照樣也要把它拿下,也要…..。這就是為什麼,大家看見沒有,昨天我們的節目,中共發動五毛,做這麼多漫畫連環畫來攻擊閆博士,攻擊咱爆料革命。他就意識到了危機,意識到了咱們的強大的力量,他今天註冊了大量的這種,今天一早上看大量的英文那種五毛,全是寫英文的,轉發那些做的漫畫,就是想影響這個英文市場。所以我們的戰友必須得集結起來,不能再做祥林嫂。咱們70年說白了,誰都知道中共的啊這種壞處,慘無人道,但是做了70年的祥林嫂,個個都指望別人去站出來。別人站出來了,然後,沒有那個,然後就是,你看看你不行吧你不行,你應該這樣,你應該那樣,你啥都沒付出,你在這裡說這,你什麼時候真正做到付出對等,你才有資格說。蓬佩奧,你看瑪利亞依然啊亨特拜登,這就是事實。但美國你要知道,你的事實和法庭定罪,那完全是要邁過一個很大的坎。這就是為什麼美國有黑幫有黑社會,因為你無法對黑幫定罪的時候,他就是合法的,永遠記住,永遠記住這。不要用中共國的思維來看這些事情,你覺得他非法,他就是犯罪組織。你覺得它那個有問題啊,就應該社會都按著你的思想去判,完全錯誤。作為一個政治人物,你更難把他定義,他做的任何,這就是美國。你看以前看的很多港片,很多議員想怎麼乾就怎麼幹,但是你很難給他定罪,為什麼?因為他有影響力,有影響力,在法庭的陪審團,你就很難找准12個人全部給他定罪。他可以用政治迫害一句話,把所有東西全消掉。你12個人不能定罪你就100%輸,只要有一個否,你就必輸。所以啊這就是美國,這也是美國的偉大。所以亨特拜登照樣,照樣在說,但是我們還得考慮到製裁的事情。

“你是第1位在大選結束後立刻就受到中共國製裁的人士,讓我們聽聽科頓議員是怎麼說的?”——瑪利亞說

“這些對前川普政府高官的製裁是危險且陰險地升級了中共國對影響美國政策的努力。”科頓議員說,“我在去年夏天也被制裁,那時候我笑了笑,但現在這些制裁不是針對個人,而是跟這些個人有關的公司或機構。”

說白了就哈德遜麼,就被制裁了嘛,是不是?因為蓬佩奧現在在哈德遜上班。

“這可不是單單為了製裁川普政府那些對中國表現強硬的官員,同時還越過黨派在警告拜登政府的官員。國務卿先生您認同他的觀點嗎?也就是,這也是給拜登政府一個信號,你對這些制裁怎麼看?”——瑪利亞

這是一部分,下面還有啊。關於這部分咱們安紅、墨博士分別點評一下。安紅怎麼看?

安紅(00:13:43)

就說首先我們可以看到,在美國這個制度下,你哪怕是暫時這個,用中共他們的話說就是失敗了,因為畢竟川普總統沒有再次連任,但蓬佩奧作為前國務卿接受采訪的時候,雖然瑪麗亞沒有,就直接稱呼他為國務卿;但是在中共的眼裡,就默認他們勝了。可是我們看沒看到美國這個偉大,就是勝者為王,敗者也不是寇,依舊可以如約、按約以長地出席或者接受采訪,永遠在社會上有社交地位,做什麼,只要是沒有違法,或者說沒有BREAKING,他所謂的承諾的給國家這個保密,他就可以做他想做的事情。並不像是我們,我們看到這個落敗的這個另外的一波,這個唱紅打黑的薄熙來,就只可能在秦城監獄裡這個終結一生,那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翻牌。

所以我們傳統被洗腦的意思就是說,要不就是王,要不就是寇,永遠沒有中間狀態。可是戰友們如果能夠理解,中間狀態才是更多的一種狀態,而且這種你上我下,永遠有我再重新東山再起的時候,你有可能下次下去的時候,那麼這中間狀態才是真正讓一個社會或者讓一個政府、讓一個國家穩定的基石。我們的這個70多年被中共的凌辱和控制,從來沒有這個。所以中共才格外的血腥。這是第一條感觸。

第2條呢,既然一個策略已經形成,那麼起碼目前為止,當然這個拜登政府可能要打點小花活哈,今天改點這個,明天改點那個,把那個什麼東西再重新回到這個所謂的這個環保之類的,他永遠會打這些小小擦邊球,但是重要的目前為止都沒有改變。非常有意思哈,我們可能以為一旦拜登這個捲土重來或者上台的時候,他會把以前川普總統的全部策略都改,恰恰不是,而且最最重要的,我們再三強調,就是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拜登政府恰恰是直接沿襲著這個前一任國務卿的這個路,一直往下走的。換句話說,即便是民主黨上台,共和黨下去,但是他的基本國策沒有改變。

那麼這兩點,非常說明整個美國或者說西方的體制制度,跟我們中共國被洗腦和中共國一黨獨裁專制的那個截然的清晰的不同,我先說到這。謝謝路德。

路德(00:16:01)

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16:04)

首先我們可以看到就是說,最近來看就從1月20號看來是對中共打擊最厲害的,其實就是蓬佩奧當時最後籤的這個中共是和習是這個滅絕種族的這個國務院的這個信。那麼也就是說,雖然拜登上台以後簽署了很多的這個命令,是反轉了川普總統以前的那些命令,但是他對國務院的這些命令至今,看到了嗎,基本上沒有一條被反轉,也就是基本上延續了蓬佩奧國務卿離職時當初的政策,也正說明了,包括拜登對蓬佩奧,包括所有的對共政策,實際上美國的高層並沒有出現任何大的反轉,也意味著拜登在這個方面,實際上屬於現在屬於一個舉棋不定。大家看到嗎,拜登在蓬佩奧被中共制裁以後,也不挺蓬佩奧,也不打蓬佩奧,屬於什麼,在淡化這個事情。我覺得淡化的事情,正是說明拜登在這裡面再艱難的抉擇是到底徹底的是站在美國一敵對中共呢;還是要在中共拿取更多的利益,這是一個很難選擇。就是說我一直說,中共這個牌打的非常的不好,讓拜登處於一個非常困難的境地,讓美國現任政府處在一個困難的境地。如果你幫了蓬佩奧,那麼說白了就是徹底跟中共撕破臉。如果不幫,那拜登政府如何延續在美國政府和美國上上下下這個指責,因為他不可能不把自己的在任的時候,給腦袋上貼上什麼,中共傀儡和親共的這個牌子,誰都不敢貼這個牌子現在。

那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等著中共是不是腦袋發熱一下,什麼時候開始製裁這個前美國總統川普,我可能我覺得他們可能在等這個參議院的這個彈劾案,很可能是等彈劾案的結果出來以後,中共才可能宣布。我覺得這是一個好事,為什麼?說明中共非常非常怕美國現在的政策,而且也非常的敏感。這就是為什麼說這就牽扯到,就是說為什麼昨天的對閆麗夢博士在推特上會用英文的大肆的構陷,因為什麼?他在恐懼。為什麼?就是我以前說的,就是由於恐懼,才可以導致這種劇烈的攻擊。他們恐懼什麼呢?就是恐懼閆博士和爆料革命在英文世界的影響力,這個影響力會影響這些國家,美國對中共的政策,所以他們一定要攻擊,不但是要攻擊,而且要把我們在美國的這個影響力,盡量的減弱和反轉,他們才有機可乘。說明中共現在非常怕國際環境中,對中共的追責和這個審視。好的路德,

路德(00:19:16)

好,這裡頭我們深入來解讀一下第1部分啊,第1部分這裡頭,蓬佩奧國務卿現在啊,加入了哈德遜研究院研究所,這是一個智庫,這是在華盛頓DC是保守派的智庫。這哈德遜大家知道啊,當時文貴先生本來要在哈德遜演講,後來哈德遜的電腦全部被黑,然後取消了,進行各種威脅。這裡面之前很多人都在哈德遜呆過,哈德遜他是一個保守派的智庫,這個智庫他是有建制派的影子比較深啊,就是共和黨建制派的影子比較深,然後呢,這裡面像那個白邦瑞啊,都在裡面,然後包括斯伯丁啊,他也在裡面,都是比較反共的,反共的大本營的一個集結,就是建制派反共的一個大本營,這是一個特點。這個建制派跟班農那一派是互相之間啊,不搭架的啊,這是兩派啊,基本上告訴大家啊,這是第一。

  • 然后这个一般的前国务卿啊,他在这个哈德逊这里面,他都会加入就是白宫的,就是总统的,有个顾问团啊,一般。就是所有的,记住啊,所有的对外交的一系列,他都有个顾问,做出相应的啊,会议这种。我们之前说过的,有个委员会,委员会里头很多委员,之前川普总统在国防的委员会里头,那些委员当时把这个踢出去11个人了,其中就包括这个之前的基辛格,对你像前任的国务卿啊,他们都会加入到一个这样的,一个委员会里头。保守派的这个哈德逊学院里的这些人,也会在里面,加入进去,就是影响政策。就是你的这个委员会里面,既有保守派的,也有自由派的,也有中间派的,也有教授啊,等等这一系列这个,这是美国,这个东西不管谁当总统,你都改不了这个智库,就这个库里头的人,这是一点啊。这是一个信号,告诉大家。

还有一点呢,就是你看玛利亚在采访的时候,直接说亨特拜登,可见亨特拜登这个事情是全世界,全部美国人都知道,都知道拜登家族跟中共的这个关系。这就意味着啥?就意味着你比较各异嘛。对拜登来说,就跟那个川普总统上台时候,他说他通俄一样的概念,最终川普连那个跟普京握个手都不敢,所以你看跟普京根本没有任何的正常的啊,这种会议啊,什么的见面,这就是造成了最终影响是什么?去倒向灭共,所有的国家战略,就是川普上台,本来应该是按照奥巴马的这个政策,是延续下来,这应该是对俄罗斯的,但是由于,这个他们做了什么啊,这个,所以他就转向了中共,转向中国,因为俄罗斯没法出政绩么,你对外交的话。好,现在那拜登也是一样,拜登,个个都知道这个家族跟中共的关系。虽然没有定罪,因为我刚才说,定罪在法庭上,政治影响力的人你在法庭上定罪,这是很难很难很难的,我告诉大家,这就是为什么很多美国人一定要从政,因为从政你有政治影响力,你最终有个护身符,这就是什么?政治迫害。在法庭上啊,你干了啥事,你都很难定罪。为什么?你可以用政治迫害这种方式,或者是被陷害啊,等等。因为你之前那个辛普森杀妻案,这么明显,最后都没定罪,说白了无罪释放,无罪那叫做。所以这个美国的法律体系它就这个概念,陪审团决定。当你有足够的民意影响力的时候,你能影响陪审团,就是他怎么抽,都能抽到你的支持者的时候,你就在美国是绝对的合法安全,任何事你都安全,这就是美国,这就是美国的伟大。所以你定不了罪,那就说白了,但是老百姓心目中是知道的。所以这就给他造成了很多这种影响,就是在和中共想勾兑,想在一起的时候,基本上没门了,基本上这个路就堵死了。大家知道这个所有的拜登硬盘门都是咱爆料革命,推出来的。所以说不管谁上台,这一点已经彻底改变,已经扭转。就拜登政府想跟中共,如果没有这个硬盘门,我跟你说啊,想跟中共,那说白了,他就合法的可以跟中共去进行勾兑啊,私底下…..。但现在他做任何事,别人都会把他放大放大放大1000倍去看,哪怕他再跟中共有任何一个好的事情,别人都会放大1000倍,所有的保守派,媒体都会攻击,都会。这就是咱们要做到的效果,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个蓬佩奥有底气说的这句话,不管谁你那个,你都无法跟中共搞在一起了。这个你跟他偷情,别人都已经公布于众了,虽然没定罪,但是你在跟这个有任何的关系,别人就说你看验证了,验证了吧。作为一个总统,他绝对他的整个的境界,已经不同于以前副总统了和议员了,他作为总统他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一定要避嫌,他都要想方设法把中共灭了,来证明他跟中共没关系,这就是巨大的爆料革命的巨大影响力,最终改变世界。你想如果回到17年1月25号,大家想想,我们所有人,所有议员,包括哪怕蓬佩奥那个时候,都不敢去直接攻击中共,所有的议员,所有的美国政客,他们觉得跟中共在一起,那是政治正确,现在你跟中共在一起,那就叫做政治不正确,这就是这几年的巨大的变化。你从中共拿钱那就是问题。拜登家族啊,之前访问中共,你是叫做很得意洋洋,你看我要把这个,我跟习近平关系好,你看我们可以把美国中国的市场打开。现在你再访问,别人想你去干啥,你是不是要去勾兑?这就是巨大的转变。大家回想到17年、16年,你想想那是什么概念,这就是巨大的成功。安红。

安紅(00:27:00)

這相當於我們說以前節目里分析過的,一條巨大的航空母艦,現在已經調轉了航向,很不容易它掉轉一個過來,要按照這個既定的被調轉之後的這個航嚮往前走的時候,真的是沒有什麼餘地,再重新掉頭回去。那隨時隨地呢,等於拜登頭上懸著一把達摩克里斯劍,任何稍微有點這個跟中共這邊擦擦曖昧關係,真正的全都是被放在這個光天化日之下,要被監督的。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假設這個川普總統上台連任,可能是實行另外一套方案,那麼那個時候拜登作為這個影子一面,或者說反對派的話,他依舊可以有絕對的權利去跟中共勾兌。那麼像現在呢,這個千不願萬不願,他起碼做到這個總統的地位,那個台子上的時候,真正在跟中共有任何貓膩的事情,全都可以被曝光,全都可以被冠以是這個所謂通共門。這個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已經是板上釘釘,這個無可改正,無可更改的時候,那麼拜登做任何踰矩的事情,都可以直接就往這上劃。為什麼呢?你跟中共去,等於是跟我們的敵人,你等於是跟美國的敵人和世界正義的敵人,你是跟相當於納粹這樣的人在一起的話,那你說你作為一個美國總統,你怎麼去往下進行,你的所謂的方針政策,有誰還能聽你的。所以這一點真的是很高妙的一招,這個時候我們可能就更能清晰的理解,為什麼文貴先生再三強調,這個誰上台,無論是上台,真正最終得益的是我們爆料革命,是我們未來的新中國聯邦。好,謝謝路德。墨博士。

墨博士(00:28:47)

好的。這裡面大家知道,種族滅絕裡面最大的就是中共國的這個新疆跟西藏地區。但是這個問題就是中共國疫情方面,可以跟WHO勾兌。但是新疆跟西藏這個事情,中共一定沒有辦法抹掉,他因為什麼,他一定不敢開放新疆和西藏,讓外國勢力和人權組織去調查。只要中共不開放這個,不承認這個,那對美國來說他就永遠不可能讓美國取消他這個反人類罪的這個定義。為什麼?你要反對認罪,你就應該把這個地方開,你沒有任何證據去取消,拜登也沒有辦法幫你開罪。就像很簡單,要告你是偷竊,你自己都拿不出證據來的話,律師也沒有辦法,對吧,律師想幫你脫罪也脫罪不了。這就是現在中共進入了一個死循環,他沒法證明他沒有做這個事情,還不像疫苗這個,疫苗他還在科學界有點底氣,還有點人脈,但是新疆這個,他很難做到。還有一點就是說,美國總統這個位置真的是不好坐,川普總統已經這4年坐得很難受,相信拜登坐得也不會舒服。也就是說很多人或很多跟拜登政府和民主黨包括民主黨很多人也在憋著勁找總統的漏洞彈劾總統。美國就是這個一個,你只要當了總統,那就是很多政治家的敵人,這些人就要攢著勁找你的漏洞,找你的缺點,要彈劾你,為什麼?誰把一個總統彈劾下來,這個人的政績有可能就是未來的一個從政的一個大公績,沒有人會放棄,所以說拜登只要在中共問題上走錯一招,一定會招致很多人的彈劾和這個攻擊,導致他自己功虧一簣,所以說拜登在中國問題上一定是非常非常的謹慎。好的,路德。

路德(00:30:56)

我們再說一點啊,大家想想拜登硬盤這個事實這些東西,大家很多說放出來好像是什麼,大家想想,如果給你,你敢不敢放,咱們做節目的里面的任何一個人,去看一下欺民賊,就問他敢不敢放?他100%不敢放!他們都想拜登就算不是總統了,他掐死一個人也是輕輕鬆松,知道吧,就是在美國,美國不說了麼,一個政治影響力高的人你要去點惡事,他是很容易的,你很難對他定罪,這是第一;第二,何況別人還有錢,和中共又在一起,說實話,你能放出來這就已經了不得了,知道吧!美國要干點啥事用錢都可以搞定,所以都是冒著多大的風險,不說別的,光說這個被封賬號等等,像咱們推特不就被封了嗎,是不是?這冒著這麼多風險,有20多萬訂閱戶對很多人來說,估計哭爹喊娘的,對他們來說無所謂。你看有些期民賊維護自己推特,維護得簡直就跟維護自己的羽毛一樣,到了噁心的地步,知道吧,有事實他都不敢說,天天在推特上發的都是無關痛癢的東西,勁喊些那個……有啥意義?所以這就是暴力革命,大家根本都沒有看到。為什麼讓爆料革命發這些東西?因為他們都不敢發,告訴你啊,川普政府的人都不敢發這些東西,他們都害怕被那個,所以咱們發,大家看明白沒有?所以很多事情啊,我看到有些那種垃圾,像吳建民還做節目抨擊我們說什麼跪舔白人政府了,這是我們有談判的資格,明白嗎?告訴你因為我們手上有東西,喊話這是第一,知道吧,像你們這種直接你去攻擊拜登政府有啥用,一點用都沒有!真正的就是在拜登政府和中共一起爭奪,這才是真正的做事處世之道,真正的解決問題之道。就相當於二戰的時候,你看,美國也有情報人間諜潛伏到這個柏林去做反向策劃,都是一樣嘛,你就說這個人就是為了巴結那個希特勒,你這不胡扯嗎?所以這幫人永遠幹不成啥事。現在又開始承認了,他做節目說承認了我們跟朱麗安尼、班農、川普在一起,現在他們承認了。他就說你們之前跟他在一起,現在轉身就那個,你之前不是攻擊我們說我們藉著別人的熱度嗎,我們和班農在一起,班農沒點影響力嗎?他們天天這樣說他們小政客沒影響力,跟朱利安尼也只是合個影,現在不得不承認,然後拜登硬盤的事情,他們現在承認都是咱們的那個,一看要背責任了全推給我們,你看就這幫垃圾。我們照樣拜登硬盤就是我們放的,怎麼了?文貴先生照樣不刪,這叫什麼任何政府的對我們都不會那個,都得把我們當戰略資源,這是關鍵!當然他們永遠是垃圾,不管誰上台都不會瞟他們一眼。這個1月6號他們還跑到國會去那個,有人答理他們嗎?沒人搭理!要表明自己多支持川普總統一樣。那文貴先生說馬阿拉格叫他去,過段時間再去,這就是戰略資源。

哪一屆政府上台都會把爆料革命當作戰略資源。因為拜登政府在這一次大選中真正看到了暴力革命影響力,知道吧,因為他是當時川普總統的對手,對手對他的殺傷力有多大,。拜登能上台,就是他善於斡旋各方面的力量,善於平衡各方面力量,這一點說實話是川普總統絕對缺失的。我今天可以明確說一下啊,如果他有拜登的這種斡旋能力,就是平衡能力,妥協能力,他100%贏,我跟你說啊,缺的是這個。但是美國它有的時候是這樣,他就是兩股力量不斷的此消彼長,他是兩種不同的群體,這個人類他就是兩種不同的群體的人,有的人他就是凱撒我就是牛,有的人他就做那個當時把刺殺凱撒的當時的議會元老院,就是人類他就是有兩種類型,一種就是個人英雄,川普總統、班農、朱利安尼、文貴先生,這是典型的個人英雄那種,當然他也會聚集很大的民意;另外一種呢,就是互相之間啊我們是這個小集體,典型的就是像在古羅馬共和國的時候凱撒他被誰滅了,他被元老院的60多個元老,集結起來懷著刀進去,把凱撒一刀一刀捅,所有人60多個人都捅了他,恨之入骨到這個地步。凱撒是英雄啊,老百姓要把他封為神了,現在都是封神。那拿破崙又是被誰滅的?一樣的概念,這個人類社會它就這樣,永遠是這個此消彼長啊。你看吧,都這樣的,但英雄是絕對不會妥協,也是這樣的,這沒辦法的,知道吧。但美國偉大的是啥?你講古羅馬為什麼不行?你英雄的下場是被捅死,美國英雄沒問題。象當年那個叫羅伯特李也是英雄,別人給你塑雕像,美國就這麼偉大。這就是真正的偉大,不管你兩種集結的方式,英雄或者是普通,用集結的方法大家湊在一起的方式,最終大家結局都很好。規則不會破底線,這是最偉大的,是不是?所以這就是當我們是戰略資源的時候,別人也看到也知道,你們是厲害,確實厲害,你這方面都有,自然而然就會把我們當盤菜,他要了。因為他的做法和川普是不一樣,川普總統是個人英雄,你是戰略資源,只能為我用,但是你要跟我來,就是文貴先生說的人微言輕就這個意思,因為他很牛,所以呢你這個放在桌面,我只是看看,至於用不用,我說了算。但是拜登他是另外一種集結方式,他是用談判妥協的方式,知道吧,所以你說咱們是戰略資源,對拜登政府不是更有利嗎?咱們更值錢,就這個意思,這是最關鍵的。安紅。

安紅(00:39:26)

文貴先生當時說了這麼一句啊,就是說包括這個賀錦麗或拜登的,我們先撤下來,我們先撤下來,但是他的兒子亨特拜登的並沒有撤下來,照片什麼都還在,當然有些戰友也不太理解,也有一些這個5毛偽類就開始藉此說,你看你郭文貴如何如何……,但是現在大家能不能體會到,這個時候我們手裡握著這個重拳重磅出擊,分分鐘都可以出去的時候,那拜登還要反過來央歌我們。為什麼?畢竟我們還拿著他的兒子這個三塊硬盤,裡面的所有這些資訊,而且他們全部是真的。那麼你想他作為一個新上任的美國總統,他投鼠要忌器,知道不知道,他一定要考量到這一塊勢力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他真的不敢動,為什麼呢?分分鐘拿捏著你的短處,但同時也讓全美知道了,你的短處也被美國人民看到的同時,也被美國人民拿著,那這個總統做的真是有點難受,我設想一下啊,這個位置真的坐得有點那個如坐針氈,真不舒服。

還有就是說呢,我們像剛才路德先生給大家分析,就是說我們提供了我們能夠提供的一切,但未必能夠被川普總統能用上,他空懷一身絕技,拿著一大堆武器,每一件頭投出去都可以直戳對方的要害,然後他自己可以成功,但是為什麼沒有用,這恰恰是我們要反思的。我們提供的東西是假的嗎?不是!我們能提供的東西不夠能量嗎?不是!那為什麼最終沒有收到效果?那現在呢,這個情勢可能從表面上來看,大家可以看一下,畢竟是拜登上來,川普總統什麼都沒有,但是真正我們手裡掌握的這個主動權,反而恰恰跟川普總統相對來說更主動、更有力,同時呢,收放自如,對吧,我放多一點,我收回了一部分,全都是聽我的,我不需要看你的眼色行事,而且同時,你還不能輕視和小覷我,這一點,可能對爆料革命和新中國聯邦而言,非常之寶貴,也非常之重要。好,謝謝路德。

路德(00:41:38)

好,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0:41:44)

現在其實中共跟美國還有世界各國,其實並不是說完全的盟友,就是中共當時很可能以為拜登上台以後,他真的是可以一手遮天,但是突然發現現在的形勢和變化了。就是當利益到了一個頂點的時候,可以讓很多兄弟都可以反目成仇,而現在的利益何止是中共跟美國這些勢力沼澤地的之間的關係呢,利益可以使兩者開始出現了分歧的時候,那自然兩者會進行鬥爭。

還有一點就是說爆料革命讓反共的力量第一次可以作為棋子出現在棋盤上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連棋子都無法出現的話,你根本無法影響整個的這個棋的牌局,因為道理很簡單,人家下棋你只有遠遠看的份,你永遠不會參與其中,永遠沒有實力,你最基本最基本要變成一個棋子,一個可以被他們用的棋子,你才能夠影響整個牌局。如果你的實力再增長,你甚至能變成棋手參與下棋,那你就更厲害了。這個就是叫做實力的增長。為什麼中國以前反共裡面,那些偽類們最後連做棋子和能力都沒有,人家看都不看你一眼,你如何影響別人?現在拜登一定是注意到這個爆料革命中反共的理念,爆料革命絕對是舉足輕重的棋子,那這顆棋子他就不會忽視,甚至這個棋子他要很好地利用來牽制中共。大家就很簡單,兩個都是黑社會,誰都不相信對方的時候,誰不希望多捏對方的一點小辮子和多有一個威脅對方的刀,對吧?現在爆料革命就是能威脅中共最鋒利的那把刀,美國人怎麼會把這把刀子還給中共,是個政治家就會把這把刀藏得好好的,用得好好的。好的,路德。

路德(00:43:58)

這個蓬佩奧國務卿集結了三年的板磚,這要把它消化掉,你怎麼也得花三四年。那與其這樣那還不如在這個之上,真正有智慧的是在這個板磚之上再加,這是才是有智慧,你去抵消它,你的阻力很大。所以這就是當時奧巴馬政府把俄羅斯關係徹底斷交了,斷了以後,本來想著川普總統能夠跟中共關係越好,反而川普總統發現,這個板磚都沒了,就是親共也是叫板磚啊,就是他出政績的重要的幾點要素啊,因為你從政核心你得出政績。出政績,對內,美國總統對內基本上很難越出政績,因為要通過兩黨。兩黨要國會你要搞個法令也經常會被別人搞,因為美國的太複雜,任何幫一邊說話另外一邊絕對會站出來打你,就像拜登啊,說什麼那個遞解禁令推遲100天馬上被德州法官就否掉了,就美國因為它多種族非常複雜,所以對內基本上總統啊,很多總統就這樣不處理對內的事情,很多都這樣就直接對外。對外的話很容易出政績、出業績,因為對你這個內部的黨派未來再競選總統是非常關鍵的,對於一個長期利益來說,因為你要在華盛頓比如你在華盛頓,這個人是在華盛頓從政的,第一要想的就像我們做,你想著你如何讓這個飯碗越來越鐵麼,你不可能一年干下去馬上就辭職又回去了,這房剛買好又要退了,華盛頓費用高,他一定是想,就是長期的能夠在華盛頓有影響力,這是每一個從政的政客他必須要考慮的,除了川普總統以外。川普總統不想,因為他反正不缺錢,這就是為什麼川普總統和別人不一樣。但對於蓬佩奧來說他從眾議員開始進入華盛頓,他之前是眾議員就進入華盛頓,因為議員啊眾議員兩年一選,所以呢這個由於眾議員人太多麼,幾百個人,所以很難要把影響力做出來,就你的東西能有影響力的話確實挺難,你就得在華盛頓就得通過各種關係啊,說白了也講關係啊,圈子我們就叫圈子,迅速地你像就跳到白宮,所以很多眾議員只要跳到白宮裡頭,他就像鯉魚跳龍門馬上不一樣了,知道吧,不管做什麼,進入這個政府行業。所以你看之前那個1877年的時候。一個這個大法官啊,就承諾給他做什麼呢,給他做一個這個政府的官員啊,他馬上….. 。這就是政府的官員他畢竟比議員他在影響力上要強很多,這個影響力就未來的影響力,就很多人他很容易建立自己的圈子。你這個露臉的,你像這個眾議員咱們真正了解的加起來也就那幾個,還有很多眾議員包括參議員100個,你聊起來也就盧比奧、克魯茲、科頓霍利,剩下幾個英格拉姆是吧,很多的不了解。咱們隨便加一個群AhatsAPP群,上100個的估計也最多三四個你認識,其他的都不熟,這叫就是說什麼你在議員裡頭啊,你想做出影響力真是很難的啊很難。這個競爭很強烈還是很大的,因為你沒有影響力就沒有人給你捐錢,你的未來的吃穿說白了你就愁,因為政客麼,一旦不做政客了,說白了很慘的啊,他又不可能回到商界去,你說白了就是這些智庫他都不會請你,你沒有影響力;然後做媒體,媒體也不會請你,因為很多議員他口才不是怎麼滴、也不是怎麼好的啊,很多議員的口才都很一般,特別是眾議員,所以這些他們會運作、長期運作,最終要在華盛頓真正能紮根下去啊,這是挺難的啊,真挺難。所以他們要出影響力、出政績,這個政績最快的,美國所以就是對外,所以就對外它最容易出。所以這就你沒發現,美國的這個政治生態就是要到一定時候他一定要找一個對外的對手,要找一個對外的敵人,這是必然的,你不找這個,說白了,你就基本上你就出不了業績,要么就是找一個就是對外關係很好的啊,那時候中共給他們提供了這個,所以對外這個因為成為社會焦點,大家關注的焦點啊,媒體就會採訪你,然後這個法令又是你搞的,媒體露臉多,露臉多你在議員裡頭影響力大,影響力大有人捐助你多,捐錢的多,然後你在這裡頭智庫啊什麼項目就多啊,這一系列,你就在華盛頓就真正可以紮根下去。你說議員工資很低的,眾議員才十幾萬一年,參議員好像也才不到20萬,20萬左右吧,這在華盛頓就很難活下去的,我告訴你知道吧是很低的。你想做出影響力真是很難的啊很難。這個競爭很強烈還是很大的,因為你沒有影響力就沒有人給你捐錢,你的未來的吃穿說白了你就愁,因為政客麼,一旦不做政客了,說白了很慘的啊,他又不可能回到商界去,你說白了就是這些智庫他都不會請你,你沒有影響力;然後做媒體,媒體也不會請你,因為很多議員他口才不是怎麼滴、也不是怎麼好的啊,很多議員的口才都很一般,特別是眾議員,所以這些他們會運作、長期運作,最終要在華盛頓真正能紮根下去啊,這是挺難的啊,真挺難。所以他們要出影響力、出政績,這個政績最快的,美國所以就是對外,所以就對外它最容易出。所以這就你沒發現,美國的這個政治生態就是要到一定時候他一定要找一個對外的對手,要找一個對外的敵人,這是必然的,你不找這個,說白了,你就基本上你就出不了業績,要么就是找一個就是對外關係很好的啊,那時候中共給他們提供了這個,所以對外這個因為成為社會焦點,大家關注的焦點啊,媒體就會採訪你,然後這個法令又是你搞的,媒體露臉多,露臉多你在議員裡頭影響力大,影響力大有人捐助你多,捐錢的多,然後你在這裡頭智庫啊什麼項目就多啊,這一系列,你就在華盛頓就真正可以紮根下去。你說議員工資很低的,眾議員才十幾萬一年,參議員好像也才不到20萬,20萬左右吧,這在華盛頓就很難活下去的,我告訴你知道吧是很低的。

所以說這些生態決定了這所有的就是大的風向,那些議員也是跟風走,當風向都是親共的時候,大家為了找政績說啊我跟這個省長熟,跟中共哪個官員熟,這就是你的政績。當風向變成脫共的時候,唉,個個都會站出來,你如果再說和中國關係好那就是你的污點,沒人敢贊助你了,這就是現在這樣生態。安紅。

安紅(00:51:06)

對呀,整個生態的變化,其實人何嘗不是一樣的,你像我原來在北京起碼是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分明。那到了悉尼這個城市的這個冬天最冷的時候,白天11度左右晚上夜間是零上4度,幾乎這麼多年沒有見過雪,那麼也就是說到寒冷的地方,北京在初秋的時候這裡就已經是最冷的冬天了。所以這個時候整個身體也恐怕要適應環境,更何況不是待了短短的一兩年而且一下子都20多年。那麼人尚且要適應環境的話,更何況這種政客要適應美國的政治環境。我們從小也被中共洗腦說有假想敵人,這個好的時候就是72年開始這個小球推動大球乒乓球,然後開始跟美國建立關係。但在這個中對美的關係上 何嘗不是今天用著你,我們就是這個40年風雨如晦,這個關係好得如膠似漆像夫妻,然後轉身就可以這個8連張9連發,然後罵你這個蓬佩奧是這個什麼所謂的公敵,或者是如何瘋癲之至的,整個中共的大外宣其實何嘗不是在樹敵。但是前提最大的不一樣在於中國是個獨裁專制、滅絕種族、反人類;而美國的政治體制環境其實是充分的給你機會、土壤、時間,只要你能夠綻放。那麼我們也看到了那個當時我記得聖誕節,蓬佩奧先生穿那種T恤衫、穿個大褲子,那個平角褲的,然後在家裡頭給太太做飯還是洗碗做家務,那麼這樣一個當年軍校的第1名,同時又是一個非常出色的政客,在他能夠使用權限或者運用他的影響力的範圍,最終在他離任前一天把所有的起碼最重要的重磅直接拋出去。那麼我個人認為就是說像這樣的重磅的這種議員,或者說現在一個很出色的政治家,哪怕他在智庫裡待著,也是為將來的那個東山可以起來或者為自己承諾的1384天捲土重來,未可知也是個江東好漢,所以真正這種體制、環境氛圍是培養人的。當然了你永遠可以說任何一個國家政策都有它可能是平衡、協調、妥協的時候,也永遠可能在我們某些人的觀點裡看可能有耍滑和這個妥協,或者說善意也好,或者說為了政治,他也會做出一些退讓也好,一定會。當然這裡面更多的是政治正確和政治技巧和政治策略,而不是純而純粹的政治正確。我們看到的很出色的這麼一個這個國務卿接受這個瑪麗亞採訪的時候,他已經幾乎把未來的方向已經定住了,哪怕是拜登這個政府就是就算曾經跟中共勾兌很深,但是真正在這個大局面前,大格式面前幾乎不會改太多,所以主旨已經確定,就是其他的一切都是往前單刀直入的。

所以我們看到了美國這一次就說這個用文貴先生說,滑稽的大選的最終滑稽的結果,並不是讓人撲朔迷離,但是我們可以有一個大致的一個範式,就是說你滅共這個潮流一定不會更改。好,謝謝路德。

路德(00:54:26)

好,我們看蓬佩奧後面的採訪。

瑪麗亞問:“國務卿先生您認同他的觀點嗎?也就是這也是給拜登政府的一個信號,你對這些制裁怎麼看?”

“是的,我認為cotton參議員大部分是對的。我想現任的國務卿國家安全顧問等人稍微想想這個制裁再作出決定,但我不會懷疑這是中國共產黨試圖傳遞的信息,但是Maria還有一點也很重要這就是中國共產黨行為的一部分,這就是很長時間以來他們的惡行之一。長達50年的美國政府輪換都在對中共國網開一面,允許他們碾壓美國,但我們這一屆政府沒有這麼做,並回擊他們,所以我認為CCP期望我們成為異端,因為我們這一屆的4年中能挑戰對抗他們並且保護了美國人民啊。”——彭培奧

這是這一段,下面啊,還有瑪麗亞問:“那麼為什麼喬拜登禁止使用中共國病毒一詞,在這場取消文化的運動中哪怕病毒來源於武漢,我們都不能提中共國病毒。我們還有在NSC掌管亞洲事務的Kurt Cmapbell,他因為在中共國當顧問而收到工資,同樣的布林肯也是如此。那麼中共國是否就能逍遙法外呢?因為這些人都看到中共國會切斷跟那些對抗中共國的人們的經濟往來。就像我們看到亨特拜登的事情以及他跟中共國企業,這些企業和中共軍方的關係,那麼這些是否就會在我們的政策中翻篇?”

蓬佩奧說:“中共國的製裁和威脅是真實的故事,但更重要的是他們都已經是事實,這些事實都需要美國民眾去消化、去理解,這將如何衝擊美國對中共國的政策。(路德:消化啊,你看)但請不要搞錯了現在並沒有禁止說中共國病毒,拜登政府是在查中共國病毒一詞的使用情況而不是說禁止說中共國病毒,而我從一開始就使用武漢病毒來稱呼它,因為病毒就起源於那個地方。而我們都知道中國共產黨在掩蓋這些,他們讓試圖傳播真相的醫生和記者消失,同時還告訴我們他們不會讓人噤聲.我們還知道WHO到現在也無法看到重要的東西來推測病毒最有可能的起源。在我還在國務卿這個職位上的時候,美國國務院就在談論這些事情,我們在最後幾周放出了一些關鍵信息,表明早在19年11月中就有人出現了病毒症狀。美國人明白這些非常重要,因為這關乎到我們的健康、安全、經濟繁榮以及我們的安全。”

“我非常高興您和您那一屆國務院將這些重要信息釋放出來,也就是19年10月—11月就有醫生和科學家感染了這種病毒。那麼總統拜登是否需要了解中共國在疫情中扮演的角色?我不知道你是否知曉他說過的任何話,來談論中國共產黨在疫情中的角色。同樣現在的政府難道不該站出來為製裁發聲?說你們不能製裁前國務卿呢?”— —瑪利亞

我們這是後面還有一段啊,這個總共第4段。

然後彭培奧說:“我希望他們能夠站出來,就像我們之前幫Michael Mefaul對抗俄羅斯那麼強硬的態度。更重要的是在病毒這個問題上,這個病毒已經摧毀了成千上萬的生命,經濟損失是參差不齊且糟糕的持續了很長時間,而且病毒就來自中共國武漢。”

所以你看蓬佩奧在這採訪就是也是給拜登政府遞話,你們該怎麼做,就來自中國武漢啊。“中國共產黨做了所有為自己爭取時間的事情,卻沒有履行它該履行的義務。警告這個病毒具有人傳人的傳染性,警告這個危險已經發生了。這讓美國人民付出了慘痛代價,並且我希望現在的政府以及全世界都知道這是怎麼開始的,以及中國共產黨的行為不端等等事實。”——彭培奧

他就是意思就是說把這個事實我已經放在政府裡,所有的調查、結果你們自己去看。之前川普政府說的時候,民主黨就是開始攻擊,說川普政府為了自己的什麼競選推卸責任,現在拜登政府自己去看情報,看事實。因為當時你不是政府你沒有權利看這信息,現在你自己可以去看,看完以後兩黨都達成了共識,這就是中共的…..,就找中共追責這就是關鍵點。因為這邊這個事實已經出來了,這就像當王健之死,那個當地的警察已經簽字說他就跳樓,就是什麼拍照死,你再去推翻很難很難啊,知道吧。所以現在就是事實被咱爆料革命的這幫戰友們已經給他確定下來,你再推翻永遠推翻不了。之前說是政治鬥爭,說什麼你這個川普政府為了推卸責任,現在讓他們自己去看,是不是事實?所以我們得保證,所以這裡的事實的一個最重要環節就是閆博士的報告,閆博士的所有的跟閆博士的調查、開會,秘密的幾個會議我們當時都說了,這絕對是他們要寫卷宗放在這裡面的,所有的拜登政府上台一定要看閆博士的報告,閆博士跟誰談話、講話,跟朱利安尼的會議,跟誰誰的會議,班農的、納瓦羅的,所有的都在報告裡頭,他們肯定是放進去,這就叫卷宗啊,你不能否認的!那接下來肯定就是會根據這些事實,他們肯定會…..,哪怕要推翻或者哪怕…..,他也要去先把這個事實給否了,否的話,首先那得經過經歷過的這些人啊,它中間是要找漏洞,哪怕要給中共站台啊,他也要從中間這所有的東西找漏洞,但這所有的事實你是找不到漏洞的,他啊想推翻這所有事實哪有這麼容易,哪有這麼簡單,是不是?大家想想,這就是現在為什麼要攻擊閆博士,他一定會找閆博士來核對這些很多東西的,明白吧,100%我告訴大家啊。

所以蓬佩奧說:“所以我們得保證做兩件事,第一估算這裡面相關成本(就是從美國造成損失的成本);第二我們可以執行一些測試,比如說離開WHO,這是一個讓人失望的被政治左右的機構,我們必須付出行動來確保中共不會再次出現這種事情。”

“但喬拜登剛剛將美國宣布重返WHO。”——瑪利亞

“是的,我和川普總統都認為這是錯誤的,我們相信這個組織是無法改革的,他墮落成腐敗的政治,對中國共產黨獻媚的組織,他們在全球面臨最大、最關鍵健康挑戰的時候,失敗!”——彭培奧

這個很關鍵啊,他說這個,就是你現在加入WHO,回頭時間要驗證,你這是錯的啊,你現在可以做,說白了,現在你加入以後,回頭還會照樣會脫離啊。他想說正因為他媒體把這所有的東西放出來,現在對所有的喬拜登政府的任何的政策啊,通過媒體放大,因為畢竟還有7300萬支持者,你要知道,這個還有30個共和黨的州啊,這麼多州你怕啥呀,是不是,這所有的州都會看這個訪談的。這個結果是啥?喬拜登政府他就會想,哦,我這所做的所有東西,萬一失敗了那影響會多大。這是很關鍵的啊,然後再結合之前大選的種種的傳聞啊,現在只能說是傳聞,就會對他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就跟那個薩而維尼意大利現在總理,孔蒂不是辭職了麼,昨天宣布。是不是?那就是之前你搞唄,讓你搞,你這條路一定走不通的,最終一定是走薩而維尼滅共這條路,薩爾維尼知道這個病毒就是中共釋放的這條路,只有這條路才走到頭,現在孔蒂不得不辭職,因為你根本走不下去啊,現在什麼福奇說什麼啊戴兩層口罩就可以防住病毒,你走這條路繼續走唄,是不是,現在他們改了很多和這個病毒的測試的標準,回頭走,你繼續走,看能不能走下去,照樣走不下去,我告訴大家啊。

蓬佩奧說:“我已經確認WHO無法轉好,我們已經做到最好,來確保一個組織能夠事實上傳播全球健康對策幫助全世界,我認為WHO已經沒有任何機會完成這項工作。我希望我的想法是錯誤的,我希望最終WHO會修復整個世界,但我看不到任何一條通往這個結果的路。WHO很明顯跟北京走在一起,去年3月北京就不允許有關CDC去實地調查這個病毒的起源。”

這個意思就是說,他說WHO根本別去指望了啊,你再指望只會更慘,這就是川普政府啊,蓬佩奧先把話放在前頭,這就閆博士當時7月份接受采訪,就是留給世界的時間不多了,現在不驗證了嗎?說在那個新德里啊印度,兩個人裡頭,就一個測試陽性的。這個叫什麼?這個巴西60%幾測試陽性。所以這就是未來啊,所有的都是讓他們換一種方式,換一種不用滅共的方式去做,可以去做,做完以後最後一定是回到這條路。墨博士點評一下。

墨博士(01:04:57)

我覺得這裡面,蓬佩奧國務卿透露一個很強的信息,就是說拜登政府對這個病毒這個方面的信息,特別是中共病毒信息,實際上也是在著重的研究,但是他們是想走川普總統不一樣的道路,因為如果他們走川普的道路,無疑是給川普跟彭佩奧的這個政策站台,也就是同樣的牌子,那個拜登政府一定在研究用其他的打法去打,他一定要那個不同於,至少在表面上不同於川普總統的政策,這樣才能顯示出他的政績和他高於川普總統的政策,這就是他們一個策略。但是這裡面就有一個問題,你永遠就像是繞不開我們爆料革命給的這個病毒,和這個疫情的信息,這個事情繞不開,所以說為什麼文貴先去一直說,拜登政府要想重點研究,他其實不是說研究這個病毒是不是中共放出來的,他們研究的是如何用這個信息來達到他們的目的,這就是一個標準政客的做法。政客就是最喜歡什麼見風使舵,現在風向在滅共那邊,他們只想著在滅共的時候盡量地撈取他們的政治利益,這才是一個優秀政客的這個所作所為,所以說拜登政府現在猶豫的不是滅不滅共,是怎麼樣滅共同時還要把他們偽裝得非常的叫什麼偉光正高於別人。蓬佩奧國務卿就是這句話,但是,他認為這個有可能他們的政策會疏忽,這也就是蓬佩奧為什麼覺得他有能力和資格去競逐下一屆總統原因,就是說他定了一個基調,如果別人做的達不到美國大眾的要求,那麼他就是絕對有機會完成這個使命,他是這樣來推斷的。所以說拜登政府現在就出現了一個非常尷尬,怎麼用好爆料革命和疫情這張牌去打中共來建立他的這個信譽,所以說這一陣子,福奇啊,很多人包括WTO,其實都是拜登這個對中共的一盤棋裡面,很可能他們走之間的這種勾兌的道路反過來來滅共!這裡多說一句就是說我們這邊曾經做過研究,就是千萬大家不要戴兩層口罩,因為兩層口罩,造成的這個缺氧性的這個損害是遠遠大於病毒的,這是一個非常差的東西,它的呼吸的透過量一層可以,兩層的透過量對人體的缺氧是非常危害很大的,大家千萬不要嘗試啊,這個福奇屬於這個腦子不好的人,大家還是原諒他一下。好的路德。

路德(01:07:54)

這個後面,才是重磅啊,你看,你看關於種族滅絕罪!

瑪利亞問:“你還將中國定為危害人類罪和種族滅絕,反人類罪明顯是審判納粹時候出現的。那麼問題就是拜登政府會做什麼,國務卿布林肯的確承認了你宣布的種族滅絕,那現在維吾爾人怎麼樣了?”

“我非常高興看到聲明或者說種族滅絕的判定,得到了現任國務卿布林肯的同意。這是事實發生的事。”——彭培奧

你看他永遠記住這是事實,這就是文貴先去說爆料革命是事實所說的東西,不管你誰上台我們都不怕,明白吧,你說用這事實去滅共,絕對支持啊,安紅是不是?所以前期我們絕對接觸,比如說啊,文貴先去說接觸、絕對接觸,但如果你用這是事實,想抹殺這事,然後再去親共那對不起,那100%啊,咱們照樣用這事實,還有很多招一樣的。在戰場上,大家知道,打仗你別以為光你打包圍戰可以,你還能打突破戰,不管就是準備好的仗也要打,能會打,還要打遭遇戰是吧,游擊戰也能,人少打人多也行,人多打人少也行,所以就打牌呀,別光手上拿了兩個王4個老2你就會打,別的牌就不會打了,那你絕對是loser。所以這就是咱們手上有事實,說白了,這就是資源戰略,任何人要抹殺這事,他也得經過咱們的同意,明白不?所以說這就是咱們強大的地方,這就是強大的,這就叫實力,大家記住啊!

蓬佩奧說:“我們自1930年以來就從沒見過的事真正的發生了,包括種族絕育、墮胎等暴行,持續在那裡發生,成為了歷史的一部分。不只是美國,全世界都該聯合起來,讓中國付出代價並改正停止,現在中國新疆實施的暴行。”

“我想進行下一個話題,那就中東,你在阿伯拉罕協議上做了出色的工作,還使得以色列關係正常化。在此之前我還想談一下台灣,感覺北京正在用台灣來試探拜登政府,週六12架次週五15架次的轟炸機戰鬥機侵入了台灣的防空識別區(路德:感覺福克斯關注跟咱們基本關注的一模一樣啊,是不是大家都覺得啊?),另外的警告就是我們談到的製裁,以及馬雲消失兩個月,是否能夠提醒正準備前去投資大干一筆的美國公司?那麼我想問您是否認為北京會侵占台灣,就像侵占香港、侵占西藏那樣? ”——瑪利亞

這個很關鍵啊!

蓬佩奧他說啊:“我對習總書記的終極野心沒有任何疑問,(路德:就是100%會,是不是?)同樣我也記得他們所做出說的承諾,他們曾指著燈發誓他們不會那麼做,以及他們會怎樣表現。我堅信他們會挑戰本屆政府來找到軟肋並作為繼續前進向前的通道,繼續對台灣人施加壓力。我希望本屆政府能做到過去幾屆政府的事情,雖然我們這一屆比較奇特,但清晰的展現出中國共產黨對遵守他們的承諾諾言,我們也會遵守自己對台灣的諾言。這是對美國人民正確的事情,這就是美國優先的具體表現也是中國共產黨最能聽得懂的方式。”

什麼方式?就是你必須得對他施壓,終極施壓。好,安紅分享一下。

安紅(01:11:46)

這個當時這個蓬佩奧是半個小時發一個推,後來頻密到每8分鐘發一個推,在他離任之前最重的重磅拋出來之後,我們看到了這種效應。第二呢也很感觸,因為瑪麗亞問的問題真的想和她說我想說的,感覺就好像英文版這樣,而且單刀直入,毫不隱諱,一針見血。而蓬佩奧的回答呢,直接了當,他已經說得再清楚不過,他深刻的了解習天線寶寶的演技,那麼同時也一定要承諾,美國對台灣的這種承諾,就是美國是有承諾就一定要做的,而中共國祇是發誓是所有的承諾,最終到最後就是個連空氣都比不上,就是還不及空氣的效應,完全是一派胡言!比如說協議2015年在那個國際上承諾他們不會在這個南海上有什麼發展南中國海這一帶,但真正我們已經從空中可以看到,那些所謂的島礁上其實已經佈滿了軍事設施,同時他仰仗著這個來作為可能未來能夠去攻打台灣的跳板,那我們拭目以待,看蓬佩奧先生說的非常之清楚。

第二點呢想強調,作為一個雖然是不在也下台了,但是作為這個智庫的重要成員,而且曾經在美國有過舉足輕重地位的前國務卿,他說的這些話一定是為支持川普總統也好,支持美國正義力量,所有那些正義人士們同樣代表心聲傳達的時候,讓現任的拜登總統裡面,現在的拜登政府不可能罔顧瑪利亞採訪,蓬佩奧先生這一番講話,那同時他要權衡度勢,要看整個世界格局,要看周邊環境,要看這個其他國家對它的這個發展。這時候個人開個腦洞啊,完全更有可能是走一些周邊關係,再繼續用一帶一路的方式啊,或者是說服若干個小國,或者用其他的一些方式一家家收買呀,或者說虛擬為宜的談判啊,承諾啊,試圖能夠過渡這一段,然後來用他們的一些觀念的方針政策來施壓美國也未可知,但是不管無論如何,這個大結局已經定,大方向已經定,應該不會有太多的差池,尤其是這個重磅採訪。好,謝謝路德。

路德(01:14:04)

好,瑪麗亞繼續問,她說;“並且您認為全世界都該意識到這一點,我說是您讓世界認清了這些,有12個國家退出一帶一路,有三個國家禁止華為,作為國務卿您做的非常出色,將盟友團結起來。讓我們把話題轉到中東亞伯拉罕協議以及以色列的邦交正常化,現在有其他國家要這樣做嗎?”

這個咱們不談啊,咱們進行下一個啊。

“最近四星將軍Jack Keane告訴我,我們現在被一些威脅給超越了,比如中國擁有比我們更大規模的海軍,他們還有更多的遠程導彈,那麼我們有什麼計劃能確保我們的軍隊能在正確的地點準備就緒,準備好應對這場危險?您是否認為解放軍是否在準備工作上更勝一籌?那麼面對這一切,您認為我們在軍對方面現在該做些什麼?”——瑪利亞

“ Keane 將軍的擔憂是對的,川普總統把這些都扳回了正軌,你還記得在此之前我們至少有糟糕的8年。這8年中我們不斷否定國防部資源協調部門所需要做要求做的事情。”——彭培奧

當時裁軍調配到正確的地方啊。

“第二點,我們實際上確保了包括國防部在內,所有人都明白威脅來自於中共國掌握的巨大力量。在我們對抗恐怖主義的同時,我們需要確保我們重新制定航線的交點,所以我們開始將所有資源放在最正確的地方(就是滅共),我們將板磚堆好了。”——彭培奧

Building Blocks 是不是叫板磚啊?果真啊一塊塊磚已經堆好了。

“以確保我們軍隊在世界上有超級實力來對抗任何需要被打擊的軍事目標,無論是網絡威脅、衛星威脅或其他常規威脅,我們都能夠做到,有能力做到。我非常自信我們依舊能做到這一點,但不要搞錯我的意思,中國共產黨和人民解放軍正以最大努力跟美國軍隊並駕齊驅。”——彭培奧

他到底是國務卿,畢竟能又做了CIA中央情報局局長7個月,所以他對情報啊,他所知的東西比我們要多很多很多啊,這是關鍵點啊。然後關於俄羅斯,這個最後一點我們再看啊。

“我非常自信我們依舊能做到這一點,那麼俄國又怎樣?現在G7的領導人十分關切俄羅斯示威者被拘捕的情況。拜登政府說需要一個全新的軍備管控協議。我們都知道俄國不老實,這些都是對著普京去的嗎?我們也賣力地試圖想要達成新的管控協議,坦白地說我們曾經很接近了,我們首次讓俄國凍結了其核武系統,我們最終沒能完成這項工作,因為我們沒能讓俄國允許我們去驗證執行情況,我希望這屆政府能夠繼續朝這個方向努力。如果我們能夠為世界減少核危險,那就是好事,但請不要會錯意,我們和往屆政府一樣對俄國的強硬,我們已經制裁了極大的俄國官員。我們試圖說服普京他必須表現得符合國際準則,雖然我們不是一直都成功,但毫無疑問美國將確保人民不會受到其危險,同時也包括來自中國共產黨的危脅。”——彭培奧

“國務卿先生,我想最後一個問題:許多川普總統的支持者對您的行為感到高興,因為您和川普戰鬥到最後一刻。那麼您是否會在2024年競選總統的呢?”——瑪利亞

“感謝Maria,這條路太過於漫長,我還在調整自己來適應,然後才能找到下一個目標。但我們做的工作,我們所處的任務非常關鍵,我全心全力地相信我們為美國人做了好的事情,用美國優先政策創造了好的條件,讓國家更加繁榮。我希望能繼續成為這裡面的一份子,雖然我不知道我會在哪裡繼續開始,也不知道會擔當什麼角色,但我保證我會繼續為此努力。”——彭培奧

“那麼我就當是您沒有否定,國務卿先生非常感謝您參與節目。”——瑪利亞

所以這個訪談非常非常時間很長啊,時間很長,然後呢內容非常多,就是還是摟住了啊。這裡面我們看到啊,這個整個訪談你可以看到這個國務卿蓬佩奧,他的在這4年可以說是完全翻轉,就像翻轉了美國的整個的國策,國策的翻轉,他們是做到了!就這裡頭就相當於你去接管一個公司,這公司你去全面接​​管,這個公司它的市場比如是在廣東,你不可能說一刀切廣東不要了,開闢北京,你肯定是廣東這邊這個市場你主做,在這個基礎上,甚至廣東做得更好然後再開拓北京,然後我說你看我比你更強,我把北京都開拓起來了,4年以後我北京的量和你廣東的量一樣,這才是你偉大的,而不是說廣東掐死然後再直接開闢北京啊,那你輸的可能性很大,因為現有的這個方向,你去轉變​​是很難的。這就是任何一個接手,你的轉變,你一定要站在前面的,你想突然轉變那基本上不可能,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啊。墨博士分享一下。

墨博士(01:20:09)

嗯,這個我覺得這個是1月20號這一周所有我們差不多我們路德社和爆料革命在推和討論的東西,今天基本上都在福克斯這個蓬佩奧和Maria的這個討論中出現了,也就是說我們根據的事情和對中共和中美的判斷,其實是相對於蓬佩奧國務卿和美國現在核心圈基本一致的;也就是驗證了我們對中美關係未來的走向的一些預測和一些信息來源也是正確的。那麼是不是也意味著中共和美國之間的這個對抗形勢無法改變,也就是說我們中共包括習並沒有等來美國向他示好的這個場景出現,那麼意味著爆料革命未來還有很大的運作和這個發展空間,所以說這對滅共絕對是一個好事。好的路德。

路德(01:21:09)

是的啊,然後還有這個里面啊,這個你看蓬佩奧接下來將會一系列通過媒體來指正。就是第一啊,就是到現在為止,你看他對於拜登政府的一系列的這個大的方向,大的所做的幾步啊,現在走的幾步並沒有批,就沒有說直接來反,就是在對外這塊,對內的他們已經在反了,包括什麼德州的法官,法庭上。這是對外的基本上都沒有反。他說WHO他說用另外換一種策略,他只想說你換另外一種策略可以,但是最終你一定會回歸到脫離WHO,然後美國重新組建一個類似於WHO這樣的組織啊。因為現在拜登政府因為是CNN或者有些媒體說,是先加入,然後再去影響,然後再把這個什麼譚德賽滅了換人。蓬佩奧說你不要花廢時間了,你不要花費了,我們這個嘗試過,這個WHO的事情是前幾任政府基本上都沒人關注的,只有在這4年啊,就是說白了真正關注WHO就是2020年開始,所以中共才可以在WHO慢慢地悄悄地發展,慢慢地搞,又是捐錢又是那個,因為沒人關注。美國政府,你看奧巴馬政府也不會去關注WHO,哪怕之前的那麼小布什政府都是反恐去了,誰關注WHO?只有這屆政府才去關心WHO,而這屆政府關注WHO的一個最重要的信息來源就來自於咱們爆料革命,咱們是絕對第一個119之後,全世界第一個說WHO有問題,是不是?兩三月份的時候就說了啊,是不是?後來你看反應這麼迅速啊,直接退出了,沒想到這麼快啊,是吧,所以說,就相當於雖然WHO美國也參與,但是總統他事情太多,基本上不把這個當回事兒啊,捐個每年錢照樣給照樣撥。現在拜登政府,雖然之前做了8年副總統,之前做過議員,但是對WHO的了解肯定….., 因為以前不怎麼關注嘛,所以了解不透,所以呢現在重新加入讓他們試一試,就這一點,別的到現在來說,基本上我們看不到國務卿對拜登政府的,現在說沒有批,等於說未來如果有什麼他會站出來,因為他說了很多事實,就是你再怎麼你無法推翻這個事實,這是關鍵點啊。這些事實,哪一個事實蓬佩奧都知道,你如果那個,他就可以站出來,把你說你這個啊,我親手做的這個卷宗這個事實你就要推翻,那你這絕對有問題,知道吧,安紅。

安紅(01:24:28)

感覺呢這個如坐針氈的拜登政府呢,又遇上一個蓬佩奧這樣的監斬官隨時在你在測,你做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只要有逾局違規直接就上去。那麼整個訪談呢,其實說應該是一針見血,Maria問問題直截了當,而蓬佩奧答的時候非常有技巧,就說暫時我可能還是有一種隔空喊話的方式,但是我說的每一件事情都有確鑿的證據,你無可反悔,你也不可能迴避,那麼真正如果哪一天真的不願意按照這種這個事實依據為準繩去做事情的話,那分分鐘蓬佩奧先生可以站出來直接指正他;同時呢,你可想而知,拜登這個所謂的這個拜登這個政府,它將會面臨一種什麼樣的窘境與尷尬,會否被彈劾,在事實面前會否直接下台,真的是也未可知。起碼有一點就是說我們看到了美國的政治,就是說永遠你在朝一方還有在野一方,還有分分鐘監督你永遠沒有人睡覺,更何況本身蓬佩奧的這個資歷背景和他整個在這個4年中走過來的一切,甚至包括爆料革命能夠提供給蓬佩奧先生的所有這些證據,也包括他能夠從美國內部驗證到的一切真相事實,都可以促成這個分分鐘對拜登政府的監督。那麼我們非常欣喜的看到,恰恰這是我們非常想看的一個樣,就說看拜登政府能夠做出什麼樣其他的不著調的事情,那同時也能看到美國製度是如何監督現任政府體制的。所以這個也是我們將來新中國聯邦可以真的學的,同時也是我們爆料革命非常樂意看到的。好,謝謝路德。

路德(01:26:10)

好,最後墨博士總結分享一下啊。

墨博士(01:26:16)

實際上現在隨著這個中美形勢實際是變得越來越錯綜複雜的,很簡單,就是中共現在面對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中共用疫情做了一個非常大的局,把全世界都網在了這個局裡面,他是在這個局裡面,現在看來是感覺上得到了巨大的好處,但是他也遇到了他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就是現在疫情已經出來了,所有的國家都要跟中共勾兌,但是中共現在有沒有能力和有沒有財力完成所有國家的勾兌,包括對美國的勾兌。如果他完不成這種勾兌或沒有那麼多錢去滿足世界所有國家的胃口的時候,那就很簡單了,就像獅子群裡面一個,如果一個老獅子無法照顧到所有人的利益的話,那是獅群裡面肯定有人要站出來把你這個老獅子給咬死!好的路德。

路德(01:27:16)

好,咱們今天節目就到結束。謝謝安紅,謝謝墨博士,謝謝諸位觀眾觀看,別忘了點贊分享,再見。

更多路德文字版請看:GwinsGnews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

喜马拉雅华盛顿DC农场,是喜马拉雅联盟总部正式认可的农场。如申请加入这个团队,可以通过以下方式联系 (Join Himalaya Washionton DC): 1. Discord 私信: 阿丙#8752 2. Discord: https://discord.gg/yGRdNdYU 3. E-mail: [email protected] 1月 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