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應立即調查偽造的穿山甲冠狀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

  • 編輯:Victor Torres
  • 作者:peacelv

更多真相,請關註 GtvGnews

西班牙2021年1月27日電/西喜社——

壹、所有偽造的冠狀病毒(穿山甲冠狀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與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具有100%的氨基酸序列同壹性。

在閆博士發表的第二份論文裏提到如下內容:

本文中的證據清楚地表明,由中共控制的實驗室最近發表的新型冠狀病毒都是偽造的,自然界中並不存在。這壹結論的最後證據是,所有這些病毒與蝙蝠冠狀病毒ZC45和ZXC21在E蛋白上具有100%的氨基酸序列同壹性,正如我們先前的第壹篇報告所揭示的,它們應該是被用來制造SARS-CoV-2的基因模板及骨幹。盡管在病毒復制周期中它有被保存的功能,但E蛋白可以並允許氨基酸突變。因此,當病毒“被指證”已多次越過物種屏障時(在不同蝙蝠物種之間、從蝙蝠到穿山甲、從穿山甲到人類),E蛋白的氨基酸序列不可能保持完全不變。這觀察到的100%同壹性更進壹步地證明了這些最近發表的新型冠狀病毒的序列是偽造的。

這些偽造(假病毒序列)的主要目的是使SARS-CoV-2與ZC45 / ZXC21之間的連接模糊。因此,從他們的目的來看,比起ZC45和ZXC21,這些偽造的病毒應須更類似SARS-CoV-2。由於ZC45和ZXC21的E蛋白已與SARS-CoV-2擁有100%的同壹性,因此,這些偽造的病毒也完全采用此序列。

二、美國國務院發布病毒來源報告

2021年1月15日美國國務院發表了《關於武漢病毒研究所的活動》報告,病毒來源全部指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明確指出中共系統的阻止了COVID-19病毒起源的透明調查,還投入了大量的資源進行欺騙和虛假宣傳。

報告提到SARS爆發以後只有武漢病毒研究所(WIV)在研究冠狀病毒。並且武漢病毒研究所在研究與COVID-19病毒最相似的病毒(包括RaTG13)的研究記錄方面並沒有透明或壹致,這也是閆博士揭露的內容。說明他們提供的RaTG13也是假的,因為不透明所以壹定有別的東西在悄悄研究。

報告還表明世衛組織沒有履行職責,沒有在病毒爆發前了解武漢病毒研究所關於蝙蝠和其他冠狀病的工作記錄。美國已確定武漢病毒研究所這個平民機構與中國軍方進行了秘密研究項目的合作,這都是和《生物武器公約》相違背的。

三、閆麗夢博士最新報告: 呼籲世衛組織調查穿山甲冠狀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

這是因為這些冠狀病毒與SARS-CoV-2的起源非常相關:
據報道,穿山甲冠狀病毒含有受體結合域(RBD),它們與SARS-CoV-2高度相似;
四個單獨的中國實驗室均報告了這種穿山甲冠狀病毒(所有四份手稿都於2020年2月的12天內提交出版);
與RaTG13所描述的不同,穿山甲冠狀病毒的原始樣品和RmYN02蝙蝠冠狀病毒顯然沒有耗盡,都可以由這些實驗室提供;
在兩項研究中,穿山甲冠狀病毒已經被成功分離出。因此,參與的兩個實驗室肯定保存有這種病毒;
閆博士的第二份報告使用可靠的證據和分析表明,穿山甲冠狀病毒和RmYN02蝙蝠冠狀病毒是人為制造的結果,以協作的方式出版。

因此世衛組織團隊應:

從華南農業大學的沈永義實驗室和軍事醫學科學院的曹務春實驗室獲得分離的穿山甲冠狀病毒株。

獲取中國實驗室用來測序和/或分離穿山甲冠狀病毒的組織樣本(肺,腸,鱗,皮膚拭子,血液)。

獲取用於RmYN02蝙蝠冠狀病毒測序的原始樣品。

獲取與測序非常相關的的所有原始文件。

把收集到的組織樣本,活病毒,測序文件等交由中國以外的其他國家的獨立研究實驗室進行分析和調查。

調查軍事醫學科學院的曹務春實驗室(與管軼實驗室合作)的科學家和楊瑞馥實驗室(與沈永義實驗室合作)的科學家是如何參與了這些研究的?(楊瑞馥的名字出現在最初的新聞發布會上,但在官方的論文中卻被忽略了)。 軍事醫學科學院對每壹個案子到底做出了什麽貢獻? 軍事醫學科學院的科學家到底執行且完成了哪些具體的試驗?

調查為什麽沈永義小組操縱測序原始數據,有意掩蓋他們在研究中使用了已發布數據的事實。

截至今天,全球因COVID-19引起的大流行病而感染的人數已經超過1億,死亡人數達到216萬,且還會繼續增加,但是我們仍然沒有看到世衛組織和中國共產黨對病毒真相的調查作出任何實質性的進展!

在此我們再次強烈呼籲世衛組織以及中國共產黨對閆博士第三份論文提到的,對穿山甲冠狀病毒和蝙蝠冠狀病毒的全面調查作出回應。

相關鏈接:

https://www.state.gov/fact-sheet-activity-at-the-wuhan-institute-of-virology/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