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友心聲】反思與展望——回顧中共七十年,開啟滅共新時代

作者:紐約香草山寫作組 Bowen的記錄

去年的6月4日,新中國聯邦在紐約自由女神像下,由郭文貴先生和美國前白宮戰略顧問斯蒂芬•班農先生宣佈成立。半年過去了,時至今日我仍然記得文貴先生歃血為誓的那一瞬間,天空降下來一道閃電霹靂,那道劃破天際間的光芒不僅照亮了文貴先生和班農先生堅毅的面龐,也照亮了爆料革命戰友們嚮往光明和正義的心靈。

為真不破、自由與民主、法治與和平是新中國聯邦與爆料革命的核心價值。在過去的四年中,無數戰友因為這個共同的目標和價值觀相聚一起,從開始的小小水滴慢慢地匯聚成了今天的汪洋大海,眾人一心,滴水穿石,成為了世界政壇中舉足輕重、不容忽視的正義力量。

回顧過往,歷數中共政府在過去七十年執政中的種種惡行,例如篡改歷史(伯克利加州大學新聞學院院長夏偉教授曾言:“馬列主義政府經常大膽修改事實,有時甚至偽造記錄,讓歷史服務於政府利益”)、封鎖網路(建立無數嚴苛的網際網路審查制度,阻止中共國民瀏覽影響執政府利益的網站)、侵犯人權(中共國民無言論自由、出版自由等政治權利,此外中共政府在新疆實施種族滅絕及反人類罪、西藏的暴力軍統鎮壓)、製造生化武器(中共政府至今不敢向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人員開放武漢P4實驗室。截至今天,僅在官方統計數據的報告顯示,中共新冠病毒在全球的感染者就已經超過一億人)。最為諷刺的是,在過去的二十年中,中共政府通過藍、金、黃等卑劣手段,在慢慢滲透、腐蝕包括許多政府重要官員、高科技大公司、主流媒體、娛樂界、體育界……等各個層面的西方民主國家的同時,又利用從西方文明社會偷盜的高科技,奴役著14億中國人而建立起來的錶面上光鮮穩固的政權與假象,使許多西方政客大佬們為之“傾倒”,千年的基督信仰之光也染上了金錢的銅臭,等等不一而足。

近代社會問題的主要根源就是獨裁的共產主義:一是信仰缺失;二是人權泯滅。古往今來,世界上的每一個進步文明的民族都是在信仰的指引下,每個人自覺地約束自己的行為和心靈,懂得善惡,社會的道德水準得以有序地維持。換而言之,信仰乃是人類生存之根本,失去信仰就如同失去靈魂。無論是西方的基督教還是東方的儒教、佛教和道教都在告誡人們“信神敬天、從善惜福、知恩圖報”,但中共執政黨的鼻祖馬克思卻認為“宗教是麻醉人民的精神鴉片” 。他害怕人們信奉佛和上帝,從而對他創造的共產主義嗤之以鼻。於是共產主義的中心指導思想就是鼓吹無神論、人無前世今生、無因果報應,從而用他的理論潛移默化地占據人們的思想。中共政府將這一邪教理論發揮到了極致。

中共政府在憲法中明確“宗教信仰自由是公民的一項基本權利”,但在現實中,從令人膽戰心驚的中共十年文化大革命浩劫,無數寺廟歷史遺跡和佛像被砸毀、無數僧人被游街示眾,到今天的基督教堂被燒毀,數萬基督教徒被關押,無不向世人訴說中共政府統治下的七十年是在中國歷史上打壓人民宗教信仰自由最喪心病狂的七十年。2018年初,中共政府開始實施新的《宗教事務條例》官方稱這是為了應對境外思想滲透和打擊極端的宗教思想。在新疆,中共政府扣押了近百萬的穆斯林,強迫他們放棄伊斯蘭教改信共產主義,逼迫穆斯林吃豬肉;在河南,四千多家基督教堂的十字架被砸毀,少林寺居然升起了中共五星紅旗。對此普渡大學的社會學教授楊鳳崗表示,“對領土完整造成威脅的宗教越來越會受到極端打壓”。中國人權運動家劉曉波先生對這種迫害宗教群體和公民社會的行為總結道:“中國已經過了精緻化維穩的階段,現在是有選擇性地精準打擊。”

人權問題是中共政府對中國人民施加的又一惡行。因為中共政府害怕和恐懼由人權帶來的政治自由會影響它的獨裁穩固性,從而建構出一個奧威爾式的國家。成立於1998年的中共網際網路審查系統(簡稱防火牆)以嚴謹精密而見長,不止對中共國內,在海外中共也利用它與日俱增的經濟能力打壓各界批評者,對人權保障體系發出了自該體系建立以來前所未有的強烈攻勢。可惜,正義的人們對中共邪魔總是缺乏想象力的。去年年初,中共新冠病毒在武漢爆發後,中共政府拒絕分享病毒原始樣本、拒絕國際上相關部門對中共新冠病毒來源進行透明獨立的調查,這一系列的詭異和曖昧行徑無疑在國際上加深了人們對於病毒來源的猜疑。

其實早在2019年12月底,李文亮醫生因為在網上透露了“新冠病毒是人傳人”的真相遭到了中共國公安警察訓誡、網路人身攻擊,還不得不在病毒暴露的環境中繼續工作,最終染病不幸身亡。去年4月,前香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病毒和免疫學科學家閆麗夢博士在爆料革命的幫助下逃脫了中共的監視,歷盡艱難來到了美國,並公開接受了美國主流媒體人塔克·卡爾森(Tucker Carlson)和盧·多布斯(Lou Dobbs)的採訪。因為向國際社會揭露了中共病毒的真相,中共政府對閆博士和她的家人進行人身威脅和詆毀,她的母親也因此入獄。

詩經有雲,“相鼠有皮,人而無儀;人而無儀,不死何為? 生而為人是何其幸運又是何其尊貴?如若為人不能堂堂正正,卻與豬狗為伍,行卑鄙之事,失去了做人的尊嚴,又與禽獸何異?應運而生的新中國聯邦就像是一份天賜的禮物,點燃了無數正義之士心中的希望。新中國聯邦戰友更是偉大的,有些人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並放棄了現世的享樂。他們將自己投身於當今世上最危險的滅共事業,目的不就是渴望建立一個自由、民主、法治的新中國,讓同胞們拾起尊嚴,不再做被人操控思想的奴隸,避免中華民族五千年的燦爛文明被邪惡的中共付之一炬嗎?

在過去的一年,我們曾寄希望“以美滅共”並與川普政府進行合作,可惜現實讓一些戰友非常失望。文貴先生也說,這對爆料革命是一個打擊,但是在我看來這卻是逆增上緣。一味的順利可能也會限制自身的發展,被潑了一盆冷水更有助於我們認識到自身的不足,“打鐵還靠自身硬”,“以美滅共”更要“以共滅共”。文貴先生在直播中提出2021年對新中國聯邦的新要求與期望,以強大自身,專註發展G系列金融體系為主,更要以務實、為真不破為原則,方能取得長足的進步。

另一方面,對於滅共的“滅”字,許多戰友的定義可能不盡相同。有的戰友恨不得把中共五毛、七毛無論精神與肉體都除之而後快。天命有歸,中共多行不義必自斃。讓我更加深思的是中共滅亡之後的新中國又會是什麼樣子呢?中共對中華大地七十年的統治,殘留在人民身體中的紅毒應該如何清除?我認為那時候才是我們真正的挑戰。法國群體心理學家古斯塔夫·勒龐在《烏合之眾》中有言“群體通常會對強權俯首帖耳,卻缺乏辨別能力進而無法判別事情的真偽。” 孔子曰“人性本善”,荀子曰“人性本惡”,而在我看來人生來是一張白紙,之後的行為會深刻被周遭社會環境所影響。因此,對於一個成功的政府而言,以善與愛去感化和引導他們的國民是非常必要的。文貴先生曾有句話非常引人深思:“美國的偉大在於體制是給人留活路,不會將之進行趕盡殺絕允許沼澤地的存在也是平衡社會各界的力量,防止一方獨大。”由此可見,善與愛也是消滅人們心中殘存的中共紅毒的唯一法門,過於激進的手段只會激化人們心中的仇恨。

先秦詩人屈原有雲:“身既死兮神以靈,魂魄毅兮為鬼雄。”。中國人的錚錚鐵骨在幾千年前已如此,身體雖死但是精神不滅即為永生,這也是我們新中國聯邦一起滅共的戰友們對世界傳遞的精神。當今時代不只是新中國聯邦,全球已然掀起了反共、滅共的浪潮。因為所有清醒、理智、正義的人們都知道,如果任中國共產黨肆意橫行,整個世界將走向反烏托邦,人人都難逃中共政權的枷鎖,沒有人能夠置身事外。本就羼弱的國際人權體系和日漸式微的聯合國政府就再也不能制衡中共政權的壓迫與威脅了。

參考鏈接:

https://www.hrw.org/zh-hans/world-report/2020/country-chapters/337324# 2020世界人權報告

https://www.rfa.org/mandarin/pinglun/liuqing/lq-08182020161825.html 自由亞洲電台對於閆麗夢博士的報導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5%AF%B9%E4%B8%AD%E5%9B%BD%E5%85%B1%E4%BA%A7%E5%85%9A%E7%9A%84%E8%AF%84%E8%AE%BA#%E8%B4%9F%E9%9D%A2%E8%AF%84%E4%BB%B7 對中國共產黨的評論

https://china.usembassy-china.org.cn/zh/communist-china-and-the-free-worlds-future-zh/ 蓬佩奧國務卿的演講 共產主義中國和自由世界的未來

https://www.abc.net.au/chinese/2020-01-07/chinas-communist-party-is-at-a-fatal-age-for-one-party-regimes/11844712 ABC中文 共產黨的70年之癢

https://www.epochtimes.com/gb/4/11/25/n727814.htm 九評共產黨

編輯/校對/發稿:寧靜致遠

更多資訊,歡迎訂閱美東香草山農場官方推特賬號

更多文稿,歡迎瀏覽美東香草山GNEWS官方鏈接

更多香草山節目資訊,歡迎登陸G|TV — MOS Talk香草山訪談 & 香草山之聲

聖經故事背景,哲學,生活,宗教,詩意,免費英語教學,美東時間周日至周四晚上9:00,美國志願者在美東香草山農場Discord群Richard English版塊和 chat-room與您相約!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