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126VII:不理解爆料革命保命保財報仇的不是真正滅共者

編輯整理:

洛杉磯天使准農場:文琪

康州盤古農場:Embracer牙牙

巴薩羅納喜悅農場:笑笑

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篇首說明:郭先生在2021年1月26日 文貴直播爆料四周年直播中回顧了四年前的1月26號站出來那一刻之前的2015年1月10日他和共產黨已經開戰;談到了他2017年1月26日決定站出來被身邊所有人都認為是愚蠢的;談到了他在2017年1月26日站出來說出保財保命報仇就已經開始了以共滅共的旅程等內容,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主題內容的不同按時間段逐一上傳。

以下為本系列第七部分:不理解爆料革命保命保財報仇的不是真正滅共者

2021年1月26日 文貴直播爆料四周年時間點54:41——

我們6月4號成立了新中國聯邦,新中國聯邦沒有一平方米辦公室,沒有新中國聯邦讓大家捐一分錢。新中國聯邦在美國紐約自由女神的見證下,在冠狀病毒肆虐世界、威脅全人類的情況下,與戰友們一起,由我們中國的體育界被共產黨污辱為“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體育界出來了世界冠軍葉釗穎女士、亞洲足球先生郝海東先生,美國白宮前政策顧問史蒂芬.K.班農、紐約曼哈頓之王朱利安尼,白宮這個美國的常委彼得.納瓦羅、Pottinger、彭佩奧國務卿的全面的、當面、前臺和背台的支援,在紐約曼哈頓開始了我們新中國聯邦之旅,這些人有多大的付出。大家知道郝海東先生、葉釗穎女士、科學家,所有在國內的資產、家人被威脅、被綁架,他們在這裡拿不到任何的回報,他們完全可以選擇不需要這些事情。郝海東先生和葉釗穎女士的一聲呼喚——滅共是共義的需要,科學家向全世界人民展示了——人類的時間不多了,和羥氯喹和我們的博士軍團墨博士、博博士、艾麗女士,一個個對世界的呼喚。僅僅一千多天,我們爆料革命成立了新中國聯邦,給了中國人真正的、七十年來唯一的一個合法的、真正陽光的、有能力的、接近你的,不讓你拿出雙修、也不讓你拿錢、也不讓你拿命,這麼樣的一個合法的有希望的組織,這就是四年的結果。

在過去,在美國川普總統這一屆政府,將共產黨定義為“反人類罪”、“種族大屠殺”,戰友們,七十年了,中國人什麼時候遇到過這種事情的發生過?從四年前共產黨上推特上,把郭文貴形容成“郭三秒”、“郭三邪”、“郭騙子”、“郭沒錢”,到今天的郭文貴變成了“郭三強”,現在還成了網紅,“郭沒錢”變成了“郭掙錢”,“郭三秒”現在我就這事兒沒得到驗證,共產黨老不給我機會呀,滅共三秒足夠了,三秒就把中南坑都滅了,無人機過去三秒太長了吧?現在郭文貴的“郭強姦”,被強姦的馬蕊還是出不來,從這個藍褲衩變成紅褲衩找不著人啦,孫力軍都進秦城了,這被強姦的人找不著?出來嘛,已經編了一百個理由就不來紐約嗎?是不是?這馬蕊,被強姦者褲衩換了好幾個顏色就是不出現,弄得我現在天天扶牆生理上有毛病了,馬蕊你出來嘛,是不是啊?

所以說,兄弟姐妹們,這就是我們今天看到,法治基金、法治社會、G-TV、G-News、G-Cion、G-Dallor和共產黨當時喊著郭文貴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到共產黨被定義為…全世界政府,最強大政府——美國政府定義為“人類大屠殺”、“反人類罪”、“種族大屠殺”,對共產黨的制裁和打擊前所未有。爆料革命它不能用簡單的“偉大”這個詞兒,我記得特別有意思,曾經有一個老前輩說,“欸,文貴,不要老用‘偉大’這個詞兒”,我當時我說“好好好”,我沒說啥,全人類,中國人懂的語言,“偉大”、“萬歲萬歲萬萬歲”,所有詞都被共產黨用完了,毛澤東是神,我們爆料革命用了個偉大的詞都不行,我們不能用偉大,不高雅、誇張,我現在想告訴大家的事情,什麼詞兒用在爆料革命都不誇張,再不好的詞用在爆料革命都是很高雅,不對嗎?有毛病嗎?對吧,我今天在這個四年的今天,我想說,所有的戰友們什麼美好的詞兒你們都配擁有。

就是那些意淫黨、那些所謂的大頭症、那些懦夫、投機分子,才不敢使用。難道不是嗎?所有兄弟姐妹們,這四年我們爆料革命戰友走過來的戰友,你不需要讓七哥知道你是誰,你也不需要別人知道你做了什麼,你沒必要告訴別人這四年我幹了什麼,包括有些人說我這四年我付出啥我幹了啥,我跟你說兄弟姐妹們,你活該。啥時候郭文貴讓你這麼做啦,什麼時候說看看我這四年爆料革命,我每次告訴大家,多少戰友問我,我能做什麼。我告訴大家,在你力所能及的情況下、不影響你安全和生活的情況下,轉發一些爆料革命資訊就行了。這個要求過分嗎?給你帶來風險了嗎?沒有。有些人說,欸,我這四年如何如何,你沒有滅共、沒滅得了共。那你去滅去啊,你有本事你去滅去啊。對吧,就這麼簡單啊。你有本事你做呀,你把共產黨滅了,我給你磕頭。誰能把共產黨現在滅了,我給你磕頭,你讓我喊你啥都行,這不就完了嘛。你要變成閆麗夢,你變成郝海東、葉釗穎,我去舔你的腳去,我舔你的腚,我當著攝像頭我舔你的腚,行不行?哦,我現在還沒見過科學家呢,舔都舔不著,現在已經被路德給壟斷了啊。

所以說,今天是四年的時候,大家看一看,我們爆料革命、新中國聯邦,當走到今天的時候,我們最重要的強大的原因,不用向別人討份兒錢、飯錢,不用討份子。第二個,我們不在乎任何人給我們什麼名字,也不在乎有任何權利,更不在乎失去,更不在乎誰跟隨不跟隨,甚至連死亡都不怕!我們還怕什麼呢?我們還在乎什麼呢?

就像頭兩天這120選完啦,哈美國總統川普失敗啦,好像郭文貴失敗了一樣,好像路德失敗了一樣。哇噻,這哪有天理呀。因為路德先生在乎有人看不看他的YouTube,我可不在乎。為啥沒人說路德做了那麼多事情119,天下又豈有此理。

啊,這個外面人有人說這個說,TA愛說啥說啥。

我從河南鄭州開始的時候都說我什麼,這小子是美國間諜。還有這個這個什麼,後來傳說我,我嫁了一個什麼美國的明星好萊塢明星,後來又嫁給我說夏平啊,是我合夥人,說我跟夏平睡覺啊,夏平比我娘都大三歲,你要說我這話,共產黨連這謠都敢造,你造這謠的事情,我就把你們娘、把你奶奶、把你全家人都睡了,你一定是得到報應的。凡是你開這種髒口的說我跟夏平,她比我娘還大三歲呢。你要造這種謠的人,你全家人都是會被郭文貴睡了,老天爺會找你算帳的。然後又造謠,然後就裕達國貿根本蓋不起來,就是個騙子,弄點錢就跑啦。到後來摩根,郭文貴是騙子吧。還有那劉志華說的,河南人、六十歲、頭上沒毛,是吧?連普通話都不會說,還說美國摩根,騙子!劉志華去哪兒了?王岐山去哪兒了?當時這個胡錦濤和令計畫把盤古摩根還給我的時候,所有人都說,不可能盤古大樓蓋起來,這就是一河南騙子。這金泉廣場、哎呀方正、海通,還有基金頭兩天竟然寫什麼,我建中阿基金2013年,我R你八輩祖宗,去好好看看啊。我和我在中東發展的時候、我在日本發展的時候,你共產黨你還沒有奧運會呢。

財新的胡舒立現在連王岐山雙修的機會都沒有了吧,聽說最近也是被檢查肛門去、檢查什麼核糖核酸,老被插肛門,是不是?我以為她被燒了呢,現在還活著呢。孫立軍還在秦城呢。我可不喜歡什麼吳征啊、楊鑰匙瀾呐、還有什麼胡舒立啊、李友啊,是吧?還有什麼傅政華啊、孟建柱、王岐山,千萬別死,你們別死,我最不想聽到的就是你們死啊,等到我們滅了共,咱到北京,最好啊,咱們拉架勢坐那兒戰一戰,戰上兩場,是吧。我也給你表演表演我是不是郭三秒,爆料革命戰友也給你展示展示我們的力量,是吧。到底跟王岐山話掰掰手腕 ,是不是,再一個我們要看王岐山吃上三年草的滋味兒。我們要看看,孫力軍害死、強姦、輪奸的香港人,我們得讓他嘗嘗,讓他知道這滋味兒。你給大家說說,你怎麼強姦香港人,怎麼讓香港人消失的。那孟建柱怎麼六塊肌肉、八塊肌肉,怎麼跟那什麼王芳還有個叫王芳的,肛門芳。哇噻,這幾年這創建的詞兒——一切都是剛剛開始,一切都已經開始,然後呢這個肛門芳,這什麼這鑰匙瀾,啊,還有啥啊,什麼。戰友們在這(指直播聊天室)說說吧,都有啥詞兒啊,我都忘啦,咱們這名詞兒真夠多的啦。(念戰友名字,音同)[許滅共,郭教玉米地,相思小螞蟻。]對,咱的螞蟻歌。七哥這個四年,我還忘了剛才說啦,七哥成了華人第一個在西方世界全球(iTunes)打榜的唯一一個人,還成了冠軍,我的天呢,兩次成為冠軍。你說咱們這滅共事業,有多少偉大的歷史可以來說啊,對不對啊。

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共產黨對我們中國人,讓中國人失去了對真相的判斷的能力。嗯這咋回事兒這(直播畫面)虛虛,這是鏡頭怎麼回事兒啊,啊這傢伙。我這就不是科學家的手,結果一看這就找手指頭。就讓中國人失去了對真假善惡的判斷能力。更重要的事情,你看路德訪談就能看得出來,你看看所有的人沒有自信。人家一說路德,你你你美國總統輸了,你這胡說八道路大腦袋,哎呀呀呀害怕了,路德先生,不知道咋說好了,他就忘了他自己119啦,他忘了他這幾年幹的好事兒了。

這是共產黨在中國人身上種下最大的毒。我可不是,我可絕對不是。我們把歌唱到世界最好(指iTunes排名第一)了,我們做打造出了全人類連美國總統都被推特、被Facebook威脅,我們有GTV,我們有G-News 。全人類多少個國家,兩百多個國家,誰做到啦?我做到了,我們做到了。是不是吹牛,你可以摸得著看得見啊。你認為吹牛我們就吹牛,我們吹羊、吹豬。是,我們郭騙子,我們騙啦,就騙啦。怎麼著?你去告我們去啊。郭強姦,我強姦啦,你告我去啊。來啊,馬蕊啊,把你褲衩拿來啊。對吧,郭三秒,我就三秒,零秒,你過來,讓我試試吧。對不對,多簡單的事情啊。為什麼要痛苦呢?為什麼要不相信自己呢?為什麼連這點自信都沒有呢?欸,這四年了,我好像我這白頭發多了點兒。我得想想我這四年前啥樣啊,親愛的兄弟姐妹們。七哥老了是吧,你們要嫌棄我了是吧,我知道你們都嫌棄我啦啊。(念直播聊天室戰友的話)[七哥一定贏,七哥贏算毛啊。七哥不能贏,是爆料革命贏。]我每次跟路德先生說,我說你別老提七哥,啊博士軍團(別老提七哥),但是你提了我也很高興啊。現在博士軍團你發現了麼,越來越不提我了。艾麗原來每次還說說我,啊文貴先生,博博士(提我),最近就忘啦。現在就是他們博士軍團只拍路德馬屁,這中國人文化,說著說著就把你給忘了,墨博士也不提我了,是吧?路德先生有時候說誰也不結巴,就說文貴的時候結巴,你發現了嗎?就是心理不願意說,是吧,不願意說,但是說很好,曝料革命新中國聯邦是一直說,感謝博士軍團了啊。戰友們,一定別忘了,我真忘了我這個第一次直播的時候說的很多話,但是我記得保命、保財、報仇這個事,我希望你們認真地理解。用四年爆料革命的行動和結果來評斷我那三句話,給爆料革命一個公平。

我們想滅共不是說,那2017年1月26號開始,沒有三十年的積累、沒有清豐看守所的積累、沒有八弟那條命、沒有八九六四我參與了這場運動,你不可能說出有那麼有層次、那麼深奧、這麼牛叉的、這麼有水準的話,凡是沒理解保命、保財、報仇的人,他一定不是真正的滅共的。

接上文——

郭先生0126I:四年前站出來,但和共產黨開戰始於15年1月10

郭先生0126II: 四年前身邊人都認為站出來是愚蠢的只有自己堅信

郭先生0126III: 四年前提出保財保命報仇就已經開始了以共滅共

郭先生0126IV:四年來唯一的貪婪和欲望就是想要找到好人

郭先生0126V:四年來用錢和行動讓欺民賊完全透明讓大家看清楚

郭先生0126VI:四年來付出最多不求回報只因為相信正義和真相

0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