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聞】香港警员虐待被告「警暴」可以没有代价?

蒐集:Po

编撰:文燕

审稿:卡西歐

上传:天網灰灰

四名男女被指2019年8月11日在紅磡非法集結案昨續審。辯方繼續盤問制服及押送首被告到警署的西九龍衝鋒隊警員吳振霆,爆出更多警暴指控,指被告在警署遭吳和其同袍虐待,包括掌摑、用委任證拍打頭和臉、命令被告在白衣警面前下跪,逼他解鎖電話,更有警員將口中可樂噴向被告臉和身,並向被告的頭和身體倒水等。吳繼續否認所有指控。

西九龍衝鋒隊第四隊警員6835吳振霆。

西九龍衝鋒隊第四隊警員6835吳振霆昨在辯方盤問下稱,於紅磡警署內從被告張漢東(26歲)的背囊搜出疑似爆炸品後便放在一旁,他沒請示上司是否爆炸品,亦沒將疑似爆炸品放進保護裝置、防干擾證物袋或一般證物袋內保存。吳又稱無法說出花了多少時間觀察涉案思疑爆炸品,皆因他「一看就知是(爆炸品)」。

吳同意當晚只花了三分鐘檢查張背囊內的所有物品,坦言沒仔細檢查。辯方指吳在書面供詞及記事冊內,均只提及「發現」而非「撿取」怀疑爆炸品。吳回應:「我字眼上表達得不清晰。」

被告张汉东

辯方指吳或其同袍在訓示室趁張的臉貼着桌面,多次打張的頭及背、掌摑其臉和踢他坐着的凳,又在落口供前對張說:「是不是好喜欢看委任證?给你看啦!」繼而用委任證拍打他的頭和臉。及後吳或其同袍又捉住張的手,圖透過指紋解鎖其電話,又強迫張说出電話密碼,惟張拒絕就範,再遭吳或同袍打頭打背。

吳押送張上警車時,辯方指吳根本沒問他需否求醫,當張被帶返警署會見值日官後,亦非如吳所言沒回答值日官需否求醫的提問,指張有講頭很暈,惟值日官回應:「等一下」、「你有投訴吗?」值日官未待張回答便已走開。吳不同意辯方說法,並說沒為意值日官曾否走開。

图片来源:苹果日报

戰友觀點:

警员的态度恶劣,手法卑鄙到了极致。到底是什么原因令香港警员如此肆无忌怛?是谁纵容警员施暴?

郑月娥16日出席立法会答问大会时表示,不接受有人形容香港在处理社会动荡过程中出现所谓的「警暴」问题。她强调警队半年多以来维持治安,犯法者不断丑化抹黑警队,目的是削弱其执法能力。她呼吁大家支持警方严正执法。

林郑企图淡化「警暴」问题,反称「犯法者不断丑化抹黑警队」。林郑这种粉色太平、助纣为虐的态度,对实行「警暴」的执法警员就是一种鼓励。

721、831事件固然令人髮指,但最讓人義憤填膺的,其實是涉事的警員居然完全不用付上代價。警暴不能接受,社会不能让施暴者逍遙法外,绝对要向他们追究,并使其负起法律责任。

资料来源:

苹果日报

明报

+1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