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先生0126II: 四年前身邊人都認為站出來是愚蠢的只有自己堅信

編輯整理:

紐約香草山農場:鷹(文言)

波士頓五月花准農場:巴比龍

法國巴黎七星農場:楓丹白露

篇首說明:郭先生在2021年1月26日 文貴直播爆料四周年直播中回顧了四年前的1月26號站出來那一刻之前的2015年1月10日他和共產黨已經開戰;談到了他2017年1月26日決定站出來被身邊所有人都認為是愚蠢的;談到了他在2017年1月26日站出來說出保財保命報仇就已經開始了以共滅共的旅程等內容,本系列將根據郭先生主題內容的不同按時間段逐一上傳。

以下為本系列第二部分:四年前身邊人都認為站出來是愚蠢的只有自己堅信

2021年1月26日 文貴直播爆料四周年時間點9:29——

今天我坐在這之前,我6點鐘開始健身,我是昨天2點到4點跟咱們亞洲的朋友視頻,還有香港的朋友,然後是5點到6點睡了一覺,6點20起床開始健身。然後剛才健完身以後把這個攝像機調好,我本來想放一下2017年1月26號的視頻,結果跟咱們約翰叔叔一連線又搞亂了,我說約翰叔叔你別出現了,一出現就是災難,我趕快,我也別放那視頻了,趕快去沖個涼洗個澡,然後過來。

現在多了一樣,4年前相比,4年前我在倫敦現在我在紐約。4年前,我還可以跟我母親視頻,現在我母親已經照片掛在了牆上,我每天給我一個逝去的母親,來上香,這是不一樣的。

4年前,我上視頻前,我真的和我全家和我父母和家人都進行了個視頻。這個因為我知道走了這條路將永無回頭之日,只有贏,否則就是死亡,只有兩條路:死亡和贏。包括我女兒回來以後,當時沒,誰也沒把握能把我女兒和把我我太太救回來。我當時也想過,這是一條絕對的,要麼輸要麼贏的,絕對的沒有第三項選擇的路。只要我坐在鏡頭前結果就已經決定了。因為它隨時可以把我女兒把家人再帶回去嘛。

當時我就是一個選擇,要不要爆、爆不爆,真說實在話不是家人能決定的,它是一個三十年前的恩怨,4年前是二十七年前的恩怨,是我弟弟的生命、還有當年六四的情結、還有從小到大成長,一直以來從模糊到清楚,我要做的事情——滅掉共產黨。

2015年到2017年我有太多選擇、我有太多考驗,包括到2017126號之前,我也可以有很多很多選擇,這條路選擇說實在話沒有任何人包括我太太、我兒子、我女兒、我全家人是沒有一個到現在,認為我做的是對的。七哥的痛苦是不能言語的,因為最受傷害者就是你七嫂和全部家人,還有我的同事,沒有,我生命中、生活中,沒有任何人能真正地內心裡邊支持我、理解我2017126號的這個行動,對任何人來講他們認為這都是愚蠢的、不可思議的,包括我的合作基金、合作夥伴,只有我知道,這是我必須要走的路,這是我的選擇,是正確的。

接上文——

郭先生0126I:四年前站出來,但和共產黨開戰始於15年1月10

+2
0 則留言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